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天才與天兵只有一線之隔(一)

      人在一生之中總會遇見一個對自己有重大影響力的人,可能是家人、師長、朋友、戀人……不管對方和自己是什麼關係,冥冥之中已經注定了彼此糾纏不清的命運。

      媽說與她的人生緊扣在一起的人就是爸,兩人為了結為連理曾經吃足了苦頭,她還說認識爸真是她的幸與不幸。我當時聽了哈哈大笑,母子倆很有默契地忽略某人拋來的哀怨眼神。

      「你一定也會遇到的。」媽這樣對我說。

      我相信。

      只不過沒想到會是這麼戲劇性的開始。

      天地在旋轉。

      又或者旋轉的是我的意識。

      腦袋和眼皮像是灌了鉛一樣的沉重,昏沉的神智使我分辨不清身處的位置,感覺上好像是躺在柔軟的物體上……也許是床吧?我嘗試動動手腳,卻發現不太能使上力氣,試了好幾次都是這樣,只好放棄。

      「要不要緊啊?竟然碰一下就昏了……」

      「沒問題的吧!阿姨說休息一下就沒事了……」

      耳邊相繼傳來一陣談話聲,聽起來非常熟悉,好像是阿聖跟白目誠的聲音。被談論的主角是我嗎?我強忍著暈眩感,吃力地睜開眼睛,最先看見的是雪白的天花板,再轉移視線,旁邊是幾張空床和一台堆滿傷藥的推車。

      啊,這裡是保健室。我躺在保健室的床上。

      ……嗯?為什麼啊?

      「啊!你醒了!東環,你感覺怎樣?還記得我嗎?這是多少?」率先注意到我清醒過來的李學誠大叫起來,一邊抓著我的肩膀一邊比出三隻手指。

      「感覺很暈、很想吐,你是追不到女人的白目誠,你比的是三。」大腦一陣刺痛,我皺了皺眉,他的大嗓門對現在的我太有殺傷力了。

      「靠!什麼追不到女人啊!你不要詛咒我!我可是個人見人愛的大帥哥耶!是那些女的不識貨好不好──」

      「白目誠,你很吵耶!你沒看到東環受不了的樣子嗎?」還是馬聖武識相,懂得觀察別人臉色。

      我投給阿聖一個感激的眼神,他拍拍我的肩膀,表示這沒什麼。

      應該在場的護士阿姨這會兒不曉得去了哪裡,眼前就只有這兩個損友陪伴,而我呢,卻想不起自己為什麼會在保健室的床上醒來。

      他們倆聽了我的疑問,不約而同地露出吃驚的表情。

      「喂,不要嚇人啊!你不是喪失記憶了吧?」

      「當然不是!」

      「那你怎麼會不記得自己是被排球K昏的啊?正中頭部耶!」

      嗄?排球?被排球打昏?

      「是啊!那是一記超猛的殺球咧!打昏你的兇手就是那個一臉『我家就是有錢,不然你想怎樣』的富家大少羅海封,呿,我早就看他不爽了!有錢了不起?長得帥就了不起啊?女生們看見他就像蒼蠅看到腐肉一樣……」說穿了,李學誠就是在嫉妒人家良好的異性緣。

      蒼蠅看到腐肉……聽到這種噁心的比喻,我忍不住笑了,白目誠什麼不會,就只會耍耍嘴皮子,幾乎天天都能認識新鮮的文法用語,我能有今天的國文造詣差不多有一半要歸功於他吧。

      被他這麼一說,我的確想起一些模糊的片段,印象中好像真的是被排球K到頭……

      「喂!東環,你不要只顧著笑啊!羅海封那傢伙打昏了你,不但沒幫忙抬你上擔架,也沒過來關心一下耶!你不生氣嗎?」李學誠說得很激動,活像剛才被打昏的人是他不是我。

      問我生不生氣,我真的沒有什麼感覺,有的也只是頭暈、噁心,我揉揉太陽穴,說:「白目誠啊,算我拜託你了,不要高分貝喊話,我沒有耳背。」

      「我……」

      「少說兩句吧!」馬聖武戳戳他的腦袋,不讓他繼續吵下去。「東環,護士阿姨開會去了,晚點才會回來,她吩咐別太用腦,多休息就沒事了。我和學誠不能陪你太久,得先去上課,回頭見了。」

      「再見。」目送他們倆離開後,我無力地倒回床舖。

      頭真的好暈。

      由此可見那記殺球的威力有多強了。我已經開始懷疑羅海封是不是挾怨報復,可想想也不對呀,我和他無冤無仇的,挾什麼怨、報什麼復呀。純粹是意外罷了,誰曉得那顆球會正中我的頭。

      我再次揉著額際,調個舒服一點的姿勢,想藉由睡眠讓自己好過點。

      下課鐘響以前,校園通常是靜悄悄的,只有少數幾個班級在操場、球場上課,那端傳來的嬉鬧聲反而更令人感受到寧靜的氣氛,這是以往沒有體驗過的,也是我頭一次可以心無罣礙地在學校休息。

      嗯,保健室的床好舒服……

      「喂!球傳過去了!」

      隨著這聲大喊,球場上的人影迅速動了起來。

      和煦的太陽,涼爽的微風,今天是個適合戶外運動的好天氣。

      然而這樣的好天氣,當大家都在揮灑青春的汗水時,我卻獨自坐在樹蔭下翻閱從圖書館借來的散文集。我並不討厭運動,也不是全然做不來,而是當閱讀成為生活的一部份之後,一天不看個三五本我就會渾身不對勁。

      剛才李學誠來邀我一塊打排球,我謝絕了他的好意,要打也必須等我把手上的這本書看完再說。

      「嘖,真搞不懂那有什麼好看的!」李學誠的目光一接觸到我手上的書本,立即露出厭惡的表情。

      我聳聳肩,不理會他的感冒,低頭繼續看我的書。白目誠向來就不愛唸書,就連漫畫都很少在翻,對於運動倒是十分熱衷,阿聖已經不只一次建議他改念體育班了。

      很快的,我把書看完了,老早就在一旁盯梢的阿聖看我合上書本,便二話不說地將我拖到球場上去。

      「阿誠,我把東環帶來了!」

      「喔,太棒了!我還在想那麼厚的一本書西元幾年才看得完咧!來來來,東環你的位置在這裡,我知道你不想搞得太累,你負責托球就可以了!」

      我按照李學誠的指示站到指定的位置,然後看著他漂亮地發球,網子另一邊的人再把球打回來,馬聖武再打回去,對方又……

      這樣來來回回看了兩分鐘,我還摸不到一次球。正確來說,每次球往我這邊飛來的時候,啟動熱血模式的白目誠就會搶先我一步將球卯回去。

      真是無愧於他的綽號,有夠白目!

      「死阿誠!讓我摸一下球是會怎樣啦!」

      李學誠正忙著和九班的主將PK,根本沒心思和我說話,聽了我的抗議也只是很敷衍地說:「哎唷!誰來打還不都一樣!是男人就別計較啦!」

      「哇咧!誰跟你計較啊?不要以為我聽不出來你在損我喔!是你約我來打球的,現在卻連碰都不讓我碰一下,你欠揍是吧!」

      白目誠懶得回話,或者根本沒聽見我說了什麼,全神貫注地盯著排球的來勢和落點,相準以後就是一個跳躍,將球殺了回去。

      「帥喔阿誠!」

      「唷呼!阿誠帥呆了──」

      周圍看熱鬧的人群中有不少是白目誠的朋友,看到白目誠精采的表現便接連喝采起來。

      此時呆站在場內的我無言地想著:我到底是來幹嘛的?

      找我打球的人不肯給我碰球,我再待在場上也沒意義啊。我低頭嘆了口氣,認識李學誠這個損友是我人生一大錯誤,我早就該認清了才是。看他打球打得正火熱,我想我直接退場他應該不會發現吧。

      就在我準備離場之際,背後突然傳來一聲驚呼──

      「小心!」

      我回頭一望,沒能來得及看見什麼腦門便感到劇烈疼痛,接著便落入了一片黑暗……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