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木盒的吞噬

      寬大的會議室裡,極長的長桌兩旁坐著幾位穿軍服的軍官,肩上的徽章透露崇高的權力。他們年少為國家奮鬥,到知天命的歲數終於坐上參謀的位子,真不簡單。

      如今有些人頭髮還白了。有些參謀雙手放在腿上正襟危坐、有些參謀手置於桌上手指輕輕敲打桌面、有些參謀把玩鋼筆……他們神色泰然的望向前面講話的人,歷經滄桑的他們懂得隱藏自己的情緒。

      年紀約三十的男子用手觸碰螢幕裡的地圖,說著進犯別國的計畫:「這邊部署三百兵力埋伏……。」他眼神狂熱,英挺的臉上充滿自信,殘忍的將人命當作工具,流血的戰爭說的好似一盤西洋棋。

      他是這國家的總統,名叫明輝,明日的輝煌。

      十幾個身穿西裝、眼戴墨鏡的高大男人站在明輝的兩旁與每位參謀身後靜止不動。

      參謀們靜靜聆聽明輝的計畫,完全沒有意見。說是會議,更像獨自一人的演講。他們僅僅是用看的而已,眼神對明輝的計畫不以為意。

      「凡事以軍事為重」是這國家的治國方針。就連創國都是祖先經過長久的戰爭統一各部族,世襲傳承下來的領導代代以侵略為業。祖先曾靠戰爭造就輝煌的國家,現代卻逐漸衰敗。戰爭雖會激發科技的發展,但是在現代則被視為啃食繁榮的蛀蟲。

      參謀們很清楚,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早晚國家會滅亡。可惜明輝的霸道,他們只能默不吭聲。

      洗腦教育雖然在人民的心中根深蒂固,潛伏的異端會在第一時間被人民揪出來。然而糧食的吃緊、日益增加的稅收,加上徵招去前線的年輕兵力,再怎麼穩固的向心力終將偏離軌道。

      處於水深火熱之中又不能篡位,人民若失去崇拜的君王,怒火、無助將助長反抗的意識,國家會元氣大傷。問題是想篡位的話,必須通過跟隨在明輝身旁十幾名訓練有素的保鑣嚴格關卡,甚至有特種部隊退役,因此找不到機會下手。

      吃的食物要先驗毒,只算例行公事。每個地方在明輝去之前會提前檢查,像是用儀器掃描是否藏有炸彈、排除可能的危險。無論包裹、信件只要明輝要看,除了經過維安部第一道安檢,保鑣還會再檢查一次。如此周密的防護網,絲毫沒有漏洞。

      如果內神通外鬼串通藏匿在人群裡隱姓埋名的革命黨,恐怕國家將走上民主之路。到時,手中握有的黃金權杖會更換為鐵製的,財產跟權力大大縮水,他們不容許這種事發生。

      這時,穿輕軍裝的官兵打開門走進來,手中拿個木盒,行個標準的軍禮,中氣十足喊道:「報告大總統!有一個包裹寄來給您,上頭標示著急件,拆開來是一個木盒,經過嚴密的檢查,沒有任何問題。」

      原本祥和的氛圍,瞬間降溫許多,整間會議室凝重起來。

      明輝很不高興有人打斷他,臉色瞬間變得陰沉:「我不是說過開會時,不要來打擾嗎?聽不懂國語?還是父母沒教你……。」官兵沒反駁他,眼睛沒眨一下,任由他罵。

      「嗯?好像沒看過你,念在你是新進的就不追究了,現在東西放桌上,馬上給我滾!」官兵把木盒放桌上後,小跑步喊了聲:「報告完畢!」打開門離開了。

      負責文書部的參謀繃緊神經,等著被明輝臭罵一頓。明輝不懂敬老尊賢,只看得到軍階,帶給參謀們很大的麻煩。曾把一位與他父親同輩的參謀氣到心臟病發,住院沒多久就死了。

      之前更有一位反對侵略計畫的老參謀時常在會議上或直接到辦公室抨擊明輝,盡說些難聽的話。結果某天坐車在路上行駛時被一群黑衣人劫持從此人間蒸發。

      對於幕後主使者,餘下的參謀們心知肚明,後來沒一個人敢再勸明輝變更計畫。

      明輝命令保鏢檢查木盒,再交給他。

      他看著雙手捧著的木盒,木盒的大小差不多有人頭這麼大,不過它是正方形,質地輕巧,深褐色的盒面雕刻著精美的浮雕:排列幾十棵大樹,幾隻鹿在縫隙間穿梭、覓食,鳥兒在枝椏上觀望,偶爾幾隻蝴蝶飛過。

      雖然深褐色的卻不影響它的栩栩如生,就像深綠的森林與盒面融為一體。他呆立望著這簡單的圖畫,渾然不覺忘了此刻會議正在進行中,對盒子感到深深著迷沒有任何理由。彷彿被邱比特的箭射中,所幸沒對盒子表達深切的愛意。

      放在桌上明輝慢慢打開木盒,低頭盯著裡面。忽然間,一團沙塵探出頭來,一道如黑洞般強勁的吸力湧現。「這是什……」話還沒說完,離盒口最近的頭先遭殃,立刻被吸進去了。

      保鑣們見狀上前去搭救。墨鏡下的眼神應該很驚恐。

      最年長的參謀幽幽的說:「想一起被吸進去的話,儘管去救。」保鏢們聽到這句話,忽然止步愣在那裡。看到雙手抓著木盒企圖從頭上拔開木盒的明輝。

      如果是擋子彈、解救被挾持的對象……絕不退卻。可惜他們從沒見過這種事,根本無能為力。況且剛剛檢查過了,木盒內不可能容納明輝整顆頭,這已經超出他們的能力範圍。最後竟撇過頭後退了。畢竟沒人想要死亡證明上寫「被木盒吸進去」這種詭異的死法。

      一團沙塵突然從盒子的開口冒出來,環繞木盒的開口旋轉。參謀們頓時緊張起來。收起怠漫的態度,凝視明輝跟木盒的變化。把玩鋼筆的參謀甚至不自覺的握緊。

      明輝開始四處亂撞,撞倒許多東西。像發瘋似的甩頭、雙手更迫切的想拔開木盒而微微顫抖。此刻的動作看起來相當痛苦。沒有人願意前去幫忙,經過保鑣身旁時他們紛紛讓路,深怕因此自己惹禍上身。

      半晌,明輝猛然朝牆壁撞過去,碰到牆整個人倒地,躺在地上抽蓄幾下就沒有動靜了。

      環繞開口的那團沙塵變成古怪的顏色,儼然屍體裡缺氧過久腐爛的暗紅色血液。看樣子是明輝的血和土黃色的沙塵混合而成的,身體明顯受傷了。木盒漸漸前進吞掉明輝。仔細一看,軀體接觸到沙塵便迅速崩解化作粉末,被吸入轉動的漩渦中。

      肩膀接下來是腹部,於是上半身消失了,盒子仍繼續吞噬,到了大腿……逐漸吞到剩下兩隻腳。直到皮鞋也粉碎進入漩渦後,暗紅沙塵全部回到木盒裡,宛如滿水的浴缸拔起塞子,而排水孔就在盒內。明輝徹底消失在世上了,盒蓋自己蓋起來,一切彷彿沒發生過。

      即便把明輝壓成肉塊,木盒亦裝不下,現在事實卻攤在眾人面前。保鑣一個個僵在那,要不是留在腦中的殘影,他們不會相信真的發生過,有幾個摘下墨鏡以懷疑的神情親眼確認。

      整個過程那些參謀並不驚訝,反而屏息以待。表情沒有顯現出任何恐懼,應該是預先計畫好的。那位最年長的參謀站起來,走向前彎腰拿起木盒,喃喃自語的說:「希望這樣會有用。」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