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CROOKED(4)

      連休的假期結束了,誰管你今天世界天崩地裂,明天照樣需要著整身套裝踩高跟鞋旋進公司大門;五年的婚姻終止了,猶如一場長夢的短瞌睡,最後不是流了滿桌口水,而是被淚水浸濕了眼眶。

      接下來的日子我又再次被抓回公司當個萬事通秘書,從天色都還未透亮的早晨忙到佈滿深濃黛黑的夜。

      我明明是個媽媽,可我一點媽媽的責任都沒負到,智磔和焀軒全都先送回老媽家照顧去了,而且離婚的事我根本不知道怎麼跟他們開口,當初的信誓旦旦,現在根本就像是瞎扯淡。

      一個人回到沒有任何人的家,我無力疲乏的跪坐在門口,視線好死不死就落在了櫥櫃上的相框上,那是唯一一個我們兩個放在客廳的合照。

      因為你總說讓他們兩個看到爸爸媽媽感情太好他們會吵著要個妹妹,這樣我會太累,你會心疼,所以其他所有合照全都封藏在手機和電腦裡。

      可笑。

      我搖搖晃晃的走到玻璃櫥櫃前,盯著相框好久好久,相片裡的我笑得燦爛,你用雙手從我背後環抱我,右手還拿著手機按下快門自拍。

      我還記得那天陽光照得我的髮很暖;我還記得你跟我說了一堆冷到令人啞口無言的笑話;我還記得明明笑話很難笑我卻還是羞赧的笑了;我還記得你帥氣的臉放大在我眼前並在我的頰上印上你的唇;我還記得……

      夠了,我不想再記得了。

      我又開始蹲到地上掩面嗚咽,這已經是不知道第幾次這樣了,從鄭凱向我坦白我的那天起,我天天都過得如此狼狽。

      好多好多回憶都好像故意找碴似的全在他離開時候不斷湧入腦海,越是想揮去,就越是招來更多太過於幸福的記憶,就越發像在嘲笑現在行屍走肉的自己。

      心痛的真實觸感仍然在胸口殘忍的劃著,眼淚浸濕眼眶,模糊了看清現實的視線,但兩者終究是養不起愛情的。就算我試圖讓自己忙碌來拔除對鄭凱的依戀,所有涵蓋他的曾經只會不知節制的衝向我。

      起身將相框反蓋著,不想再看到那個帥到掉渣的他,還有那個笑得看起來擁有全世界的我。因為從相框的玻璃面上映出現在的模樣,那副窘態連我都為自己感到丟臉。

      §

      我隨意躺在冷冰冰的床上,閉上那雙淚水不停滾出的眼,夜幕降得很沉很重,而我的心也如夜一般的沉重。

      耳邊毫無預警地響起了G-DRAGON的《CROOKED》,我的心大大震了一下,因為只有鄭凱打來才會響起這首歌。以前巴不得時時刻刻都聽到,現在真的恨不得再也不要聽到這首歌。

      不是因為我恨他,而是我現在真的沒有勇氣接他的電話,我怕我上一次佯裝的堅強在這一次會崩解。我捲起被子在空蕩的雙人床上緊縮身子,摀住耳朵,逃避所有關於鄭凱的一切。

      但我很明白,其實我真正想逃避的是——準備來終結關係的他。

      電話鈴聲像是催促我似的,三番兩次的不斷響起,最後我因為真的累得陷入深深沉眠才沒有再聽見鈴聲,很慶幸我不是淺眠的人。

      然而我以為早上起床看到未接來電數量會被嚇到,可是最先嚇到我的卻是原本空蕩蕩的雙人床。

      「啊——」

      我下意識的大叫,明明一直以來這個床位本來就是他的,只是現在他該死的不配睡在這個床位上。鄭凱像是沒事一樣捲走了我的被子,翻了個身後繼續熟睡,搞得好像是我搶走了他的暖被跟寧和的早晨。  

      不是吧,我們明明要離婚了不是嗎?

      「鄭凱。」我站到床沿,推推他的背脊,用盡可能和善的語氣叫他起床,他不舒服的又翻了身。

      「鄭凱。」那麼久沒一起生活都差點忘了這傢伙從學生時期就是睡豬一隻,比我還深眠,他大概永遠都無法理解淺眠者的心酸吧。

      他是不管幾個鬧鐘在耳邊吵都可以睡得安穩的豬,所以我的大絕是在他耳邊大喊,「鄭凱——」

      一大喊完我就後悔了,雖然這是大絕招,但大絕招怎麼會沒有沒副作用和失敗的可能?

      這次剛好該死的就是失敗而且還贈送副作用一組。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