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連載】Love Machine 戀愛網遊 1:對,他是校草,我起笑才跟唯一一枝草分手!

在我賞他巴掌的當下,連我自己都瞧不起自己!

明明我才是受害者,手抖的跟癌末病患一樣幹嘛?

「向振雨你真是太可惡了!虧我對你那麼好,居然背著我和『她』在一起?」

肩負許多女生都曾遭遇過的悲慘命運,這時的我該痛哭流涕狠狠賞那移情別戀的男友幾巴掌,詛咒他絕子絕孫再落狠話跑掉,怎麼現在孬的跟什麼一樣有夠惶恐,畢、畢竟我打的可是這所學校的校草啊!

挨巴掌的男主角始終維持冰冷的表情,以前他只要不耐煩就會蹙眉,如今這張多少女孩愛慕的俊臉被我一打,火辣辣的巴掌印在右頰上,本人不出聲,倒是他身後的女人充當正義人士了。

「樂麻珣妳好大膽,居然打向振雨?」

長得比娃娃美的女孩和我穿著同樣制服,青春洋溢的藍色水手服穿在正妹身上怎麼穿怎麼好看,白皙修長的腿即使只從長筒襪露出一截,仍美的令人遐想。

「振雨你有沒有受傷?臉都腫了好可憐……」

我忍住想將她推落山谷的衝動,她殷切關心的人是我男友,還在我面前上演恩恩愛愛的戲碼?

溫蘋蘋根本是趁機吃向振雨豆腐的!

瞧她特地抹了透明指甲油的手,在他根本沒被打到的左頰上又捏又揉,況且我還手下留情,沒在那張帥得沒天理的俊顏留下痕跡,這溫蘋蘋還一副我拿榔頭敲他的模樣……真是大騷包!

「這麼暴力難怪會被甩,甩了也活該!」

「溫蘋蘋妳少含血噴人!背著我勾引振雨的明明是妳,我和他從小就認識,他是怎樣的人我還會不清楚嗎?」

說完這句我就後悔了,但向振雨反應比我快,那冷得跟雕像有得比的目光從頭到尾都沒離開過我,對身後咭咭喳喳的麻雀女王和女王身後的路人軍團不屑一顧,他上前走了幾步,振雨個頭高、腿又長,站在我面前時總讓我覺得自己好像小人國的居民。

「妳剛才說什麼?我聽錯了嗎?」他冷笑道:「既然清楚我是怎樣的人,為何就無法理解我的心?」

低沉的聲音讓我一時忘了自己製造出的窘境,振雨抓住我手腕,以我從未看過埋怨眼神盯著我,說:「和妳交往的三年來我對妳一心一意,倒是妳懷疑我無數次了……麻珣,既然如此,那就如妳所願我們分手吧!」

 

***

 

「嗚嗚~哇啊啊!向振雨你這沒良心的混蛋、低級、下流、我討厭你!」

顯然在我哭掉五大盒面紙、躲在房裡羞愧到不敢見人時,待在門外的老哥正巧將涼掉的午飯收走,準備將新的晚餐重新放到我門前,那人猶豫的時間約0.5秒,接著準備下樓。

啊?就這樣?

聽著那雙萬年室內脫「啪搭啪搭」轉身要走,我邊哭邊翻白眼,臭老哥聽我哭得死去活來、模樣悽慘也不憐惜一下,起碼問聲:「發生什麼事了?」或「誰欺負我妹我教訓他!」也不會?

天底下的男人果真都是混蛋!

「樂奇翔!」

我急忙開門,或許是這張哭花的腫臉嚇到他吧,老哥明顯一頓。

「喔……幹嘛?」匆匆看了眼臂上餐盤,遞了過來。「比較想吃中午的雞腿飯喔?那我下樓熱一熱──」

「不用!」

我湊上前抓住想開溜的老哥,把他逼到牆角,這才真切感受到漫畫裡那些把良家婦女逼到角落、再上下其手的登徒子心情──有點爽!

「老哥你有在玩線上遊戲吧?我心情很爛,介紹幾款能讓我開心的遊戲來!」

我哥大我兩歲,過了這個暑假就要升大一,正式過那「由你玩四年」的美好大學生活。

高中時的他整天不是上線和朋友連線打打殺殺、就是聚在麥當勞花一下午生命研究哪個妹比較正,浪費光陰的事他最會做了。

「線上遊戲?」樂奇翔挑了一邊眉,「妳要玩?」

我看他左邊眉尾上有道明顯的疤,本想大聲說話的氣勢便消失了。

那是小時和老哥一起去遊樂園玩時,我因太皮把他從小山坡推下去撞到的,每次看見都讓我相當心虛,立誓以後哥若找不到老婆我替他找,直到全世界女人死光為止。

「對啦,我玩不行喔?」

「沒不行啊,但妳不是很嗤之以鼻嗎,怎麼突然想玩?」

老哥長得雖不算帥,卻歸類為「很有個性」那一邊,在這世道大概也是很受女生歡迎的那票人馬,型男咩,誰不愛?

但哥除對我之外的女生經常冷臉以對,即使有喜歡的女孩也被他那張「萬年冰桶臉」嚇得不敢靠近,真替我未來的嫂子憂心。

「向振雨咧?不趁暑假多跟妳男友出門走走,窩在家當宅女喔?不怕帥哥被追去?」

我沉下臉,低聲回:「我『現在』沒有男朋友。」

樂奇翔吹了聲口哨,頭一次在那張臉上看見什麼是表情──欠揍的那種!

「不是吧──這麼快就分手了?」他摸摸下顎:「也對,當初哥就在想,向振雨那麼優的男生怎會真心跟妳交往,可能是想通了吧……」

「喂你什麼意思!你妹不優嗎?」我握拳。

「老實說很一般。」

「喜歡我的男生多得是咧!」就算是謊言,也要努力維持尊嚴。

沒想到樂奇翔的臉比我更沉:「傻妹妹,他是校草耶,妳是起笑嗎?」

我哭了。

對,他是校草,我起笑才跟唯一一枝草分手!

「我、我雖不是校花起碼長得還不錯,風評一向很好啊!」這是最後的掙扎了,要是哥再涼涼說些五四三,我看我乾脆別活算了。

樂奇翔敲了我腦袋一記,將手伸進口袋,笑著說:「傻瓜,跟妳開玩笑的,就算全世界男人都嫌棄妳,我還是覺得我妹全天下最正。」

「嗚……別、別說謊啦,下地獄會被割舌頭的。」我把眼淚鼻涕抹在老哥衣服上。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