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CROOKED(3)

      我們三個就一直這樣杵到門鈴又再次惱人的響起,現在不管是門鈴還是手機鈴聲都很容易惹怒我,但門鈴聲毫不在意的瘋狂叮咚響,我不耐煩的起身要去應門,衣服卻一把被焀軒揪住,他一臉不悅的表示不要再去開門,可能是害怕媽媽又會失控大哭吧。

      我笑著對他說沒事,他才不甘願的放開手,不過身體卻很勤勞的跟上我的腳步。我拉開門,眼前的門鈴噪音製造者是大我兩歲的堂姊——白璐。

      如果剛剛那些噪音是她製造的,我一點都不意外。

      「莎莎妳手機幹嘛不開機啊?門鈴也要按這麼多下才來開門,害我以為妳又被抓去做苦差事了。」

      白璐手上大包小包的踩著高跟鞋踏進玄關,焀軒皺眉並擋在她面前,「這小隻的怎麼這樣?」白璐也很配合的沒有繼續向前走,不過抬頭的疑惑問我。

      我嘴角散開欣慰的笑,拿了一雙拖鞋給她,「他是不希望妳穿室外的鞋子進來啦。」白璐原本疑惑的臉也轉為笑顏,她寵溺的摸摸焀軒的頭。

      我接下白璐手中的行李箱,把它拖到客房放置,因為我這位優秀的堂姐經常旅居美國,有時候抽空回台灣不想回家睡又要躲以前的朋友,所以我就提供了一間空房當客房讓她隨時來都有地方休息。

      不過當然得付出些條件。

      「阿姨,磔磔要那個,糖糖。」智磔踮起腳尖戳戳白璐鼓起的牛仔褲口袋,兩眼閃亮亮的,怕誰不知道這是要糖吃的孩子。

      付出條件就是幫我帶孩子。說真的,這絕對是我賺到了,因為這兩隻真的不好搞。

      「好,那你要跟我說什麼?」白璐笑彎眼,她一屁股的陷入沙發裡,並把智磔跟焀軒都一同抱上雙腿。

      「謝謝阿姨。」她歡欣的給了智磔一顆小熊軟糖,嘴角的笑跟手中的糖一般甜,隨後她一副壞笑的瞥向一臉渴望但羞於開口的焀軒。

      「軒軒不想要糖糖嗎?」白璐壞心眼的問明明就快把口水垂涎到地上的焀軒,焀軒有些猶豫的晃動瞳孔,但終究抵不過零食的誘惑,小巧的點了下頭。

      「那親阿姨一下就給你糖糖。」白璐總是玩小孩玩得樂在其中,焀軒不甘願的嘟嘟嘴,並看向我求救,我接收到了他的無奈,整理好床鋪後出來替他解圍。

      「好了啦姊,軒軒他已經被你逼到快哭了。」我也坐到沙發上,並笑著拍拍焀軒的背。

      「好啦,那你要跟阿姨說什麼——?」

      白璐把臉湊到焀軒面前,焀軒輕輕的說了聲謝謝後,她才終於甘休,白璐也塞了顆糖到她嘴裡,再一次打開包裝紙,要塞糖給我時,她充滿質疑性的問題卻塞了個我啞口無言。

      「等一下,白瑀莎,妳腫得跟桃子一樣的眼睛該不會跟妳手機斷訊有關吧。」她拿糖的手停在我人中前方十公分,水蜜桃的氣味很化學,可是聞起來很香甜,但面對白璐的逼問,我不禁鼻腔一酸。

      果然是堂姊,每次有秘密在她面前都隱瞞不了,而久而久之,這種什麼話都會對她說的習慣成了種依賴,情緒的表情更是藏不住。我方才刻意壓制住的情緒因為白璐的一句話而再度潰提,我讓藏住的淚花一株一株的落下,每一滴淚珠對我來說全是委屈。

      白璐有些嚇著,不過她馬上冷靜的把兩隻小的帶進房間,然後回來緊緊抱住我,並陪著我把淚水哭盡。

      我以為我能坦然的接受一切,但眼淚總是看破我的自欺欺人。

      陪著我哭完後,該審問的當然少不了,我全部一五一十的告訴了白璐,雖然口齒不清的話語,和夾雜著無數的鼻涕與今天特別發達的淚腺頗為礙事。

      但白璐總是能包容我所有一切的好與壞,可能我們都是獨生女的關係吧,都渴望有個能依靠的好姐妹,而我們正是對方的閨蜜與親姐妹一般的締結。

      好,我承認可能我撒嬌得更多一點,行了沒?

      「莎莎那妳現在準備怎麼辦?」真不愧是企業的上司,馬上就顧及到最現實殘忍的一面,只是明明是這麼嚴肅的事情,可以不要配著嘴裡的芭樂開口嗎?

      「我不知道。」我抿直唇瓣,沒有猶豫的回答白璐。

      除了哭,我不知道我還能怎麼辦。

      「不可以不知道,以後妳只有一個人卻要擔負三個人的責任。」白璐放下水果叉,正色的看了眼智磔和焀軒待的那間房,她緊緊的握住我的雙手。

      我明白,他們兩個才是我不能說不知道的理由。

      「嗯,我會好好考慮清楚的。」才怪,我想到的唯一方法只有—逃避。

      二十四歲,原來是要承擔這麼多的年紀嗎?我沒有想過這會是我必須經歷的過程,我以為我們能一路幸福到我一百二十四歲。

      結果全是我太過自以為是了。

      接下來的幾天都是休假,我仍然還沒從那張離婚協議書裡醒來。

      白璐也只待了兩天就又要回美國了,登機前她笑著告訴我要是她下次回來我還是這個死樣子,不是她把我拿去垃圾場丟了,就是智磔和焀軒被她拿去賣掉。

      說真的,她要是沒笑著說,我肯定只會把這話當成她沒睡飽就去登機的屁話,可是她現在可是笑著說啊!不帶任何喜悅的笑真的是最可怕惡魔笑容了,我絕對會在她回來前清醒,絕對。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