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程雪森怎麼可以如此冷靜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三回

      沒有意外地,早上我又在地下鐵見著了她,我們一邊吃早餐,一邊聊著彼此工作的情況,從這時候開始,我和她習慣了每天早上一起吃早餐,一起搭車上班,也習慣每吃過三次早餐後,就一起喝一次咖啡。

           

      每天一睜開眼,我就期待著能見到她,這己經變成支持我不賴床的最好方法了。

           

      「妳怎麼了?」看著坐在我身邊的她,今天她臉上的笑容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憂傷。

           

      「沒什麼,只是心情有點差而已。」她拿開放在我和她中間的早餐,將頭靠在我肩上「借我靠一陣子,就一下子。」

           

      我看著肩上的她,心中突然有個想法。

           

      「包包拿著,我們今天蹺班吧!」我拿起早餐,拉著她搭上往反方相的列車。

           

      「妳要帶我去那裡?」

           

      看她一臉驚訝,我好笑地伸手揉著她的長髮,但並不打算告訴她目的地。

           

      「妳再不告訴我,我就生氣囉!」她看起來似乎真的準備發火了。

           

      「看看窗外。」我伸手指著窗外那片藍色的海洋。

           

      「哇……是海耶!」我看了看周圍,還好列車上沒什麼人,不然一定會被她嚇死的。

           

      今天一整天,我和她就在沙灘上一直來回走著,直到走累了才坐在沙灘上休息。

           

      「我好久沒來海邊了,今天真開心。」

           

      「明天就開心不起來囉!小心明天一回公司就馬上被老闆罵。」見她露出了笑容,我終於放下心,也才有精神跟她開玩笑。

           

      「放心吧!我早就傳了短訊請同事幫我請假了。」她亮出她的手機,露出一個很得意的笑容。

           

      「不是嘛!妳怎麼不通知我?這下慘了,明天一定會被老闆罵的。」我裝出一副苦瓜臉想博取她的同情。

           

      「故意的咧!」

           

      見她朝我掰了個鬼臉,我便伸手去騷她癢。

           

      「哈哈……好癢啊……妳別弄啦……」她一邊笑一邊躲,整個臉因為這樣而泛紅。

           

      看著她泛紅的臉,突然有種想吻她的衝動,我想,我應該算滿好色的吧!因為當我有這種想法時,身體早就快一步地低頭吻住了她。

           

      吻了許久,直到我發現她已經快喘不過氣了才放開她。

           

      「妳沒有將我推開,是不是表示妳願意接受我?」我輕輕將落在她臉上的頭髮撥到耳後。

           

      「為什麼吻我?」我看著她,從她眼中讀出,她並不願意回答我的問題。

           

      「因為我告訴自已,如果妳願意跟我一起到海邊,那我就吻妳。」我沒打算硬逼她回答我的問題。

           

      「很晚了,我送妳回家吧!」脫下外套披在她身上,我牽著她往地下鐵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我和她都不曾問口說話,就怕打破彼此之間的平衡點。

      在我的堅持下,我和她一起走到她家門口。

           

      「她是誰?」一名男子站在她家門前,在地上留下了許多煙蒂,似乎等了很久。

           

      我看那名男子一眼,又看了看身邊的她,頓時明白了許多事。

        

      「她只是同事,看我身體不舒服才送我回來。」她低下頭,使我看不出她的表情。

           

      「喂,妳是她同事?」

           

      「她說是就是,如果沒別的事,我先走了。」我沒否認,但卻也不願意承認,只好轉身離去。

           

      「妳的外套。」她脫下披在身上的外套追了上來。

           

      「用的到就留著,如果用不到…就丟了吧!」說完,我留下了愣在原地的她。

           

      會想把外套留給她,只是自私的想看她是不是會丟掉,心裡會不會…有我?

           

      獨自一個人往地下鐵走去,我搭上回家方向的電車,心中悶悶的感覺一直消不去。

      下了車,我走路回家,才走到家門口,我就聽到屋內傳來電話的聲響。

           

      (會不會是她打來的?)才剛有這種想法,我便笑自己傻,我連她的名字都不曉得呢!又怎麼可能會有她的電話呢?

           

      還是進屋接了電話,原來是媽媽打來的。

           

      「好,我知道了,我會向公司請一個禮拜的假回台灣一趟的。」掛上了電話,我打了通電話向公司請了一個禮拜的長假,便整理一些簡單的行李,準備搭明早的班機回台灣。

           

     

     

     

     

     

      在台灣待了一個禮拜之後,我又回到香港,整理好帶回來的行李之後,我有些衝動地想到她家去找她。

           

      (但她有男朋友了,這樣不太好吧?)一想到她有男朋友,我整個人像洩了氣的氣球般攤在床上。

           

      (算了,還是睡覺吧!明天還是得上班,遲到了可不好。)甩了甩頭,還是決定上床去睡覺。

           

      坐在之前一起吃早餐的位子上,我真的不明白自己到底那根筋不對,明知道她有男朋友了,卻還是帶了二份早餐到地下鐵來。

           

      「早。」我有些驚訝地看著坐在我身邊的她。

           

      「今天沒有早餐吃嗎?」她笑著伸出一隻手到我面前。

           

      「有啊!三明治。」我想起了幾個禮拜前的對話。

           

      她接過我手上的三明治,低頭吃了起來,相較於她的大方,我就顯得有些不自在。

           

      「我和他分手了。」

           

      「什麼?」我不是沒聽清楚,我只是感到很訝異。

           

      「我和他分手了,就在那一天晚上。」她一直低頭看著手上的三明治。

           

      「為什麼分手?」我希望我的聲音聽起來不會抖,我不想讓她知道我在緊張。

           

      「我和他很早前就不合適了,會一直拖到現在,是因為他一直不願意放手。」

           

      不知道該接什麼話,我只能靜靜地聽她說。

           

      「為什麼一個禮拜不來?」一直低著頭的她,突然抬起頭看著我「妳知不知道我那天見不到妳時有多難過?」話才說完,她舉起拳頭就往我身上打。

           

      「別哭。」見到她的淚,我不自覺的伸手抱住她,順便阻止她的拳頭繼續往我身上打。

           

      「妳知不知道妳很過份?一聲不響就離開,整整一個禮拜都不出現,妳…大壞蛋。」她伸手抱住我,在我懷中她哭的更兇了。

           

      完全沒想過劇情會如此發展,一時之間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我本來是想和他分手後才跟妳說的,誰知道那天他會突然來找我,他很暴力的,我那天說妳是我同事,是害怕如果他知道,我是因為喜歡上一個女生而想跟他分手,會失手傷了妳,我是在保護妳,妳卻那樣對我…」說到她的傷心處,我感覺到身後的拳頭又開始不安份了起來。

           

      「妳知不知道妳害我一整個禮拜每天都遲到…」我感覺到身後拳頭的力道又加重了幾分。

           

      「妳好過份……好壞……」

           

      「為什麼一個禮拜都不來?」她從我懷裡抬起頭,我看著她的表情,知道她不得到答案是不罷休的。

           

      「因為我告訴自已,如果強迫自己一個禮拜不來地下鐵,還能遇見我喜歡的她,我就要告訴她,我愛她……」看著她又準備氾濫的眼眶,我低頭吻住她,也許就此在香港定居也是件不錯的事情呢!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