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 1 親人(a)

      一、親人

  

     

      每夜夢迴,我都會夢到同一幕景色:那是個黑濛濛的三更半夜,好像有點飄雪。

      我在街道中漫步著,但是腳底很空虛,感覺是在漂浮般的跳躍著。我感覺自己在左顧右盼,好像在找些什麼,那種想要找到的欲望卻非常的明顯。

      雪開始慢慢轉大,我終於停下了腳步,在一戶人家前面留步。大雪紛飛,我卻不覺得冷。走過了花園(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開花園門鎖的),到了那個雕刻很精緻的小窗旁,用手抹了抹玻璃上的雪,湊近來看。

      這是五百年前的倫敦、五百年前的場景、五百年前的人物和五百年前的小屋,我看見了那裡面有我最熟悉的家人,也有另一個「我」。

      我很緊張的湊更近往前看著,鼻子貼著窗,卻沒有發現我的鼻子都不會感到冷。

      媽媽哭了起來,用力的槌著站在一旁面無表情的爸爸,她很大聲的怒吼著。我很想知道她在說什麼,於是靠得更近了,在那個瞬間,我跌了進去那個看起來很穩固的磚塊牆。

      「你怎麼可以殺了他?怎麼可以!」我聽見了媽媽淒厲的哭喊。

      我想告訴媽媽不要難過,再怎麼樣我都會待在她的身旁,在我靠近她的時候卻看到了在她懷裡的人,就是「我」。我驚訝的倒退幾步,終於明白了「誰」被殺了。

      「媽媽!我在這裡!媽……理理我……我就在妳身旁……」我大聲的喊著,很大聲很大聲,但是她卻沒有理會我,只是不停的怒罵我的爸爸。

      我走到媽媽的前方,看著這個擁有褐色頭髮、美麗碧綠眼睛的女人完全不理會我的大聲呼喊。她沒有像過去一樣低著頭親暱的磨蹭我的髮,也沒有抱著我聽她唱歌,如果她是我的媽媽,如果她真的就是我的媽媽,那麼她怎麼能夠完全不理會我的聲聲吶喊?

      原來,媽媽看不見我了,也再也聽不到我的聲音。

      當我回頭,我看見一個朦朧黑影對著我微笑著,同時也輕柔的拭去了我的淚水。

     

     

      夢醒了,我睜開了我的雙眼。

      看著自己的雙手,冷冰冰的,一絲絲方才的溫存都沒有留下。

      「五百年了嗎?」我走到窗口,掀開藍色的窗簾,早上的朦朧光影滲透進來,刺著我的雙眼。我定眼望著台北的早晨,用冷眼望著這個已經跟以往不同的世界。

      每次我都會這樣問我自己,為什麼這麼多的歲月裡,這些畫面從來都沒有消逝在我的記憶裡?一點都沒有失真的痕跡。

      五百年來,我在天神允諾的計畫裡尋透世界,每一百年就繞一次迴旋。就跟夢裡的小男孩一樣,我很想要找到一個人,但是每次都跟她錯開。我想得到的這份執著,讓我在這長長的時光當中有一股鞭策前進的原動力,我有的時候我默默的盼望,那個我在思念的女人,也同樣在這歲月的沖洗當中仍然保留她對我的記憶。

      我很想念妳,很想念妳,很想念。那麼,妳呢?妳是否也會偶爾在人群當中,找尋我的蹤跡?

     

      我走出房間,現世的媽媽已經幫我們準備好了早餐。

      我很感念她,在這時候的台灣社會裡,已經很少有一個職業婦女會堅持每天做一份好吃營養的早餐給孩子吃才肯去上班,她已經因為這樣很多次都遲到被上司罵,但完全不影響她的母愛。

      「曉倫,你起來啦?」

      「嗯,妹妹呢?」我拉開餐桌的椅子。

      「早就出去了,最近她忙得很,不知道在忙什麼,連早餐都不好好吃就急著出門,」媽媽這樣叨唸著,「下次幫我勸勸你妹妹。」

      「嗯。」

      在我認真的吃著她不知道怎麼研發出來的肉圓時(能把肉圓當早餐的媽確實很難找),她穿著制服走到我的身後,卻停下了她的動作。

      「兒子,」

      「什麼?」我抬起頭。

      「還適應嗎?」她問。

      「什麼?」其實我明明知道她想問什麼。

      「學校啊,新學校還適應嗎?」我看見了她眉宇之間的憂愁。

      「噢,很好啊,沒什麼問題。」

      「我跟你爸爸都很擔心,怕會出同樣的問題,」媽媽很認真的看著我,「不管怎樣,我跟你爸爸都是最支持你的人,了解嗎?」

      「好啦,我知道的,妳趕快去上班!快來不及囉!」

      她急急看了一下錶,摸摸我的頭就離開了。

      又恢復一片令人恐懼的安靜當中,我最害怕就是剩下我一個人。

      寂寞,足以吞噬一切。

     

      換了無數間的學校,就像我的靈魂一樣在各處飄泊,然後始終以一個人的姿態在找尋我的棲身之處。

      我有的時候我想,難道沒有人像我一樣擁有一個永遠不會遺忘的夢呢?

      很久以前這樣,現在還是這樣,我永遠是孤獨一個人走在尋夢的道路上,找尋一個早已失去的人,然後慢慢忘記現在我在哪裡。

     

      「你在看什麼?」他點了點的我的肩。

      我撐著頭在教室的後走廊望著天,享受著那可以稍微避開那些吵死人小鬼的安靜空間,沒想到還是被打擾了。

      「這干你什麼事?」我連回頭都沒有。

      「確實不干我的事。」可是他卻走到我身旁跟我做起一樣的動作。

      我的內心總覺得被挑釁了,感覺很糟糕,於是向另一頭偏了一點。

      「那你在這做什麼?」我反問。

      「我覺得教室太吵了,」他的說法讓我愣了一下,「我想看看天。」

      「你很有意思。」我這麼說。

      「謝謝你。」然後他轉過來看向我,讓我看見了他很漂亮的一對眼睛。

      「你的眼睛很漂亮。」

      「可是怎麼辦呢,我不喜歡。」

      「為什麼?」我突然想到同學流傳著班長有著藍色眼睛的傳言,「是因為麻煩嗎?」

      「是很麻煩。」他突然嘆了一口氣,「超級麻煩,而且討厭死了。」

      「其實你也可以不用戴黑色的隱形眼鏡啊,這樣真的超麻煩。」我這樣說,「你是混血嗎?」

      「可以留秘密嗎?」他回擊。

      「當然可以。我也喜歡留秘密。」我突然覺得很開心,好像終於在這裡找到一個可以溝通的人。

      「我常常做夢。」

      我被他這句沒來由的話給嚇住了,然後我直盯著他,好像想要從他的口中聽到些什麼。但是什麼呢?我自己也不清楚。

      「你都做什麼夢?」

      「一雙碧綠的眼睛。」他不再看著我,反而轉頭望向天。

     

      我想,我似乎在流浪之中,終於找到了跟我做同樣夢的人,在這個地方。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