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一、不會再回來

網遊之真夏盟約(現實系)    一、不會再回來

      當衛采明終於回到家,打開他的電腦,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飛快地點開「鎮世之星Online」,但是今天他的電腦忽然有一堆程式要更新,而且莫名其妙碰上掃毒軟體的排程。等到他終於登入鎮世之星以後,他看到一大堆的水球,這讓他感到非常的不妙,他才想看看怎麼回事,就有一封新的水球丟過來了。

Vinous:杯子,事情大條了!

殘觴:?

      什麼事情大條了?不,就是因為不知道,所以要趕快問啊,任誰一上線看到一大堆水球塞爆信箱,內心都會惶恐吧。

Vinous:這個真不好說,你先看看公會成員列表

      衛采明點開了公會成員列表,不看則已,一看才發現核心幹部全都頂著紅名,他順勢看了一下隊伍列表,發現分隊裡所有的成員都是瀕死狀態。

殘觴:我靠,你們去殺誰啊?

Vinous:我們去殺雪夜抄……正確說來,應該是會長去殺雪夜抄

      「?」衛采明本來又想打問號,不過這樣真的太沒誠意了,所以他決定聽程薰慢慢說,他相信程薰是整個公會裡對他最有耐心的人,同時程薰也不得不對他有耐心,因為他們是同班同學,每天都得相見,關係搞砸了以後絕對尷尬得要死。

      衛采明在等候程薰龜速打字的同時,坐在螢幕前脫去滿是汗水的制服,直到他已經換上家居服了,程薰還是沒打出半行字。他決定去一樓的廚房倒杯冰水,當他拿著開水回來以後,螢幕上的密語還是沒有出現任何字,於是他決定把衣服放進洗衣機……

      「嘟嚕嘟嚕嘟嚕──」正當他打算繞去陽台之時,家裡的電話響了。「喂?」他拿起房間裡的分機。「杯子,我決定口頭跟你說了,誰叫我打字太慢,現在根本沒辦法整理頭緒嘛!」話機對面的程薰哀怨地說,衛采明完全可以想見他現在的表情。

      「不意外。」衛采明悠悠喝了口冰水,「請繼續。」

      「幹嘛說得置身事外似的,會長可是會殺了你喔……」

      程薰開始沒好氣地敘述今天下午的例行公會戰,雪夜抄怎麼打爆黑色領域,會長怎麼不高興,乾脆穿上全部的家當去守傳點,偷襲雪夜抄的會長;雪夜抄的全員痛罵他是卑鄙小人,第一時間上傳影片跟截圖到官方論壇,會長被網上的幹譙聲淹沒以後,一氣之下闖進雪夜抄的總壇殺爆所有人,接著雪夜抄的人也闖進他們的總壇殺了他們的所有人……

      「哇,好長的故事啊,都可以拍成連續劇了。」衛采明挖挖耳朵。

      「你這個渾蛋,別說風涼話啊!你不知道整個下午我連尿都不敢去尿一滴,就怕回到位子發現人死了、物品欄也空了!」

      衛采明翻白眼,「……你不會下線啊?」

      「你以為我不想--?」程薰的口水都快從電話裡噴出來了,「會長威脅我們,說要是誰敢臨陣脫逃,他就要衝去我們家跟我們拼命!都是你,你整個下午去哪裡開小差了?公會戰也不來!」

      「我要補習啊……」衛采明汗顏道:「你說這什麼鬼話?你跟我一樣都是高二生吧,只上暑輔不補習,這樣真的可以嗎?」

      「時到時擔當啦,學測的事情高三再說。」程薰說著說著,忽然「啊」了一聲,「對!最重要的是你現在快點上公會語音,會長找你找了好久,他覺得這次公會戰會輸都是你害的。」

      「……」關我屁事……衛采明偷偷打了個呵欠,「喔,好,我知道了,也辛苦你了,快去喝杯水吧。」

      「嗯……」程薰在掛電話前,還很不放心地說:「杯子,我是說真的,你快點上語音喔,不然會長會噴火的。」

      「給他去噴啊,又燒不到我這裡來。」

      「喂!」話機對面的程薰好像還想再規勸些什麼,衛采明感覺他特別像個老媽子,乾脆先掛了電話。他決定先把衣服拿去洗衣機洗,熱點食物來吃,順便看一下電視上播的動畫,看完再上語音。

      當他終於開啟公會語音的時候,已經是晚間七點的事了,窗外的天空已然全黑。

      「那個死阿明,他娘的死定了!我要殺去他家潑油漆!」當他進入聊天室時,只聽見一連串罵咧聲,除了正在怒吼的人以外,聊天列表所有的名字當中,沒有一個人的麥克風是綠燈的。

      衛采明在想,剩下的那些人到底忍受項晨逸的怒吼多久了?就在他決定把視窗點叉的時候,怒吼的人說了:「阿明,不準走!給我過來!」

      「是,是……」衛采明根本無心聽訓,卻還是不得不應聲。『真煩啊。』他偷偷心想。

      「我們必須認真地檢討這次為什麼會打輸雪夜抄!」

      「喔,是喔……?」衛采明眼睛一亮,這次居然會說要檢討,真稀奇啊。

      「就是因為你不在,完畢!」

      「嗯……哈啊?」又怪我?

      「都是你,害我沒有補師,只能自己喝藥水,你讓我怎麼一邊等技能的CD一邊等藥水的CD啊!要不是綁手綁腳的,我早就把符文戰記那個小孬孬爆菊了!」

      「……」就在衛采明又想把視窗點叉的時候,一樓的門鈴居然響了。「會是小薰嗎?」衛采明乾脆直接忽略公會語音,跑下去應門。當他打開大門的時候,一張熟悉的面孔直接映入眼簾,「逸……這麼晚的時間你怎麼來了!」

      項晨逸放下裝有3G網路的手機,關掉了語音,朝衛采明笑了一下,「當然是來找你的啊,大忙人。」

      「……」衛采明今晚都不知道是第幾次沉默了。「呃…」他極力掩飾著尷尬,趕緊找了個話題,「你忽然消失了,聊天室裡的人怎麼辦。」

      「我可以來用你的RC啊,不行嗎?」

      …別隨隨便便把別人家當成你家啦。

      衛采明難忍嫌惡,即使如此,他還是從鞋櫃裡找了一雙拖鞋出來交給項晨逸,「來吧,我帶你去二…」沒想到衛采明還沒來得及把話說完,項晨逸已經別過他,自行衝上二樓。當衛采明回到書房時,只見項晨逸已經在用他的麥克風說話了。

      「老公,怎麼會用殘觴的號說話呢?你跟他借帳號嗎?」

      「不是啦,婆,我來教訓阿明了,誰叫他整個下午都翹班!我都想叫他把松風套全部還我了,這個可惡的傢伙。」

      --可惡的是你吧,這個小渾蛋,敢來吹我家的冷氣、用我家的網路談情說愛。

      衛采明不耐煩的坐到床邊,遠望著項晨逸正帶勁的跟他的婆聊天。

      斜瞥到衛采明已經歸來,「好了,小優,我得暫離一下,跟阿明好好溝通,可以嗎?」他對婆倒是意外的殷勤。項晨逸把聲音放得軟軟的,以溫柔的低姿態問他的婆。

      「唉。」如果我是女孩子的話,這樣的小男生應該也可以吧。衛采明暗自興嘆。

      「你們要說什麼呢?因為殘觴不在,影響了整個公會可是事實啊,有什麼好狡辯的。」項晨逸的婆,許儀優理所當然回道。這句話讓同時在線的程薰還有段薇絮都不禁為衛采明抱屈。

      這個女人……衛采明立刻走到項晨逸的身邊,扶著桌子,靠在項晨逸的身邊,對著麥克風說:「喔?那你打工的時候、去美容的時候、買菜的時候,我們輸掉的所有公會戰能不能全部算在你頭上?作人別太苛薄了,婆娘。」

      此話一出,在線的人不禁吸了一口氣。

      「完全是要幹架的語氣啊。」

      「行了,副會長你別說了…娃娃,我替副會長向妳道歉。」

      「哈!」許儀優笑得詭異,也不知是生氣還是高興,「泡泡,妳是他的誰?他會想要妳替他道歉嗎?妳不如讓他繼續說,看他要強詞奪理到什麼時候。我行得正,坐得直,當然不怕他。我又不像他那麼過分,公會戰的時候我可是一直苦苦支撐著。」

      聊天室裡正在七嘴八舌,賀靖凜力壓群眾,揚聲道:「--可是我看妳也沒幫上多大的忙啊,明明是個法師,輸出卻這麼低…」

      蔣君翎立刻打斷他:「豆腐,別說了!連你也要加入戰局嗎?」

      賀靖凜回嘴道:「柳丁,你讓我說嘛,不說的話我今晚會睡不著的,我是真的不滿娃娃很久了,她處處都針對副會長,好像副會長礙著她哪一點似的!副會長可是會長很重要的人啊!」

      嘰哩呱啦嘰哩呱啦……

      「豆腐,你還有臉說話?我跑遍各大公會,從沒看過像你這麼薄的坦,符文戰記才刺你一下你就噴了,害小逸沒時間CD的罪魁禍首是你!」

      「娃娃小姐,別開玩笑了,坦是用來暫時抵擋攻擊的,後面的輸出一萬年才出一招的話,就算有十個坦也沒用好嗎?更何況妳那個低輸出才是造成公會戰疲弱的主要原因,妳還不懂得反省啊?什麼時候才要去把妳那個配壞的雙修洗一洗啊?法師的王道玩法並不是近戰好嗎?」

      「豆腐,你X的再機歪一點,敢不敢出去打架?」

      「娃娃小姐,請妳把嘴巴放乾淨一點好嗎?我真的不能理解會長到底是喜歡上妳這個恰查某哪一點耶。」

      嘰哩呱啦嘰哩呱啦……

      「嗶」,就在衛采明聽得興高采烈之時,項晨逸卻關了公會語音。「跟你講點正經事,」項晨逸走到衛采明的床邊坐下,同時拍拍他身旁的位子,「你也坐。」

      「我不可以坐在這裡嗎?」衛采明一屁股在董事長椅上坐下,「坐太近了很熱。」

      「我們接下來可是要Men’s   talk耶,當然要靠近一點,心靈才會近啊。」項晨逸道。

      「額……那種東西可以午夜十二點以後再說嗎……?」

      「喔,好吧。」項晨逸扁扁嘴,「我開玩笑的。」

      你看起來一點也不像開玩笑,到底是來我家幹嘛的啊,隨隨便便就坐在我床上。衛采明扶額,「有屁快放啦渾蛋。」

      「嗯,那我放囉。」

      「……」別在我床上放屁啊啊……

      「阿明。」項晨逸凝視著他,猶疑了一會兒,才道:「你是公會的靈魂,你要有這樣的自覺啊,下次別再缺席了。沒有你,我們幾個怎麼辦?」

      衛采明可從來沒聽說過自己是什麼「公會的靈魂」,他嘆了口氣,「承蒙抬愛了,說真的,我可從來沒要求過你對我忠誠。只要我不在,你可以隨時去別的公會找人代打,要錢也沒關係,我補給你就是了。」

      項晨逸愣了一會兒,不禁大罵:「白癡喔!」

      「!」嗯?

      「別的公會哪裡找得到像你這麼厲害的奶媽?CD短、補血多,可以一次補全體、MP條又這麼長,你不知道你自己超讚的嗎?」

      「呃……」

      衛采明拿起桌上的水杯猛灌一口,直到轟然的腦袋冷卻一大半,他才愣愣地放下杯子,搔了搔鼻子,「逸,我很謝謝你這麼信任我。」

      項晨逸抓抓頭髮,嘿嘿一笑,「這是當然的,你是唯一能跟我配合的人,我不信任你要信任誰?跟你說,今天你不在,我根本沒辦法放心的打,超級不痛快的。符文戰記的特攻又那麼高,我真快被他折磨死了,公會裡其他的人在他面前薄得跟紙似的,戳一下就噴掉,最後整場只剩我一個人在撐而已……」

      聽著項晨逸的描述,衛采明不由隱隱的心揪,他關切地問:「小薰呢?他不是很會躲嗎?怎麼沒有陪你到最後一刻。」

      「哈哈哈。」項晨逸笑著說:「你笨喔,弓箭手根本挨不了那麼久,他比泡泡還早噴,真是弱爆了。我看你人不在,對他的影響也很大。」

      「嗯……」衛采明的回覆有些無力,應該說,他根本已經心虛到不敢回應了。

      什麼影響不影響的,我一直覺得有沒有我在,對戰場根本就沒有影響啊。怎麼會選在今天忽然說這些話呢?

      「所以啊,下次你就是把補習給翹了,也要準時回來打公會戰知道不?公會戰一個月也才一次嘛,不然你就想辦法請假。」

      「…嗯……」面對項晨逸盼望的眼神,衛采明真的不忍心說出實話。『鎮世之星是個洨啊,我可是不論如何都要上中字輩以上學校的男人啊,沒時間陪你這種小朋友混啦!』心裡是這麼想的,但眼前的項晨逸笑臉迎人,原本他都做好挨罵的準備,項晨逸卻意外地沒有責備他,這讓他更猶疑了。『不論他在大家面前怎麼說我,至少他並沒有實際的罵我,反而還誇獎我……』衛采明的內心擺盪不已。

      「逸,既然我們是朋友,能說句實話嗎?」

      衛采明難得有反應了,項晨逸興高采烈地問:「安怎?」

      「我…想退出鎮世之星了。」

      「……啥!」

      早就知道項晨逸會瞠目結舌,衛采明深呼吸一口氣,做好心理準備,才繼續說:「我連帳號的買主都找好了,接下來我想認真讀書,從此斷網。」

      「什麼嘛,你這個負心人,牌坊才幫你立好就趕著去做婊子!」項晨逸立刻從床邊站起來,直指著衛采明,「Vino能做的你都做不到嗎?那你跟人當什麼副會長?我明天就拔掉你的職位,把副會長換成我老婆!」

      「……」項晨逸的話一瞬間刺傷了衛采明,卻反而讓他有種解脫的感覺,「那好,你換吧,反正我也不要這個號了。」說完,他把椅子背過去對著項晨逸。

      「……阿明,」項晨逸走了過去,「你真的要賣號?不上鎮世了?這可是你努力三年的遊戲,你的青春都在這裡頭了耶。」

      本來衛采明都決心不說了,可是當項晨逸走過來,他又忍不住說了句:「那又如何?鎮世不紅了,他在哈哈姆特的排行榜都已經跌出二十名外。你要賣帳號也趁早吧,不然很快就會不值錢了。」

      「那又怎樣?」

      「什麼怎樣?」

      「你對遊戲就這麼沒有感情?你衡量遊戲的價值就跟路人一樣嗎?」項晨逸皺眉,他扁了扁嘴,「我跟你不一樣!我不是你這種沒血沒淚、靠著遊戲賺錢的人!史雲克公司何時倒我就何時撤。」

      「啊?靠著遊戲賺錢有什麼不對?像你這種被遊戲公司賺錢的人才蠢吧……」

      聞言,衛采明真覺有種不痛快,罵人的家常話他向來聽得很習慣,從來都不當一回事,可是自項晨逸的嘴裡說出來,就是帶著一種格外的刺,越是被刺,越是不痛快。他忍不住刺回去道:「還有何時可等?我看就是最近了,黑芭樂不是想收購史雲克?換代理商以後,收費肯定貴得讓你玩不下去,你怎麼不懂得見好就收呢?」

      「……」

      當衛采明把椅子轉回去之後,他只看到項晨逸站在他面前瞪著他。衛采明有些悚然,而項晨逸道:「你他娘的屁話特多,我沒時間跟你耗了。一句話,以後別缺席了,不然我就揍扁你,你是答應還是不答應呢?」

      「不答應。」衛采明哈了一聲,雙手舉起,「現在要揍你可以揍了,等你走了我就去驗傷。」

      可是項晨逸還是沒有揍他。他本來伸出手,像是想對他做些什麼,可是很快就把手抽回來,隨後他竟然露出一個悲哀的表情,嘆了一口氣,「你就是這麼討人厭,我明知道我跟你合不來,一直一直都是這樣。」

      衛采明的心裡揪了一下。「……」

      他道:「喔喔,我跟你本來就合不來,從一開始就是這樣。你既然時間不多,就快點另尋補師吧,我是絕對無法跟你配合的。」

      項晨逸沒有回話,不過是瞥了他一眼,就轉身離開房間。

      那目光交會的一瞬間,衛采明感覺到項晨逸鄙視著他。

      「…逸。」

      項晨逸沒有回應。

      衛采明什麼也不想,在房裡呆坐了一會兒,直到聽見一樓的大門發出聲音,他才猛然回神,瘋也似的衝下二樓,剛好趕上項晨逸正要走,就好像項晨逸也在偷偷等他,等到他來,卻更不遲疑的快速離去。

      他打開大門,倚在門邊,看著項晨逸騎上腳踏車,狂踩踏板,沒命似的狂奔出去,遺下風煙,騎過一座又一座的路燈。衛采明知道,他是不會回頭,也不想回頭了。他沒敢再叫喚他的名字。

      「…我幹嘛老是說那種話激他?越是知道哪些話能傷他,越是想說出口。他願意在晚上騎這麼遠的路來找我,我卻……」

      衛采明在門口蹲下來,他懊惱了好久,直到忽然想起項晨逸的電話還遺落在客廳,他才悠悠起身。

      他終於放心了。「算了,來日方長,我多的是機會見他,先冷靜個幾天也好。」

【Continue】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