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原創小說大賞|把握最靠近夢想的機會
HOT 閃亮星─黑白沙漠狐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四章

當發現這種事情時,冷清立即密了遊戲中的GM,但沒想到GM只回了一句話:貨物寄出,概不退貨。

        尼馬的貨物,尼馬的退貨!

        冷清一整個抱頭哀嚎,敢情轉職也是一種貨物?!

        好吧!冷清只好摸著鼻子,先丟下復活的熊熊,隨著戰士導師塞林回到城外的小屋。

        從原先熱鬧的城內,一路走向郊外,人煙漸漸稀少,只剩下幾幢民宅各自孤立在草原的幾處。

        而賽林的房子也是其中一棟。

        闖過一推小怪的草原,賽林揮舞著雙手刀開路著,冷清就跟在後面撿拾掉落的金幣和物品。

        「徒兒,如今我也成了你師傅,叫聲師傅來聽聽吧!」賽林開啟小木屋的門,領著冷清進入。

        「嘶……嗯,師傅。」咬著牙,極不甘願的說著。要不是眼前的NPC是自己的導師,冷清恐怕已經拿起匕首,捅在對方身上。

        「好、好!乖徒兒,為師的要跟妳說幾句話。」賽林拿出兩個板凳,一個遞給冷清,另一個自己坐下,「為師的職業,並不是戰士,戰士只是這職業的前一個階段。」

        冷清愣住,但依然沒有打斷對方,讓對方繼續說著。

        「記得有雙劍這項武器吧?為師真正的職業是遊俠。」

        OKFine!這夠震驚了!冷清一整個被賽林的話給雷到了。

        這個壯碩、充滿肌肉的男人是遊俠?怎麼會有遊俠的前身是戰士的詭異職業?

        「這裡有個任務,過完它,為師會解釋妳的所有疑惑。」

        **

        揮舞著手上的雙手劍,冷清一股氣悶在心口,那不上不下的傷害令她哭也不是、笑也不是啊!

        16等級的戰士,而這傷害……

        -53

        ………

        這還要不要讓她存活啊!(Orz)

        「妳要不要玩別的武器?雙手劍對妳來說,傷害值太低囉!」

        冷清苦悶的抬起頭看向旁邊,對著她說話的是一名綁著公主頭的紅髮漂亮女孩,對方擔心的看著她,手上緊握著長杖,身穿著淡藍色的長袍,腰間一條皮帶將女孩的盈腰展現出來。

        「其實……我是一名戰士。」

        是一名戰士………

        一名戰士…………

        戰士………………

        女孩眨巴著眼睛,不敢置信的望著她,「妳說啥?我有聽錯嗎?」

        沉默了數秒,女孩見冷清不說話,大大的震驚!

        「妳這傷害值竟然轉戰士?!腦子抽了嘛!腦洞被填了白膠嗎?」

        「小嫩,妳這樣會嚇到人啦!」女孩身旁有著一名比她高1顆頭的精壯男孩,男孩用著與少女相差不遠的臉,一直對著冷清道著歉,但是這樣並不會改變冷清受傷的心!

        冷清表示:她淚奔了。丟下大吼的女孩,冷清立即往城的方向狂奔,她的內心好受傷啊!不帶這樣子欺負人的吧!

        城內,熊熊漫無目的,逛著裝備店、藥水店,如今的他已經完成任務了,此刻只能隨便逛一下街,當他復活時,冷清傳來一條訊息說,她跟著戰導『賽林』回去接後續的任務,只說等她回來。

        但是熊熊鬱悶啊!冷清去了這麼久,傳了訊息也不回,熊熊已經不知道要在逛幾次街啦!

        正當熊熊小碰友快要受不了這種被冷落感時,冷清終於傳來一道密語,熊熊喜悅的往城外跑去,舉著手中的短杖,「推怪囉!!」   

        **

        冷清一個閃身,閃過哥布林射過來的一箭,往前俯衝,揮舞著雙手劍,弱弱的砍出的血量,冷清真正的快暈了。

        -43

        真是夠了!

        從單獨進來哥布林巢穴到現在,才打趴一隻哥步林法師,一點往前的進度都沒有,照這樣的打法,打一年都推不完這個15級副本吧!

        而她,會成為有史以來最爛的坦克!

        想到此,冷清對於那個『屎人』獻上深深的“敬意”,要不是為了搶他的小美,她也沒必要落到如此田地,這還不是遊戲的Bug,套一句GM回的話:這是隱藏任務。

        尼馬,搶一個冰激淋有必要這樣嗎?!

        矮下身子,隱忍怒氣衝至弓手身前,一記火焰斬,火紅的焰光伴隨著熱氣砍上對手的身版,這招扣的血量非常給力的來到40………技能傷害竟然比普攻低?!

        雙手還握著劍,但是身子已經相當疲憊了,弓手射來一記爆擊,將冷清少到不能再少的血量,瞬間見底。

        **

        緩慢的睜開眼,她現在是死亡的狀態,看著地上的身體,相當頭疼啊!

        這已經是第3次回家了。

        再一次復活在副本歸還點前,副本外面相當熱鬧,許多人喊著話,就跟剛開服沒兩樣。

        「-1缺坦!這位小姐要不要組隊啊?」

        ……

        「帶組!還可以帶兩個花瓶,要的+++++,當花瓶者不要亂跑!」

        ……

        「缺錢啊啊!意者密,歡迎捐獻!」一名男子舉著自製木牌,四處喊著。

        四周的玩家送了無數枚白眼,冷清也抽蓄著嘴角,這人太逗了吧……

        繞繞周圍玩家的攤販,沒發現什麼好物品,無聊的打開世界頻道,鋪天蓋地的大量訊息衝擊著冷清的聽覺和視覺,耳邊傳來一聲又一聲的拍賣與八卦聲,眼前的視窗跳過一則又一則的歷史訊息。

        「號外號外!現在證實,美人榜第三名的“月下盈”,確實已經刪號了!她的跟班大神們並無任何表示,天藍契約副會長,同時也是會長的未婚妻,颯颯雨林表示:沒本事,別來搶!    」

        吵鬧八卦聲在一次出現在世界頻道上頭,冷清皺眉,她確實是刪號,但是跟班是怎麼一回事?

        她行的直、坐的正!身上的裝備全是自己蒐集,沒有靠其他人的手。而颯颯雨林……冷清搖了搖頭,她們的友誼從認識風雨間開始,就變調了。

        嘆了口氣,將吵鬧的世界頻給關了起來,這一切都跟她沒關係了。

        「冷清、冷清我來啦!去推怪吧!」從遠處,熊熊的身影逐漸放大,小小的身子興奮的狂奔,似乎對於這次的推怪相當的躍躍欲試。

        「組隊吧!」

        冷清一個甩手,將組隊邀請丟到熊熊眼前,兩人再一次的走到副本前方,期間,有許多女玩家試圖加入隊伍,但是都被冷清給趕跑了。用膝蓋想也知道,這群混蛋是為了誘拐熊熊才衝過來的吧……

        她連自己也顧不瞭,還要去顧一群嬌弱的法師和牧師?

        哼哼,想都別想!

        領著熊熊在次推進副本,但是很可惜的,兩人在推到第一隻菁英怪時,不幸滅團,兩人苦著一張臉復活。

        「該死的!你這牧師的傷害竟然比我高?這樣我當戰士做啥,乾脆給你當算了!」冷清盤坐在地上,抱著頭狂揉。

        「對不起,貌似我的能力從一開始就是力量。」熊熊羞紅著臉,不好意思的說。

        「尼嗎?竟然是力量!不對,你有力量幹嘛玩牧師啊!」冷清兩眼直看熊熊,等待熊熊的下一步解釋,只見對方不知所措的笑著,然後搔著頭。

        「因為我不會走位。」

        冷清撫額,這該死的又一個特產,能力在力量竟然還跑去轉牧師,難道這隻熊熊是要玩暴力牧師嗎?

        當那種,僅僅是拿著一本書,也可以K死人的牧師嘛!

        好吧!遊戲也沒有說能力是力量,但是不能轉牧師的規定……

        「算了,能力的事情先放一邊,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討論。」冷清將剛剛推副本時錄下來的影片,傳了一份給熊熊,打副本錄影是冷清從很久以前的習慣,就算是打過無數次的同個副本,她依舊會錄下來在事後檢討自己的走位和放招等。

        「前面,靠著你的物理攻擊,我們成功推掉洞窟的先發哥布林,而在精英,我上前坦怪,但是光靠你的物理攻擊和血量撐不過去,你的傷害太高,一下就把怪引過去了,我們少了遠程輸出,我提議在組一個弓手或者是法師進來,但是我拒絕邀請花癡和白癡!」想到剛才那群女生看著熊熊流口水的臉,冷清不禁打了個冷顫,並不是討厭她們,而是她怕她們的經驗不足,傷害值高過冷清後不會控場,還是有滅團的危險,目前他們需要的是能夠控制自己輸出的遠程或者刺客。

        「也許,我們可以組妳後面的紅髮法師?她看妳很久了,朋友嗎?」

        不遠處的女孩發現他們正看著她,也不害躁,竟然微笑著走近,冷清看著眼前的女孩,感覺十分熟悉啊……

        「嗨!腦抽戰士!」女孩伸出手,朝著冷清微笑,看著這張臉和語氣,她想起來了!

        是剛剛那個法師啊!

        「我可以跟你們一組嗎?我跟我朋友都在找隊。」見冷清沒伸出手,女孩主動拉起她的手握了握,「我叫做嫩不是可恥,職業是法師,你們可以叫我小嫩。」

        看著自己被握著的手,冷清內心的情緒翻騰著,「我叫冷冷清清,旁邊這位叫熊熊愛天下。」

        「看來你們是同意了,那我叫我朋友過來!對了,冷清妳看過我朋友了,就是那個高壯的小子,他是個戰士,叫做果子氣泡!」小嫩甜甜一笑,冷清微愣,它困惑著,這女孩她為什麼不排斥呢?

        小嫩給她的感覺很熟悉,熟悉到像是現實中她們也認識……

        遠方,一個跌跌撞撞、長相有點憨……不對,是老實的男孩搔著頭,發出不知名的笑聲走近,果子氣泡羞赧的對著兩人打招呼,順道為數小時前小嫩對著冷清大吼的事情道歉。

        「哇塞!果子大哥你好高啊!還有,大哥你好像小嫩姐姐喔!」熊熊此刻正繞著跟他身高成反比的果子,果子嘿嘿的笑著,順便退到了小嫩身後。

        「抱歉抱歉,我家這隻果子很怕生的,這老毛病都改不過來!」小嫩雙手合十,對著冷清和熊熊賠不是。

        「噗-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冷清平復了情緒,「只是這個性和身高實在太不符合了。」

        「是啊!我這做妹的也坳不過來。」小嫩張開手聳肩,一臉無奈的搖頭,「我跟果子其實是雙胞胎。」

        「等等打副本,希望你們能見諒。」

        冷清疑惑,這一句是什麼意思?還有,他們是雙胞胎!難怪兩人那麼像啊!

        彼此認識完,就算對小嫩的那一句有點不懂,但是沒有多想,立即組了隊伍,開始推進!

        **

        再一次展開推副本大任務,隊伍內的詳細情況如下:

        兩個戰士,一的是血薄、體弱、易推倒;令一個是血厚、高壯、人人倒。

        明明穿著布衣,但卻貼怪貼超近的暴力牧師。

        同樣穿著布衣的法師,成了場上唯一正常的人類。

        「別再拉怪給我啦!我會躺死的!別過來啊啊啊啊!」

        「不不不不不!坦住,不要往回跑啊!大哥!我血薄坦不住!你血厚跑個毛啊!」

        「誰需要我的Buff啊?我可以加喔!」

        「前面那個牧師,給我退到我後面!別貼怪打!你是牧師,不是刺客或戰士!」

        雖然是這樣的情況,但是副本推進速度還算是理想,但是也是有全滅的時候,打了個2、3趟,途中冷清理所當然的躺了幾次,但是憑著副本內有三次可以復活的機會,順利的回到了前線中。

        熊熊開心的揮舞著短杖,這邊加一點、那邊加一點,好幾次擔當重任的果子差點被滅了,在果子血快見底時,那春雨般的回復技能灑落在果子頭上,但是灑沒多久就灑去哥布林頭上……

        「熊迪迪!別補敵人的血量!你是敵人派來臥底的嘛!」小嫩無奈的撫額,稱著怪物全被坦們拉走的瞬間,將快加入前線的小身版牧師給拉回了後面。

        「你會不會走位啊!」

        「我不會走位。」

        小嫩撫額,這次還真讓她撈到了一對寶啊!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