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寄人籬下的小日子(2) - 哥哥是個美人

即將和一個完全陌生的年輕男人住在同一個屋檐下,說不緊張是騙人的。

我做過很多設想,我素未蒙面的哥哥會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十九歲的男生還能是什麼樣呢。

我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面對雜亂的屋子,臭氣熏天的衣物,桌上沒吃完長毛的泡麵,廚房裡半個月沒刷的碗,說不定還有半夜打遊戲對著熒幕泛著藍光的臉。

我不太會做家務,也不怎麼會做飯。外婆每次說要讓我幫忙做家務的時候,我總是跑得最快。如今想要當個灰姑娘都沒有一技之長,被人嫌棄大概是早晚的事。

現在後悔還來得及麼?

我拖著行李出了電梯,站在那扇門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無論前路是好是壞,反正橫豎都得走。

我在心中大叫一聲:「我來了!」

我緊緊抿著嘴唇,用力按下了門鈴。防盜鐵門後面傳來拖鞋擦過地板的聲音。門鎖『嘎噠』一響,鐵門被緩緩打開。

我擠出一個笑容,盡量用自己最甜美的聲音說:「你好,我是……」

屋裡應該沒有掛窗簾,太陽光隨著鐵門的開啟泉湧著從門後那個男子挺拔的身影旁照射過來,把他的輪廓勾勒得金光燦燦如天神下凡一般。

光線太強烈,我幾乎看不清他的臉,只能分辨出一個模糊的輪廓,像極了曝光過度的照片。即便如此,那張臉已經讓我震撼到大腦停止了工作。我因為緊張而抿緊的嘴唇早已經遠遠地分離開。我想,我那時候的嘴巴大概塞得下一整顆富士蘋果。

每個人對帥哥的判定都有著自己的界限標準。我貧乏的詞匯量很難形容他的五官到底帥在哪裡。而且我覺得他那張臉已經不應該稱之為帥,而是美。

用美來形容一個男人好像有點娘炮。但我就是覺得他很美。那是一種不具體的,純感官帶來的最原始的感受。

他看著我,突然笑了。我腦袋裡一排小人兒拼命吶喊。要命啊,為什麼作為一個男人,他笑都能這麼好看?!

「妳是龍珠?」他向我伸出手,「妳好,我是龍翔。妳的哥哥。」

我努力移動已經僵直的頸椎緩慢地點了點頭。一開口說話,就聽見自己嘴裡充滿了液體的聲音。

「你好,『粗瓷』見面,請多關『造』。」

他沒有等著遲鈍的我和他握手,而是彎下腰去拿起了我的行李。薄薄的T恤下看起來相當結實的肩膀微微地抖了兩下,應該是在憋笑。我的臉突然就紅了,下意識地擡手抹了一把自己的嘴角,觸感是讓人羞愧想死的濕潤。

龍翔帶著我簡單地參觀了一下我們即將同居,噢,不,共同居住的地方。我不好意思再去盯著他看,便把注意力轉向房間。

兩個臥室的套房,整齊乾淨得媲美樣板屋,看得出來絕對不是突擊打掃出來的效果。放在茶几上的報紙疊在一起,與茶几邊緣平行。餐桌邊的四把椅子推在餐桌下,椅子腿都精準地卡在地磚的縫隙上。我剛剛脫在門口的鞋子,他順手就放進了鞋櫃。櫃子門打開的瞬間,我看到裡面整齊地擺著一排乾淨到好像從來沒有穿過的運動鞋。

我看著龍翔的背影,心中暗叫不好。這個家伙不會是個潔癖吧,那我可就慘了。

「妳睡這個房間。」龍翔把我的行李拉進其中一個臥室,「我住在妳對面。妳收拾一下吧,有事叫我。」

我站在兩個臥室門口中間的小走廊,看看這邊,又看看那邊,心中忐忑。

「讓我睡主臥?不用啦,這邊這間就挺好了。」

就算是小的那一間,已經比我之前的臥室大一倍還多了。

龍翔體貼地解釋道:「主臥有獨立的衛生間,妳會比較方便。而且衣櫃也比較大一些,女孩子衣服雜物應該比較多吧。」

我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簡單的行李,這連四分之一個衣櫃也裝不滿吧。

我聽見頭頂他輕笑的聲音,不敢擡頭看他。腦子裡閃過剛才開門時他的笑容,心跳偷偷漏了一拍。

老天保佑,希望我這個哥哥是個好相處的人。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