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章之一 紫蝶

章之一,紫蝶

傳說,蝶影是思念體的凝聚,人若死後的執念太深,意念便會一點一滴的凝結成一隻隻的蝶,透明的晶體,盤旋,飛舞,以蝶型代替自己去完成死亡前的念想。

越是荒涼之地、貧瘠之地,生命越容易逝去,陰氣沉重,便容易集結成千上萬的蝶聚集,殘留下的是更多的執念,更多的影,翩翩飛舞。

「聽說鎮上的傲梅區,晚上夜景特別漂亮欸,你們看圖,超夢幻的!」葉欣雀躍道,亮出手機,手指輕點擊螢幕兩下,將圖放大。

手中的圖片被金黃光點佈滿,後面點綴著傲梅的老木,反倒成了陪襯。

傲梅林,鎮上的偏僻角落,聽說那裡是英雄塚。百年前,祖先英勇抗戰,保衛家園,許多年輕人因此喪命,鎮長便命人將諸位好漢埋藏在此。日後,傲梅林成為鎮民景仰之地,偶爾會前去祭拜英靈,以求居住平安。

劉翔和林若來聞言轉頭。

「讓我看看。」若來笑著,卻在看完圖的下一秒,臉色驟變。

瞧見若來的表情,劉翔嚇的上前詢問:「來,妳沒事吧?是不是又頭痛了?」,他伸出手扶起她的臉,眼眸充滿擔憂的看著。

將人的手拿下,若來搖搖頭,「突然暈了一下,沒事的。」,為甚麼她會從圖片中感到悲傷呢?有一種事情未達成的遺憾。

--好像在這待很久了,久到都忘卻了時間。我們只是想奪回家園而已。

「那……我們去看夜景好不好?」葉欣提議。

「我都行,不過,來妳可以嗎?」

「恩。別太晚回去就好,十點門禁前回去就行了。」

若來不懂,她都已經是大學生了,父母卻仍將她當成孩子似的拘束著,規定晚上十點前一定要準時出現在家裡,因此她每次只能夠婉拒班上同學夜唱、夜遊等等的活動邀請,錯失了體會大學刺激的夜生活。

或許是自己在三年前出過一場車禍,那次與友人外出遊玩,近午夜十二點才回程,途中因太疲累而與夜半未回家的不良少年相撞,雖然人飛了出去,擦傷,流了點血,不過,卻沒什麼大礙。

之後,父母以往對她放縱的態度改為嚴謹,甚至不希望她搭別人的車,亦或是自己騎車都不准,出個門也要再三確認,跟誰出去?去哪?什麼時候回家?

--就是那次。

林若來將手電筒和止痛藥放入背包,繞上圍巾,確認東西都有帶到後,踏出家門。其實傲梅林離自家很近,步行五分多鐘便可到達。拿起手機,七點半,跟劉翔、葉欣約定的時間還有半小時,她便先四處晃晃。

沒想到這裡一點也不荒涼。望著周遭光亮的景色,林若來驚訝的想著,也許是聽到英雄塚,墳墓之地,才會產生錯誤認知。

入眼的是色彩斑斕的景致,許多蝴蝶盤繞著梅花飛舞,雖是冬天,但蝶彩點綴了枝葉,反倒像春臨大地,充滿生機,一切光明。

──只要見一面就好。

──可惡!那是屬於我的,休想霸占!

──為什麼不相信我?

「誰?」聽聞聲音,林若來疑惑的問出口。四處張望並沒發現任何人影。

林若來突然感到些許害怕,跟隨著恐懼而來的是身體最直接的反應,她漸漸覺得腦袋有點沉重,意識開始模糊。

那人躺在柏油路上,頭部緩慢的滲出血。周遭一片零亂,滿地的血跡,碎滿地的悲傷。

──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還沒見到他啊!

──讓我陪在他身邊。

執念越深,顏色越重,幻化之力越強,這是殘念的特點。

「來?妳沒事吧?」劉翔拍拍若來,擔心的望著,他和葉欣剛到就發現若來一個人呆站立在梅林前,表情凝重。

──找到了。

回過神,林若來疑惑的看著自己面前的兩人,「你們什麼時候來的?抱歉我剛剛好像發呆了。」對於方才的異狀似乎遺忘了。

「哇!這裡好美喔,整片黃金色耶,果然不虛此行啊哈哈!」葉欣學著詩人晃晃腦袋,帶點腔韻的說著。

黃金色?不是彩色嗎?透明的、淺粉色的、深色的像百花那樣的綻放。林若來思考著,微微搖頭,想擺脫掉思緒,只想靜靜欣賞眼前的美景,感到傷痛的景。「有點想哭。」她道。

「感動的想哭啊!」葉欣大叫的張開雙臂旋轉。

晃眼間,蝶聚集在林若來周圍,她伸出手讓牠們停留。

──你是什麼?存在又為了什麼?

我是什麼?存在的話……「為了留在他身邊。」林若來下意識說出口。隨即又疑惑的盯著指間上合翅的蝶,她怎麼會回答這種奇怪的話?而且是蝶在跟她對話嗎?還是……幻覺。「翔,你有聽到有人在說話嗎?」她轉頭,眨著靈動的雙眼問。

「不是來妳嗎?葉欣那傢伙早就開心的不知溜到哪去了。」劉翔笑著,他的若來總是這麼可愛,常常恍神,傻勁的可愛。

「嗯,我想先回去,明天還要報告。」

「好,我打電話叫葉欣。」

──只是暫時停下,哪天,也要展翅高飛的。

絕望的躺在路面,她努力的伸手想抓住掉落一旁的項鍊,那裡面有他最重要的人,在離去時看一眼也好,只要能夠把他的面容深深的記著。

──變成影子也好。

劉翔特地騎車至若來家,他有點擔憂,雖然若來時常頭痛,但她最近的反應太奇怪了,似乎特別的容易恍神,一副凝重的表情,但問她卻又像無事般,兩眼清澈。「還是告訴她父母一聲好了。」去醫院檢查一下也好,她身體不好他是知道的。

「不用了,我們家若來可好好的,只要你離她遠一點就行了!」若來的母親語帶不善,狂揮動雙手驅趕。

他就是怕這樣才一直不來找若來,而是透過電話慰問。

「不知道,媽媽好像不喜歡我交男朋友。沒關係,久了她就會接受。」

「媽媽妳明明知道我喜歡劉翔,妳還這樣對他!」

「不准就是不准!」若來難過的望著憤怒中的母親。

「媽媽只有妳這麼個女兒,我絕不能忍受妳再次離開!」

她什麼時候離開過了?林若來幽幽的站立在窗前,她記得那次也是這樣。

──這樣才能活下去。

她坐在沙發上和母親爭執,「我不搬家,我喜歡這裡。」

「不行!算命師說要離開這帶煞氣的地方,媽媽帶妳去外婆家的民宿住好不好?那裡很漂亮的,有很多鳥,還有妳最喜歡的蝴蝶。」她還記得媽媽帶著期望的臉,但其它的記憶,好像漸漸的散去。

──因為力量不夠,一起復仇就足夠了。

「不行,我們目的不一樣。」她揮去肩上帶著鮮豔仇恨色,赤紅色的蝶。

只要離死亡之地越近,離執念之人越近,越易凝聚違抗自然法則的力量。所以不能離去,這是她的堅持。

「嘩啦嘩啦……。」林若來沖著澡,手拂過之處滲出點點螢光,那些螢光再由點狀慢慢成形為蝶影,展翅,飛舞,盤旋。

「實話說吧!看你也是個好孩子,伯母的要求,希望你能答應。」林若來的母親懇切的望著鍥而不捨的劉翔,緩緩道出真實:「那根本不是算命師,而是陰陽師。本來我跟她父親都不肯相信的,什麼我們的女兒是個死人,只是形聚體,她之所以存在是因為執念太深。」她摀著臉,語調開始苦悶,「我發現若來她會下意識走回事發地,然後散成一大片的紫色蝴蝶。隔天,卻又好好的跟我道早安,甚至看起來更有精神。」她哽咽的說著。

記憶緩緩浮現,像投影片似一幕幕上演。「我好像知道我是什麼了。」林若來嚅嚅道。

反正絕不會是……人。

對他的愛太深,所以應當離去的自己,留了下來。

──對你,我執著。

「所以只要若來達不成死前的願望,只要你離得遠遠的,她才能一直活下去!」

「我是她留下來的希望?」劉翔苦笑著。

「是。請你不要再來了,若來我和她父親會想辦法攔住,不讓她去找你。」

「好,請好好照顧若來。」劉翔忍著心痛,決然轉身。

妳的思念到底有多深?說好永不離開的,但現在,我必須食言。

「我真的很愛很愛妳,若來。」錄音帶不斷重複播放的這一句話。劉翔留了捲帶子後就消失了,打電話沒人接聽,也沒來上課,去他家找他,只說他離家出走了,絲毫消息都沒留下。

「雖然你離開了,但是,有這句話就夠了。」林若來笑著,但,淚卻從眼眶不斷的泛出來。

──只是想聽你說,這是我留下的原因。

「我終於可以安心的走了,希望你能好好的活著。」從指尖開始慢慢的消散。

藍紫色的蝴蝶攏翅。停留。空氣中殘留的是一片螢紫的光。

──我還是永遠為你而留。若有來生,再聚。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