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0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能雪悅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星期二,六點五十分,捷運站。

一改平常的魚骨辨,我將頭髮梳了起來綁個高馬尾。小雨說我把頭髮綁起來臉看起來會比較小。

今天是星期二,要升旗,要上台領獎。  

一長串鈴聲響起,捷運倏地進站。平常我算準時間都在這時候到達捷運站,運氣好的話六點五十五分的這班車很有機會可以碰見學弟。

車門打開,人潮流動。我走了進去,四處張望,果然在隔壁車廂看見他。

踩著平穩的步伐,心跳微微加速的我低著頭,慢慢走向黎鈞身旁一公尺然後站定,握緊懸吊的扶把,自然而然填補了彼此之間的空缺。

我拿出英文單字本,翻開要考的單元。

黎鈞太高,我只能透過對面玻璃反射偷看他的鼻尖與下頷。

穿著制服的他今天戴著眼鏡,雙臂環胸倚靠著捷運銀色扶桿,帶著早晨剛甦醒的慵懶氣息……

帥氣又可愛。

下一站,車門打開,更多穿著北育高中校服的學生湧進。

「早安,范……」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被嚇到的我略顯慌張地轉頭過去。

大魔王莫名其妙出現在我的旁邊。

「范……妳是那個……范……」

看他抓了抓半天頭髮,還是沒想起我的名字,我很冷淡的開口,「范琳。有事?」

「對,范琳。」大魔王露出了不太在乎的笑,靠了更近後放低聲音問:「昨天晚上我看到妳從Slipshod咖啡廳走出來,店長還追到門口跟妳道別……妳常去那家店光顧嗎?」

昨天晚上左宇勳塞了一張「在正門等妳」的紙條給我,那張紙條下場就是被我扔進垃圾桶。我沒去赴約,七點半舅舅放人後我直接從正門大搖大擺的離開……臨走前我特別提醒店長還有其他同事不要跟任何打聽我的人洩露有關我的事……或許是為了讓大魔王自認無法抵擋的魅力踢個大鐵板吧。

「有時候會跟朋友去那裡吃晚餐。」我簡短回答。

「妳跟店長很熟嗎?」左宇勳眼神閃動著莫名的光芒。

「阿姨她人很好。」

也許是捷運太安靜使得我跟大魔王的對談聲量顯得有點大,學弟的視線往我這邊看了一下,我下意識拉開跟左宇勳過於靠近的距離。

捷運靠站,車門打開,北育高中的學生陸續走出。我抓緊書包走在黎鈞身後,看著他頎長的背影,抿著唇輕輕微笑,一步一步踩著他走過的步伐。

「范琳,等一等。」書包側帶被抓住,我回頭有點不滿地看著陰魂不散的大魔王,「有什麼事嗎?」  

大概是我的態度不合乎他預期的反應,左宇勳有點尷尬地放開了手,「既然妳常去那家咖啡廳,那妳認不認識那裡的一個女店員……大概比妳高一點,不到二十歲吧,」他對著我凌空比劃,「頭髮長長的但是沒有綁起來,眼睛很漂亮,笑起來很甜美,是個超有氣質的女生……」

昨天沒有綁頭髮的女服務生就只有我一個……但他描述的人真的是我嗎?

我推了推眼鏡,有點擔心會追不上學弟的腳步,於是快速回答:「我覺得這個問題你直接去問店長阿姨會比較清楚。」  

「我有問,但是她們不肯說。」

非常好,店長阿姨還有莫晴姐她們果然有義氣。

「抱歉,我愛莫能助。」聳了聳肩,我轉身去追黎鈞,希望能再走在他後面,沒去注意大魔王的反應。

搭上電扶梯,穿越許多北育的學生,嗶一聲走出捷運感應機器,我四處張望後,難掩失望……終究失去了他的身影。

*  

升旗台後方,段考成績優異的前十位同學整齊地排列成隊。

我皺著眉頭雙臂抱胸,故意往右移了一步。

「嗨,范琳……幹嘛離這麼遠呢?」左宇勳燦爛微笑,跟著我往右一步補上距離。陽光照耀著他的黑髮,閃亮光芒刺痛了我的眼。

今天是他這學期第一次正眼看我,記住了總是站在他旁邊領獎的我的名字,還這麼友善地打招呼。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果然大魔王下一秒就開口了,「妳說妳常去Slipshod吃飯,那妳可不可以幫我打聽一下早上跟妳形容的那個女生?我很想認識她……」語畢,左宇勳勾起唇角企圖用迷人微笑拐騙我為他賣命。

雞皮疙瘩席捲全身,我習慣性推了眼鏡,「我沒有常去,而且……」老實講我根本不想幫你這個忙,我才不要找自己的麻煩。

我露出了一臉為難的笑,婉轉表示我不想淌這渾水。

「接下來要頒獎的是段考成績優異名單……」司儀的聲音透過麥克風清楚傳遞整個操場,剛好給了我機會不用太過明白地拒絕他。

教官招手,各年級的同學依序走上樓梯上台受獎。

一年級校排前十名領完獎狀,敬禮後繞過隊伍排到最後方。

「二年級成績優異,第一名二年八班范琳,第二名二年一班左宇勳,第三名……」

把獎狀獎金收在左手,我在升旗台順利找到學弟的班級,看到列在第一排的他正轉頭跟旁邊的同學說話,並沒有注意升旗台這邊的動靜。

「立正,敬禮。」喊完,我垂下睫自嘲地笑,安靜繞到一年級後面排好。

小雨曾問我為什麼不要把自己妝扮得漂亮一點?

「妳明明可以很漂亮……搞不好妳認真打扮之後學弟就喜歡上妳了。」

「……小雨,我希望他最先喜歡上的是我這個人,我的內在,而不是外表。」

所以我拼了命努力讀書,參加校內外的文學獎,頻頻上台受獎就是希望他能記住我的名字……即使不曾跟他說過話,我還是以自己的方式默默對他好,希望他能注意到「范琳」這個人……我的存在。

只是現在,我開始覺得有點茫然……一直以來我所堅持的,會不會其實是最笨最傻的方法?

或許,是我把愛情想得太過崇高。最好的例子就是左宇勳。

領獎那麼多次,他從未記住我的名字甚至不曾把目光放在我身上,自從在Slipshod咖啡廳看過打扮過後的我,大魔王一改之前冷淡疏離的態度,熱切地找我攀談,只因為或許我能幫他心目中的那個女孩牽線……比如現在。

走下升旗台,正要返回班級隊伍的我又再次被大魔王拉住。

人似乎很容易被外表吸引,也許我該換另一種方式引起學弟的注意……只是這傢伙碰壁這麼多次怎麼還是不死心?

「范琳,妳跟Slipshod的店長熟識,幫我一下好嗎?」左宇勳眾目睽睽之下攬過我的肩膀,他之前是這麼自來熟的人嗎?

本想拒絕,但我不經意地看到隊伍前排的校花曹憶瑜咬著嘴唇死盯著我跟左宇勳,心裡突然浮現小雨的一句話「妖女好像很喜歡校草」。

我歪著頭,露出和善笑意,「這件事你不介意的話,我們放學後再說吧。我會在籃球場,OK?」

左宇勳見我鬆了口,帥氣的臉揚起陽光燦笑,「沒問題,我會去找妳。」

轉身離開,我假裝沒看到經過曹憶瑜身邊時她對我投以嫉妒的眼神,乖乖排進隊伍升旗。

我承認被找碴那麼多次我也想讓她嚐嚐不爽的滋味。

好吧,我知道自己很幼稚。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