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二、為幻想所吞噬的少女

      「沒什麼。」我想起老師對我們的稱讚,「對了,愛麗絲,老師說我們兩個都是小美人呢!」

      愛麗絲害羞地笑了笑。

      「愛麗絲也有被問到將來想做什麼嗎?」我低聲問。愛麗絲還沒有明確的志向,會走上這條路單純出於喜歡魔法,加上教育所的老師也非常看好她。

      她點點頭:

      「我照實說了。老師說沒關係,學校裡有很多社團,可以慢慢發掘興趣。啊,里昂來了。」

      我看向通往考場的走廊,確實里昂正往這裡跑來,臉上帶著藏不住的興奮之情。在等候區待命、滿臉睡意的灰髮考生服務員見狀,連忙對他做出停止的手勢。我們趕緊對里昂招招手,隨後往等候區外走。等里昂追上我們時,我們已經穿過宏偉的大門,來到校舍外了。

      皇家魔法學院的入學考試,一般安排在四月底。春天的脾性很難捉摸,我們站在校舍門外,一陣微涼的風拂面而來,空氣裡瀰漫著潮濕的氣味。愛麗絲將些許髮絲撥向耳後,抬頭望了望天空。我也順著她的視線望去。天是淺灰色的,積了些許水氣的雲層正不安地翻動。

      「喂,聽我說,那老師人超好的!」里昂一和我們碰了頭,便滔滔不絕地說了起來,「他說了很多學院的事情,又說我很適合加入秩序糾察隊!如果做得好的話,以後就能當警察或軍人為國家效力……」

      我們三個裡,愛麗絲最高、里昂居中、我墊底。不過里昂只比我高一點,在十二歲以前,我還有機會追上。雖然今天是重要的面試,但他那堆雜亂的棕色頭髮依然沒有好好梳理,他總頂著剛睡醒的髮型便出門了。

      「停止、停止。」愛麗絲捂著額頭,「現在說這些,不覺得太遠了嗎?我們連能不能錄取皇家魔法學院都不知道。」

      「沒──問題,一定上得了。」里昂不知哪來的信心。

      「里昂,你是說了什麼,面試老師才會向你提起這些?」我忍不住好奇地問。

      「他問我學魔法想做什麼,我回答消滅壞人!」他挺了挺腰桿,滿臉得意。

      愛麗絲大大嘆一口氣:

      「幼稚。」

      「說別人幼稚的人才幼稚!」里昂是絕不願意吃嘴上的虧的。

      這回換我大嘆一口氣。這樣的場景幾乎每天都上演。

      在他們吵得不可開交時,一滴冰涼的水珠滴在我的鼻尖。我打了個哆嗦,接著更多水珠打在我的頭髮以及臉上。下雨了。里昂趕緊拉著我和愛麗絲,回到室內。

      「傷腦筋,我們都沒帶傘呢。」愛麗絲環著胳膊,輕嘆一聲。愛麗絲的媽媽和我們約好在學院正門碰面,但從這棟校舍走到學院正門,起碼得花上十分鐘。雖然雨不大,但這距離絕對會淋得濕透。

      「不然,我們做一個防護罩出來。」里昂雙手在空中比劃著,「喏,這樣的。把雨擋在外面就好。」

      這次,我和愛麗絲同時狠狠瞪他一眼。

      里昂冷汗涔涔地擺著雙手,邊陪笑著:

      「呀,我、我開玩笑的。」

      愛麗絲撇過頭去,對他的行為嗤之以鼻。

      凡是在教育所接受過基本魔法教育的孩子,都知道里昂的方法是嚴重違反規定的。

      魔法可粗略地分為兩種:一種是不干涉任何人的魔法,例如隔空取物,這種單純方便生活的魔法不需咒文引動;一種是對人或環境造成影響的魔法,例如改變大氣、戰鬥中攻擊人所冒出的火燄等,發動此類魔法,需要念誦由主掌各元素的神使,所授予人類的咒文,故其又稱咒文魔法。然而不管使用哪一種,都需要正確的意像。

      不管是魔法學院或一般學校的學生,在升上四年級以前,都只能使用不需咒文發動的魔法,而且發動時必須遵循大人指導的意像。舉例來說,當我想將腳邊的物品拾起時,我只能想像「一隻手往下伸、撿起了物品」,而不能想像「物品自動飛到了我的手中」。至於大人沒有教導過的意像,則是絕對不能使用。剛才里昂提起的防護罩,即屬於此類。雖然很不方便,但這樣的限制直到我們升上四年級才會解除。至於咒文魔法,在意像上有著更嚴苛的規範。

      會有這樣的限制,表面上是為了防止孩子在使用咒文魔法時,因習慣而忽略意像的重要性,造成可怕的結果。

      在教育所的基礎魔法教育課本內,就有這麼一段內容:

      距今大約六百年前,某間魔法學院裡,有一名天資聰穎、想像力豐富的少女。

      少女厭倦了老師所教授的簡單魔法,也聽膩了老師總是掛在嘴上的倫理道德。少女不上課、不和同學互動,唯一會做的就是待在圖書館,閱讀艱澀的魔法書籍。很快地,小小的學院圖書館已經無法滿足少女的求知慾,於是,少女轉向學院外的書店。未經篩選的書籍,混淆了她的價值觀,漸漸地,少女變得無法分辨對錯。少女開始質疑學院所教授的內容。

      「為什麼咒文魔法在意像上有嚴格的控制呢?」少女誕生出了這個疑問,進而犯下老師們千叮萬囑不可發生的錯誤。

      少女使用錯誤的意像引動了咒文魔法。魔法不但成功發動,而且效果比使用正確的意像時好。少女非常興奮,認為老師們只是食古不化的頑固老頭。在這樣喜悅的心情下,少女沒有發現,自己的魔法有些微異樣。

      少女離開了學院,向民眾展示自己嘗試的成果。被此吸引的民眾,做為信徒跟隨在少女身邊。很快地,少女已經擁有一批信眾。他們進入了深山,在一處空地建立了自己的社區,從此與世隔絕。閒暇時,他們便嘗試以各種意像發動各種咒文魔法,並將自己的心得與其他信眾交換。

      漸漸地,信徒發現,自己已經無法正常施展魔法了。溫暖的橘紅色火燄,變成了妖異的紫黑色;澄澈的水,變成了腐蝕萬物的毒物。更糟的是,他們已經無法控制自己所施展的魔法。

      這個與世隔絕的小村莊,在幾年後,終於被發現了。然而,村莊裡沒有任何活人。大部分的人都在家裡去世,他們的遺體不是被燒灼得不成人形,就是被腐蝕得只剩白骨。至於發起一切的少女,則是在村莊外的山坡上自刎而死,沒有人知道她為何選擇以這樣的方式結束生命……

     

      讀完這段課文之後,我連續作了好幾個晚上的噩夢。內容都是那些信徒慘死在村落的模樣。我將這些都告訴了愛麗絲,原以為會被她嘲笑膽小,她卻面色蒼白地說,她也作了同樣的夢。就連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里昂,在那幾天臉色都不怎麼好。

      違反了使用意像的限制,對我們而言,就是向著課文中信徒們慘死的結局狂奔一般可怖。

      但是,眼下的問題總要解決。愛麗絲想了想,便留我們在原地,一個人走向等候區。

      我和里昂蹲在門口,看著雨水匯流成一條迷你溪流,其上浮著些許被打下的嫩葉,嘩啦啦地往排水溝流去。雨珠落入溪流,濺起的雨水打溼了我們的鞋襪。

      「剛、剛才,我真的是開玩笑的啦。別生氣了。對不起。」里昂低著頭,笨拙地道歉。

      我搖搖頭。我沒在生里昂的氣。只不過,課文中描述的場景再一次來到我眼前,那真不是個很好的回憶。相信對愛麗絲與里昂來說,這點是一樣的。

      不一會兒,身後傳來腳步聲。我和里昂站了起來、轉身,看見那名原本在等候區待命、滿臉倦意的考生服務員,拿著三把長柄雨傘,跟在愛麗絲身後,一起走向了門口。不等我們開口,考生服務員就高舉著傘,晃了晃:

      「拿去──這是傳達室借給考生服務隊的傘,到時候直接還給傳達室就行了。校門口那間小房子就是了。」

      我們趕緊道了謝、接下他手中的傘。里昂好奇地問:

      「你是皇家魔法學院的在校生嗎?」

      「我是啊,嘿嘿。四年級的。」見里昂向他搭話,這名考生服務員臉上的睡意一掃而空,「要不要我表演幾個魔法給你們看?」

      「咒文魔法嗎?」里昂顯得很激動,眼睛裡似乎都要迸出光來。剛才垂頭喪氣地道歉的模樣,早就不知道被拋去哪了。

      愛麗絲皺著眉,拍了一下里昂的手背。我苦笑著,站出來打圓場:

      「謝謝你,但這樣會耽誤你的工作,不是嗎?」

      這名考生服務員的臉一下子黯淡下來,又變回剛才滿臉睡意的模樣。不等他說話,另一名穿著考生服務隊背心的學生便從等候區走來:

      「西洛法,你再偷懶就領不到工資了。」

      這名叫做西洛法的考生服務員無趣地撇撇嘴,對我們說了聲再見後,乖乖回到工作崗位。

      「你是不會罩我一下?我和梅爾你感情這麼好!」他都走遠了,我們還能聽見他的嚷嚷。

      我們相視一笑,撐開傘、往校門口前進。和那名考生服務員交談後,我們三人的心情都明顯比剛才好多了。

【作者自我感覺良好的嘮叨】

      六百年前在克倫緹埃大陸上幹了件大事的人也只有一個,看過本傳的朋友不妨猜猜這名少女是誰呢XD人往往會為了各種原因掩蓋真實的歷史呢,至於這麼做的理由也是外傳的重點之一。

      西洛法串場。氣氛變得沉悶時果然還是需要他來救場(笑)

      第二章信息量略大,這個大陸對於魔法的種種規範,這時也能看出來了吧。確實是與莉卡眼中完全不一樣的世界。

      希望這樣的故事能讓您看得盡興。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