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費章回 最低定價調整公告
HOT 閃亮星─唯莿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2

            「妳有沒有看『康熙來了』?我超喜歡那個綜藝節目的!」

            「那不然妳喜歡看什麼?大愛?東森幼幼?HBO?」

            「欸!妳不覺得那個醫生臉很臭嗎?看起來超不爽的,哈哈!」

            「妳喜歡看新聞嗎?還是看動物星球頻道?體育台怎麼樣?」

            「嘿!我要去樓下的美食街,需要我替妳帶什麼嗎?」

            阿寶幾乎要放棄了,她試了各種裝熟的句子,連一個胃潰瘍的人要去美食街這種話都說得出口,但是每次換來的都是敷衍的淡笑。

            她很不解,不喜歡聊天的人她不是沒有遇過,但這個女孩給她的感覺又是截然不同的。阿寶隱隱覺得,只要打開了她的話匣子,她骨子裡絕對是個多話的人。另一方面,阿寶真的很想跟她做做朋友。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阿寶有了這個想法,也許正面的行動不行,那也多蒐集一點資料,也許能離她更近一些。

           

            今天像是例行公事的胃痛結束後,阿寶就散步到櫃台,醫院特別地清閒,彷彿一個無比正常的悠閒下午,只有三、兩個護士們整理資料跟敲打鍵盤的聲音迴盪在空盪的候診區。

            「林阿寶,胃好一點沒啊?」一個護士看著阿寶晃了過來,友善的問著。

            因為她的爛腸胃跟她進出醫院的頻率,好多護士阿姨、姊姊,幾乎都跟阿寶認識。

            「還行啊!今天沒這麼痛,前幾天那真是要人命。」

            「唉唷,我還沒看過妳這個年紀這樣子鬧腸胃的,人家都是去喝酒、吃飯應酬才把腸胃搞壞的,妳這是怎麼搞得。」另一個護士姊姊搭腔。

            「家裡還有兩老要養,妳們怎麼知道我沒有出去喝酒應酬?」阿寶神秘地笑著,做了一個誇張的表情,逗得護士們笑開懷。

            說真的,沒有人不喜歡阿寶,她可是個開心果,在這種充滿病痛的工作環境,就是需要她帶來歡樂跟笑聲。護士們都說,阿寶是個很可愛、很開朗的女孩子,可惜啊!一個高中女生常跑醫院的,時間都用來看病了,不然不用說朋友了,追她的男生肯定也會很多。

            「我有個問題。」阿寶看護士們都放鬆了就趁機問著「我覺得我隔壁的鄰居好眼熟哦!我上次好像也跟她同房,對不對?」

            「那個陳允伊嗎?」護士們交換了一下眼神「又同房啦?」

            阿寶不解的望著她們的神情,為什麼氣氛一下子變得凝重,而且她隱隱覺得,隔壁床位的女生好像不是這麼受到歡迎。

            「她也是身體不好嗎?」阿寶又問,看到護士們面有難色「她也常常住院吧?」

            「她…那個…」一個護士姊姊欲言又止「算是心病吧?」

            心病?阿寶幾乎要笑出聲了,這詞也太唯美了,她當然知道護士們會維護其他病患的隱私,但拿小說的詞彙來唬弄她也太有趣了。好歹也說:精神官能症候群、憂鬱症…之類的吧?

            至少知道範圍了,她阿寶可不是省油的燈哪!

            「奇怪,這種症狀會住普通病房啊?」阿寶故作天真的問著,看到護士們不知道該怎麼應對,「噯!我不是要抱怨她啦!只是好奇而已。」

            一個資深的阿姨點了點頭。

            「會好奇當然是應該的,那個陳允伊,連我們都搞不懂哩!」

            「怎麼說?」

            「唉唷!妳看看!」

            護士阿姨壓低了音量,指著斜前方的販賣機。

            陳允伊,穿著休閒的短褲跟寬鬆T恤,儼然就是在家裡準備要上床睡覺的模樣,走到販賣機前,步伐看起來相當優雅。

            「她走路的姿勢也很神奇,上半身跟下半身感覺是不同一個世界的。」年輕護士說著。

            「很多人都這樣啊!走路的時候上半身都不動的。」阿寶說著,她認識大多數的人只要家裡從小嚴格要求儀態、座姿的,都會有這種連走路時上身也都很挺的模樣。

            陳允伊站在販賣機前,思索了起來。

            阿寶這時打量起她,看得出來,她跟自己差不多身高,骨架也很小,身形很清瘦,長直髮到背部幾乎要及腰。這個陳允伊不知道為什麼,連穿著邋遢也看起來別有韻味。

           

            她選了很久。

            「我的話會喝可樂。」阿寶低聲跟護士說,看到她們白了自己一眼,用嘴形說著:胃潰瘍喝什麼喝?

            「礦泉水。」一名護士在她按下一個鍵後,低語著。

            然後阿寶看到了,護士說得沒錯,陳允伊手裡握著一瓶澄清透明的液體正轉身離去。

            「厲害!妳怎麼知道?」阿寶叫著「我都沒想到欸!」

            因為醫院自己有供水,買礦泉水是件多此一舉的行動。阿寶本來以為她會喝阿薩姆紅茶或者是美日C鮮果汁之類的東西。

            「不用猜啊!每天都這樣。」護士姊姊說著「每天都走過來,選了很久,最後都是礦泉水。」

            「這一點我們都想不透,既然每天都買水,那何必要選呢?」另一個護士說著。

            阿寶啞口無言,覺得這女生真的超出自己理解。

            「她呀!我們問話都是笑,客客氣氣的,偶爾回答一兩句,但也只有最必要的那幾句。」

            「不愛說話啊!」阿寶回應著,想著還能打聽到什麼,「跟我可是天壤之別。」

            「妳們當然不一樣!她是要…」一個護士才要說出口的字又硬生生吞進肚子裡,緊張地看了其他護士一眼,轉身就去做別的事情。

            阿寶皺著眉頭,沒聽出來她剛剛準備要說的東西,真可惜。

            「反正不是什麼傳染病就好啦!」阿寶圓場的說著,感覺到護士們都變的寡言,阿寶又搞笑地露出恐懼神色「不是傳染病吧?是嗎?」

            護士們又笑了。

            「不!我突然好想喝礦泉水!」阿寶捏著脖子,發出瀕臨死亡的哀嚎「救我…救救我!」

            「好啦!林寶賢,回房去啦!明天要驗大便,不要忘記哦!」

            阿寶一聽,頓時把所有笑鬧收拾得一乾二淨,苦著一張臉,拖著腳步回病房去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