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週週聽說好故事《遺失在記憶裡的歌》
HOT 閃亮星─也津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序章2

其實加入組織之後我發現跟學生大同小異

新人除了訓練之外也有讀書的行程

就像今天整整四個小時我都得盯著書本

「為甚麼我們也需要讀書?」

毒藥學。我最恨的書

「專業的殺手,除了專業技能外,專業知識也是必要的!」

拉伯特整理著書架

「但我這兩年已經讀了不少書,還有必要嗎?」

我憤恨的翻著書本

「除非卡內斯說你可以不用!」

拉伯特轉身看著我「況且你考試都不合格」

拉伯特,據他本人說來自英國。

曾經是學校教授,但都沒說為甚麼會成為殺手!

不過我很少看到他出任務,大多時間他都待在這間書房。

「我在這待了這麼久,你都不肯告訴我你為甚麼會加入組織」

「唉!我說,但你得好好讀書!」拉伯特嘆氣坐在位子上

我在因緣際會下認識卡內斯,那時他好像有任務。

我剛好在圖書館找資料,不小心撞到卡內斯

「不好意思!」我道歉

「沒事」卡內斯蹲下幫我撿起書本

「〝人體結構〞你看起來不像醫學院的人」卡內斯看著我

「是啊,但我對於增進知識相當有興趣」我笑著

「有時間嗎,我在等人,但我怕無聊」

卡內斯笑問「我知道我不是女性,這要求不答應也罷」

「無妨,我看閣下懂得也許也不少,到那桌子吧,我東西在那裏」

於是我們在那裏,從人體結構再到藥物對人體影響接著犯罪心理

又可以接到經濟體系再到天文地理

我承認對卡內斯有一定程度上的佩服,他的學識跟他自己的知識理解

著實讓我大吃一驚

「閣下懂得的確不少,可否請問你的職業呢?」我喝口咖啡「是教授嗎?」

「職業嘛…我算是心理醫生吧」

「算是?還有兼職的嗎?」我問

「我有學過心理學及法律且學成,但我的職業選擇律師,我喜歡讓自己忙一點」

卡內斯笑說「後來我存夠錢就退休接著從朋友及以前的客戶建議他們認識的病人到我家聊天」

「那先生所知道的學識都從哪學呢?一般人不可能會有如此大範圍的學識」

「少部分是客戶、朋友、病人,其他則是影片及書本,甚至有些節目也有不錯的知識」

「看來先生跟我很像,對於吸收新知也有興趣是嗎」

「其實不然,只不過是因為空閒時間多,因此選擇多增廣見聞」

卡內斯接著說「中國人說過,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所以我也很喜歡四處旅行」

「可否請問你的地址,也許哪天我可以登門拜訪」我將書闔起

「這是我的名片」卡內斯拿出名看了下時間「時間差不多了,跟你聊得很開心,謝謝你」

「先生,能再請問你一個問題嗎」我站起身

「說吧!」卡內斯看著手錶接著說「但請盡量長話短說」

「名片上沒電話」我拿著名片

「我的疏忽」卡內斯拿回名片接著在背面寫上電話

「期待之後能再見面,要上門前請先預約」

「我會的,再會」

後來我在空閒時會到他家聊天,久而久之也許是因為彼此熟絡了點

他透漏了自己的真實身分,也希望我加入他在美國的據點

「我認為你的專業知識有助於教導那些殺手」

「是嗎,但我對於殺人並不擅長!」我想婉拒

「嗯,但你年輕時曾經加入過幫派,甚至當上了幹部!」

「這…你怎麼會知道?」我有些驚慌

「我對於有興趣的人,會去了解他的過去,況且你的學生滿喜歡你的」

「因為你是第一個能讓學生不滿意成績可以單挑教授的人,並且沒輸過」

卡內斯笑說

「如此特別的人,有學識也有能力,我又為何會不感興趣呢?」

「但那也是年輕時的事情,我已洗心革面了,誓不再讓自己生命受到危險」

我低頭看著自己的老繭

「你可以不用殺人,如同我所說,我只想要你教導那些殺手必須的知識」

卡內斯接著嚴肅的說「如果我只要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人,監獄晃一圈就有了」

卡內斯走到我前面「但我希望自己底下的人能和罪犯有所區別」

「我們殺人,是為了正義得以實現,即使法律上不認可」

「我希望底下的人都能學到一定程度上的知識為以後所用,沒有人喜歡殺人殺一輩子」

「我相信你是能改變那些人的人,你覺得呢?」

「我會考慮,但你不怕我報警嗎?」我走到門前

「何來證據之有,而且你看過人性的黑暗面,我相信你理解我的想法」

卡內斯幫我開門

「請你務必考慮,我會保證你的安全,但不接受也罷我們一樣是朋友」

可能是說得太久,拉伯特灌了口水

「所以你是這樣加入這裡的」我說「我可以同意你的知識,但我從沒看過你出任務」

「我對於讓自己生命受到威脅的事情是避而遠之」拉伯特笑說

「那是你們年輕人的事情!」

「所以我也可以跟你打一次是嗎!」我問,突然很好奇他的實力

「你這樣欺負老人家高興嗎」

拉伯特雖然這樣說但也脫下外套,可以看的出來即使不殺人但他對於自己身體也有一定程度的鍛練,單從他的肌肉線條就可以看的出來!

「我看你不是也很期待能練練拳嗎!」我站起身擺出架式

「咳咳,拉伯特老師,時間到了,換我了」吉米克斯站在書房門口

「等等,我先跟拉伯特處理完」我說

「是拉伯特老師,還是這樣沒大沒小」吉米克斯搖搖頭

「沒關係,他的個性本來就是這樣,儘管出招吧!」拉伯特笑著

我呼口氣,一個跳步接近拉伯特

但我還在移動中他就右腿一掃踢中我的腿

接著我還沒來的及站穩他就勾著我的右手還順便抓著我的左手架著我的脖子

左腳踩在我左膝,我動也無法動彈,左膝的疼痛讓我也無法出力

「嘖嘖!我不殺人不代表我不懂防身啊!」

「我…投…降…」我也只能認輸,太痛了

「拉伯特老師的防身可是能跟卡內斯還有卡萊爾媲美的」

吉米克斯笑說「應該先跟你提一下的」

我緩慢站起身摸著發疼的膝蓋

「走吧!你還得上我的課」

我跟在吉米克斯後面來到地下室

吉米克斯是組織裡面數一數二的用槍好手

無論甚麼類型的槍械他都能在短時間內了解構造並上手

所以他也很常帶新人了解基本好上手的武器

但很大原因也是因為他的脾氣相較於其他人來說較為溫和

因此卡內斯才委託他帶新人上課

「所以今天要上甚麼?」我看著檯子上的槍

「打靶就好,你其他部分都還好」

吉米克斯坐在椅子上「隨便你用甚麼槍」

「記得打完靶要擦槍」

「我還得這樣訓練到甚麼時候…」我自言自語

「能力到了,自然就可以擺脫固定課程了」

吉米克斯的耳朵是出名的靈,真不是開玩笑的!

「進步囉!彈著點都在圓圈邊了!」吉米克斯欣慰的笑著

永遠沒辦法忘記他說我目前是唯一一個能在打靶的時候讓他暴怒的人

那時候打靶時我的彈著點幾乎都沒在靶上,甚至打出跳彈!

也因此他們特地在練靶區鋪上一層厚厚的土

最後他看不下去,從基礎上開始教,怎麼瞄準瞄哪裡姿勢怎麼樣之類的!

「不過你這特種兵出來的脾氣怎麼這麼好!」換彈夾前我問

「沒有人規定說當兵的人脾氣都要很差吧!況且我是軍官不是士兵」

「有差嗎,不都是軍人?」

「好吧!我尊重你們這些沒從軍過的人的觀念」

他頓了下「但是階級上我們承擔的責任更重,這是最簡單可以懂的!」

「你今天沒任務嗎?」送上槍機後我說

「結束了,反正我用狙擊槍隨便都好處理」吉米克斯把玩他手上的槍

「你現在還缺甚麼槍沒蒐集到?」

吉米克斯有個喜好,他很喜歡二戰時期的所有槍枝,所以他立志於全蒐集到那些槍

但是我實在不懂槍械類的東西,所以都只能聊點皮毛

唯一能跟他聊得上槍枝話題的人可能也只有羅姆了吧!

羅姆也是其中一個對槍枝有強烈興趣的人,一個很神祕的人

我至今沒聽她說過多少她曾經的故事!

對。她是女的。

「反正跟你說你也不知道,好好打你的靶吧」

「還是可以說一下吧,我曾經在街頭也認識了不少黑商」

「…不少,那我目前最想要Kar98k,看你有沒有門路拿得到吧!」

約莫過了段時間,我才終於打完靶,有時候很喜歡聽他在軍中所做的任務

那些故事不知道為甚麼特別吸引我,不過我該聽的基本上也都聽完了!

所以我們也很常會聊到我在街頭發生的故事!

「你在這裡有聽過甚麼好玩的故事嗎?」我擦著槍

「絕對不會是為了某人破天荒的在練靶區鋪上一層厚土!」吉米克斯盯著我

「這都是天分啊!」

我雖然感到無奈但這都是事實

「你現在拳腳功夫有沒有長進啊,剛剛這麼輕易就被架住了!」

不知道他是不是在給我台階下「雖然他防身術真的很厲害」

「我是屬於臨場發揮的,剛剛的情況只是在玩而已」

「呵,看的出來!」

「那你的任務都處理完了?」吉米克斯檢查我擦的槍管

「任務發下來我就直接處理了!」我說

「你應該培養點興趣,不然就是買個電腦」吉米克斯把槍管交給我

「反正你又不是沒賺錢,而且你任務做完也不會每天安排訓練課程」

「嗯…我也好久沒有碰過電腦了,可以考慮一下」

「把槍組回去你就可以休息了」吉米克斯會到椅子上

此時我的電話響了,是蓋比。

「怎麼了,盯著手機看這麼久」

「是蓋比,她要帶我訓練」

「好久沒看過她帶人訓練了!」吉米克斯賊笑道「我也要去」

「怎麼突然擺那個臉,難道她訓練…會很累嗎!」我突然有點怕

今天課程都是精神上的疲勞,有點畏懼還有身體上的…

「哦!不會啦!她只是比較嚴格一點」

吉米克斯把我組好的槍放回原位「走吧!」

我懷著揣測不安的心情,被吉米克斯搭著肩走去訓練室

嚴格嗎…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