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話 〈密室〉起始

轉了下自己睡太久有點落枕的脖子,巫祈抽著鼻子,嗅出了空氣中一絲絲的霉味。

等等,霉味?

巫祈忍不住皺起了眉頭,為什麼飛機會有這麼重的霉味?

——這可不行,一定要跟客服抗議才可以。哼哼,這可是消費者雄起的時代。

不過就在他想詮釋什麼是“奧客”的時候,他終於發現了好像有什麼地方怪怪的。

望了望周圍的場景,並不是記憶中那個吵雜又擁擠的經濟艙。

他不是正在從加拿大飛回台灣的○航航空嗎...

好吧,看來是睡糊塗了。

怎麼可能好好的飛機搭一搭跑到一個用土磚蓋成的房間呢?

有些類似逃避現實的心態,巫祈嘖嘖讚嘆著掛在牆上飄逸的燭火非常有真實感。

眼光掃過房間,巫祈仔細觀察了下這間房間。

由土磚砌成的房間整體看起來實在不能說整潔,尤其是那些蜘蛛網厚的可以當棉被了。

這是個四方型的房間,空間大概跟小公園的公共廁所差不多大。

唯一一扇門镶在巫祈的面前,而門的對面有吊掛著一副短雙刃。

照這情景看來,簡直就像是從頭開始的RPG遊戲。

原來自己宅男當慣了,連夢裡的場景都整個中二了起來嗎?

好吧,看也看完了,巫祈還著急著飛機到底要到站了沒。

差不多該醒過來了吧。

巫祈拍了拍臉頰,沒有任何事發生。

巫祈又拍了拍臉頰,還是沒有事情發生。

...............

該不會不是夢吧....?

——不,應該是自己用的方式不夠激烈。

接著,巫祈大力的擰了自己的大腿。

「疼疼疼疼疼疼.......」

可能是太過激動,巫祈那下用了九成力。

雖然參加生存競賽磨練出還不錯的肌耐力和體力,但是那僅僅只是“不錯”而已,他之所以撐的過生存競賽,是因為他所有的行動全控制在最小限度。

而關於他負重還有能夠使出的九成力可能完全上不了臺面。

不過如果對象是體虛的自己就可以計算成加成傷害。

好吧......現在不是開玩笑的時候,他應該趕快找到人求救才是正事。

但是,為什麼自己在飛機上睡了一覺就跑到這裡了?

想了想,巫祈心中馬上浮現了綁架這兩個字。

——靠!長那麼大還第一次被綁架,話說把人綁了之後就完全不管是哪招?好歹也來關心一下吧喂!這麼懶沒問題嗎!?

巫祈抓著頭,心裡抱怨個沒完。

但是,儘管他左思右想了一陣子,巫祈還是覺得自己完全沒有被綁的理由。

他沒財沒勢沒地位,可以說是綁了也沒有什麼好處可以拿的便宜人種。所以會綁架他的不是菜鳥就是瞎了狗眼。

更別說除了他那包從國際生存競賽贏來的獎金之外,他家也沒有多餘的財產可以贖他回來。

不過就算說好聽一點是家,其實成員也就只有巫祈和他重病的媽媽而已。

他的爸爸在很早以前就跑走了,巫祈是連看都沒看過。

而他這次之所以出國比賽就是為了要繳他媽媽的醫療費。

所以不快點回去可不行......

巫祈甩了甩頭。

——不想了,反正再想也沒有用,還不如趕快找到離開這裡的路。

他可沒有多餘的時間在這裡耗。

巫祈再更加仔細的檢查了這房間一遍,發現除了吊掛在牆上散發出一種來用我吧氣息的短雙刃,就沒有任何的東西,也就是空無一物。

重點來了,空無一物。

他拼死拼活的跑去加拿大跟別人拼輸贏的獎金呢?獎金!

啊啊啊啊啊他的隨身物品都在背包裡面欸!他才剛買的PSP跟NDS還等著他寵愛阿....

這個世界怎麼了?

蒼天不仁阿.......

雖然巫祈很心痛,不過他起碼還是知道現在沒空管那些。

他把手探向牆上的的匕首,隨著金屬的摩擦聲,匕首被拿起來了。

不過巫祈還來不及歡呼,他的匕首就很不給面子的掉在地上,還發出了一聲刺耳的金屬的落地聲。

——太重了吧!這個是要人怎麼用啦!

好,非常好,還沒要開始就歧視宅男就是了?

整天待在房間裡不出門完全不做任何事情的家裡蹲就活該被歧視嗎?

靠!匕首這種東西不就該薄如蟬翼,   輕如鴻毛,拿在手上衝上去就砍死一片的那種嗎?

是他們的不正常還是這個不正常阿到底。

巫祈奮恨的瞪著地上的匕首,而被拔起來被摔在地上的匕首一號無言的瞪著眼前的廢材。

既然一個都拿不太動了,一次拿雙刀那種事情也完全不用說。

這點巫祈還是有點自知之明的。

這是夢!一切都是浮雲!就算被綁來這鳥地方廢材還是廢材,不會變成沈○年,變成○波那種一次扛十個的可以說是完全不可能。

或許他應該承認一日動漫宅終生動漫宅這句話。

——不過......還是拿一把就好了,怎麼說呢?有總比沒有好吧。

巫祈糾結的看著地上的匕首,終於決定。

非常非常吃力的拿起地上的匕首,以拿個小匕首就讓他出了吃奶的力氣這點來看,就完全可以想像之後的未來是多麼悲慘了。

拖著匕首的巫祈,開了這房間裡唯一的門。

他當然不會認為門後面是什麼蔚藍天空或綠色草原。

但是眼前的場景可以說是他最不樂見的。

門後面是和巫祈醒來的房間一模一樣的房間,唯一的不同點就只有加上巫祈開的這扇門的正對面還有另一扇門,除此之外,其他什麼東西都沒有。

沒說什麼,巫祈抓了抓頭,邊又開了一扇門。

而眼前一就是一模一樣的光景,一連開了幾扇門都是如此。

沒有任何的改變。

要是對精神上有躁鬱傾向的人來說,這完全是逼人發瘋的節奏。

但是巫祈並不吃這一套,儘管情況是這樣也不會讓他絕望。

依據他媽媽之前常說的,他這個性是像到他爸爸。

這點他嗤之以鼻。

那個人什麼個性什麼長相,這對巫祈來說都不重要。

他對拋下他和媽媽的那個人已經不抱任何感覺。

要是有一天讓他遇到這個被稱作他“爸爸”的男人,他會毫不猶豫的把拳頭嵌進那男人的臉上。

不過現在,這種事情似乎也沒什麼意義了。

或者,無所謂了。

看著被燭火照耀的天花板。

巫祈自嘲的笑了笑。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