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夜間飛行《撲克遊戲》
HOT 閃亮星─海盜船上的花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1城堡的童話在飛翔:巴黎,城堡,童話

                                                           <巴黎,城堡,童話>

      Charles:Once   upon   a   time   ....城堡的故事,總是如此拉開序幕。當然,還有王子、公主....接序地上台,展開一幕又一幕的浪漫。

      巴黎郊外的那個下午,隔著那片舖滿落葉的秋黃,遠眺聳立在那頭的城堡,忍禁不住要踩著落葉的碎裂聲,一步接著一步,慢慢地,輕輕地,走進那浪漫中。

      然而,踩進城堡時,童話的愉悅,隨之消退。冷峻的蕭瑟,飄蕩在寛闊的空間,有著陣陣湧現的孤寂。城內城外,還真是兩面情。

      我始終喜愛遠遠的城堡,距離產生的盼望,總能給人想像的歡樂。懷抱憧憬進城,是人之常情。可是,城堡的浪漫,終究只是想像的故事,現實必竟就是一種平常。

      Joanna:老实讲,这个城堡太大,逛来逛去,在屋顶呆久了,会生出厌烦的怠懈情绪。在我的成长中,城堡就应该呆在童话故事里。置身其中,反而觉得怪怪的,像是走进了童年时床头的某本故事书里。在我这里,它和永远不存在的王国有关,出现在那个架空历史与时空的王国里,无论是真善和邪恶的较量、美丽和神秘并存,还是明争暗斗,抑或是其乐融融,不管什么,都发生在它繁复造型的外表里,在它屋顶重叠的塔尖里。走进这个人去楼空的荒寂古堡,即使是路易十四仍挂在精致的墙壁,但马蹄声已不再。

      C:我倒是喜歡走進另一個城堡,那個不缺童話的Disney。第一個Disney經驗在東京,置身在刻意提高拉長尾音的日語園區中,如同置身宮崎峻的動漫,有著<魔女宅急便>坐在掃把上飛行的亢奮。

      第二次經驗,是美國加州的洛杉磯,那就是原汁原味的Disney了。活力奔放的米老鼠,好一個美洲西部開拓史的狂飆,夢幻的城堡浸漬在天上落下的音符。接著有段時間,常有機會到洛杉磯,幾乎每回都走進Disney,但再也沒有第一次的激情了。

      很奇怪的是,其後到巴黎Disney,卻找不回那股雀躍的童真,有著夢醒的遺憾、愁悵。或許是法國人冷漠的表情,讓Disney也如同是羅浮宮,只能用來讚賞和學習,而失去了玩耍的情趣。

      而最後的香港,面對人山人海的壓迫,我感覺像片掉在長江的落葉,非志願地隨波逐流,真實得作不了白日夢。

      近些年,走進的城堡更多了,童話卻少了。或許,城堡原本就只存在童話中。

      J:所以,身处城堡中,就像身处模型里。好在它已人去楼空,不作他用。承载了想象的地方,怎么现实都是一个错。而欧洲城堡那么多,有过一次住城堡饭店的经验,去之前,充满了各种想象。比照路易十四在城堡的卧榻,是不是太不切合实际了一点   ?住进去的那个晚上,伸手不见五指的时候进去,出来时天还没亮,在黎明前的黑暗中离开。城堡酒店外型长什么样,我是没有机会目睹,但里面完全是一般商务酒店的样子,将城堡两个字打得粉碎。在稀薄的黎明光线中,车子经过一些农家,那些市郊的小房子,轮廓像简朴的城堡,窗子里透出来橙黄色的光,让那个冬天的整个清晨,充满了人间烟火的温暖。那灯光下,或者有主妇正在给出门的丈夫和孩子准备早餐,在这寻常的早上,那红色叶子缠绕的藤子爬满了房子的墙壁,这真实的生活,或许才是最让人心安理得的。城堡,就当作是这真实柴米油盐的额外精神补充吧。

      C:沒錯,城堡就是遠離柴米油塩的精油。偶而,逃脫現實,來趟想像的飛翔。那天背著夕陽餘輝,走出巴黎近郊的城堡,我的腳步輕鬆,心情愉悅。離開城牆的框框,天空大了,世界大了。夕陽下的城堡,漸漸遠離、縮小,想像又飛翔了   。我的城堡又童話滿滿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