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湳蛰

“你好。”“丽芙”还是那副面瘫样子,行为却极是礼貌,伸着右手等她的回应。

舒然没敢去握,也站起身,硬着头皮问:“你到底是谁,是你救得我?”

  “丽芙”不说话,固执的维持一个动作,金的发光,蓝的深邃的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舒然大汗,僵持了几分钟,最后实在受不了他的冷暴力,和他握了手。

他这才算满意的走到一边的椅子上,坐了下去,那动作换成男人是绅士优雅,但是若在一个少女身上,就太过诡异了。

  “我先自我介绍下,我叫湳蛰,是丽芙的哥哥。”他机械的说完,自觉地停下观察她。

舒然扶着床沿,不然她怕真的会晕厥过去,原来姥姥是个双重人格   !

  “看来你还一时消化不了这么多,那么换你来问,你应该有很多的疑惑才对。”

舒然的身体晃悠悠的坐到了床上,脸色不佳的沉思许久,这个男人虽然迷点重重,但是看现在的情况应该不会伤害她。

又想起丽芙的话:哥哥说你是天上来的,要尊敬你,不可以告诉外面那些坏人。

这话有两个信息,第一,自己对于湳蛰似乎是个特别的存在他有保护之意,第二他知道自己从何而来,只是变个说法告诉了丽芙。

  “我会出现在这里和你有关,是吗?”她大胆的说出自己的猜测。

湳蛰愣了一下,随后神情激动的站起来,吓了舒然一跳,本能的抬手护胸,他想干嘛!?

  “你很特别,这次说不定可以成功。”他没头没尾的一句搞得她满脑问号。

煵蛰察觉失言,尴尬的咳了几声,又道:“你说对了,确实是我把你弄到这个世界,这里和你住的地方没有多大差别但又不尽相同,打个比喻,就像兄弟手足般存在的另一个平行宇宙,是地球,也不是地球。”

  啊咧?舒然听懂前面,后面就有点绕了,难道是什么多元化空间的问题?很像《救世主》里设定的时空背景,在另外的时空,另外的宇宙里,有另个自己,也在另一个地球上生活。

她这边正理解着,煵蛰续道:“物质实质没有发生变化,但是你属于的是第27次元的宇宙时代,而我强行打开时空隧道迎你来到这——第15次元宇宙时代的地球。”

舒然捂额,原来不是穿越时空,而是穿越了宇宙。

他可能把这话说过很多遍了,熟练的又要解释,不过被舒然抬手打断:“我大致明白了,说说你的目的吧。”

湳蛰安静下来,看着这名和他隔着不止时间那么简单的女子,和以往任何一名初来的女性皆不一样,不由的,心里生出莫名的兴奋,身体也跟着热了起来。

  “为什么不害怕?你不担心回不去吗?”

  “怕,怎么能不怕。”舒然泄口气,神色间迷惑而惶惶不知所措,慢慢看着他,尽量笑出来:

  “可是你一定有办法把我送回去,对吗?”

湳蛰的面瘫终于撤了下去,眼光有了点柔和:“好聪明,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是的,她想回家,在听到他的话在看见那帮野蛮的人后,简直就想逃了。

这不是她了解的地方,但不能慌乱,要更冷静才行。

舒然压制着内心的不安,说道:“我不聪明,只是你的许多话都在暗示,你有件事,似乎只有我能帮到你,既然你会这么笃定我能答应自然是因为有足够的筹码让我只能同意,现在对我来说最想要的,是回家。”

他沉默了,定定的注视着她,一双异色眸子明明灭灭,看得舒然浑身不自在。

  “你叫什么名字?”他突然问。

她乖巧的回到:“舒然,舒展的舒然后的然。”

说完想到一个问题又道:“你们这里说的都是中文吗?”

  “语言这种东西也是一种物质,只是它更接近意像,因为平行宇宙间的相互联系,相互影响,最大的语言主体的磁场会更强,也就间接干扰了别的次元宇宙的某种发展,你所谓的中文,应该是你们星球上使用人数最多的吧?”

还真是,舒然瞪着眼睛点点头。

  “所以喽,在我们的历史中,这种韵语,也就是你的中文,成了主要语言。”他两手一摊,说得明白。

直听得她感慨世间无常,在学校还要拼命背英语,在这本国语言走天下啊。

舒然的心情缓和了许多,可能是新奇的东西让她放松了不少。

  “那你要我到底做什么呢?”

提到正事上,煵蛰的脸颊又绷了起来,这时铁门被撞开,一个男人闯了进来,还不等舒然看清,就听他嚷道:“妹妹,我拿到好多吃的,妹妹......”

男人在看到舒然时,愣了愣,随即兴高采烈的冲到她面前:“神仙姐姐,你醒了?”

嗯?舒然除了惊讶还是惊讶,这男人很高,穿着粗麻衣裳精壮的肌肉张扬着性感与力量,但是他的话泄露了一个事实,他的智商似乎有些问题。

舒然暗叹可惜,长眉入鬓英气飒爽,黑发的头发不甚整齐的散在肩上,狂野而英俊,不相符的憨傻表情,正掬满纯真的笑意看她。

  “他是谁?”舒然望向湳蛰,只见到他脸色泛青无比,似在隐忍什么。

  “我的身体。”他咬牙切齿的说,在看到男人居然要抱舒然时,迅速起身狠狠的抓住他手腕,疼得男人嗷嗷直叫。

  “坏人......坏人......”他抽回手吓得躲到墙角,庞大的身躯佝偻成一团,微微颤抖。

她看着不由心生怜悯。

                                          ~~~~~~★★★~~~~~~★★★~~~~~~~

湳蛰后来对自身和这个世界的解说有点匪夷所思,至少在舒然心里是这样想的。

他的家族曾是这个世界上的贵族,更因为自身接近古老的人类基因而得到前所未有的名誉和权力,历经千年后却印证了那句话,成也萧何败萧何。

在这个时空的人类,进化的过程和舒然的时空没有差别,只是科技和社会的飞跃程度更为发达,但是他们有个致命伤——身体异常贫弱,经过了几次大范围的气候变动,数量锐减,尽管各种技术尝试,还是不能减少日趋下降的生命率。于是他们把目光投向了各方面极端强悍的动物,意图提炼出它们坚韧生命的秘密,最开始这项研究进行得颇为顺利,但是几年后,一场大规模的疾病使饲养的几万只实验动物发狂,连最弱小的草食性动物也开始捕杀人类,这项计划最终告停。

经此一役,当时人类已不足十万,苦苦追寻活下去的希望支撑着他们,直到几名科学家突然在公众面前展示了他们的实验成果。

以动物的身体为媒介,将人类的基因与之结合,这就是初代兽人。

它能直立行走,但仍保留了大量兽的特征,不人不兽,如同怪物,社会反对的声讨好比浪潮,科研由明转暗,从未中断,百年之后,兽人的进化不断前进,他们的体貌愈加接近人类,继承了兽类的力量,

他们服从性极高,虽然有了智商但不高超,对人类有深入骨髓的崇拜心理,可以说是天生的人类仆从。政府似乎看到了益处,于是实验性的将兽人放军队,成果显著。

慢慢的,各行各业都有他们的影子,减少了人类很大的负担。

这该是好事,然而,因为一名科学院的研究生,不仅牵连了湳蛰的家族,甚至为他们招来了灭顶之灾。

那名研究生的父母是照顾楠家的事务员,他自然听闻了这个家族高贵的历史,那一瞬间,突发奇想,优良纯净的古代人类基因,如果和兽人结合会怎么样。

问题产生,就像疯长的野草肆虐了他的心,研究生很想得到湳家人的血,可是太过困难,因为父母的缘故他却可以轻松的接近他们,那天晚上,研究生带着最新一代的兽人基因,着魔般的把针管里的东西推进了煵蛰祖先的体内,那名祖先,在几分钟内就进化成了一个兽人,更强大的力量,更优秀的体质,更完整的智商,最重要的是,与人类无差别特征。

研究生被带到法官面前时,狡辩那名楠家人并不是变成了兽人,相反而是借助了兽人的基因成为更厉害的人类,不管他如何解释,死刑不可避免,但这段话,被当时政府许多的高层深记在了心中。

政府开始监控当时的湳家,定时抽取血液样本,进行和兽人的基因结合的研究,表面上似乎他们的地位更高了,实质却慢慢变成了索取资源的载体。

那名已经变成兽人的祖先看穿了政府的阴谋,强行逃出实验基地,一路上无人可挡,最终消失踪迹,再没出现过。

事后,湳家人的地位被隐秘的一点一滴蚕食掉,不过几十年,灭绝了,是的,最后接近古人类的一支血脉,就这样湮没了,唯一的能让现世记得的贡献大概就是那批与他们的血相溶的高级兽人的诞生吧。

舒然听了煵蛰那悲恨的声音后,一下子想到了一种鸟,朱鹮。

楠家的命运和它珍稀而名贵的一生到很相似,只是朱鹮得到了人类最后的保护,而他们则死在了同胞的手中。

  “那你和丽芙怎么会在这?”她本想说既然楠家灭族,你又怎么活下来了,但觉得这样问有点不好,就含蓄的换了话。

湳蛰的蓝眼变成了一种墨蓝,他忽然语气森森,让舒然听了也冷了几分:“我和丽芙是楠家最后的继承人,死后不久,他们把丽芙和我的基因保存下来,可能是报应,几百年以后,国与国之间战事不断,新型病毒肆虐人间,呵呵,人类已经完全不行了,兽人的势力越来越大,不过他们对人类仍旧敬爱有加,为了守护好仅剩的人类,兽人创造了一项发明,才使人真正意义上变成享受的顶端,那就是我们这样的仿生体。”

所谓仿生体其实和舒然世界里的克隆人很接近,兽人并不了解湳家的历史,加上急需实验的载体,于是湳蛰和丽芙重生了,但是可供操作的人类基因太少,兽人科学家们只好选择类人材料制作,内脏、血液、皮肤,甚至可以像人那样生育繁衍,唯一的区别是他们靠一枚叫生命程序的芯片进行驱动,这种情况的仿生人是社会最底层的存在。

湳蛰比之他们要好点。

舒然看向缩在墙角双手抱着头,依旧怯怯的偷偷瞧他们的男人,不由柔了眉梢,美丽的眼睛一阵水波凝转:“他又是怎么回事?”

湳蛰闻言,眸光灵闪,暗藏起摸不清的东西,静静说道:“湳家古老的血脉有着不可预知的神秘力量,因为受到现在天气磁场的干扰,引出了我灵魄,他是我的肉身.......”

他颦紧的眉心拢出深深的沟壑。

  “要不是丽芙强行把我大半的灵识渡到她体内,我怕是这辈子都得是个傻子了。”

她终于明白来龙去脉,这个世界太神奇了,有军队,有科技,居然还有法术这类的灵异东西,只求他要我办的事不要太难,不然可就苦了我了。

湳蛰感觉到她的安静,望向那沉思的小脸,直到这时他才敢毫无顾忌的看她。

时而颦眉,时而眨眼,一举一动都隐隐牵出他的心思,为了自己的心愿,不断的从异界召唤来女子,不过这一位,确实有点不一样。

眼前的舒然,他感觉得到,她想回家的愿望比之那些人更加强烈,又是那么镇静善于思考,说不定,说不定......

他转头看着已经不在发抖的男人,眼神流露出深思,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