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丹恩的視點——

我叫丹恩·史凱爾,就讀於Atlantis學院一年C部。而走在我旁邊的人是我的代導人,更正一下,是曾經的代導人,他的名字叫褚冥漾,就讀於二年C部。

我對他的第一印象只有八個字——平凡得猶如路人甲。第一次見面時就一臉呆相,而且做事笨手笨腳,當然現在也一樣。本來並不會令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人在第二次見面時令我完全改觀。不知道出於什麼原因,第一次見面時還是短髮的人,在過幾天後頭髮居然可以長到腰部。在好奇詢問之後,對方一整個微妙的表情十分為難的看著我,一臉完全不知道要怎麼解釋的樣子。基於以上原因,之後我就沒有再問他這個問題了。反正這個學校這麼奇怪,什麼事都有可能遇到。

所以他這個人並不是平凡到令人容易忘記,至少他還有這頭黑長髮令人印象深刻。

然後是他的人緣也令人印象深刻,這之中既有好的也有壞的。

在朋友方面,他的人緣十分好,朋友非常多,雖然有一半以上他到現在都沒有見過就是了。不過這個“人緣好,朋友多”這點是經哥哥證實過的,所以絕對假不了。

然後在非朋友方面,他的人緣也十分“好”,好到幾乎每天都一定會被人圍堵和追殺。這好像是由於他的特殊身份所致。

聽說他是妖師,也有可能是全校唯一的妖師。至於妖師是什麼,我不知道,而我的代導人也沒有多說。但根據從周圍的人所聽到的,無怪乎就是“禁忌的存在”,“會招來厄運”,“會被詛咒”……之類的話,總的來說就是不好的存在。

不過他本人並不在意就是了。至少我還沒有見過他因為被叫妖師而生氣。反倒是他身邊的人聽了之後會把說的人打得半死就是了(我哥哥就是去圍毆人的其中一個)。所以說他的朋友緣真的很好。(雖然很不爽他是哥哥的朋友,但看在只要跟著他就可以常常看到哥哥這點好處上,就姑且不計較了。)

最後,他的住處也十分令人側目——他住在黑館,傳說中只有黑袍才能入住的特別宿舍,可以說是全校最神秘的地方(雖然就我看來這所學校每個地方都很迷)。順便補充一點,他是一名無袍級學生,就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學生。所以他是有史而來第一個住進黑館的特例生。

至於為什麼會住在黑館,據他本人的回答就是“我也不太清楚,我說想住宿,然後宿舍管理員說普通的學生宿舍已經沒有位置,所以就把我安排到還有空房的黑館了。是說我也覺得很困擾呢。”

總之就是這個特例生的身份,令他本來就不好過的學校生活變得更是淒淒慘慘。

話題再帶回來,現在我們正向學生餐廳邁進。

沿路上當然少不了周圍學生的議論聲和不知從哪里射過來的黑色飛刀,當然那些用爆符變出來的飛刀全部被漾學長身上為數不少的保護結界反彈回去了,連帶著那些爆炸也傷不了我們分毫。

“漾學長,你不反擊嗎?”我指了指隱藏於草叢中的人。問我為什麼會知道?因為飛刀就是從那邊射過來的。

“不了,現在餓死了,實在不想做多餘的運動。”漾學長一臉厭煩地揮揮手表示不想管那些人。

是說要是每個偷襲的人都動真格真的會沒完沒了的。

就在我們談話的同時,四周響起了一聲聲的慘叫聲。之後是哥哥無聲無色地出現在我們身後。

“漾漾,丹恩,你們好慢。”

“萊,萊恩,你什麼時候來的?”

明顯被嚇到的漾學長一臉驚訝地看著突然出現的哥哥。

“剛剛,歲說你們很慢,所以就叫我過來看看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哥哥,剛剛那些人是你解決的嗎?”

“嗯,解決應該沒有關係吧?”這句話是問漾學長的。

漾學長一定會回答“沒有”,他之所以沒有自己動手只是因為餓了懶的動手而已。

不過哥哥你實在太厲害了,總是可以這樣無聲無色地讓對方死得不明不白。雖然我也不知道哥哥你是怎麼做到的,不過就是不知道所以才叫厲害。

在哥哥的護送(?)下,我們平安無事地到達學生餐廳和已經在那裏等很久的喵喵學姊和哥哥的紅袍拍檔會合。

只是在我們坐下沒多久,在我們桌旁邊的地上出現了一個光陣,然後是一整個閃閃發光的精靈走了出來——Atlantis學院的宿舍管理員賽塔。

“各位好。”

“賽塔你好。”

“很抱歉打擾大家的用餐時間。”精靈賽塔微微對我們欠了欠身,然後轉向漾學長低聲和他說了幾句。

“抱歉,我有事要先走了。”

漾學長向我們道歉後就與精靈從光陣中消失了,一整個就是很急的樣子。

不過因為這種事不是第一次遇到,所以我們也沒怎麼在意,繼續吃自己的東西。該怎麼說呢?自從認識漾學長之後,就會發現他是一個大忙人。很多時候會在吃飯時候或者走在路上都會被人拖走,然後隔個好幾天都不見人。在當我的代導人時,偶然還會叫哥哥和那名紅袍幫忙照顧我(事實我壓根不想見到那名紅袍)。

所以今次我也沒有怎麼在意,只是沒有想到今次漾學長會失蹤一個月這麼久。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