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CROOKED(2)

      我猶豫了好久才接聽電話,或許我只是想逃避從你口中聽到實話吧,但是剛才的潑婦其實已經證明了你再也不會回到我身邊的事實。

      「喂?」

      「瑀莎,對不起剛才沒有接到妳的電話。」一直都很懷念的聲音現在卻令我感到鼻酸,這些日子都期待聽見的聲音,為什麼此刻卻一點都開心不起來。

      不過悲傷並不足以壓抑怒濤的情緒,反倒轉而說出了句酸溜的話,「你跟那騷婦親熱完了?」我很清楚這話一出,只會造成兩敗俱傷。

      「妳在說什麼?」鄭凱加大了嗓子,我下意識的哆嗦了身子,他從來沒有這麼對我喊過。

      為什麼會有人外遇了還敢反問我我在說什麼?鄭凱不應該是最清楚的人嗎?幹嘛問一個剛剛才知道自己老公在大陸外遇的我?

      「你說呢?你覺得一封信可以完整交代你對我們的責任嗎!」我忍無可忍,不自覺的大聲喊出,而鄭凱卻默不出聲,我們之間彷彿間隔了幾世紀的靜。

      那樣的靜,不如平常那樣的平和,夾帶著可憎的窒息感,躁動的在空氣中叫囂,嘲笑般的吵嚷著我們失敗的溝通。

      「事情就是妳所知道的那樣,我愛上其他女人了。」鄭凱的聲音一如既往的低頻,以前聽起來很舒心,現在聽起來比尖叫更加刺耳的多。

      這就是你他媽的誠實面對,真夠他媽的誠實。

      我用力的掐自己的大腿,想用疼痛來抑制哭腔,不讓最後的尊嚴在你的齷齪行為面前倒下。

      花了幾秒鐘整理好情緒,我平穩微微顫抖聲調後開口,「監護權我兩個都要,找個時間回來辦個手續,然後我們就再也沒有關係了。」

      你本來開了口想說些什麼,但總是欲言又止,不過事到如今,我也沒有希冀你會說出什麼感人肺腑的話語。

      「對不起。」電話裡的你,一句抱歉的話也說得毫無羞愧之感,我差點以為做錯事可能是我,而不是那個差勁的你和她。

      我靜靜的觸了屏幕按鍵,有頭沒尾的結束了這通電話,再多一個字,我可能就會想砸爛手機,這是第一次聽見他的聲音會感到煩躁,只是現在還討厭不了,因為就算他不再愛我了,我還是在愛他。

      結束通話的當下,不管我們願不願意,我就正式成為鄭凱的過去完成式了,可他還在我的世界裡現在進行式。

      不平衡的時間狀態連帶了感情的折磨,加倍諷刺。

      他道歉的話我有聽見但沒接受。

      沒關係的話我說不出口,但那不代表鄭凱有被原諒的資格。我想,他回撥電話時,一定已經做好了我說出任何條件、做出任何瘋狂事的心理準備,因為從話筒之間,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他少有的緊張與焦躁。

      真是可惜了那些情緒,最後什麼感人的別離挽留,還有鄭凱以為可能會出現的哭哭啼啼都沒有發現生。

      我淡定得連我自己都感到害怕,我好怕,是不是自己也沒有當初那麼愛他了才會這麼冷靜;我好怕,是不是我們的愛情真的葬送給了婚姻。

      放下話筒後,我雙眼空洞的凝視前方,好似世界的所有都與我無關,無論是聲還是息都悄然靜默。內心充滿了洶涌的波濤,表情卻傻愣得不知如何是好,我甚至還一度天真的以為這會是場還沒醒來的惡夢。

      直到智磔溫熱的小手貼上我的臉頰並襒嘴用充滿哭腔的語氣說:「媽媽,不哭哭。」我這才頓覺滿臉縱橫淚水。

      一通電話就能讓我失神到沒有發覺智磔和焀軒已經從房裡跑出來蹲在我身邊,他們著急的盯著滿臉淚痕的我瞧。好笑的是,滿溢的淚水證明了我的不平靜,打從剛剛到現在我根本沒有一刻是淡定的,我是真的為了鄭凱而哭瘋了。

      活了二十四年,第一次懂了崩潰這玩意兒。

      「不是說要好好在房間玩嗎,怎麼出來了。」我將手覆在智磔的小手上,並將他擁入懷,我抹掉臉上的淚,逼自己扯開笑臉,不要讓孩子們看到媽媽失態。

      焀軒從剛剛到現在一直緊抓著我的衣角,他直勾勾的探入我汪汪的眼,他沒有說話,只是努力伸長了手試圖輕撫我的頭髮,就如他們每次跌倒大哭時我會做的舉動。

      白瑀莎,撐下去,不要哭。

      為了他們兩個,妳沒有哭泣的資格。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