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 1 女孩子到了這年紀不情竇初開一下好像對不起青春似的(1)

又從死神手中逃過一劫了。

魏初媛靜靜地看著病房裡白淨的天花板,嘴角扯開一個有些苦澀的微笑。

不知道哪次就會永遠醒不過來了。

她眨了眨眼睛,環視四周。這間病房的擺設很熟悉,似乎每次她被送進醫院住的就是這間病房,都快成了她第二個家。

初媛輕輕嘆息,抬起沒插點滴的那隻手,覆上自己的心口,感覺到手下心臟不快卻穩定地跳動著。

魏初媛,至少妳還活著。她在心中對自己說。

「初媛,妳醒了?」

「爸。」初媛轉過頭望著從門口往病床邊走來的魏應天,綻開一個還略帶虛弱的笑容。

「感覺怎麼樣?有哪裡不舒服嗎?」魏應天輕柔地替女兒將額前的亂髮撥至耳後,又將被子重新掖好。

初媛搖了搖頭。「只是沒什麼力氣,其他都還好。」

「那就好。」魏應天在床邊坐下,握起她的手輕拍了拍手背。「妳沒力氣就再多睡一會兒,我已經讓小陳去準備粥了,等等再叫妳起來吃飯。妳還有沒有什麼想吃的?我讓他一起帶來。」

「粥就夠了,我沒什麼胃口。」初媛盯著魏應天勉強打起精神卻仍難掩疲憊的臉孔,猶豫了一會兒,最後還是緩緩開口問道:「爸,醫生有沒有說我這次昏倒是什麼原因?是不是……很嚴重?」

魏應天的眼神瞬間一黯,但也只是一瞬,很快又恢復如常,眼中還是叱咤江湖多年的從容深沉,其中多了絲唯對女兒展露的柔情。「不是什麼大毛病,醫生說了沒問題,休息幾天就能出院了,妳別擔心。」

「這樣啊。」初媛點點頭,儘管心中仍有疑惑,也不再多問。「爸,我不怎麼想睡了,我想要起來坐一會兒。」

「也好,躺太久會越來越沒精神。」魏應天起身替初媛按了電動病床護欄邊的按鈕,讓床頭慢慢升起來。

「爸。」魏應天扶著初媛坐直身子時,忽地聽她輕喚了一聲。

「怎麼了?」

「我這次……真的有種會再也醒不過來的感覺。」她望著他,視線卻彷彿穿透他,看向那無盡的遠方,眼中帶著些許滄涼,就像冬天枝頭上那最後一片葉子,顫巍巍地在寒風中抖動,不知道何時會和地上那成堆的落葉一樣,被風吹落,歸於塵土。

魏應天愣了幾秒,進到這間病房前強壓下的酸楚再次湧上心頭,幾乎就要從喉頭溢出來。

他深深吸了口氣,壓下自己的情緒,繼續神色如常地替初媛將枕頭墊在背後,語氣略帶責備地說:「說什麼傻話!都跟妳說過沒什麼好擔心的了。」

「我不是害怕死亡,進進出出醫院這麼多次,有些事我也早就看開了。她屈起腿,雙手環抱著膝蓋。「我只是……不甘心。總覺得還有很多事情沒能做,就這麼死掉太冤枉了。」

「妳有什麼心願嗎?不用等以後,我們現在也能來完成。」魏應天坐了下來,狀似無意地接下話題,然而其中的涵義,只有他自己知道。

「心願嗎?很多呢!不過一時之間要說還真的不知道有哪些。」初媛將下巴抵在膝蓋上,認真地思索起來。「嗯……我想想……啊,我想去看看北海道的櫻花,也想體驗和同學一起去跨年晚會尖叫倒數的感覺,還想試試高空彈跳,還有……」初媛頓了頓,臉上浮現不自然的酡紅。

「還有什麼?」

「還有,我都還沒好好談過一場戀愛……」她有些難為情地笑了笑。「每次看那些偶像劇、言情小說,雖然覺得劇情很芭樂,但老實說,還是會嚮往那種被一個男生捧在手心上呵護疼愛的感覺。」

「妳有喜歡的男孩子了?」

初媛的臉又紅了幾分,但還是點了點頭。「嗯。」

魏應天的心中突然有點不是滋味。初媛的媽媽在生下初媛後就離開人世了,這些年來他一直父代母職將初媛拉拔長大,他的世界裡在乎的只有初媛一人。原以為初媛也是如此,現在她的心中忽然多了個別人出來,他養她十七年,那人卻只用短短的時間就輕易佔據了她的心思……

算了,女孩子到了這年紀,不情竇初開一下好像對不起青春似的。

他微微嘆息,抬手拍了拍她的頭。「很好啊!改天帶男朋友來給爸爸鑑定一下。」

「不是男朋友啦!」初媛窘迫地擺著手否認。「是我自己單戀人家……」

「他拒絕妳?」魏應天瞇起眼睛,眼中散發出危險的氣息。他的初媛除了患有先天性心臟病,從小身子弱了些之外,樣貌品行哪一點值得人家挑剔了?那個男的不接受他女兒,簡直是瞎了狗眼!

「不是不是!」初媛趕緊搖頭,就怕她爸爸一時衝動派人去砍了他。「他根本不知道我喜歡他!說不定……他連我是誰都不曉得。爸,我就是隨便說說,你不用理會我,真的!」

魏應天看著女兒緊張兮兮的模樣,不禁失笑。「妳以為我要做什麼?你們年輕人感情的事,我還能勉強不成?這件事妳就自己看著辦吧!至於櫻花,等明年春天櫻花開時就……太晚了,北海道也不是只有櫻花,等過些日子妳身體好點了,我們再去北海道玩。跨年嘛……好吧,今年的跨年晚會妳想去就去,我也不攔妳了,好好跟同學們瘋一回吧!不過高空彈跳……」他板起臉,佯裝不悅,然而略帶幾道細紋的眼角卻是掛著笑意。「憑妳這副身體,想都別想!」

「知道了,我也只是說著玩的。」初媛聽了魏應天的承諾,總算放下吊著的心,淺淺地笑了開來。「爸,謝謝你。」

「謝什麼?」魏應天寵溺地揉了揉她柔軟的頭髮,看著那張像極了逝去妻子年輕時候的笑臉,聲音不覺暗啞了起來。

「全部。全部都謝。」

「傻ㄚ頭,父女之間談什麼謝?妳休息吧!我去看看小陳到底在磨蹭什麼,叫他送個粥老半天還不見人影。」他微笑著拍拍她的頭,將病床放下後,起身走出病房。

一出了房門,他臉上勉強堆起的笑容瞬間消失無蹤,面無表情的臉孔不怒自威。「老孟。」

他低喊了一聲,一旁一位身著灰黑色西裝、年近五十的平頭男人立刻迎了上來,恭敬地低頭問道:「天哥,您有什麼吩咐?」

「叫阿蓁放學後來見我一面。」

「是。」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