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愛分類調整-耽美、百合
HOT 閃亮星─夏洛夕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許宥葦 1.

     

            今天第三天了。

            自從知道那個男人住在哪裡,隔天對方下班,她就開始跟蹤他回家,保持不遠也不近的距離,小心尾隨。

            男人停在一棟老舊的住宅大樓門口,砰的一聲,關上鐵門。

            她站在大樓對面,仰頭張望每層樓的正方形窗子,一邊好奇男人的家裡頭會是什麼模樣?一邊猜想他已經踏上第幾樓?

            翌日晚上,她再度跟蹤對方回家,對方進屋,她就站在對面,盯住大樓不動。

            一名機車騎士載著女生從巷口駛來,最後停在大樓門口,兩人下車後,誰也沒拿鑰匙,騎士只是伸手朝鐵門一推,門就開了。

            看到那兩人進去,她先是停頓,再環顧四周一下,然後走到門前,輕輕一推,門很輕易地就開了,原來鐵門上的四段鎖已經故障,就算關起來,也已經無法自動上鎖。

            一股興奮和喜悅湧上她的心,她不自禁的微笑,可是她沒有進去,反而在隔日男人回來之後,偷偷跟他溜進大樓。

            過程中,她始終沒讓男人發現,對方停下腳步拿鑰匙,她就躲在樓梯間不動,聽見關門聲,才踏上剩下的階梯,站在他家門口好奇張望。

            這棟大樓一共六層,男人就住在第五層。她沒看到半雙鞋子在門口,暗紅色鐵門上滿滿斑駁生鏽,裡頭的白色內門也泛黃掉漆,與她想像的樣子很不一樣,她原以為,對方會是住在看起來更好、更有「個性」一點的房子。

            此時深夜十一點半,她不曉得男人還會不會再出門,無論如何,她已經掌握他的住處,明天就不必站在大樓外吹冷風。

            她心滿意足的回家,下一個夜晚,她也不再到他上班的地方等他下班,而是跑到大樓來,然後坐在六樓的樓梯間,只要有腳步聲,她就會將頭往樓下探,看是不是男人回來了?  

            今天是她坐在這裡的第三天。

            她捧一杯熱騰騰的關東煮,還有幾包小零嘴,一邊吃一邊滑手機,眼睛痠了,就把目光轉到眼前牆壁稍作休息。

            她睇著白牆的壁癌,再來天花板,連角落的蜘蛛網也不放過,她覺得納悶,像這種又冷又陰暗的破大樓,居然有人願意住,不過既然都是臺北的房子,應該也和她租的小套房差不多貴吧?

            想沒多久,周圍的低溫很快就打斷她的臆測,她打了個哆嗦,不知不覺把注意力轉向身旁的灰色鐵門上。

            在等待樓下男人回家的這三天內,她從未見過有人從這扇門中進出,不曉得是住在裡頭的人出遠門,還是根本就沒人住。不管怎樣,沒人在也好,這樣就不會有人發現她在這裡。

            懶懶打呵欠,她低頭繼續瞧手機,來來回回關注臉書上的頁面,而且從頭到尾就只停在一個女人的專頁上,乍然間,她目光定格,發現對方更新了,竄進視線裡的一張照片,讓她滑動螢幕的手指停滯下來。

            照片裡的女人雙手捧著插著蠟燭的生日蛋糕,與一個男人站在一起,男人親暱摟她的肩,笑吟吟地親吻她的臉頰。

 

            超開心的一天,謝謝大家的祝福。今年最最最讓我感到幸福的事,就是遇見我的北鼻。親愛的北鼻,謝謝你給我的驚喜,害我感動到哭惹……希望往後的生日,都有你在我身邊,我愛泥!—   覺得被愛。

            這段充滿甜蜜的圖文一上傳臉書,底下很快就湧進許多留言。「生日快樂,你們要幸福喔。」、「好幸福好甜蜜!」、「好羨慕喔,生日快樂!」、「超閃der!!」

            眼前這一幕,讓她瞬間覺得渾身血液都在燃燒。

            她像個木頭人,呆呆面對照片和那些留言不動,儘管指尖近乎凍結,她依舊按下了留言,在留言欄裡打出一連串「小三小三小三小三小三小三!」。

            她恨不得可以馬上撕爛這個女人噁心做作的笑臉,告訴全世界她有多麼不要臉,多麼不知廉恥,只是在發送出去的前一刻,她停住了手,豎得僵直的食指懸在半空,最終還是頹靡的軟了下來。

            她呼吸急促,大喘一氣,猛烈情緒如大浪在心口翻騰,就在這時,一陣腳步聲由遠而近,她耳朵豎起,轉頭往樓下瞧,沒有多久,那個男人就悠然的走到家門前,手放進口袋要拿鑰匙。

            對方戴的黑色頭巾、後頸被外套領口遮住一半的深褐色刺青,以及那張淡漠清冷的側臉,都讓她喉嚨一陣乾澀。她站了起來,幾乎就要開口叫住他,只是當關門聲刺耳響起,男人進屋去,她發現自己還是沒有這麼做,當場懊惱叫了一聲,失控將關東煮的空杯和小零食全往牆壁砸,再坐回樓梯間,氣得紅了眼眶。

            到了第四天、第五天,她終究只能眼睜睜看著男人回屋裡,什麼也沒做。等到第七天,她終於給自己下了最後通牒,今天一定要把那男人叫住,然後把話告訴他,否則絕不回去。

            她默默的等,過了午夜十二點,那個男人還沒回來,凌晨一點,她聽到樓下的鐵門聲和腳步聲,立即轉頭向下探,這段時間腳步聲傳來幾次,但都不是他。

            凌晨兩點半,她的意識越來越模糊,用力揉眼睛,也揉不去睡意,思緒恍然之際,她靠著牆,眼皮慢慢垂蓋下來,儘管這棟大樓越夜越冷,她仍不知不覺昏昏睡去……

            「小姐,小姐,醒醒。」

            沉啞的嗓音,以及來自肩膀的輕輕推搖,喚醒她的意識。

            眼睛完全睜開前,她只在昏暗中注意到一片模糊黑影,等到那團黑影的輪廓漸漸鮮明,一張五官也映入她的眼簾。

            一名陌生男子突然出現在眼前,她嚇一大跳,趕緊瞧瞧週遭。看到對面牆壁上的壁癌,才發現自己還在這棟破大樓裡。

            眼前身著深色帽T,並把衣帽戴起來的男子,讓她差點尖叫,立刻警戒地喊:「你是誰呀?你要做什麼?在這裡幹麼?」

            對方無言一陣,舉起右手,指向灰色鐵門。

            「這是我家。」

            你家?她在心裡愣了一下,跟著往鐵門瞧,卻半信半疑,「真的嗎?可是我坐在這裡七天,從沒看到你進出,也完全沒聽到屋子裡頭有聲音啊!」

            語畢,男子原本平靜無波的面容,這時出現一絲變化。

            「妳在這裡坐七天?」

            「對呀!」

            「妳也是這棟大樓的住戶?」

            「不是呀!」

            對方再度無語。

            當他從褲子口袋裡抽出手機,她一驚,連忙站起:「等一下,你該不會要報警吧?我不是什麼可疑人物啦,我什麼也沒做,我就只是晚上坐在這裡而已,真的只是這樣啦!」

            「妳怎麼進來的?」

            「一樓鐵門的鎖故障……」

            他眸光清冷,眼神銳利,「妳打算做什麼?」

            語塞的她,抓住長裙沒有馬上回應,這時一道強光刺進她的瞳孔,她難受的瞬間闔眼,再慢慢睜開,眼前光景一片明晰。

            男子把樓梯間的日光燈打開,連同打亮他的臉。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