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不受控女王又來了!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載著流星的人(1)

 

            她覺得就快要追上它了。

            那是一片一望無際的大草原──其實她也不確定那究竟是不是草原,因為她正忙著追趕一道剛從頭頂上劃過的光線,根本無暇注意自己現在在什麼地方?又為什麼會在這裡?

            她從來沒看過這麼美麗的星空。

            墨黑、深藍、淺藍、深紫、淺紫、粉紅……不同色系一道道漸層而下,看起來非但沒有半點衝突感,反而更加襯托出鑲在上頭的白色星光,如此絕美景色,彷彿置身在另一個世界,使她不經意仰頭一瞧,就再也移不開視線,有那麼一瞬間,甚至連呼吸都忘了。

            當她忍不住伸出手指,想要算算這片天空到底有幾種顏色,才數到一半,有道銀色光線忽然出現在遠方穹蒼,在她眼前劃下一道完美的半圓弧,接著又以極快的速度往另一頭飛去,而那裡正好是星星最多的地方。

            她目不轉睛地盯著那道光,像被牽引似的,下一秒就張開雙腳朝它奔去。

            追了一會兒,她發現光的速度逐漸變慢。

            當光線開始朝下墜落,她的心裡一陣興奮,眼看那東西越來越近,就要抓到它了,一陣尖銳聲響卻在這時突然響了起來,幾乎要穿破她的耳膜,讓她不禁「唉唷」一聲,那片美麗的璀璨星空,也在瞬間被劃破成兩半……

            背脊上的一陣天搖地動,嚇得任紀唯立刻驚醒!

            手機不知何時已滑到背後,她趕緊坐起身,一把抓住手機,螢幕上卻顯示一串沒看過的號碼,她納悶一接,就聽見一名男子用十分重的台灣國語腔開始劈哩啪啦講個不停,速度快到好像根本不必換氣,卻讓聽的人聽到快斷氣。

            任紀唯先是呆坐在床上,聽著對方講一堆她聽不懂的話,半晌,才皺起眉頭冷冷地說︰「這位老兄,你打錯了。」手機一掛,她就看到上頭的時間,顯示著五點五分。

            「瘋子啊,清晨五點打什麼電話?還給我打錯!」紀唯忍不住罵,又氣又惱,好不容易作了個美夢,就這樣被一個神經病毀了。

            外頭的幾絲日光將窗簾緩緩照亮。紀唯看著窗簾,隨即憶起剛才夢裡頭的那片星空,心想要不是因為這通烏龍電話,說不定她還可以在夢境裡看到更多更美的東西,甚至已經追到那道銀光了。

            回想那道光束,紀唯頭一偏,思考片刻,不禁輕輕咕噥了一句︰「那應該是流星吧?」之後,她把手機放回書桌上,拉起被子再度躺下,準備睡回籠覺,並期待能夠再夢到那個地方,結果卻讓她大失所望。

            因為她再也睡不著了。

 

            「喂,任紀唯!」上學途中,一名男學生在她後方大聲一喚。

            紀唯停下腳步,然後回頭,對方一見她睡眼惺忪的模樣,哈哈大笑︰「妳這張臉是怎麼回事啊?」

            「沒什麼。」她懶得解釋。一大早被陌生人吵醒,無法入眠,直到出門上學那股睏意才又悄悄突襲,害她現在光走個路都覺得頭重腳輕。

            「真的嗎?看妳一副隨時都會昏倒的樣子。」他從手中袋子裡拿出三明治,邊吃邊說:「昨晚沒睡好嗎?還是又跟關旭彥傳簡訊傳到三更半夜了?」

            「什麼傳到三更半夜?最好是……」原本還一臉昏沉的紀唯,此刻突然清醒過來,猛然朝他一瞪,「是不是小璦跟你說了什麼?」

            「啊?沒有啊!」他迅速回答,眼神卻閃過一絲驚慌,準備落跑時馬上又被紀維抓了回來︰「喂,死蔡頭,你現在最好給我講清楚,小璦到底還跟你說了什麼?」

            「唉唷,不要問我,妳自己去問她啦!」深怕被她修理,蔡以鈞趕緊抱頭保護自己,逃命似的拔腿往前方衝,兩人就這樣一路跑到公車站。

            蔡以鈞是紀唯國中的同班同學,綽號蔡頭,進同一所高中後,彼此教室就在隔壁,除了個性投緣,他們的興趣也相似。喜歡運動的兩人,就算被編到不同班級,依舊三不五時就相約出去打打球,或是打電動。

            只不過那些活動,就僅止於兩人在一起的時候才有。

            「老婆。」一踏進教室,紀唯就走到一名嬌小女生的座位旁,一手放在桌上,笑容可掬地瞅著她,溫柔說︰「親愛的,出來一下吧,我有件重要的事情想要請問請問妳。」

            正在吃早餐的楊心璦,一看到那張笑臉,整個人先是僵住,隨後再看到站在教室外頭的蔡以鈞,滿臉歉意地不斷對她搖頭,就知道自己即將大難臨頭。

            三人站在走廊上,還沒等紀唯開口,蔡以鈞就先自首︰「楊心璦,歹勢啦,我早上不小心說溜嘴,直接問她關旭彥的事了。」

            「沒關係,我剛剛就猜到了。」楊心璦語氣虛弱,卻還是懊惱地白他一眼,接著上前拉住紀唯的手,撒嬌地說︰「對不起啦,紀唯,原諒我好不好?」

            「不是叫妳先不要告訴他嗎?怎麼黃牛啊妳?」紀唯蹙眉。

            「對不起嘛,因為當我知道關旭彥跟妳要電話,實在太興奮了,忍不住就……」她聲音越來越小,只有那雙眼睛還無辜地對紀唯眨啊眨的。這時蔡以鈞忍不住抱怨︰「喂,任紀唯,妳也很不夠意思耶,這麼重大的事怎麼可以瞞著我?兄弟是這樣當的啊?」

            「重大個頭啦,我跟關旭彥又沒怎樣!」

            「沒怎樣?你們現在不是每天晚上都在互傳簡訊了,不就是兩情相悅嗎?」蔡以鈞狐疑。

            「我們哪有每天……」紀唯正想辯駁,卻又一陣語塞,面對兩人十分專心的注視,她張著口,渾身僵硬,覺得臉頰溫度正在逐漸上升中,「總、總之,事情不是你們想的那樣,我們只是比較有話聊而已!」

            「喔~」他們故意拉長音,笑得更是曖昧。紀唯再也說不下去,換她焦急思考該怎麼從那兩道注視中逃離,此時卻正好有兩名男學生,從走廊另一頭緩緩走來。

            兩個男生有說有笑,逐漸朝紀唯接近,就要與他們三人擦肩而過時,其中一個染了頭金髮的,雙眸忽然一轉,就這麼與紀唯對上視線。

            不到三秒,那兩人就已走過他們身邊,最後消失在走廊盡頭。

            注意力突然被拉走,紀唯還是很快將思緒拉回,繼續對眼前的兩人道︰「反正,你們兩個不要再亂猜了,也不准告訴其它人,否則休想我再跟你們說話!」說完,紀唯就匆匆忙忙逃回教室。

            楊心璦跟蔡以鈞先是站在原地彼此互望,沒多久就噗嗤一聲,不約而同笑了出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