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章零、秋雨:向日葵(1)

      清晨,曙光未透進屋裡。

      彷彿時間靜止在黑夜,揮之不去。

      瞥了眼窗外。即使它再細、再密,甚至完全不發一絲聲響,靜悄悄的從天而降,我仍然能在短時間內察覺。

      這也許,就是一種默契。

      我打上手機的密碼,找到日曆的程式後,點開今天的日期。

      「秋天的第一場雨。」我敲著鍵盤拼出這段文字。

      每當換季時,我都會把當季第一場下雨的日期記錄下來,這是自從我住到阿姨家後的習慣。

      說實在,我自己也不清楚這樣做意義何在,但彷彿使命、責任般,就這麼陪伴我度過七、八年。

      關上手機後,我才懶洋洋的拉開被子,開始梳洗打理自己。

      站在鏡子前,看著鏡中換上高中制服的我,突然有些陌生。

      試著扯出一抹如陽光般燦爛的笑容,表面上是到位了。

      那麼心呢?

      我的心,真的如太陽一般的和煦、耀眼嗎?

      又或者,一直以來大家都誤會了?甚至連我都誤以為自己就像太陽。

      「哥,你準備好了嗎?」門外傳來叩門聲,以及她。

      「大致上是OK了。」我打開門,看見身著高中制服、綁著一頭整齊馬尾的她,內心是一陣沉醉,隨之而來便是熟悉再不過了的悲傷。

      「怎麼?我穿高中制服適合吧?」她雀躍道,隨後轉一圈給我看。

      望著她,縱使有千言萬語,卻在一瞬之間動彈不得。

      「哥?」見我沒反應,她不解的靠近一步。

      我揚起笑容,回歸到哥哥的角色,「我親愛的妹妹無論穿什麼都很好看。」

      「哥,在我心目中你也一直都很帥!」她露出甜甜的笑,臉頰上的酒窩清晰可見,「名符其實的太陽王子。」

      「太陽王子?」我挑眉,對這稱呼感到有些不耐煩。

      她用力點頭,憑空畫了個太陽的模樣出來,「對我而言,你就像太陽一樣啊。」

      「是嗎?」妳果然還是這麼認為,「那如果我是太陽,妳會是什麼?」

      「這個嘛‧‧‧‧‧‧」她偏頭露出認真的表情,「如果你是太陽,那我就是向日葵。」

      腦中彷彿有位神奇的畫家,一片向日葵田以及藍天中的太陽,這樣和諧、溫暖的畫面隨即浮出,我不禁會心一笑,「為什麼?」

      「因為,你燦爛的光遠在天邊,是我能感受到,卻無法靠近的。」她臉色莫名黯淡下來,這段話明顯藏有弦外之音,但腦中一片空白的我連思考的機會都沒有。

      我想,即使有再多的時間能解她丟給我的方程式,光用我自己的公式也無法解開。

      「難道我就這麼給人距離感嗎?」我裝作沒多想接著問。

      「不是那個意思,只是‧‧‧‧‧‧」她低下頭,似乎是不敢與我對視,樣子有些不知所措。

      見狀我拍拍她的頭,柔聲安慰道:「沒關係,我不會在意的。」

      「哥。」她忽然抬眼握住我的手,而我看見了她眼中泛起的淚光,「你一定要幸福。」

      這一刻,我才真正明白她想表達的真心。

      當太陽努力的想靠近向日葵時,仍無法突破天與地的限制。

      就像我和涂沚洵,我的表妹,也存在著永遠不可抹去的血緣關係。

*

      在阿姨開車載我和沚洵到高中的路上,我偶爾會望向沚洵的側臉,大部分的時間則是盯著窗外的景色。

      雨勢已經逐漸趨小,我想很快就會放晴。

      車窗上殘留著方才落下的雨滴,隨著風的吹拂,劃下一道道凌亂的痕跡。

      依照流星雨是星星像雨一樣滑落,我將這樣的情況稱之為「雨流星」。

      也只有在這時候,我才會將流星和雨劃上等號。

      不得不承認,我對雨是又愛又恨。

      我喜歡它帶給我的感覺,以及多彩多姿的變化,卻討厭它與我畫上等號。

      偶爾,我會覺得自己像是雨,而不是太陽。

      若同時是太陽又是雨的感覺有點像人格分裂。

      雖然有太陽雨的存在,但我覺得太陽和雨就是水火不容。

      而堅持我像太陽的原因,就是沚洵。

      除此之外,認識我的人或不認識我的人也都說我像太陽。

      也許是因為我擅長運動,再搭配臉上陽光般的燦笑。

      我可以確定自己不是完全的太陽,卻不能否定自己跟雨沾不上半點關係。

      在八歲那年,我的親生父母死於意外。

      如果不是我媽的姊姊好心收養,我還真不敢想像今天會淪落到什麼樣的地步。

      當時沚洵跟我同歲,我們的出生日期只差了幾個月。

      我和她很合得來,再加上她開朗、善良、體貼的個性,也在不知不覺中一點一點療癒我失去親人的傷痛。

      跟她一起相處了八年,也不知道是在什麼時候、哪個環節出了差錯,總之我還是愛上了自己的親表妹。

      當我意識到時,早已深陷其中,無法自拔。

      自從跟沚洵相遇後,我不曾讓別人住進我的心裡,但卻沒將另一個女孩抹去。

      在我父母過世前,我和初戀的女孩相遇在八歲那年春天。

      當時家裡附近有一公園,那邊有一座噴水荷池,以及種滿四周的櫻花樹,是個十分浪漫別有風味的地方。

      她的名字叫做宋芙櫻,因為諧音比較好記的關係,我總是櫻芙櫻芙的喊她。

      搬到阿姨家後我就再也沒見過櫻芙,就連遇上一個叫宋芙櫻的女孩都沒有過。

      八歲那年春天,櫻芙便已成為第一個放在我心上的人。

      即使她就像春天的櫻花瓣散落滿地、隨風逝去,我卻捨不得放下。

      也許吧,我還在等著她回到我生命中。

      但是我愛上沚洵,是千真萬確的事。

      一個是近乎無法重逢的女孩;一個是註定沒結果的女孩,無論哪一個,我都無法徹底收回我對她們的思念。

      對我而言,思念可以與等待劃上等號。

      「學校到了,下車吧。」阿姨的聲音打斷了我的思緒,於是我索性背起書包下車。

      我和沚洵考上的高中,是風評數一數二,學費很可觀的資優學校。

      環視了偌大的校園外觀,我揚起一抹笑容,突然有些期待高中生涯。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