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黑子的籃球]欸,你說…… (中)

◎黑子的籃球衍生,cp火黑。

◎一切架空設定,普通的大學生們。

◎是為了某篇文的練筆文。

◎上中下(?),中來了,但下在遙遠的彼方。

◎有感情潔癖的,請~~小心。

◎一定OOC,一定。

●R、1、8、有(限)情節,不知道能不能順利po出,不能再想辦法。

◎一切都OK的話,就看下來吧~~

--

 

      吃完美味的料理,還喝到親手調製的香草奶昔,黑子放鬆的跟火神聊著天。

      火神問黑子:「那個,雖然我突然的拉你來,但你怎麼會在我的學校裡?你不是和青峰同一間?來找人?」

      「不是,我轉學過來。」

      「欸?」火神很意外。

      年紀小還可能會因為雙親的關係轉學,但都大學生了……是私人因素吧。不管是因為課業、志向還是家庭人際的問題,火神什麼細節都沒有問,對一個包含今天只有兩面之緣的人,連朋友都稱不太上,不該探究隱私。

      火神轉移話題問出強邀黑子過來的主要原因──他到底發生了什麼狀況?

      黑子靜靜的看了火神一眼,才開口說:「你最近是不是比較容易煩躁,耐心也比以前差,雖然睡眠足夠但總是沒有全身充滿活力的感覺,有種不滿足。對嗎?」

      「……對!」超神的!

      黑子怎麼這麼厲害!都還沒說就知道他現在的狀況。自己友人頂多認為是他太過憂慮場上表現、壓力太大等等理由,要他放輕鬆。可是真的只是因為籃球的關係嗎?

      火神回想起他在無關籃球的事情上也有易怒的傾向。第一次和黑子見面,在會場休息室走廊上,黑子只是正常的疑問與回應,火神卻覺得被冒犯……類似這樣。

      「我到底是怎麼了!」火神迫不及待想要知道。

      「欲求不滿。」

      「蛤?」

      「火神先生現在沒有女朋友吧?……覺得挺不可思議,依你的外表應該有許多追求者,或是追求任何你看上的人應該都是很簡單的,可是你偏偏身邊就是沒有人,想來不是追不追的到的問題,而是你自己決定不要的吧。」黑子分析著。「是覺得會被戀人所拘束住嗎?還是因為不知應對女性?你身邊沒有人,所以最近沒有性行為了吧,你的狀況變差就是你身體正在欲求不滿中。」

      不等火神回話,黑子繼續說下去:「不一定需要戀愛,或許你可以把戀人的存在當作是種發洩而已。這沒什麼,許多人都有的需求。找個伴行互相受惠的行為,對互相都好,不是嗎?」看著火神一臉震驚,黑子露出笑意。

      「這……對女孩子太不公平……」

      「沒什麼公不公平,只要事先說清楚。但……女性的確有許多事情需要考慮的。可惜的是你的欲求不滿已經不是自己來就能滿足,唉……要不或許還能推薦一些工具讓你試試。」

      火神對黑子的發言感到再次震驚。

      有什麼好可惜的!?看他外表長的這麼……卻說出如此勁爆的話。「工、工具……」無法流暢的說話,牙齒都差一點咬到舌頭了。

      「情趣用具之類的,火神先生果然沒用過呢。嗯……既然你擔心女性有許多額外的問題,那有沒有想過找男性呢?」

      「男的!?」火神被黑子的提議嚇的跳了起來。

      找男的!?不是沒有男的跟他告白過,但基本上火神想都不想的直接拒絕,不是對同性戀者有歧視,而是從沒想過,NEVER!

      黑子點點頭說:「但這方式對直男來說太過……激烈?也容易出現一些問題……嗯,火神先生,我還是覺得最簡單的解決方式是去找個女性。如果不要戀人的關係,你可以到一些地方找比較……開放的女性,夜店……或是……到處都應該很多人喜歡你這種相貌好、體格好,體育系的男性吧。當然,陌生的女性你擔心健康方面的問題或是背景……其實除了交新女友外,找前女友也可以。」

      黑子的建議火神一個都做不到,短短的一番話就給予他太多的震撼教育。「沒有……其他的,方、方式嗎?」火神試圖讓自己清醒一點,小時候在國外也有隱約聽過這些事,但畢竟還小,沒有接觸到。回到日本相對保守的國家,聽黑子說的,沒想到其實也差不多。

      「嗯……你需要直接的性行為來解決你的累積,這些都最簡單的方式了。」黑子搖搖頭。「要是找醫生……你的情況也沒有嚴重到影響日常生活不是嗎?只是在球場上的表現差一點……啊,或許再這樣下去頂多變成差兩點而已。」

      不知道黑子後面那句是在單純陳述可能性還是在戲弄他,火神喊了聲「OH   MY   GOD……」趴倒在桌上。原先以為身體有自己不知道的不舒服,請黑子來幫忙找出原因,沒想到是欲求不滿……想SEX……

      「……這種……也能看出來啊。」

      黑子懂火神問出的意思,他偏頭想了下。「因為……可能在都是男性的環境久了,不知不覺就……。我從中學開始就參加了籃球的社團,一直到大學轉學前。雖然在高中時期從球員變經理,但還是在雄性眾多的環境下,我又喜歡觀察別人,這種事,慢慢的一眼就能辨分明。」

      「喔……所以青峰也……啊,不是,我是指你也……欸,不對,不是不是,我沒有要探求你們的隱私,我只是……啊啊……」火神亂揉自己的頭髮不知道該怎麼問。

      黑子笑了。「隊上有需要的人都會想辦法滿足,自己來、找書找片子,或是戀人協助。至於青峰君……我倒沒看過他有相同的困擾。當然還是有些人或多或少無法滿足,但他們和你不同。火神先生在籃球上有突出的表現與天賦,身體只要有一點問題都會影響你高水準的表現,其他人則不會多明顯的變化,原本平平的表現,影響後也差不多。」停了一下黑子又說:「應該也是火神先生你已經有豐富的性經驗,所以沒女友的變相禁慾影響到你太多……。總之,你還是快點找人來『陪伴』吧。」

      火神小聲罵了一句外文,後接著:「哪有這麼容易啊……」

      「那請火神先生加油吧。」黑子起身準備道別,時間不早了。

      「喔,別稱呼我先生啦,怪彆扭的,直接叫名字就可以了。今天謝謝你了,黑子。」火神跟著站起送客人。

      黑子說那用火神君來稱呼吧。邊走邊跟火神道謝今晚晚餐的招待,特意說了香草奶昔非常好喝,覺得沒幫上什麼卻得到美味的食物感到不好意思。火神擺擺手說沒什麼,是他強拉黑子來的,他才應該跟黑子感到不好意思。

      從客廳移往門口的途中,出現了一聲奇怪的聲響,瞬間四周暗下,變的一片黑,所有燈都熄滅了。

      「啊?!停電嗎?」伸手不見五指,火神先思考家裡的手電筒在哪裡,才反應過來他身邊有客人,對方沒有發出任何疑問與驚慌。

      真冷靜啊。火神心裡想著,但為了確定黑子的狀況,他還是開口問著:「黑子?黑子?你OK嗎?」沒有聽到任何回應,火神頓時覺得不太對,身手往黑子的方向摸索時,手卻揮空。

      沒有人!?

      火神大吃一驚,再大聲喊著黑子的名字,除了門外出現鄰居在外頭議論紛紛的雜聲之外,他所在的空間似乎只有他一個人,沒有任何回應。黑子剛剛走在他身邊,他正送黑子到門口,但還沒到門口前就停電了,停電後也沒聽到開門出去的聲音,所以黑子應該還在他家。不論黑子跑去哪個房間,不該是什麼聲音都沒有的狀況。

      難不成停電後人也消失了?就算再怎麼沒有存在感……,消失、不見了?

      怎麼可能!

      否定腦袋的想法,火神還是思考起剛剛跟他在一起的是……想起青峰跟他聊到黑子時曾有含糊其辭的帶過的地方,該不會……

      他不認為自己膽小,除了對狗有從小到現在的陰影,他只對那些非、非科學性的東西,感到不信任,對,只是不信任!火神害怕的身體晃了下,一時間戰戰兢兢起來。他不怕黑,但他怕、不、他不信任……鬼怪之類的……

      努力的想黑暗中的解決方式,黑子沒有回應、想不到手電筒在哪裡,他決定疾步走回客廳拿手機暫代臨時照明。剛踏出第一步他踢到了個東西,火神嚇的大叫一聲,速速退到牆邊。

      什麼東西啊啊啊啊啊啊!?火神怕的想趕緊衝回客廳,但想完各種可能出現在他房子裡的妖魔鬼怪之後,才覺得剛剛踢到的……或許是人?

      「……黑子?」還是沒有任何回應。

      火神決定要查明剛剛踢到的東西,努力認為那是黑子!是不是黑子發生了什麼事?要不然……要不然沒有任何理由黑子會憑空消失!像是在慛眠自己,火神心裡想著「那一定是黑子、那一定是黑子」的念頭,深呼吸了幾次,再出聲一次,並向前靠近。

      「黑子?你沒事吧?」火神慢慢的摸索,最後蹲低摸到了類似頭髮的東西,果然是黑子!黑子應該是抱膝趴在腿上蹲著,所以剛剛他站著伸手才什麼都摸不到。

      輕搖黑子沒有任何反應,火神聽到黑子小小聲不穩定的呼吸聲,手臂在冒冷汗,火神慌張起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生病?身體不舒服?剛剛的食物?晚餐?

      火神急忙說他立刻拿手機來當照明,準備帶黑子到醫院,起身還沒站好就被緊緊拉住。火神順著衣服被拉的方向摸到一隻冰冷的手,是黑子。

      「黑子……?我、我只是離開去拿手機,立刻帶你去找醫生……什麼?」說到一半時黑子似乎說了什麼,但太小聲火神沒聽到。「黑子你說什麼?」

      「不要走……」非常微弱的聲音,但這次火神聽到了。

      火神把手放到黑子的額上,一樣冒著冷汗。「黑子你哪裡不舒服?我帶你去醫院,對不起都是因為我做的晚餐,我……」

      黑子搖搖頭。「不是食物……」黑子說得非常的緩慢,音量也非常小。「我只是……害怕……」

      「害怕?」怕什麼?停電後黑子才出現這種狀況,火神想,難不成黑子怕黑?而且非常害怕?

      猜測到原因,火神滿心都是對不起黑子的愧疚感。但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黑子邊冒冷汗邊發抖,似乎隨時都有暈厥的可能。也不知電什麼時後會來,外頭鄰居議論紛紛的聲音越來越大,火神想已經有人已經通知相關單位來處理了,決定還是先帶黑子到有光線的地方。

      「黑子你站得起來嗎?抓著我沒關係……」火神只聽到頭髮在衣服上摩擦的聲音,黑子在搖頭。姿勢沒變,手也還拉著他的衣襬。

      火神想起房間床旁邊有個手電筒,手電筒比手機好多了,但他被拉著動不了,黑子也無法起身移動。

      火神揉了揉黑子的頭安撫。「黑子?有聽到我說的話吧。」手裡的觸感得知黑子點了頭。火神繼續說:「我手電筒在房間裡,我去拿下好不好?」溫柔的問著。

      火神真的很自責,雖然他跟黑子還不熟,但這兩次的碰面黑子不怪他態度不好,和一臉的兇狠的模樣,而且從青峰口中聽說黑子是一個波瀾不驚的人,黑子是個很堅強的人。

      但再堅強的人還是有弱點的!突然把他帶來這邊,又讓對方處在弱點中,令他害怕的黑暗空間裡,火神非常愧疚,不自覺用越來越溫柔的語調跟黑子說:「只去一下下,我立刻就會回來。嗯?」

      黑子搖頭,把火神的衣服拉得更緊。

      「那……不然一起去?」

      黑子還是搖頭,他站不起來的,但一瞬間被舉起,黑子不穩的揮手要抓住什麼才發現他被人攔腰抱起,並開始移動。

      黑子驚訝的吸了一口氣。「火神……君?」

      「啊,對、對不起,突然把你抱起來。我看你連動都無法動,你這麼瘦又不重,乾脆抱著起來走。真的非常、很對不起,讓你這麼害怕……。」

      抱著50多公斤的人對火神來說就像一片蛋糕──簡單的要命!他平穩的走在黑暗中,自己的家非常熟悉。轉開了一扇門,房內窗戶透進月亮的微光,藉著這點光兩人互相看著對方。

      火神看著黑子,笑著說有光就不怕了吧!摸摸黑子的頭髮,把他放到床上,轉身找手電筒時,黑子拉住火神的衣服一同跌到床上。

      「黑、黑子?怎麼了?」光還是不夠嗎?突然被拉了一把,差一點壓到黑子。以為黑子發生了什麼事,火神手臂撐在黑子上方擔心的看著下方的人。

      黑子跟剛剛連動也動不了的模樣完全不同,月光下他露出了火神第一次看到的笑容,火神想用撫嫵媚兩字來形容的微笑。但,怎麼會用這個詞?火神晃晃腦袋把奇怪的形容詞甩掉。

      黑子看著火神,笑意濃厚的說:「火神君,我聽過你的傳言呢。女友更換的速度跟翻書一樣快,雖然一次只交一人但似乎在單身時告白皆來者不拒。新舊汰換速度之快,讓人覺得非常薄情呢。」黑子輕聲的在火神耳邊說,弄的火神耳朵有奇怪的搔癢感。

      「才、我才不是!」

      「是的,很快有人解釋那是不實的傳言。火神君實際上是非常溫柔的人喔,對大家都一樣……非常的溫柔呢,聽說只要有問題找火神君,就算不能解決,你也會幫忙呢。」

      黑子在耳邊說話的氣息擾得火神耳朵一陣搔癢,抬手抓耳朵才發覺現在說話的姿勢不對!而且手電筒也還沒找到。「黑子,你先放開,我找一下手電筒……」火神連忙起身。

      「火神君。」黑子手指扯著火神的衣領不讓他拉開距離。

      「黑子?」覺得他們倆人靠的太近了!

      「抱我好嗎?」

      「……哈?黑子你別開玩笑……」現在換火神感到害怕了,目前到底是什麼狀況啊!

      「我不開玩笑的,火神君。我有所需求,而你也是,就當做是互相解決就行了。」黑子伸手勾低了火神的項頸,朝他的耳朵吹了口氣。

      「我才……!」火神發現他的身體起了反應,對他身下這個跟女孩子柔軟不同的平板生硬身子,氣味也和女孩香甜相差甚遠,黑子有一種清爽的氣味。「黑子你……」

      啾。

      親了火神的耳朵,刻意的發出聲音,黑子用氣音說著:「我好害怕喔,火神君……」

      「讓我忘記黑暗吧。」

 

      火神從沒想過自己能這麼不受控制。

      手伸進黑子衣服中,脫下了他的上衣,清楚感覺到黑子根根分明的肋骨。

      火神反射想著:太瘦了……如果能養胖點就好了。沒有跟男人做過,憑著本能撫摸著衣服下的軀體,一點也感覺不到反感。

      親著黑子的臉,慢慢移到唇角,吻上了黑子的唇,舔了幾口後舌頭長驅直入對方嘴裡,火神吸著黑子嘴裡的軟肉與唾液,像是不滿足的抵著黑子後腦勺把他推向自己,嘴裡不時的輕咬,手也不停的揉著黑子的腦袋,剛剛摸過幾次,柔軟的髮絲觸感真好。

      不停地轉變親吻角度,火神不讓黑子的唇分開超過一秒。嘴好甜,火神想到飯後甜點做給黑子的香草奶昔,所以才這麼甜嗎?吸著舔著黑子嘴裡的唾液,連不小心流出嘴邊的部分,火神都伸長舌頭全部舔掉。另一手從衣擺中往腰下伸去,解開黑子的褲頭,包住已經興奮起來的東西。

      黑子也起了反應,第一次觸碰同性的性器,沒有任何一點反感的火神隔著黑子底褲揉了那興奮的東西。黑子下方被碰到時全身僵硬了一下,想說什麼,但火神一直不放開他的唇,只能發出無所辨別像呻吟的聲音,而這更使的火神更加用力戳揉著。

      黑子下方完全勃起,火神更進一步往底褲裡撫摸。粗繭的手在摸著他最柔軟的部位,黑子激烈的想推開火神,嘴被堵住,無法用言語溝通,也推不動火神,黑子試著反擊,也把手伸進火神的休閒棉褲中。幾乎沒有任何阻擾的輕易摸到對方高高抬頭的部位,已經又熱又硬,還冒出了點黏液。

      「火……嗯嗯……」連叫出名字的空隙都沒有,黑子的嘴一直被火神佔住,瞇眼看著眼前狂烈吻著他、手也不停摸著他的人,只有想辦法把他注意力拉回,才能阻止他繼續碰觸著自己的男性象徵。

      黑子雙手握住火神的生殖器,上下來回的移動。在尖端龜頭處,摸著那淺淺的縫隙,頂端冒出濕滑的液體讓黑子動作更加滑順。底部那一大包的陰囊,黑子像把玩著玩具,不斷揉捏按壓著,火神被黑子的動作逗得腰部開始向前擠壓又左右摩擦,好像希望甩開黑子的手又希望黑子動作再更多點。呼吸越來越短促,吻得黑子越來越兇狠,無暇顧及溢出的唾液,掠食般咬著黑子的舌和雙唇,啾啾啾啾的水聲越來越響。

      放開了黑子的嘴,響起了一聲響亮的水澤聲,兩人快速喘著氣,停止了親吻手部動作還持續著,發現黑子底褲被他自己尖端弄濕之後,火神手伸到黑子的臀部揉捏著,另一隻手也不再抵在黑子的後腦勺,黑子早已不需要他的按壓就會主動把頭往前傾,張開嘴向火神尋求著更多的親吻。

      「火神君……」

      火神又吻了下去,捏了捏黑子的耳朵,滑下摸著他平坦的胸,指尖挑逗著平坦中的突起,另一隻享受著黑子的臀部。左邊、右邊,手指還擦過臀部和生殖器中間的空白地帶,引來黑子全身一陣陣的顫抖,摸著下方卻故意不碰觸黑子的生殖器。

      「火……神、君……不……」在接吻的間隙中黑子喊著火神的名字,腰部左右扭動,急躁著希望火神直接碰觸。但手裡對待火神東西的動作和身體想被摸的急躁不同,黑子細心的摸著火神的粗大上每一條的青筋。手越故意輕巧的碰觸,火神啃著他的嘴越兇狠。

      「黑子!」火神低聲吼著。咬著黑子的脖子,雙手一同放到黑子的臀部,把他擠壓到自己身上,腰部小範圍的前後撞擊,提醒黑子手裡的那點力根本不能減輕他的慾望,反而讓他更加急躁的想要。

      「黑子、黑子……大力一點……」

      黑子回應著喘息聲和抑制不了的呻吟。

      火神終於握起黑子的男性的象徵,施力搓揉著讓黑子覺得又痛又舒服。黑子手中火神的勃起物越來越燙像燒熱的鐵棒,汗水和尖端冒出的黏液讓他滑手了幾次,還好底褲裡的空間不多,很快撿回繼續動作。兩人緊張和太過貼近的汗水,好像形成了一層薄膜,肌膚與肌膚的接觸更加滑膩。

      「黑子你……不要像在搔癢,用點力……」火神抱怨著咬了黑子的臉蛋,邊啃邊舔讓黑子受不太住,頭左右搖擺,卻脫離不了火神的嘴。

      「火神君、請不要……再舔……」黑子專心在手中的動作,兩手圈住對方的碩大,藉由汗水或什麼的上下來回移動,到頂部特意用指尖戳點,到下方時揉捏陰囊,上下都照顧的到。火神的反應讓黑子知道他喜歡這個動作。

      「黑子,我……」火神邊喘邊說,「……想要……」腰部扭動速度越來越快。

      「火、神君……」黑子把火神的棉褲和底褲一起拉低,把自己的生殖器和火神的握在一起。

      「啊!」「嗚……!」

      瞬間的刺激兩人都驚呼出聲,但手的動作都沒停歇。火神也伸手一起圈住兩根硬挺,和黑子一起上下動作越來越快。

      「火神君,慢、慢一點……嗚嗯……」

      「黑子、黑子!」火神身上的汗水滴落在黑子的身上,一滴又一滴。黑子大口喘息的嘴已經吃到好幾滴火神的汗水,除了鹹味好像還有什麼。

      「火神君……」又一滴汗水滴落到黑子的唇上,黑子自然的伸出舌頭舔掉水珠,卻讓看到黑子口中冒出那截粉紅的火神失去理智,加快手中摩擦的速度,狠狠的再次吻住黑子。

      高潮瞬間火神腦袋一片空白,射出的精液濺在兩人之間,一波又一波的灑在黑子的身上,不久黑子也高潮了,前幾波射出的液體射到火神的衣服上,也滴回到自己,身上散布著兩人的白濁。

--

沒錯!這篇就是練H!好難啊~~(´゚д゚`)~~

這篇兩人進展好快,才見第二次面......

謝謝閱讀啊/

2014/11/12修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