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 隔著玻璃的烏雲

大雨後放晴的午後,年紀小的孩子在廣場跑跳,不顧會滿身泥巴的踩水坑,年紀大些的則看著外面拿蠟筆水彩寫生,不想弄得髒兮兮。

雨霖是唯一沒有加入泥巴戰的小小孩,他也沒有和哥哥姐姐一起畫畫,一個人坐在水泥走廊上,隔著玻璃看天空。

育幼院裡來來去去的人其實不少,偶爾會有人和孤僻的雨霖搭話,雨霖有時回應幾句,卻從未放下戒心,好像多說幾句就會被弄傷一樣。院裡比較大的哥哥姐姐會陪他玩,外面來的叔叔阿姨會說故事、教他們美勞,雨霖很喜歡這樣的生活,只是每隔一陣子,院裡的哥哥姐姐就會搬出去住,外頭來的叔叔阿姨會換人,雖然他們都說『再見』,實際上雨霖卻沒再見過他們,他甚至懷疑只要走出院裡草地盡頭的那個鐵門,人就會被外頭的怪物吃掉了。

這天他才吃完午餐,菜色有他喜歡的南瓜,他吃了好多好多,特別想睡,可是老師卻帶著他到了主屋棟,這是院裡大人最多的地方,所以他們私下都說這是『大人的秘密基地』,有幾個和他年紀差不多的小孩來過這邊,和他說再見後就和他們的玩具一起消失;哥哥姐姐們說來這就表示會被帶走,會有新的爸爸媽媽。

老師給了他餅乾和果汁要他等一下,坐在對他來說有些大的辦公椅上,雨霖懸空的腳踢踢桌腳,轉了一圈又一圈,外面走廊傳來腳步聲,他趕緊跳下椅子。

「雨霖來。」

老師身邊跟著一個叔叔,他穿著淺色的襯衫、深色的長褲,和電視上看到的明星一樣,有陽光一般的笑容。

「雨霖,恭禧你,今天開始,郭先生就是你的新爸爸了。」

綁著馬尾的老師雙手放在他的肩膀上,感覺起來比雨霖還要開心,樂得馬尾亂甩。

「你好雨霖,我是郭泉凜,以後就請多多指教了。」

那位陽光叔叔蹲下身子,沐浴乳的味道淡淡飄過,下巴部分則是薄荷味。

看著郭泉凜的笑臉,雨霖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他已經有3年沒有爸爸媽媽了,原本的父母沒有錢買米,所以送走吃最多的自己。

「對不起,這孩子有點怕生,可是他是個好孩子,只要多和他說話就好。」

很擔心這孩子會因為個性而失去被領養的機會,馬尾老師趕緊解釋,一邊對雨霖露出微笑,希望不要讓情緒影響到雨霖,雖然失去機會很可惜,但更不該強求,對於孩子只要他們能快樂成長,她基本上是不計方法的,她沒辦法當他們的媽媽,不過卻能當他們的老師。

「沒關係。雨霖……能這樣子叫你嗎?喜歡玩具嗎?」

剛剛沒放太多注意力在他身上,雨霖這才注意到其實有見過這叔叔幾次,每次就只會問喜不喜歡玩具。

「我……應該叫你爸爸嗎。」

沒想到自己還是有人要的。眼前卻突然一片模糊,雨霖莫名的哭起來。

「不用勉強,先叫我郭叔叔就好。」

郭泉凜一點也不慌張,蹲下身子遞出手帕,還是滿臉笑容,只是比起剛剛更多了幾分疼愛,好像已經期待了很久。

「泉凜叔叔。」

「和你朋友說再見吧,我在這裡等你。」

別的朋友被領養都是男女一對出現,小雨霖原本以為會有個女人在門口等他們回去的,但是泉凜爸爸卻是拿出鑰匙開門,沒有說過要給誰驚喜這種話。新家在郊區新大樓的一樓,外面有花園、水池,比童話書上的城堡更好看,裡頭也很漂亮、很新,可是空盪盪的,有點淡淡的木頭和新粉刷過的味道。

泉凜爸爸也和新家一樣,好看卻是『空的』,他不知道少了什麼,卻知道有什麼是應該在卻沒有的。

「這裡是客廳,廁所在這。」

難道是缺媽媽嗎?

小雨霖很想問媽媽在哪的,但是泉凜爸爸一臉很孤單的樣子,他怕問出來會被討厭,只是跟在後面看著夢中才會出現的美麗裝潢,應新爸爸期待上前摸個幾下。

「這是你的房間。」

房間沒有很強烈的男性女性色彩,牆壁畫上大樹、動物和花,展現自然活潑氣息,床單則是彩色泡泡,一邊架上有幾本童話和水彩蠟筆,不知該說是方便迎接各種孩子呢,還是考慮周到。

「不知道你喜歡什麼所以玩具我只準備了這個,」帶他進房間後,泉凜扭捏的拿下架子上的球,「以後看雨霖喜歡書還是車子,都可以放在這裡,爸……泉凜叔叔會買給你,不過要乖才有喔。」

面對郭泉凜的熱情,小雨霖只是直勾勾的呆住,好像想說謝謝又沒說出口。就領養會考慮的年紀,這孩子算是大了一點,可是表現卻不是太孩子,讓泉凜有點尷尬。

「哈哈,我說太久了,你先坐著,我幫你倒杯飲料,要牛奶還是果汁?」

「沒關係,都可………嗯……我喜歡牛奶。」

不像這年紀小孩的話聽得泉凜心裡不捨,尤其在自己有這樣想法時,他還敏銳的感覺到了,趕緊改了像孩子的回答。

「那你等一下喔。」

只剩自己一個的小雨霖不安的坐在床上,懷裡緊緊抱住球,四周很安靜,一下就覺得無聊了,架子很高,得踩在椅子上踮腳才搆得到,放回球後他慢慢走出房間,隨手關上門。

「再去問好像也不對。」

廚房裡泉凜嘀嘀咕咕的抱怨,牛奶不只是牛奶,剛剛忘記問他要冰的還是熱的,現正煩惱的看著鮮奶和奶粉。

思考了半天,泉凜端出他能想到的所有組合,冰冷熱溫都有,當他端出托盤時,卻見雨霖已經窩在沙發上睡著。

深怕吵醒他,泉凜觀察了一段時間才把他抱到房間床上,就著小夜燈的光線觀察雨霖,撫摸他細緻的頭髮,泉凜照記憶說了阿拉丁的故事,第一次對自己的孩子說故事有些緊張,途中把戒指精靈和魔神搞錯幾次。

「……從此過著快樂的生活。」

對自己的孩子說故事,他幻想過無數次,甚至演練過,可是每次都難受得繼續不下去,這次終於讓他講到最後,還是很難受,但已經不再那樣孤單了。

故事說完後他輕哼溫柔的曲子,到聲音沙啞才停下來,檢查杯子夠不夠暖。

真可惜,還想再和他多相處一下的。

「才5點啊。」

他進廚房倒掉一整托盤的牛奶,考慮起晚餐該怎麼辦。

「早安,雨霖。」

「早安,……泉凜叔叔。」

在起床時雨霖就下定決心要對泉凜用正確的稱呼,可是一到嘴邊又說不出來了。

「早餐吃完後先去洗澡換衣服吧?」

把火腿蛋放在他面前,泉凜才坐下喝了口咖啡。不笑的叔叔還是有陽光的感覺,可是是大樹陰影旁邊的那種,好像在不同世界的光線。

叔叔心情不好,是因為家裡沒有媽媽嗎?生他的爸爸媽媽怎麼樣他已經記不太得了,可是院裡有些人還記得家裡的人,會說想念他們。

「怎麼了?」

看到他才吃一點就不吃了,泉凜有點擔心的問,昨天他比較累,才感覺沒有適應的問題,是不是精神好反而開始煩惱?

「泉凜叔叔是我的爸爸,那媽媽在哪裡?」

「對不起,你只有爸爸。」

雖然早想過他會問,也想好如何回應,可是真的遇到時,泉凜只能這樣回答。

回想其他朋友,也是有只有爸爸或媽媽的,雨霖並不是不能接受,反正有爸爸就夠好了,沒有媽媽也沒關係。他繼續吃著早餐,一旁的水煮花椰菜也沒漏掉,咖滋咖滋的咬。

「雨霖好棒,都沒有挑食。」

「先吃不喜歡的,再吃喜歡的,感覺就都是吃喜歡的了。」

叔叔煮的花椰菜比之前吃的好吃一點,可是他還是不喜歡,綠綠的又都是草味,感覺好像牛。

「真的耶,我都沒發現,」能邊看著純真的笑容、聽著天真的童語真的太好了,泉凜托腮微笑,在今天前從沒度過這麼幸福的早晨,……雖然不夠完美,但他夠滿足了,察覺到雨霖盯著自己,他振作的堆上笑,「有沒有想去哪裡玩?叔叔帶你去。」

「我不知道。」

被問這個問題時雨霖很茫然,像是機器當機一樣的呆住,眼睛眨了眨沒說話,這裡沒有草地,不能抓青蛙蚱蜢,沒有好多人,不能玩鬼抓人,平常他和朋友都在抓蟲、鬼抓人,和爸爸應該玩什麼?

「那去樓下溜滑梯好不好?」

泉凜的童年都在學習中渡過,頂多玩個玩具,要他想個遊戲真的很難,如果雨霖不喜歡哪只能唸故事了,這點他倒很有信心,不管公主童話還是冒險奇幻都行。

「好!」

還好雨霖立刻眼睛發亮,興奮得雙頰發紅。溜滑梯他知道,從高高的地方衝下來,他喜歡!

早上的兒童遊樂區沒什麼人,雨霖開心的獨佔所有設施,一下搖搖馬、一下在水管外型的通道鑽進鑽出。

泉凜則和他保持3公尺以內的距離,避免發生危險,目光一偏,一個住戶正遠遠看向這裡,手上抱著一顆白菜和一把青蔥,安全帽都還沒拿下來。

「妳好。」

和她禮貌的打了招呼,可是她卻退開一步,顯得很尷尬的點頭示意。這裡還是新社區,又在郊區,住戶數並不多,單身的泉凜在這裡算是比較『特別』的住戶,不過搬來半年,八卦在住戶間流傳得數量卻是第一名,每天都有新說法產生,縱使他特意低調,傳聞還是沒有停過,只是讓大家更好奇罷了。

「呃……他是誰?」

看著開心爬上溜下的小男孩,婦人臉上出現幾條線,怎麼想內幕都不光采,傳聞讓她不想靠近眼前的男人,可是小孩總是無辜的,多問一下無妨。

「是我的兒子,他叫雨霖,雨水的雨,霖是雨部雙木林。」

「喔喔喔,雨水、甘霖嘛。看起來有5歲了,怎麼之前沒見過?」

公司老闆給小孩取那麼農的名字有點稀奇,大嬸想了下含義的喃喃複誦,心思又轉到八卦去;沒見過他帶女性回家,問他也說未婚,那孩子是哪裡來的?婦人打量著泉凜的慈愛眼光,保持著一層不友善的警戒。

「先前他住在其他地方,最近才弄完手續,昨天下午才開始和我住,以後麻煩妳多照顧。」

他姿態很低,客氣到一種讓人難以拒絕的程度。住這裡一陣子,泉凜當然知道自己怎麼被評論的,鄰居怎麼說他沒關係,可是他不想連累到雨霖被指指點點。

「當然,當然。」

婦人敷衍個幾句,乾笑著匆匆走了。

先前雨霖受到的照顧算是不錯,只是畢竟人數多,離悉心照顧還是有段距離,尤其身體清潔,應該都是讓孩子自己洗的,總有髒污卡在死角。這年紀的孩子總在想玩,洗澡一點也不安分,泉凜邊幫他洗頭梳頭還得哄他不要亂動,深怕泡沫跑到眼睛去。

「等一下哦,我去開門。」

門鈴叮咚的響了,還按得很急,泉凜只得暫時沖掉泡沫,拿了條毛巾稍稍擦乾雨霖的頭髮。監視畫面顯示門外的不是鄰居,而是幾個穿套裝西裝的男女,胸前掛著識別證,臉上標準公務員表情。

國稅局?怎麼找上家裡了,不會要硬闖吧,這樣會嚇到雨霖的。

近期政府開始追討稅款,沒想到這種時候來,泉凜深深皺起眉頭,眼神態度變得難以捉摸。

「請問什麼事情?」

他把門打開一點縫,鉸鏈保持栓上,手伸長放在能直播警衛的按鈕,和門前人說話同時也注意著其他人。

「社會局。」

報上單位名的同時對方秀出證件,態度很堅決,但不是要惹事的樣子。

「等我一下,孩子在洗澡。」

仔細看過每個人證件,不是國稅局讓他警戒下降,有點急忙草率的把雨霖頭髮弄乾、讓他穿好衣服才又去開了門,招呼他們先坐在餐桌椅子,見幾個不認識的大人進來,原本在沙發上跳來跳去的雨霖靜下來,抱著抱枕縮在牆邊。

「我應該都辦好了才對,是有緊急文件沒交到嗎?那麼突然過來。」

泉凜直接就在椅子坐下,對沒事先通知就過來他一向是很感冒的,尤其一下來那麼多人,雨霖不知感受如何,現在要叫他回房間也只是多讓他亂想,時機真的是糟透了。

「你和那個小孩什麼關係。」

問話的人員口氣像大爺一樣,其他人則大辣辣的走來走去、觀察環境。

「什麼叫『那個小孩』,雨霖是我照程序領養來的,你們不知道?」

「情況緊急,我們還沒調資料,」人員說得理所當然,用不友善眼神打量雨霖,雨霖有點害怕,連忙用抱枕擋住臉,「你會幫他洗澡?」

「你們不要亂走動好嗎,這是我家,」見其他幾個人不顧孩子在害怕的逼近,泉凜不再客氣,起身推開客廳人員,把雨霖緊護在懷裡,「我幫我的小孩洗澡怎麼了?」

「總之先和我們回局裡,我們會問他一些問題,確定你沒有虐待嫌疑。」

「你也要用這樣態度問他?他才5歲而已,我們不是犯人!」懷裡的雨霖縮成一團發抖,雙手摀住自己的耳朵,泉凜趕緊安撫:「乖,沒事。」

深呼吸了好幾口氣,泉凜再開口的時候冷靜多了,只是語氣有點顫抖。

「我尊重你們的工作才讓你們進來的,但如果你們硬要找麻煩,就不要怪我不客氣。」

不速之客插腰看著他,知道大概是待不下去,卻遲遲不肯離開。

「麻煩下次先打電話再來,現在給我出去。」

鬧劇終於落幕,泉凜全身力氣像被抽乾的到臥在沙發上,很久沒有那麼無力的感覺了。

「泉凜爸爸,他們要幹嘛?」

「他們搞錯事情了。」

雨霖滾進他的懷裡撒嬌,剛剛爸爸好帥喔,一下子就讓他們不敢說話了耶。

「他們還會搞錯嗎?」

「不會,爸爸有告訴他們怎樣做才對了喔,」聽到孩子叫自己爸爸了,他的心情一下樂得像飛上了天,「我們去外面吃飯吧,雨霖想要吃什麼?」

「我要……。」

還沒說出口,原本安靜下來的外面走廊又吵起來,不知是誰的行李箱輪子壞掉,連在室內地板都叩囉囉,拖重物的沙沙聲,讓人想到愈來愈近,粗重的腳步聲停在門外,隔著門能聽到衣服摩擦聲,有什麼就要進來了。

不顧雨霖緊抓自己,泉凜把他放到一邊,朝門口慢慢走過去,任小雨霖怎麼叫都不回應,活像被什麼附身。

「啊!」

偷看一眼不再被門擋住的走廊,雨霖嚇得大叫一聲,咚咚跑回房間去了。

走廊上站著如惡魔的男人,黑色的T恤、黑牛仔褲,黑皮箱行李袋,漆黑的頭髮有幾點閃亮摻雜其中。惡魔跨進門、用腳把門關上,放開雙手,兩袋黑色行李袋碰的摔在地上,聲響迴盪房子。

泉凜立刻抱上去,臉埋進惡魔胸口,汗水、雨水和胭脂水粉的味道混雜,不是太好聞,心跳聲咚咚響,穩重而強烈。

原來自己比想像中還要想他。

「好啦。」

「啊,對了,雨霖、雨霖!」

男人揉亂他的頭髮,捉弄似的笑,泉凜這才離開懷抱,張望尋找不見人影的兒子。

「雨霖,」走進房間,一團雨霖大的棉被擠在牆壁和床之間的縫隙裡,穿著青蛙圖案襪子的小腳露在外面,泉凜掀開棉被一角輕喚著,「雨霖乖乖,我們去吃麵麵,再去吃冰淇淋。」

哄了有半小時,雨霖才不甘願的蓋著被子離開角落。剛剛泉凜爸爸和那個惡魔叔叔聊天聊得很開心,都不理自己了,哼哼。

沒多注意小男孩在鬧脾氣,辛傑還是興奮異常,一把就把雨霖舉起來玩飛高高,讓還沒搞清楚的小男孩直尖叫。

「這樣會嚇到他!」

「可是我們舞蹈班的小孩很喜歡這樣玩耶。」

被阻止的惡魔咕噥,雨霖則憋紅臉,一被放下就躲在泉凜背後,氣得不想說話。

「叔叔壞壞吼,等等爸爸罰他把點心給你吃。」

「叔叔……呃……呃,帶你去樓下溜……」

用手肘頂頂還搞不清楚狀況的辛傑,他才跟著逗他開心,只是實在讓人很懷疑有沒有效果。

「溜滑梯的話我今天才帶他去過。」

一旁泉凜小聲提醒,憋笑到要內傷了,讓惡魔忍不住對他丟了枚白眼。

「那……我買能在浴缸玩的小鴨鴨給你。」

辛傑認真的說完,緊張等著雨霖反應,泉凜則又深吸好大一口氣,感覺內臟都擠成一團。忍笑真的太痛苦了。

「嗯,我喜歡小鴨鴨。」雨霖也很正經的回答,把地板上棉被摺好放回床上,又鑽進泉凜懷抱撒嬌起來,「泉凜爸爸,他是誰。」

「他……他是楊辛傑,是我的……你的……,」

還被後勁控制的泉凜很勉強才能說話,臉部扭曲得很不自然,腦袋都是小鴨鴨叫聲,完全無法運作。

「我也是你的爸爸。」

辛傑接下去說了,順手推開臉憋青的泉凜,泉凜乾脆順勢倒在床上悶笑。

「也是爸爸?我有兩個爸爸嗎?」

雨霖的注意力現在只在辛傑身上,完全沒管泉凜爸爸怎麼了,泉凜爸爸很好,如果和泉凜爸爸一樣好的人有兩個,他當然開心,這個惡魔叔叔也許沒有泉凜爸爸好,可是人好像也不錯,還說要送他小鴨鴨。

「對啊,那你比較喜歡我還是泉凜?」

吃到一點甜頭辛傑就得意起來了,一邊原本不說話的泉凜嘟嘴,不甘心雨霖就要被小鴨鴨拉過去。

「雨霖,很餓了嗎?」

一把抱起雨霖,泉凜得意的對辛傑做鬼臉,鴨鴨算什麼。

「嗯,好餓。」

「那我們快點去吧?」

「等……等一下我的麵麵能不能加蛋?」

玩了整個早上,他真的好餓喔,萬一吃不飽怎麼辦?

「可以可以,再多加貢丸也可以喔,然後吃完我們再去買小鴨鴨。」

不甘示弱的辛傑跟著插嘴,又提起手上的籌碼。

「你也要和我們一起去?這個樣子去?」

先不說他滿身汗味,嚇死人的眼線也沒卸,頭髮塌了半邊卻還有髮膠,這樣去吃麵不是被人說『ROCK』,就是被當流浪漢趕出去。

「可是雨霖很餓了啊。」

辛傑叫著。

「哈哈,辛傑叔叔幹嘛化妝。」

相處一下雨霖就和他混熟了,高過辛傑頭的他還沒大沒小的抓他頭髮。

「因為叔叔剛剛表演回來啊,叔叔是演很帥很帥的惡魔喔!」

「好啦,很帥的惡魔,快去洗澡,你要吃什麼我們幫你帶。」

「……滷肉飯、蛋花湯和豆腐。」

洩氣的辛傑喃喃的,眼巴巴看這對父子開心出門。

「王子說:『雷蘋斯,放下妳的頭髮。』」

整天玩消耗了很多精力,童話故事還沒說到一半,雨霖就安穩的睡著了。

闔上書,泉凜幫兒子蓋好被子,難掩疲態,睫毛讓夜燈在臉上拉出長長陰影。

「該睡了。」

凝望他很久的辛傑開口,順手熄掉走廊燈,穿黑衣的他整個人融入黑暗,和燈光下的雨霖和泉凜比較下,像被隔在兩個不同空間。

梳洗過後這對新手爸爸終於有時間好好說個話,今天對他們來說無疑也是費力的一天,陪著體力無限的小孩,身體骨頭都要散架了,可是為了心裡充盈的幸福,一切都值得。

「對不起,讓你一個人。」

辛傑抱住側身躺著的泉凜,鼻尖磨蹭耳後,癢癢的。

「還以為會在帶雨霖回來前回來的,去那麼久……俄羅斯很多美女帥哥對吧。」

「全身都伏特加味,讓人不敢靠近,」反正是一片黑暗,辛傑索性閉上痠痛的眼睛,用鼻尖嗅覺探索泉凜,肥皂、皮膚上的維他命C柑橘味道渾然天成,「你好香。」

熱氣讓泉凜耳根都紅了,趕緊揉捏辛傑大腿、摸摸他小腿上的疤痕,想轉移他的注意力,也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這次還有再抽筋嗎?痛不痛?」

「因為時時刻刻都想你,心好痛。」

後頭的肢體纏上來,用手用腳縛住他,明明沒有喝酒,兩人之間卻出現一種微醺感,除了對方外什麼都不重要。

「和誰學的啦!」

手肘不算小力的撞在辛傑胸口,卻沒有讓辛傑鬆手,反倒像是主動投懷送抱,後面心跳強得能透背。

「同行的法國人說男人要浪漫才會受歡迎,我是真的一天想你3次以上,沒有亂說的喔。」

「你要受歡迎幹嘛!」

「我要現在的你、等下的你,全部的你都喜歡我。」

不知何時,辛傑已經控制住泉凜的四肢,讓他連轉頭都困難重重。

「你……你腦袋轉壞了啦。」

「對啊,你要負責。」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