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載著流星的人(5)

 

            「哈囉,親愛的小唯唯,最近過得怎樣呀?」

            聽到電話那一頭的聲音,紀唯先是頓住,接著訝異道:「筱玫阿姨?妳在哪裡啊?」

            「我在洛杉磯啊。」

            「妳的手機怎麼都打不通?這一個月完全連絡不到妳,老媽一直唸個不停耶。」

            「Sorry~前陣子手機剛好壞了,抱歉讓妳們擔心啦。我們的筱琴小姐咧?她在嗎?」

            「她出去約會了。」

            「唷,還是這麼甜蜜啊?看樣子我們唯唯將有新爸爸的日子不遠囉。」

            聞言,紀唯抓抓頭,拿著話筒坐在地板上,嘆息:「阿姨,妳什麼時候才能回台灣啊?」

            「怎麼啦?聲音聽起來無精打采的,聽到有新爸爸不開心嗎?我記得妳不是挺喜歡這一任的?」

            「喜歡是喜歡……」她玩著電話線,一想到白癡王子的臉,又忍不住煩躁的抓抓頭,「總之,一言難盡,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阿姨妳趕快回來啦,我想找妳出去玩,也想跟妳聊天!」

            「唯唯乖,阿姨也想啊,不過這陣子比較忙,可能還不會這麼快回去。」任筱玫笑笑:「這麼愛我,乾脆搬來跟我住吧,我們一起四處趴趴走!」

            「怎麼可能?老媽才不會放人咧,她沒有我不行的。」紀唯倚著牆,看看牆上時鐘,懶懶地說︰「老媽應該快要回來了,阿姨妳就先去忙吧,記得要照顧好身體,我會跟媽說妳有打來。」

            「OK,那就幫我跟她說一下,過幾天我再聯絡她。」任筱玫說︰「我姊姊就拜託妳囉,若有回台灣,我再跟妳說,阿姨會帶一堆『禮物』回去給妳!」

            「我不要怪物或是野獸的面具喔。」紀唯一說完,對方立刻哈哈大笑起來。

            在國外工作的任筱玫,是任母的妹妹,也是一名優秀的化妝師及服裝設計師。

            五年前拿到國際特效化妝師的證書後,她就開始參與許多國際知名電影的拍攝工作,無論是老人、外星人,還是妖怪,各式各樣的妝容全都難不倒她,在跟著劇組跑來跑去的時候,常忙到有一段時間都聯繫不到人。

            才華洋溢的任筱玫,從學生時期就展現出過人的天分,有次她製作一副幾可亂真的怪物面具,既畸形又駭人,然後把面具戴上,直接跑去找姊姊跟外甥女,當場把她們母女倆嚇得半死,那時才唸小二的紀唯,也因為驚嚇過度,立刻放聲大哭,甚至連續三天都還會作惡夢跟尿床,氣得任母整整一個禮拜都不跟妹妹說話。

            三十五歲的她,至今還是單身,成熟的外表下,仍保有一顆調皮可愛的心,是紀唯非常喜歡的阿姨,兩人相處起來就像是好朋友,什麼都可以說,什麼都可以聊,只可惜對方現在在國外發展,能夠相聚的機會少之又少,距離上次見面,也已經是十個月前的事。

            當紀唯掛上電話,一分鐘後,就聽到大門開啟的聲音。見到母親走進客廳,她上前說︰「媽,剛剛筱玫阿姨打電話來囉。」

            「終於打來啦?她現在還在忙嗎?有沒有問她手機為什麼打不通?」任母將外套掛好,坐在沙發上。

            「有,她說她的手機壞了,這陣子還是很忙,過幾天會再打給妳。」發現她揉著肩膀,紀唯不禁問︰「怎麼了?很累嗎?」

            「還好,只是肩膀又開始痠痛了。」

            「那我拿塊金絲膏給妳貼,我剛好弄了一壺麥茶,要喝嗎?」

            「好,謝謝。」一聽到麥茶,任母原本疲憊的臉上,立刻漾起少女般的微笑。

            紀唯將一盒金絲膏跟一杯麥茶拿出來,坐在她旁邊,直接幫她貼藥。

            她望著母親嬌小的背影一會兒,開口:「媽,我問妳一件事喔。」

            「嗯?什麼事?」

            「假如……我是說假如啦,假如妳最後真的跟沈叔叔結婚了,但他要妳辭掉工作,直接在家裡當個家庭主婦,妳會願意嗎?」

            面對女兒的疑問,任母先是笑了一下,然後放下水杯,轉身面對她。

            「唯唯。」她語氣平淡:「妳知道媽媽跟之前的交往對象,為什麼在一起的時間都不長久嗎?」

            紀唯對上母親的眼睛。

            「在那些人當中,有很多都已經闖出一番事業,所以反而希望能有個可以專心照顧家裡,照顧孩子的妻子。只要有人嘴上說願意支持我的事業,實際上表現出來的態度卻又不是那麼一回事,我就絕對不會留戀;媽媽要的,是一個可以支持我、尊重我想要的男人,並且願意包容跟接受我的一切,包括我的孩子。」

            她輕撫女兒的臉,「不管對方條件有多麼好,我有多麼喜歡他,但只要他不願意接受我的事業,或是接受我的孩子,那這樣的人就不值得媽媽去喜歡,也絕不會是適合媽媽的人。如果妳沈叔叔真有那種想法,要我放棄工作,在那之前,媽媽就會先放棄他。」

            紀唯沉默,最後道:「所以,沈叔叔一直都是支持妳的?」

            「他明白這份工作對我的意義,也明白妳對我的意義,兩個人要能夠長久走下去,除了尊重,對彼此的信任也是很重要。在這方面,妳沈叔叔給我相當大的安全感和力量。」她捏捏女兒的臉,淺笑:「怎麼了?擔心媽媽受委屈啊?」

            「不是,突然想問一下而已。」紀唯搖頭。

            其實她心裡比誰都清楚,母親從來就不是一個會讓自己受委屈的女人,當然更不可能為任何人放棄自己熱愛的工作。

            只是,看著母親這些年來獨自一人含辛茹苦地拉拔她長大,自然會希望母親可以繼續做自己喜愛的事,但也不希望她再這樣辛苦,希望她能夠過著放下責任,放下重擔,享清福的日子。紀唯始終認為,若有個能夠讓母親放心依靠,為彼此分擔解勞的對象在她身邊,對這個獨自奮鬥多年的女人而言,總是好的。

            畢竟無論是誰,走了多久,走了多遠,最終還是會渴望走到幸福的那一站。

            輕吁一口氣,紀唯伸出手,輕輕按摩母親的肩膀,吐出一句:「這樣,很好。」

            「什麼?」

            「媽遇到沈叔叔,我覺得很好。」

            聞言,任母先是一愣,回頭瞧瞧女兒,眸裡映著喜悅:「那,若能有像沈叔叔這樣的『爸爸』,妳覺得怎樣呢?」

            紀唯靜默半晌,聳聳肩,「我考慮看看。」

            「還要考慮呀?那媽媽得要努力賄賂妳了。」任母笑得甜美,「說吧,要怎樣妳才願意點頭?有什麼要求儘管說,我跟沈叔叔一定會答應妳。」

            「真的假的?」

            「當然。」

            語畢,紀唯果真仰起頭,開始認真思考,十秒鐘後,她應:「……我還沒想到,到時再說,約定先保留。」

            任母輕哂,伸手捏捏女兒的鼻頭。

            到了現在,紀唯幾乎沒再想過母親跟對方分手的可能性,聽到母親這晚說的話,她也認定沈父就是母親在找的那個人。

            她喜歡沈父,也希望他跟母親可以一直幸福下去,但若這兩人真的結婚了,就等於她最後勢必得跟那個白癡王子打交道。

            這些日子以來,不管是在學校,或是其他地方,只要一有機會跟沈佑嘉正面接觸,甚至是對方主動想要跟她說話,紀唯也是假裝看不見,能躲多遠就躲多遠。

            也因此,每當沈父要他們「四個人」一起吃飯,紀唯都是想盡辦法找藉口推辭,她可以和沈父自在相處,但就是沒辦法跟沈佑嘉坐在同一個餐桌上,光是看到那顆獅子頭,就足以讓她胃痛一整個晚上。

            「希望母親幸福」、「不想跟白癡王子有所牽扯」,這兩種心情時時讓紀唯陷入掙扎跟拉扯。只是通常煩惱不到一分鐘,腦袋瓜裡的警鈴就大作,發出求救訊號,上億顆腦細胞瞬間兵敗如山倒,最後當機,因此她決定先放棄,把這些惱人的問題暫時拋到腦後,放自己一馬。

            選擇順其自然,靜觀其變,聽天由命。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