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CROOKED(1)

      一個天光微亮的早晨、一杯熱度適中的美式咖啡、一份來自美聯社的報刊,還有一個剛梳洗完畢清爽的我。

      我,白瑀莎,一個二十四歲的企業家秘書,是個平凡的女孩,會為了減肥苦惱,也會看綜藝節目大笑,偶像劇不可能發生的情節當然少不了少女心。

      唯一比較不平凡的是,比起同年紀的朋友,在愛情的路上我走得比較快,除了偶爾能發發花癡少女心,我還得要有份責任心。

      「媽媽——」一個個頭不到我膝蓋的小蘿蔔頭從房裡蹣跚走出,以一種極為嬌慣的語氣呼喊我,而後頭跟了另一個一發不語卻掛著同樣睡臉的同伴,兩人揉著雙眼直直的向我走來。

      他們倆是我的生活重心,前者媽媽、媽媽一直喊的是哥哥,鄭智磔;後者安安靜靜,可是也會擠來我身邊撒嬌的是弟弟,鄭焀軒。他們兩隻,是我最寶貝的兒子。

      嚇到了嗎?年僅二十四歲的我已經有了兩個兩歲的兒子。這兩顆蘿蔔頭是在我大學一畢業就獲得的愛情結晶,而他們的爸爸則是我大學學長,鄭凱,目前正於國內知名企業SAFFRONY旗下的中國子公司──DAHLIA擔任CEO。

      即使我們年輕,可是我們卻沒有漏掉任何一個應擔的責任。

      不要覺得孩子是意外的產物,其實這一切都循序的照著我們計劃的藍圖走,所以無論是雙方各自的父母,亦或是身旁的親朋好友都十分認同我們,而我也是個倍受公婆寵愛的媳婦,這對我來說,已經足夠幸福了。

      「媽媽、媽嘛,抱抱。」智磔鼓著微粉的小臉頰,仰著對我撒嬌。

      身邊沒有爸爸,對這兩隻小傢伙而言,是有那麼孤單了點,而且我其實也很想念鄭凱,只是為了生活、為了他們,這是不得不付出的犧牲。

      我蹲下身並摸摸他們的柔順的髮,並張開雙手輕輕的將他們兩人扣入懷裡,試圖把我對他們的愛藉由擁抱傳送出去,以彌補那份爸爸不在身邊的空虛。

      「叮咚——」門鈴聲在這美好的氣氛中刺耳的響起,我放開他們並起身去應門。

      而門這一開,徹底改變了我的平凡幸福。

      「包裹這邊簽收一下喔。」郵差將一盒不是太大的包裹交遞給我,兩個小毛頭興奮的在我身邊轉來繞去的,肯定是覺得爸爸又當了回聖誕老公公吧。

      我勾起笑臉,對著兄弟倆神秘的道,「是爸爸寄來的哦。」這話一出,馬上又換來了兩人無止盡的笑聲和跳動。

      我拆開包裝,裡頭並沒有孩子們所期待的玩具,只放了一封信和一本存摺,我疑惑的撕開信封袋查看內容,瞬間我上揚的脣梢墜落至谷底。

      給瑀莎:

      過得如何呢,那兩隻小可愛有沒有想我?妳最近還好嗎,不要再又因為太忙而累壞了,偶爾也對自己好一點。

      這次寄包裹回來我想了很久很久,我想我們可能走不下去了。不是妳的錯,而是我太不爭氣,很抱歉我只能對妳這麼說。這不是逃避責任,我只是誠實的面對自己而已,對不起,但我是真的愛過妳。

      孩子的監護權如果妳無法負擔可以給我。另外,那本存摺是我給你們的一個交代,每個月都會匯入十萬,生活方面如果不足可以跟我說,我會盡力彌補的。

                                                                                    鄭凱    筆

      開什麼玩笑,今天不是四月一號,這一點都不有趣。

      我很想打遠洋電話過去這麼對鄭凱說,但盒子的底部大大方方的擺了一張已經完整書寫就差我簽字的離婚協議書。這真的不是鬧著玩的,我雙手顫抖的關上盒子,雙眼也無法清楚對焦,直到焀軒拉拉了我的衣角,我才有些回神。

      我勉強的扯出一個笑臉,「你們乖,先去房間玩好不好。」笑容可能真的勉強得難看,智磔和焀軒眼底流露出驚恐的神色。

      隨即智磔掛著滿臉的好奇和期待不斷瞄著盒子並試圖打開它,但焀軒很聽話了把自家頑皮的哥哥拉回房間。

      我無力的跪坐在地上,拿起手機,劃開鎖頻上我們四人幸福的全家福合照,但現在看起來就是碎夢一場。我顫抖的雙手鼓起勇氣點下那行名為「老公」的號碼撥出,就那麼一封完全沒有前後說明的分別,我絕對不接受。

      「喂?」傳入耳裡的接應聲並不是鄭凱,是個聲音過分嬌羞的女聲,同樣身為女人,我懂這舉動的威脅性及侵略。

      即使怒氣滿盈我仍然保持應有的禮貌與泰然,「我找鄭凱。」雖然不明顯,可是我知道我在發抖。

      是氣到發抖的那種抖。

      不過對方並沒有領情,反而變本加厲,「他在洗澡呢,要不等我倆親熱完再請他回撥給妳吧。」

      區區一個騷婦就給我閉上妳那骯髒的嘴。

      我隱忍快要爆發的情緒,淡定的回應她,「也好,省的妳都脫了,他還得慌張的先把妳趕走才能跟我對談。」她終於識相的切掉了電話,不過我的手僵直的還提著話筒。

      我重覆的在咀嚼鄭凱信裡提到的「這不是逃避責任,我只是誠實的面對自己而已」,原來誠實面對就是拋家棄子,跟一個認為打過幾次砲就是真愛的騷婦在一起,而且我們五年的感情,也比不上一時的情慾和她的誘惑。

      你自以為瀟灑的留下了一封爛信跟那些臭錢,那我們的愛情你往哪丟了?明明這張離婚協議書不在我們計劃的幸福藍圖裡,你憑什麼擅自決定了最後的終點結局?  

      最後手機的嘟嘟聲吵到讓我徹底回過神來,我才終於切斷了手機,不過手機又隨及響起了鈴聲,那是我們都很愛的歌,G-DRAGON的《CROOKED》。

      然而此刻,搖滾放浪的曲風彷彿在取笑我的一無所知,那句副歌就如同我們之間的真實寫照,這真的是我第一次那麼討厭這首歌,還有那麼討厭認識你的自己。

      沒有絕對的永遠,最後你還是變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