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黑子的籃球]欸,你說…… (下)

◎黑子的籃球衍生,cp火黑。

◎一切架空設定,普通的大學生們。

◎是為了某篇文的練筆文。

◎上中下(?),下來啦~

◎有感情潔癖的,請~~小心。

◎一定OOC,一定。

●R、1、8、有(限)情節,不知道能不能順利po出,不能再想辦法。

◎一切都OK的話,就看下來吧~~

--

 

      藉著窗外的月光,火神直起身看著黑子身上散佈的液體,兩人精液和汗水,或許還有其他的東西。眼前的人閉眼喘氣著,胸口上下劇烈的晃動,臉上的汗水順著髮絲滑落到枕頭滲入其中,也在喘氣的火神吞了口口水,覺得喉嚨乾渴起來。

      「怎、怎麼樣……,火神君還是覺得……和男性做愛難以接受嗎?」還在喘氣的黑子不流暢的問出問題。

      火神呼吸逐漸穩定下來,手放在黑子腹部分不清是誰的精液上說:「不……,很舒服……非常舒服。」說了兩次舒服,火神覺得這是他做過最爽快的性愛,不需要任何插入行為,輕易得到高潮的刺激,很滿足。手把精液抹在黑子身上,腹部、胸口,經過黑子的乳珠,滑膩的精液讓火神來回溜滑著。

      「……嗯嗯……火神君,你還想做一次嗎?」

      火神回神看向黑子雙眼,他辨別不了黑子在想什麼,但他剛剛的行為並不是想再做一次的意思,他也不知道如何解釋,或許該說他也不清楚他在做什麼。

      剛剛高潮射得很爽快,終於了解黑子所說「欲求不滿」的意思,現在滿足後,他覺得明天場上的表現一定沒有人能擋的了他!

      「不、不用了。」火神下床。看著黑子身上衣服只剩下擠壓在腳踝搖搖欲墜的褲子,其他都不知不覺掉到地上或擠壓在床一角。反觀火神,除了褲子和底褲被稍微拉低之外,其他都穿的好好的。火神現在才尷尬起來,在床邊不知所措,問了黑子要不要洗澡,他先到浴室中準備。

      黑子還在調整呼吸,揮了揮手說讓火神先洗吧,他還要休息一下。說完轉身面向窗戶側躺。火神才想起電還沒來,房間裡有窗戶透進的月光,但浴室沒有任何光線。

      火神看著黑子幾乎裸體的背部,一覽無遺。身上的汗水反射月光,像一層白光浮在黑子的四周。淡色的髮絲也反微微亮著,火神從頭一路往下看到腳,每一處火神都覺得很美。

      沒有明顯大塊肌肉,身體線條非常美。火神眼神來回掃描黑子,最後停在黑子的臀部,臀部和腳中間有著液體的滑落,一條水痕旁又一條慢慢流了下來,是汗水還是……。原先已經移動到房間門口的腳步,又悄聲走回床邊靠近。

      肩膀的晃動看得出黑子還沒恢復呼吸頻率,火神再一次摸向黑子的臀。

      「……火神君!?」黑子在被碰觸後,有點意外的轉身看向說要去浴室的火神。「怎……」話還沒說完,火神又一次壓住黑子,吻著他的嘴,不讓他發出疑問。

      黏膩的深吻後,火神跪立起身,一把脫下身上的衣服,眼神片刻不離的盯著黑子。「黑子我……」再一次低下身接近黑子,火神開口想問黑子能不能再來一次,黑子卻笑著問:「火神君,你有『配備』嗎?」在黑子說「配備」兩字時,還刻意放慢速度,靠近火神唇邊呼出氣息,讓火神又像野獸壓倒黑子,來回啃咬他的唇。

      「有、有……」在啃咬的空隙中回應。火神邊吻邊伸手到一旁床頭櫃的抽屜。黑子對火神的急躁發出了笑聲,刺激了火神加重掠奪性的行為,笑聲變成了一段段的呻吟。

      黑子被吻到腦中一片空白,聽到塑膠碰撞聲回神,然後臀部有冰涼的觸感。注意到黑子眼中的疑問,火神說是開了潤滑劑。

      「火神君你會嗎?和男人……」

      「啊啊──」火神使用潤滑劑慢慢滑入了一隻手指。「和男人是第一次……不過以前在美國就聽過男同志要怎麼做……不舒服要說喔。」火神動作緩慢又輕柔,黑子一點痛都沒感覺到。

      火神君真的好溫柔啊……。黑子在心裡想著。

      潤滑劑讓火神慢慢的放入第二根手指頭,來回的抽著並且在深入時轉著各種方向,火神觀察著黑子的反應,另一隻手藉著黑子身上還沒乾的精液,繼續剛剛的動作塗抹在黑子身體各處。不只兩手的行為,火神還會有時低頭吻著黑子,有時抬起頭不讓還想要親吻的黑子碰到他,各種方式挑逗著黑子,黑子只能用手握住火神的粗根表達他還要親吻,他還要更多。

      當第三指指頭深入黑子的體內時,黑子的反應越來越大,皺眉的表情讓火神問了他幾次難不難受,手來回逗弄著黑子胸口紅點和再次勃起的生殖器。

      黑子帶著哭音告訴火神已經可以了,伸手環抱住火神的肩膀,頭埋在火神的脖子邊,邊啃著邊要火神快點……。

      抬起黑子的雙腳,呈現M字形的姿勢讓火神輕易的把他的火燙頂在黑子的洞口。「黑子,我要……」黑子點頭後還來不及發聲時,火神就闖了進去。

      「嗚……!」聽得出來黑子想克制自己不發出任何聲音,但火神的粗大跟剛剛三根手指相比還是有一段差距。

      火神也不好受,他才剛進入一段,洞口就窄得讓他覺得不可能再更深入了,汗水從頭頂滑過火神的眼睛,火神睜眼看著臉色難看的黑子,他決定先抽離再說,黑子卻故意向上一陣頂。

      「啊……!」雙方都叫出聲。

      「黑子你……」火神滿頭大汗,現在又更加深入。他非常想來回抽插,再更深入一點!克制他欲望的微弱意志,是不想要黑子太痛苦,可是黑子又故意做讓他瘋狂的行為……

      「進……進來,火神君進……啊!!」

      不等黑子說完,火神一挺腰完全深入黑子。窄小的洞不停的絞著他,已經沒有任何理由能阻止火神開始抽動。好在他良好的習慣是進入時會先慢慢的抽插,然後才加快速度,動作越來越大。

      這裡又窄又緊,每次抽出內壁都不停的吸著他,插入時又像阻止他入侵一樣縮得緊緊的,火神每次都比前一次更用力撞著黑子,發出啪啪啪的撞擊聲,黑子無力阻止口中的呻吟,像是兩者在比賽似的,一聲比一聲響亮。

      再一次高潮射精後,火神的理智才終於回來,黑子在他懷中已經暈了過去,男性象徵早已軟倒,只剩前端還隱約吐出點液體。火神確定黑子只是暈厥後,把自己的東西緩緩拔出。黑子無意識的又回應火神的動作,哼出勾人的聲音,下方的洞似乎也不捨火神的離開,差點讓他又想把自己的東西塞回。

      好不容易拔出,黑子的洞口因為他的離開而有白色液體一起被牽連流了出來,火神呆呆看著洞口緩緩流下的白濁,全身突然震了一下。

      保險套……他沒有戴保險套!!!!

      他直接內射在黑子身體中!!

      天啊!當他還是十幾歲孩子時,當他第一次和人發生關係時,他都知道要記得戴保險套!剛剛從抽屜中拿出潤滑劑時也有拿出一小片套子,但用手指一次次深入黑子體內,他就把這件事忘在腦後!甚至還在黑子體內射出!

      天吶!

      火神一臉慘淡看著黑子洞口的白濁,黑子本人還暈厥著。火神根本記不太清剛剛插入到射精途中的事情,他只知道好舒服、太爽了,還想要更深入、更多。

      回想這些,火神鬼使神差的把手指摸向黑子的洞口。先在洞口外沾著他留下的各種液體,在洞外轉圈遛著,然後順著這黏膩,手指又戳進了洞中,洞裡的柔軟像是發現又有異物闖入,努力的絞動著,好像在跟他說再進來。火神感受到一股吸力,又慢慢勃起了。

      發現自己又起反應,火神趕緊的把手抽出,抽出的水聲和洞穴裡給他的留念感差點讓火神克制不住!

      黑子現在可是失去意識啊!

      火神做不到像是在姦屍一樣的行為,儘管他無比想再來一次。匆匆離開床鋪,拿了薄被蓋著黑子以防他著涼,走到浴室把浴缸放滿水,並獨自處理他再一次的勃起。

      電不知道什麼時候來了,火神把家中所有電燈都打開,不管黑子會不會經過,他不想再讓黑子經歷滿身冷汗不能動的狀況了。放好水回到房間裡,火神抱著還沒清醒的黑子移動到浴室,在浴室中讓黑子趴在他身上慢慢的清洗他的身體。從裡到外,手伸入洞口中把他遺留的東西挖出時,火神用了他畢生中最大的克制力。一直到火神也洗好自己,一起在浴缸中泡著澡,黑子還是在他的懷中沒有清醒。

      果然太勉強了……。擦乾黑子身上的水珠,挖出櫃中的浴袍包住黑子,把他帶到客廳的沙發上,拿出吹風機吹著昏睡中黑子濕濕的頭髮,火神不知怎麼心裡有暖暖的感覺,有點愉快。幫黑子洗好澡有種成就感,愉悅的搓揉著黑子還帶著吹風機熱度的髮絲。

      滑到黑子的臉旁,用手上的繭慢慢的輕磨著他,火神臉上帶著微笑,睡意也萌發了起來。好一陣子沒有做愛,全身精疲力竭,但所謂的壓力什麼的,全部都宣洩掉了。

      「真的是欲求不滿啊……」

      換過一片狼藉的床單,火神重新鋪好床鋪,抱著黑子回到床上,考慮著自己是要睡在沙發上,還是回到房間?在房間的大燈下看著黑子的睡臉,決定還是睡在房間裡。

      還是覺得開著大燈睡覺對健康不好,火神拿出不知哪來的檯燈,用薄被蓋著,白色的被子透出淡淡微光,像一個會發光的小帳篷。

      黑子如果在半夜醒來,房間裡的微光應該不會再讓他像走廊上那樣,連動也不敢動了吧!好像只要不是純粹的黑暗的話,黑子就沒問題的樣子。

      火神睡在一旁地上,同個房間裡,如果黑子再出現什麼問題,他應該能立即反應。躺在鋪好的被子裡,火神煩惱著明天醒來該對今晚發生的事跟黑子說什麼,顧慮著黑子身體的狀態,原以為是難以入眠的夜晚,但躺下三秒後就什麼印象都沒有了。

 

--

      睜開眼,是陌生的地方。

      坐起身,陽光從一旁的窗戶照進,這裡是他從沒來過的房間。環顧四周,注意到在房間的角落有難以注意到的微弱光源,要不是他對各種光線都極為敏銳,要不也可能不會發覺。

      走下床靠近那被布幔掩著的光源,掀開後是盞檯燈,碰觸帶著溫度的布幔,檯燈正發燙著,這代表已經開了好一段時間。黑子安靜跪坐在檯燈旁,夏日白天如此炙熱,他卻覺得眼前的燈光才是他好久沒遇到的溫暖。

      腳步聲響起,房間門被打開。

      「黑子?」還沒看清進門的人聲音先傳了過來。

      「吃早餐了,黑……嗯?」

      說話的人發現床鋪上沒人嚇了一跳,轉身離開時發現黑子坐在地上,急忙走近問說:「黑子,你怎麼了!?」

      「……火神……君?」

      「嗯,怎麼了?身體有哪裡不舒服?能吃的下東西嗎?還是我直接帶你去醫院?」手伸向黑子想查看狀態。

      一連串的問題讓黑子終於清醒點,想起了昨天所有事情。他搖搖頭,手放到火神手上,火神把他拉起身,黑子腳步不太穩的跌到火神懷裡。火神又說:「黑子,你沒事吧……昨天、我……」

      「沒事。」黑子站好,面無表情的向火神道謝,發現火神尷尬的模樣,頭微微一擺的說:「只是腰很酸。」

      「我、我、我我我、那個、我……」火神果然一下子手足無措的反應不過來。「昨昨天、那個……我那個……」

      在火神可能說出什麼讓黑子無法預期的事情前,黑子一貫沒表情的說:「火神君,是有早餐嗎?我肚子餓了。」

      聽到肚子餓了,火神連忙說對對對,他已經準備好了,正想叫醒黑子。帶著黑子到梳洗的地方,拿給他新的牙刷和毛巾,還有比黑子衣服尺寸再大很多號的棉T,不好意思的跟他說他家沒有適合黑子的服裝,要黑子再等一下,昨天穿來的衣服很快就能洗好了,說梳洗好就來昨天晚餐的地方吃飯吧。

      黑子點頭,拿著火神給的東西進到浴室裡。

      沒有立刻梳洗,黑子在浴室中發呆似的站了一會,他在想剛剛火神手放在他頭上的摸摸是什麼意思。當小孩?當女人?黑子深吸一口氣,開始刷牙洗臉。

 

      把熱騰騰的料理都放到桌上,火神忙忙碌碌的在清理著廚房使用過的鍋碗瓢盆。等待黑子梳洗的這段時間,無法先開動也無法冷靜的坐下等待,光想著等下該怎麼跟黑子說話,要說什麼,還有昨晚的事情……。回過神來,廚房的廚具都已經回復成它們未使用的狀態。火爐、水槽還有切菜使用過的平檯,都被火神洗刷後擦的亮晶晶,清洗用具也被他洗乾淨放回應該放置的地方,火神開始不知所措的在廚房繞圈子,想找出還有哪裡有一點髒汙或不整齊的擺設能轉移他的注意力。

      「火神君,可以開動了嗎?」

      「哇啊啊──!!」火神差點把手裡一疊盤子摔破,他剛剛發現這疊盤子從下方數起的第三個盤子,比其他的盤子更向外凸出大約0.2公分左右,他正準備要把它們重新對齊。「你、你什麼時候……!?」

      「在火神君第三次用不同的刷具刷水槽的時候。火神君有潔癖這件事讓我有點意外呢!難怪這個家這麼乾淨。啊,我說意外的意思是……」黑子擔心火神會以為他在損他,多做解釋時火神已經把圍裙脫下坐到餐桌上。

      「我、我沒潔癖……」說完火神覺得自己的反駁實在很愚蠢,否定這件事是要怎麼解釋剛剛他在廚房那段非一般正常人的「深度」清潔。

      是嗎。黑子還是一貫的面無表情點點頭,兩人說著開動後一起安靜無聲的吃著早餐。

      吃完後火神阻止了身為客人的黑子幫忙清洗碗盤的要求,連忙拿出已經烘乾的衣服,推著黑子到房間中換裝。火神在這段期間回到廚房中快速的把餐盤洗淨,泡了一壺茶在客廳中等黑子出來。喝著熱茶的火神好不容易終於能鬆一口氣。

      呼……。

      早上清醒後煩惱著要跟黑子說什麼,準備好早餐發現黑子不在床上嚇了他好大跳!還以為黑子醒來後對昨晚發生的事感到害怕逃離,沒想到是睡迷糊的坐在地上。吃早餐時想像昨天晚餐一樣輕鬆的邊吃邊聊,但注意到自己大號的衣服套在那瘦小的人身上,滿腦子又是昨晚的畫面,不知道該如何開口聊天,自覺尷尬的氣氛一直到現在……

      要負責的……。火神心想,雖然他沒交過同性戀人,但昨晚的發展讓他知道性別什麼的一點都不是問題,所以,等下黑子換好衣服,他準備好好告白。

      嗯!

      「這杯茶是準備給我的嗎?」

      「哇啊啊──!!!!」火神嚇得差點跌落沙發。「黑、黑黑、黑子你、你什麼時候出現的!!」

      黑子坐在火神的身旁說:「剛剛火神君搖頭晃腦,似乎在思考人生哲理的時候。」拿起桌上沒有被喝過的第二杯茶,黑子吹涼茶水,慢慢喝了一口。

      「……」真的不知道黑子只是在說他的猜測還是在調侃他!什麼人生哲理啊!他看起來像是會在煩惱那種事的人嗎!?啊……或許他現在的確是……

      火神深呼吸幾次,想著剛剛下定決心的事情。「……黑、黑子!」

      「嗯?怎麼了,火神君?」

      「昨……晚上……」

      「喔。」黑子像是被火神提醒才想起昨天有發生過什麼,他放下手中的茶杯說:「火神君,如何?」

      「哈……啥?」什麼如何?

      「昨晚做愛應該讓你今天起床後感覺神清氣爽精力充沛吧。跟之前這段時間欲求不滿的狀況差很多吧。」

      「啊……對。」差很多,真的。

      黑子認真的點點頭。「所以適時、定期生理的宣洩對每個人都很重要的。」像是一位專家在告訴火神治療方式。「那麼,火神君你知道了你身體有生理需求,你準備再交女友嗎?」

      「不……女孩子的話,我還是……」火神不打算交女友,他準備向眼前這位男性要求交往,他要負責!

      「喔……嗯。那火神君,我有個提議。」黑子露出了笑容。「昨晚雖然後半我暈了過去,但今早醒來我也一樣,深深覺得好久沒有這麼神清氣爽!昨晚真是愉快的夜晚,或許我們的身體很契合。火神君,如果你之後還有需求,也沒找到人的話……,打電話給我。」

      最後一句黑子靠在火神耳邊說著,用著昨晚挑逗火神的氣音。

      火神被震懾在原地,他以為對黑暗的恐懼才讓黑子對他發出床上邀請,正常狀況下黑子不是這樣的人……。準備說出的告白從呆呆張開的嘴中不知飄散到哪裡去了。火神一句話也說不出。

      「不用擔心我的健康問題,我基本上每段時期都是固定的性伴侶,最近剛好沒有穩定的對象。我都有定期去健康檢查,上週剛接到最近一次的檢查報告,除了說我體重比正常標準偏輕之外沒有任何疾病問題。如果你擔心,我可以拿報告給……」

      「不用!」火神打斷了黑子的話,他想拒絕黑子的提議。

      性伴侶!砲友!在美國的確是見怪不怪的現象,日本周遭的友人他也獲多或少聽過一些傳言,他覺得那是個人的自由,但他認為他不會做這種事!

      只有性、沒有愛,這樣能得到什麼生理和心靈的歡愉?

      但昨晚發生的事證明他的想法根本是自打嘴巴!連毛細孔都可以跟他說昨晚的性愛超舒服,幹得他馬的爽!

      先不說什麼生理心靈的問題,光是覺得他現在能在球場上繳出最好的表現,如此的輕鬆自在,就是他所希望的!不談長篇大論的道德問題,只想著他不用費心的要去喜歡上某人,就能有人能陪伴,一起解決生理需求,火神心動了。

      「黑子你說……固定的性伴侶……」

      「對,一種衛生概念。」

      「那意思是你在當我性伴侶這段期間你……只能有我一個sex的對象嗎?」

      「是的。」

      「好,那我有需要就找你,不再交女友,我現在有其他事情需要專注,不想為雜事多費心。給我你的電話吧,黑子。」拿手機給黑子輸入號碼,沒多久黑子遞了回來,火神在通訊錄上上下來回都沒有看到黑子的名稱,問:「黑子你電話在哪裡?」不會在耍他吧?

      黑子靠在火神身旁,在通訊錄B開頭的地方停下,指著通訊人名稱單純一個B字的電話說:「這是我的手機號碼。」說完按下撥號鍵,黑子身上傳來音樂聲,他拿起放在口袋中的電話接通,火神把電話放到耳邊,話筒確切傳來黑子的聲音說他可沒有在耍人喔。

      「B是……」接回手機,火神不懂為何不寫名字。

      「BLACK(黑),取個代號讓我們的關係增加點神秘感吧,也不會被人發現什麼。」黑子在回答火神問題時也把火神的電話記錄到自己通訊錄中。

      「那我的號碼名稱你取作什麼?」火神在黑子輸入完畢之後偏頭看他的手機螢幕,黑子卻遮住不讓看。

      「秘密。」黑子說。

      記起來黑子曾說手機是他很私人的東西,火神也不好奪過來看。他看著手機通訊錄上的B,還在懷疑他所做的決定是對還是不對。

      在黑子離開火神家前,火神告訴黑子他昨天射在黑子體內,不停的道著歉,說他盡可能清乾淨了,但或許黑子身體會感到不適,如果之後有什麼問題,儘管來找他,他會負責!他最近也會去醫院做健康檢查,以防萬一,但火神保證之前的性行為他都有戴保險套,昨天真的是、真的是……

      「火神君,不用擔心,昨天是意外,是我引誘你的。」拍拍火神的肩膀安慰。兩人說好誰有需要就傳訊息給對方,火神說他家很大又一個人住,場地就這裡吧。還跟黑子說約好的那天,晚餐黑子就來這邊一起吃,反正順便。

      黑子安靜的看著他,火神還以為自己說錯話。黑子搖搖頭說沒事,輕聲說火神的料理非常好吃,能被招待是他的榮幸。露出了一個火神覺得不太對的笑容。之後黑子說他還有課必須先離開了,火神送他出門。

      獨自站在門口不知過了多久,火神才蹲下抱頭想著事情怎麼會這樣發展啊啊啊啊啊啊!!!!!!!

      才見過兩次就和不熟的同性上床!還約好當砲友!

      靠!!!!!!到底怎麼回事啊!!!!!

      雙眼焦距不知看向何處,蹲在地上的火神喃喃自語:「欸,你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不知道在問誰的問題,當然沒出現任何回答。

 

──END

寫完了!

簡單的上中下!

謝謝閱讀。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