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三、誰的敗北之路3

      「真可謂一場貓抓老鼠的遊戲,你在等我,我也在等你,但究竟誰是貓,誰是老鼠呢?」符文戰記暗笑道:「我知道你一直在為我的生命倒數計時,但是我可不會死得這麼平凡無趣。」

      --劇毒狀態消失了!

      符文戰記身上的黑霧乍然消失,角色也變得清爽許多,但是HP並沒有回復。

      衛采明見狀立道:「你讓我去商城買藥,自己卻沒有帶商城的藥,是嗎?」雖然對方喝下解毒劑也是他不想看到的情形,但是這至少還不是最沒品的作法。

      符文戰記的聲音聽起來還很有餘裕,他道:「我不想讓我們之間相差太遠嘛,這樣就太無聊了,沒有遊戲的意思。」

      衛采明的心跳得很快,聽著那一下下的兵器相互撞擊的聲響,他實在不覺得自己還有空檔跟符文戰記繼續閒話家常。如果能親身進入遊戲之中,他會想拿法杖爆符文戰記的菊,可是現在他不能,所以他只能盡可能的拉開距離進行攻擊,符文戰記卻層層進逼,而且遠可攻近可守。

      「遠了他也能刺到,近了又可能會死,騎士真是太難對付了,更何況是魔騎士,速度那麼快,血與防都那麼厚,攻擊力又高,真是IMBA,不愧是靠堆錢打造出來的職業嗎?」他一邊喃喃自語,一邊心忖道:『是了!符文戰記吃了解毒劑以後,他所有的藥品都得CD,這也就意味著他接下來不能再喝水了!』

      衛采明先連按了兩個鍵,為自己打上攻擊與防禦的加成,接著他也開始發動攻勢。意外的,符文戰記明明只剩下三分之一的血量,卻乖乖的站在那裏,不躲也不閃的讓他打。這讓衛采明備感諷刺,內心波動不斷。

      『今日事今日畢:看!打人就這麼點血,不痛不癢的。』往日的嘲諷對話忽然浮上心頭,衛采明不禁自問,究竟是符文戰記真的太厚了打不穿,還是自己的攻擊力太低?

      符文戰記站著不動了一會兒,「你在替我抓癢嗎?你不認真的話,我可是要認真囉!」他一個閃身,迅速襲來,幾乎把殘觴身上戳出一個大窟窿。殘觴的血條迅速下滑,但他不慌不忙的替自己補血,「哈,抓癢的人是你才對吧,你真的要保持這樣的攻擊方式嗎?只要你不能一下就打死我,我就能無限的替自己補血。」

      「那也要你的MP一直都夠啊。你剛才用技能打了我那麼多下,你確定你現在的藍還足夠嗎?」

      對了,趕快喝一口水!

      衛采明很恨自己必須聽從敵人的提醒,但是就現實而言,牧師這個職業本身就不是用來傷害人的,「血腥的牧師必遭神的報復」就連遊戲光碟附贈的角色說明都這樣形容,或許是為了追求職業的分工以及特色,史雲克公司將牧師的攻擊力設得極端弱勢,這也害得許多當初選擇牧師的玩家決定變賣帳號或是直接洗掉角色、重新轉職。

      「可惡,耗了太多的魔力,卻一點用都沒有,雖然對方的水還在CD,是大好機會,可是我就連打出這麼多次的會心一擊都動不了他一根寒毛,牧師的LUK是在高心酸的喔!」

      等到毒系的技能冷卻結束了,衛采明下意識朝符文戰記再上了一計大毒。「幸運,沒被閃過!」

      「沒閃過的人是你!」

      一個激靈,符文戰記曾幾何時竟自他的眼前消失,卻又來到極其接近處。「魔降雷--!」這是他在整場戰鬥第一次使用的技能。殘觴受到攻擊之後沒有死,可是動不了。「糟糕,是定身。」他立刻用技能為自己補血。

      「我承認你的走位是很高超,你就算玩近戰系鐵定也很強,但只要你躲不過我的攻擊,你就完了!看我的,天魔之絕情罪劍斬--!」

      一個爆裂的金光,衛采明簡直無法理解他的角色是怎麼死的,殘觴凍在原地不能動彈,他只能在這定身的十秒內飛快為自己補血,但是補的速度卻比不上符文戰記殺傷他的速度,那什麼怪異又中二的技能一口氣削去他八成的血量,剩下的兩成被符文戰記一計戳爆了。

[你已經死了。]

      悲慘的新細明體一出現,衛采明的腦袋一片空白。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