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週週聽說好故事《遺失在記憶裡的歌》
HOT 閃亮星─也津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 1-1 亞卡夏。

亞卡夏是我的名字,那也是一種花的名字。

它的花語是友情,不過那跟我無關。

因為除了我老爸老媽還有一些知識份子之外,沒有人知道「亞卡夏」是種花。

誰鳥它是種花?大家都叫我阿夏,不然就是阿卡……反正都不是很好聽。

當我知道我的名字是一種花時,我還期盼會有人叫我花兒啊之類的,靠!那多爽?結果呢?阿卡跟阿夏是什麼?連我家的哈士奇小旺的名字都比我可愛多了!

總之,我的名字與之後的故事沒有任何關係──

「亞卡夏,我跟妳說過多少次了,上課不要睡覺,這六個字哪個字聽不懂?」老師的粉筆一直往我的書桌上戳啊戳,濺起來的粉筆灰害得我鼻子好癢。

「老師,我看她連睡覺這兩個字都不會寫吧?」我隔壁的好同學來了一個神吐槽,搞得班上的大家全笑我一個,還有個從椅子上摔下來,有病!

在我的臉從桌子上抬起來的時候,我的鼻子好死不死被粉筆灰嚴重的汙染到,大約過個三秒之後,我就會打一個宇宙無敵霹靂響噴嚏了。

一秒──兩秒──三秒……發射!

「哈……哈啾!哈啾!哈──啾!」在我打了三個宇宙無敵霹靂響噴嚏之後,我只覺得頭昏腦脹,腦袋裡面好像發生了大地震一樣,東西都亂飛亂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下一秒,我又聽到了全班的笑聲。

我眼前的超級大八婆……呃,老師好像不是很爽快,直直地瞪著我瞧。

「啊喔……老師抱歉。」我搔搔頭,展示出我最佳的態度跟歉意。

然後,我被罰抄了五遍第五課的課文,外加操場五圈。

據當時還醒著的同學表示,是我隔壁的安書輝那臭小子告狀我睡覺的。

嗚嗚!我怎麼這麼可憐啊?

「亞卡夏,妳還行嗎?」我的好摯友、好同胞、好兄弟,美若天仙的沈紀安對我投射關心的眼神。

PS:誰敢叫她胖虎,那個人的人頭明天就會掛在升旗台上。

「是妳陪我跑操場,我才要問妳『妳還行嗎?』吧?」話雖是這麼說,不過我們明明都跑四圈而已,為什麼我已經累到要虛脫了,但她卻好像用飄的一樣,沒在喘啊?

「我當然可以啊,我田徑隊跟足球隊可不是練假的。」

「這樣喔……」我快虛脫了啊!我要是再繼續跑我真的會死在路邊……啊!是死在操場!

我的觀世音菩薩跟耶穌基督還有聖母瑪利亞啊……保佑我別死在這,我這剛要發光發熱的美少女青春時期,可不能因為被罰跑操場就斷送黃泉啊!

等我跑完五圈,我已經不知道我媽長怎樣了。

我氣喘吁吁地被紀安攙扶到升旗台下,腳都軟了、路都走不好了,就看我今天怎麼回家!

「妳跑完了?怎麼那麼快?」我的媽,安書輝那小毛頭竟然來關心我?

正當我要感動落淚、說出我這輩子最感人肺腑的那篇早就準備好的論文時,他換上嫌惡又不屑的表情,嘆了一口氣,「是不是不夠啊?那我去跟老師說妳這次功課是用抄的好了。」

我到底欠他幾百萬啦!

我跳下升旗台,向他求饒,「老爺、大爺、哥哥、老大……我沒惹你呀,自從上禮拜我叫小綠把過期的布丁塞到你抽屜之後,我就再也沒也惹過你了呀!」

想起那時,小綠有顆過期一個禮拜、已經臭掉的布丁,我一個突發奇想,想到把臭掉的布丁倒在我隔壁那笨蛋的抽屜裡,因為是星期五放學幹的蠢事,所以隔了一個周休六日,那布丁已經臭到不能再臭,酸到不能再酸了。

等到大家都發現,上面已經爬滿密密的螞蟻了,然後安書輝臉上的青筋也像賽亞人爆發一樣,爆出來了!感覺下一瞬間就會對我使出龜派氣功一樣,不過我這美少女戰士可不會輸……在老師來之前我真的是勝利的!

哈哈,超噁的!

雖然代價是五篇課文外加五圈操場,但我覺得超值得的!

當我回憶起我最自豪的那件事時,紀安已經被抓去練習,安書輝也去告狀了。

從一年級到現在的六年級,安書輝便是我最大的死對頭。

他愛惹我,我也愛惹他,彼此不讓彼此。

不過每次輸得總是我,不過越挫越勇嘛!國父革命十一次才成功,我來個一百次都甘願!

想到安書輝跪著跟我求饒的那天,我就會燃起鬥志,把所有的煩惱拋向九霄雲外,認真的想等等該怎麼惡作劇。

不過再一個月,我們就要畢業了……但也正因為如此,才要製造一些忘不掉的回憶嘛!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