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如果櫻花盛開》
HOT 閃亮星─樂櫻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楔子《這樣的開場真的好嗎?》

看著窗外,天空漸漸聚集成一團又一團的灰黑棉花。

快下雨了,我想。

看了一眼手機,嗯。應該還可以趕得上14:37的公車。

把玩一下自己的手,偷偷瞄了一眼在自己前方不遠處談笑風生的那兩人,匆忙低頭。

看著被自己捏紅的手,難受的閉起眼睛苦澀一笑,那一眼使我的心更加劇痛,努力壓下正酸澀不已的眼眶阻止淚水滴落。

『芷綺…』哽咽的輕聲說著,像是給她祝福,像…提醒著自己。

自己的男朋友,和自己最好的好朋友兩情相悅,明明是那麼張揚的事,為何我又選擇裝傻?

我叫了服務生,叫他替我打包桌上的那兩杯焦糖瑪奇朵,雖然…早已冷了。

那是他…最喜歡喝的,只不過點了那個人卻沒來。

冷掉的焦糖瑪奇朵,就像是他給的愛情一樣雖然甜,但冰冷。

我閉眼深深呼吸耳邊傳來滴落的聲音往旁邊看。

天,開始滴雨。

喂。可以不要跟著我難過嗎?

服務生再次回來,把兩杯咖啡各倒入不同的紙杯,裝入袋子遞給我。

我緩緩起身,雙眼不受控制的再往他們那兒看,看了一眼迅速低著頭,泛起苦澀的笑容然後,逼著自己抬步離開。

雨,漸漸大了起來,我提著紙袋,站在店門口的遮雨棚看了一下雨勢。

我拿著咖啡看著道路上的行車。看著人行道的人群。看著,水窪中自己的倒影,然後深吸一口氣重重的吐出,向前奔跑。

不可以再讓自己這麼狼狽了!我想。

我笑。笑自己太傻,笑著陪我一起傷痛的雨。

不一會兒,我頂著濕了大半的頭進到公車站,不久,一輛公車在我面前停下了,然後…又走了。

就像愛,一不留神或者分心時它便頭也不扭的走了。

我坐在公車站牌裡的椅子上,茫然的看著遠方。看著有節奏滴答的水珠,一絲絲太陽從陰霾中透漏淡淡的光芒。

眼前浮現的卻是看著他溫柔的對她露出燦笑,看著他牽著她的手在唇下親吻著,看著他明明就已經發現到我的存在,卻視而不見。

『呼...』我胡亂的用手背擦下那淚滴,但那些淚水總不甘的又跑出來。

『別哭...唯榛別哭...拜託別哭了。』我悲傷說著,臉埋在雙手中,心痛的發麻。

頓時耳邊響起一個聲音,那個聲音有些沙啞,有些慵懶卻又帶點沉穩。

『喂,可不可把妳臉上的鼻涕擦一擦?』

我急忙抹了把臉,轉回頭看著聲音的主人,沒想到他就坐在椅子的另一邊。

他正看著前方,微落的陽光淡淡擁在他身上,棕色的髮絲伏貼在他堅冷的眉宇之間。

『嗚..嗚嗚...嗚啊啊啊...』我的淚水更控制不住,豪不遮掩的在陌生人面前大哭了起來。

『妳!嘖,不要再哭了啊。』他煩躁的搔了瘙頭,今天該哭的人應該是他吧?被一個女人放鴿子,等了三個小時還等不到。

『我討厭死你們男人了!』我抬手大力的擦著臉,大力到使我的臉有著紅紅的樣子。

『拜託,我才覺得妳們女人煩。』他好沒氣的撇我一計,從旁邊的紙袋拿出好幾張衛生紙遞了給我,男子自己也不知道為何覺得看她哭成這樣,心裡只有一個念投。

實在是有病。

『我才不是好心給妳的,只是因為妳哭的太礙眼了。』

明明只是一個好心的舉動,卻被他講成施捨。

『我也不是很願意拿你的東西,只是我真的覺得我鼻涕快流下來了。』

聽到自己說的話,他嘴角抽搐斜視看著自己。

這女的是不是有病,男子這樣想。

大力的擤鼻涕,擤到鼻子紅成跟小丑一樣。

『妳幹嘛哭?』

『那你又幹嘛不走開?』含糊的說著。

『妳!好心沒好報。』扶額。

不理會他的怒視,低低晃著雙腳。

他覺得自討沒趣的望回前方。

『他好像跟我的好朋友在一起了。』

『嗯?』稍稍提高這個音量。

『我,我...嗚嗚真,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想到剛剛的畫面,心又狠狠痛起來。

他嘆氣『所以妳也這樣逃避了?』

『也?』我哽咽說著,不明白的看向他。

『不,沒事。』他低頭笑了笑。

赫然他轉頭朝向我,一個紅色模糊不清的盒子停在我眼睛十公分之處,隨後他又拿遠一些,讓我看清那東西到底何方神聖。

大腦還來不及反應嘴巴卻開口『薯條?』我問。

『而且還是大份的!』他認真的表情,嘴持著淡笑看著我,我才發現他另一隻手也拿著一份薯條。

因為他轉回頭看著我,也讓我好好看清他的臉,他有著標緻的五官,雙眼意外的有神,但眸中帶著無奈。

那是我對他的第一印象-好帥。

看到他的招待,我不假思索的遞出手中冷掉的焦糖瑪奇朵。

『那…你也要不要喝喝看?』我強迫我自己露出笑容,但我知道這很勉強。

他嘴角勾起的笑容又更加擴大,笑的可愛接過咖啡,然後把一份熱呼呼的薯條塞到我手中。

通常,陌生人的東西,問候,我多以微笑應付為多。

但今日很奇怪。

他怪,我也怪。

我放下對陌生人的戒備,放下疏離,可能是他剛剛陪我聊天吧。

一長排的椅子,一人坐一邊,手裡各拿著一份熱一杯冷的食物,坦然吃了起來。

讓我訝異的是,在不知覺中嘴上慢慢往上揚起,心情意外的好起來。

我轉頭看著他的側顏,發現他正專注的吃著薯條。

『為什麼要給我?』我撇回頭看著前方來來往往的車問。

『因為我買了兩份。所以,分享囉。』他喝著咖啡輕笑說出。

『而且,我們兩個是一樣的,一樣孤單著。』

讓我震驚的是這一句。

心,狠狠被揪了起來。

不知為什麼眼淚有又慢慢迷糊的視線無聲掉落,我停下吃東西的動作酸澀的笑著,抬手把眼淚抹去。

孤單,是從何時我體會到的?寂寞,是誰與誰背叛湧出來的,原來我才發現我怕的是自己一個人。

良久,他吃完東西把垃圾丟到垃圾桶,站起身拍拍身上看不見的污塵,走到我身前伸著懶腰,身上帶著煙草味的氣息傳來。

『妳哭起來真的很醜,鼻涕又掛在那邊。』聲音從我頭上傳來,一隻手出現在眼前,又再一次把衛生紙遞給我。

我也沒在客氣,拿走他手上的衛生紙胡亂的抹乾眼淚,擤了擤鼻涕才抬頭瞪著他『你眼睛是葛到蛤蟆肉是不是?我是女神好嗎?』

『哈哈哈哈哈那就別哭了,我這裡沒有衛生紙了,先走了哦再見。』他爽朗的笑聲停下後,他輕揉我的頭,說了聲再見離開了。

我從沒想過會以這麼奇怪的相遇去認識一個人。

但他的手,好暖。

望著他走遠的背影,垂眸淺笑著。

謝謝。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