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 1 畫地為牢(3)

      站在招牌前愣了好一陣子,秦閔靜才回過神,抬步走到了設於街道旁邊的大型地圖前方,拿出之前在香港作資料搜集時抄下的地址,對照著尋找所訂民宿的位置。

      她本以為,自己既不是路痴,應該很快就能找到了;但這地圖大概是出自住戶之手,雖然標註了各個地點,指示卻有些模糊不清,以致她來來回回看了幾次,竟都看不出個所以然來。

      正考慮著要直接邊走邊找路,抑或是依賴一下Google   Map的帶路功能,肩膀卻忽地感受到一陣施壓,似乎是有人猶豫著要把手搭上來。她倏然一驚,馬上掉過頭,但在她來得及看清什麼之前,一把陌生的男聲已平空出現,連同一串開朗的笑聲一起,猝不及防闖入她的視線,打斷了她的所有思緒。

      曾有那麼一秒,秦閔靜以為那是司機大叔去而復返,甚至叫喚都要喊出口了,末了卻是生生止住:她又沒聽到引擎聲,且方圓十里,連一輛車的蹤跡也不見,怎麼看也不像是那麼一回事。

      還沒等她從混亂的腦海裡找到一個合理的猜測,一張臉孔已隨著笑聲接近,最後終於越過陽光的遮掩,來到她的面前。

      「嘿,對不起喔,嚇到妳了嗎?」

      這樣詢問著自己的男生理著一頭黑色短髮,身穿款式普通,卻乾淨得彷彿剛從洗衣機拿出來的T恤,搭配深藍色的牛仔褲,透著一種難以言喻的淳樸氣息。他的雙腿因其坐在自行車之上的姿勢尤顯修長,黑髮雖然略顯凌亂,卻擋不住那個幾乎在瞬間就吸引住她全部注意力的燦爛笑容。

      那真是個太刺眼的笑容,甚至都有那麼一秒,她懷疑自己看到的不是眼前這個男生,而是他身後本應隨著時間推移,漸漸失去威力的太陽。

      從出生到現在,她從未看過這樣的笑。他分明只是輕揚嘴角,卻比她過往所見過的任何一個笑容都還要來得具感染力,讓人情不自禁地想要跟著他笑,彷彿只是看著他,就能讓整個世界隨之明亮……

      她想得微微失神,連那男生伸出左手在她面前晃了幾下的小動作都沒看見。而那男生大抵是出於好奇,竟把臉湊近她,像是研究著些什麼似的,最後竟慢慢抬手,猛地在她鼻尖上戳了一下!

      「唔!」

      喊出這聲的同時,她下意識後退了一步,一手捂住鼻子,一雙黑眸睜得老大,臉龐上寫滿了不可置信。

      她的反應有些誇張,但這其實也不能太責怪她。畢竟從兩人初次見面到現在,才過了不到五分鐘,他竟就如此自然地做出這樣親暱的舉動,偏偏他的眼神又直率得可以,一副全然沒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的模樣,讓人完全狠不下心去指責。

      死死盯著面前的人,秦閔靜抿緊唇,表面看來波瀾不驚,心底卻早已是翻騰不止,好半晌也未能平靜下來。

      別人可能不清楚,但她自己是明白的。她其實相當注重自己的個人領域,哪怕她乍看之下跟誰都是朋友,真正被她納入到保護範圍的卻是屈指可數。而這個男生到底有著什麼樣的魔力,即使在他倆還未深入認識之時,就讓她不自覺卸下心防,來到她甚少讓人接近的距離之內?

      問題接連不斷地冒出,一個接一個衝擊著她的內心,然而不管她再怎麼問,卻沒有誰來給她答案。

      不知是否她掩飾得太好,抑或是對方太遲鈍,總歸那男生完全沒察覺到她的不對勁,自顧自就開始講話:

      「妳是今天要來的客人嗎?」

      若要秦閔靜評價的話,她會說這真是太莫名其妙了。饒是向來自詡反應能力快的她,都被這句突如其來的問話弄得一頭霧水,當下連自己正在思考的事情都忘了,只能側了側頭,回給男生一個困惑的單音階:

      「嗄?」

      「妳是秦小姐嗎?」

      太過跳躍的話題讓她有些頭昏,一時間也顧不得別的,只能順著他的問題點了點頭,心下的疑惑卻半分未解,腦袋幾乎糾結成了一團漿糊。

      對於她的困擾,男生似是恍然未覺,只揚起一個比適才更燦爛的笑容,把自行車駛前一些,而後回過頭,對著她的方向,大力拍了兩下後座。

      「嘿嘿,抱歉,自我介紹晚了。我是葉向陽,是『白色城堡』民宿派來接妳的工作人員。」說這話時,他語調上揚,眉眼間透著一種無以掩飾的張揚自信,「上來吧,我現在就載妳去民宿!」

      自己正身處異地,連個熟悉朋友的電話都沒,若單憑他這兩句話就上車,那真是太危險的一件事。

      關於這些,秦閔靜非常清楚。但不知怎地,雖然心裡對他還存在著太多的疑慮,她最後說出口的卻不是質疑或拒絕:

      「……那我的行李要怎麼辦?」

      她大概是真的瘋了。

      她知道,當她這麼問了,也就等於默認了讓他載自己這個行為了。

      這才只是她抵達台灣的第一天,她卻已做出徹底違反自己平日原則的事,徹底拋棄「小心為上」的宗旨,這實在是她始料未及的。

      短短一瞬,她的心思已是千迴百轉,葉向陽卻未有留心,只是一手握著自行車的扶手,一手托著下巴,思索了一會兒,最後猛地一拍手,往左邊大喊了一聲:

      「阿翔!」

      隨著他的叫喚,一個年約二十,身高約一七零的黑髮男子自旁邊一家店裡走了出來,黝黑的膚色配著深邃的五官,整個人透著一種冷然的淡漠,和葉向陽的爽朗恰成對比。

      兩個男生年紀相若,氣質卻是截然不同。當他倆站在一起,竟讓人產生了一種「冰火兩重天」的錯覺。

      想到這裡,秦閔靜有些抑制不住想笑的衝動,只得連忙低頭,以擋住自己的表情。

      也不知葉向陽是否注意到了她的舉動,但他顯然也沒管她意思,只揚手對那膚色黝黑的男生隨意打了聲招呼,緊接著就對那人下了命令。

      「老規矩,幫我送個行李到民宿吧。」

      聽了這話,被稱作阿翔的男生表情不變,微微頷首,而後也沒答應一聲,抬步就走到兩人身旁,彎下腰提起了她置於地上的行李。

      見了他的動作,秦閔靜有些焦急,張口想叫,手腕卻被霍然拉住。

      「這裡離民宿有點遠,阿翔等下會幫妳把行李送來。」他對她解釋,安撫的語氣裡卻隱隱透著幾分調笑,「現在先上車吧,尊貴的客人?」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