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章零、秋雨:向日葵(2)

      結束升旗典禮回到教室後,班導要我們再做一次自我介紹,說是為了加深印象。

      我和沚洵很幸運的都被編在C班,這樣一來無論是團體活動、分組什麼的,都能與她一同參與在其中。

     

      「大家好,我叫做涂沚洵。」輪到沚洵自我介紹時,我的視線又不知不覺落在她身上,彷彿黏了三秒膠似的難以抽離,「未來三年請大家多多指教!」她清晰的酒窩伴隨著甜笑。

      我也揚起嘴角,依依不捨的望向別處。

      「夏朝開國君王禹的禹、絢麗的絢、蓮花別稱荷花的荷,我叫做禹絢荷。」

      這樣的自我介紹法,還有聲音的主人,在第一時刻就引起我內心些微的波動。

      轉過頭,我和她正好對上眼。

      短短一秒,卻讓我深覺時間停下腳步,甚至連心都靜止了跳動。

      「請大家多多關照。」她微微點頭,優雅的坐下。

      愣了幾秒,腦海中突然浮現周敦頤的《愛蓮說》,我彷彿可以聞見荷花清新、淡淡的氣息。

      以及,八歲那年春天,佇立在公園櫻花樹下的櫻芙。

      「南朝宋齊梁陳的宋、蓮花別稱芙蓉的芙、櫻花的櫻,我叫做宋芙櫻。」

      當時的櫻芙就是這麼跟我自我介紹的。

      櫻芙跟禹絢荷的自我介紹,不但採用的方式相同,就連其中一字都以「蓮花的別稱」造詞。

      但是櫻芙跟禹絢荷,是幾乎說不上相似的兩個人。

      國中的時候,禹絢荷就在我隔壁的班級。

      我們因為彼此朋友的關係互相認識,但是在國三要準備考高中就很少聯絡。

      不記得她的志願有填寫這所高中,畢竟以她超人的成績,即使是武陵、北一女也輕而易舉。

      沒想到她竟然跟我被編在同一個班級。

      若不是她的自我介紹,我想我大概在開學好些日子後才會想起她。

      當初我們第一次一起出去時,她也是跟方才一樣自我介紹,印象中連內容都沒什麼變。

      我曾經懷疑過她是櫻芙,只是除了倆人個性不同以外,如果她真的是櫻芙,又為什麼要改名換姓呢?

      櫻芙的臉在我記憶裡已逐漸模糊,直到現在,只剩下櫻花樹清晰可見。

      況且世界這麼大,櫻芙怎麼可能會回到我生命中呢?

      搞不好人家現在遠在國外也說不定。

      禹絢荷是在冰凍的池中盛開的荷花,孤傲而美麗動人。

      宋芙櫻是在和煦陽光下綻放的櫻花,溫柔而閃閃發亮。

      她們倆,就像太陽和雨,硬扯也無法合理。

*

      好不容易上完下午第一節課時,身為體育股長的我被體育老師告知要在體育課前借用籃球及羽球。

      不過畢竟我是新生,而這學校也不是普通的大,踏出教室不到幾分鐘後我就迷路了。

      眼看著時間分秒過去,於是我隨便找了個不認識的學長問路:「學長,你可以告訴我體育器材室怎麼走嗎?」

      那位學長原本要直接從我旁邊經過,聽見我的話回頭望著我半晌,「跟我走。」

      他轉身往另一個方向走,我默默的跟在他身後。

      不一會我們到了體育器材室,他轉過身道:「就是這裡。」

      「謝謝。」我恭恭敬敬道,這時我看見他制服上的綠色名牌繡上「B   常思翰」。

      「對了,如果不知道要參加什麼社團就加入戲劇社吧。」他說,   從口袋拿出一張被折成小長方形的A4宣傳單給我。

      「戲劇社?可是我沒什麼經驗耶。」我邊說邊快速掃描宣傳單。

      「只要你有興趣想學習就可以加入。」常思翰說,「我們非常歡迎小高一編劇及導演,一些幕後製作的工作人員、道具製作什麼的。」

      「是喔。」我淡淡的說,對戲劇社並沒有產生更多的興趣。

      「恩,反正我們也不缺人,只是希望能培育或發掘傳承戲劇社的團隊。」他對我意興闌珊的樣子不怎麼在乎,「差不多快上課了,你也快點去借器材吧。」

      被他這麼一提我才猛然想起來這裡的目的,「學長再見。」

      「希望下次見是在戲劇社。」他淺笑,「我對自己的眼光很有自信。」

      嗯?這是在間接稱讚我很帥的意思嗎?「我會認真考慮的。」

*

      放學後我在教室外等沚洵回家時,她身後跟了兩個班上的女同學。

      「哥!」沚洵向我揮揮手。

      「呦,人緣真好,才第一天就交到新朋友。」我笑說,赫然發現其中一個女同學是禹絢荷,我不禁挑眉。

      「是她們人很好。」沚洵微微笑,轉過身後退到我身旁,「絢荷、可芮,這是我表哥池湛雨。」

      「嗨。」我揚起笑容,注意到禹絢荷似乎沒什麼太大的反應,「好久不見了,禹絢荷。」

      「好久不見。」禹絢荷微微點頭。

      「哥、絢荷,你們已經認識了?」沚洵有些驚訝。

      「國中的時候她在我隔壁班,之後因為朋友的關係就認識了。」我解釋。

      「原來絢荷妳以前跟我是同個國中啊!」沚洵更訝異了,「真可惜沒早一點認識妳。」

      禹絢荷笑得很靦腆,「是呀,都怪妳哥不把妳一起帶出門。」

      「怪我囉?」我攤手。

      「你們都從哪所國中畢業啊?」另一個女同學插話。

      「我們三個都是G中畢業的,可芮妳呢?」沚洵先答道。

      「我是E中畢業。」

      沚洵跟那個名叫可芮的女生很聊得來,一路上禹絢荷只是走在她們旁靜靜的聽著,連我都有種被冷落的感覺。

      這也證明了不是每一個在女生中唯一的男生都特別受矚目。

      「池湛雨。」出校門後,禹絢荷突然退到我身旁跟我搭話,讓我有些受寵若驚。

      「恩?」我很好奇她會說些什麼,說真的我們在國中時頂多只是見面會打招呼、偶爾聊個普通的日常話題。

      「你看天空。」她抬眼。

      我不疑有他的仰望了天空,只見厚重的烏雲緩慢的飄移著,密密麻麻的蓋住整個天,沒有一絲藍色。

      「快下雨了。」我直覺道。

      「天青色等煙雨,而我在等你。」禹絢荷突然唸出周杰倫——青花瓷﹝詞:方文山;曲:周杰倫﹞的歌詞,有些驚愕到我。

      「妳喜歡周杰倫的歌嗎?」我猜測。

      「蠻喜歡的,特別是帶有古風的歌曲。」她眨眨眼。

      這讓我聯想到她今天自我介紹時,採用了歷史的內容來說字。

      「我記得中國史是國二歷史的課程吧?」

      「是啊。」

      「妳很喜歡歷史吧?」

      「嗯。」她還真是省話一姐。

      「為什麼會喜歡?歷史的內容那麼雜,要背東背西挺麻煩的。」雖然我背誦能力不差,但不太喜歡運用在課程上就是了。

      她聳肩,「沒有為什麼。」

      「妳知道周敦頤嗎?」我又問。

      她露出難得的笑容,淺淺的,卻恰到好處。

      「余獨愛蓮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遠溢清,亭亭淨植,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她流利且咬字清晰的背誦。

      我有些傻眼,周敦頤的《愛蓮說》沒記錯的話應該是國二上學期的國文課內容。

      「看來妳是真的很喜歡歷史。」我下結論。

      這一次她臉上的笑意更深,似乎是很開心的樣子。

      「池湛雨。」她倏地拾起笑容,面無表情道:「你想加入戲劇社嗎?」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