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十歲囉
HOT 閃亮星─築允檸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 1-1 衝動是魔鬼

      網路遊戲玩了七個年頭,夏渝從沒想過這種狗血事情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這天她下了課,一如往常返回宿舍、開機、登入遊戲,一氣呵成,一看便知這動作已反覆執行過無數回。

      同樣的帳號密碼、同樣的伺服器選擇畫面、同樣的載入頁面,唯一不同的是進入遊戲後的畫面。

      和昔日進入遊戲後的公會朋友熱情相迎比起來安靜許多。

      夏渝正納悶,螢幕左上角不斷揮舞翅膀的飛鴿擾亂了她的視線,隨手點開信箱,十來封未讀取信件刷的一聲一躍而出,嚇得夏渝瞠大雙眼。

      她記得昨日下線時已是凌晨三點,她不過一個上午沒上線,怎麼突然冒出這麼多信件?心裡嘀咕了句,她點開第一封未讀取信件讀起。

      寄信人:五弦

      內容:不要臉的賤人,敢搶我男友……

      這是寄錯了吧。

      才讀兩句,夏渝皺起眉頭直接按了關閉,點開第二封信。

      寄信人:慕容吳鉤

      內容:別聽五弦胡扯,我和她一點關係都沒有。

      五弦?第一封信的寄信人?吳鉤叫我別理她,這麼說來,剛才的那封信不是寄錯信箱?夏渝再次點開剛關閉的信件重新讀起,怎知道她越讀眉頭越是深鎖,在讀完滿是酸氣的信件內容後她的眉頭終於徹底打結。

      她還是不了解從凌晨到她上線前的這段時間裡究竟發生什麼事,怎會突然冒出個五弦指控她是小三?!

      「莫名其妙。」摸不著頭緒的夏渝目前所知就只有這件事和吳鉤脫不了關係這點。

      那十來封還沒讀取的信件,有的來自五弦,有的來自慕容吳鉤,更有些是公會成員的信,懶得一封封從頭讀來,她索性翻開公會名單,直接密語了位平日互動較多的成員。

      【私聊】橘井泉香:「求解,發生什麼事啦?怎麼一個叫五弦的老寫飛鴿傳書罵我?」

      【私聊】春夏秋冬:「……橘子,你沒看世界頻道?她都鬧到世界頻道去了。」

      【私聊】橘井泉香:「世界頻道吵,早封鎖了。」

      【私聊】春夏秋冬:「冏rz……那你去論壇看看吧,整個江湖都為你翻天覆地了。」

      翻天覆地?!有這麼誇張嗎?她又不是什麼紅顏禍水,能在江湖掀起多大的風浪?夏渝絲毫未將春夏秋冬的話放在心上,纏著對方好心點透露點消息給自己。

      【私聊】橘井泉香:「……四季妹妹,你不能直接告訴我嘛?等會兒還要下副本,得準備補給,爬論壇很花功夫的。」

      【私聊】春夏秋冬:「橘子,說句你不愛聽的話,你是真不曉得還是裝傻?現在大家都幫著五弦討伐你,這件事要是沒解決,別說下副本,恐怕你連江湖也待不下去。」

      納尼!什麼叫這件事沒解決,連江湖也甭待啦?

      但問題是……這件事到底是哪件事?

      原本還漫不經心的夏渝一見事態嚴重,立馬收拾懶病,挪移尊鼠,溜去遊戲論壇一探動靜。

      而這一看……不、得、了、啦!

      她的角色橘井泉香正被人掛在江湖討論版牆頭上鞭屍,標題殺氣騰騰的指明橘井泉香是介入旁人感情的狐狸精。

      如此聳動的標題,自然吸引無數鄉民爭相點閱,理所當然的這篇文紅爆了。

      膽顫心驚的點擊標題,幾分鐘後,原先夏渝還摸不著頭緒的事件這下全一清二楚了。

      整起風波非常惡俗,簡單一句話,她讓慕容吳鉤騙了。

      天真的相信慕容吳鉤這帳號白天交由遊戲工作室代練,晚上才由本尊操控,體貼的不曾在白天打擾他,讓他好命的享受起白天與正牌女友遊戲,晚上與網婆遊戲的齊人之福。

      也不知這情況持續了多久,終於讓正牌女友五弦察覺,她則莫名地成為橫亙在他與五弦之間的小三。

      【私聊】春夏秋冬:「橘子,你真是小三?」

      【私聊】橘井泉香:「連你也不信我?」

      【私聊】春夏秋冬:「我不知道。但你和吳鉤之間確實不像單純的網公網婆,有種走入現實的感覺。」

      是呀是呀,和慕容吳鉤相處久了,在他的甜言蜜語、溫柔相待下,夏渝確實對他有些心動,因此有時也就順他的意思賣弄了點恩愛。

      人總有犯傻的時候,她怎會知道難得糊塗,就栽在慕容吳鉤身上?!

      事到如今,她也只有慶幸當初對網路戀情的猶豫,才沒有放任一顆心徹底淪陷,否則現在不知道會有多痛。

      已然明白自己教慕容吳鉤欺騙感情,夏渝冷冷笑開,指尖力道暴增,打得鍵盤劈叭作響。

      【私聊】橘井泉香:「公會怎麼看?」

      她就不信邪了,自己雖然比慕容吳鉤晚入會,但也稱得上是公會老人,她就不信公會上下兩百人會沒一人相信她。

      【私聊】春夏秋冬:「……」

      【私聊】橘井泉香:「你不說我自己問。」

      拋下一句,夏渝飛快切換到公會頻道。

      【公會】橘井泉香:「平時沒事時都挺熱鬧的,怎麼有事時大家都噤聲不說話?我就說一句,我也是受害者,確實不知道慕容吳鉤有女友才和他在一起,信我還是信他,給個聲音吧!」

      【公會】無道子:「橘井,你和慕容吳鉤的感情事,誰對誰錯,外人怎麼說都說不清。但既然五弦同意只要你把慕容吳鉤娘子位置讓出,也不再介入他們,她就願意原諒你,不如你考慮考慮,否則笑傲江湖留下你,怕會引來閒話議論。」

      無道子是夏渝所待公會,笑傲江湖的會長,能維持一個近百人公會,無道子在待人處事上頭,自然不會太過偏頗。

      只是不知這回慕容吳鉤是給公會人灌了什麼迷藥,竟能讓全公會沒人聲援她,而是一個個相信她是主動介入慕容吳鉤和五弦的小三,而始作俑者的慕容吳鉤不過是一時沒把持住才會受引誘的正常男人。

      這種發展令夏渝氣憤異常,氣到即使她明知手裡握有慕容吳鉤的飛鴿傳書,鐵證如山的足可戳破慕容吳鉤的謊言也不想多做解釋。

      【公會】橘井泉香:「呵呵,會長果然人如其名,確實無道。」

      氣頭上的夏渝呵呵假笑諷刺了句,也不管無道子是否氣得跳腳,打開總是被她習慣封鎖的世界頻道,無視快速上竄的討伐言論,一字一字緩緩敲下。

      【世界】橘井泉香:「慕容吳鉤,當初你怎麼說的,你我心裡有數。若不是因為你,我會莫名其妙成為小三?傻,我既然犯了,罪名我就認了,但要讓我擔下這罪名,抱歉你娘子的位置我就不讓了。」

      【世界】五弦:「橘井泉香,你什麼意思?」

      【世界】o0真0o:「要刪號嗎?」

      【世界】破軍:「刪號?」

      【世界】東方涼:「1000G收橘井泉香帳號。」

      【世界】無敵劍客:「ID自殺?」

      瞧見五弦氣急敗壞的質問,夏渝覺得非常痛快,她似乎能穿過螢幕看見五弦束手無策的模樣。

      一邊享受著這一逞威風的快意,夏邊一邊打起橘井泉香在江湖裡的遺言,直到她在一片刪號聲浪中瞧見某人殺風景的發言。

      【世界】橘井泉香:「……」

      夏渝著實無言,想也沒想,手指已自動按下刪除鍵,刪掉才打幾個字的遺言,轉而留下一堆點點點,心裡納悶:這個東方涼不會看狀況嗎?世界頻道上正吵著男女感情事,鬧刪帳號的大事呢!他居然還能在這時候涼涼的打起她橘井泉香帳號的主意,有沒有搞錯?!

      【世界】橘井泉香:「我可是第一藥師,千G也太少了吧。」

      夏渝說這話時心裡挺得意的。不是她吹捧自己,有多年網遊經驗的她可是個網遊高手,每到一個遊戲,角色總能登上前十排行榜,而這回的橘井泉香同樣也有不同凡響的實力,長期高掛江湖藥師榜第一名。

      怎料,她還在沾沾自喜橘井泉香的風光時,東方涼很惱人的話已跳了出來。

      【世界】東方涼:「都要刪了不是?1000G,夠多了。」

      【世界】橘井泉香:「既然要刪了,G對我有何用。」

      【世界】東方涼:「說的也是,那帳號直接送我吧。」

      【世界】橘井泉香:「……」

      他還能更賤嗎?面對東方涼無下限的言論,夏渝徹底無言。

      但經他一鬧場,之前夏渝才因被指為小三的憤慨也意外淡了許多,懶得再和東方涼瞎扯,她快速發出遺言。

      【世界】橘井泉香:「大家江湖不見。」

      登出遊戲,夏渝揚起復仇笑容。

      這還是她栽入網遊世界後頭一次下線下得這麼爽的,畢竟《江湖》這款網路遊戲內容沒啥稀奇,卻有一堆非常恐怖的設定,其中婚姻系統就是一項,無論成親離緣,都必須經由夫妻雙方同意才能成立。

      因此她下線不刪號,人工冷凍橘井泉香的行為真夠噁心慕容吳鉤和五弦。

      只要她一日不刪號,五弦永遠也別想成為慕容吳鉤名義上的妻子。

      當然……其實夏渝也沒有很想和慕容吳鉤永遠綁定在一塊兒就是了,但為了噁心敵人,夏渝想也不想就選擇了這種傷人一百自損八十的辦法。

      只能說從現象裡探知本質,夏渝的本質就是ーー不能激,一激就腦筋抽風,什麼都不管不顧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