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霉催的穿越

舒然醒过来的时候脑袋还有点懵,自己这是在哪里?

慢慢坐起身子   ,她环顾四周,老旧的土坯墙上有干掉的黄泥巴,很像电视剧里旧社会的农村平房。倒是那些家具挺特别的,全都是铁质,与其他明显格格不入。

她扶着额头,身上还是那件老爸重金买来的白色礼裙,本来她是去参加好友的邀请,地点在夏威夷,很浪漫的沙滩婚礼,不想被一个突然的巨浪摧毁,当时另一个好友茗苏急急的想救她却也被吞噬了。

然后.......

记忆到这里就结束了。

她再次抬头看看四四方方的小空间,皱了好看的眉,夏威夷.......绝对不会有这么落后的建筑。

舒然一时搞不清自己到底被海浪送到了什么地方。

这时,对着铁床的门被打开了,强光像夜晚的探照灯线晃花了她的眼睛,但是很快又关上,倏忽错落间,一个娇小的人影立在了面前。

那是个外国少女,深褐的长卷发扎成辫子垂在腰间,麦色的皮肤,单眼皮,小小的嘴,脸颊上有可爱的雀斑。

呃......要用英语说话吗,虽然上的是顶尖的艺术院校,可是自己的外语实在不怎么好,就在她想豁出去老脸说一句是一句的时候,少女反而扑到她身前,那表情要多喜庆有多喜庆。

“你醒了,太好了,你饿不饿,要不要喝水,你昏迷好多天了,要不是哥哥说你没事,我真怕你

熬不过来......”

舒然承认自己被这少女吓到了,随即又发现不对的地方。

“你.....会说中文?”

少女微愣,笑了出来,牙齿釉白,温和无害,舒然见此对她生出几分好感。

“是哥哥说要用这种语言的,哥哥说你是天上来的,要尊敬你,不可以告诉外面那些坏人。”

舒然捕捉到了几个重要的信息,暂且不论外国人怎么会有这样流利的中国话,现在可是21世纪,什么天上来的,难道小丫头是脑袋有问题她哥哥才这样说哄着她?

“你叫什么名字?”她笑问道,谁知少女看着那笑便呆了呆,竟然羞怯起来。

“姐姐你好漂亮,比那些女性人类还漂亮。”

舒然不笑了,少女的话让她头皮麻了几下,正常人.....应该不会说这么别扭的词汇吧?

“我叫丽芙,这里是勒米村,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啊?”

就在舒然想回答的时候,外面突然响起一阵类似防空警报的刺耳鸣叫。

丽芙神情紧张起来,赶紧起身就要走,又回头对她说:“不管发生什么事姐姐都不要出来!”然

后把门开出很小的口子闪了出去。

舒然在她眼里看到了慌乱的恐惧,心情受到感染,蒙上了一层阴影,少女种种奇怪的言谈举止脱离了她能理解的范围。

她思虑一会儿,光着脚下地,靠近出口,耳朵轻轻贴到了门板,铁器的冰凉让她抖了一下,起初什么声音都没有,随后却是震天的响动,像......卡车压道而过的动静,又有点不同,还有很多人纷乱的脚步,很吵很乱。

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景?

舒然实在想象不出,手搭在了门把上,犹豫了几番,终于是没扛过好奇心,开出一条门缝悄然看去,谁料身子猛的震住。

视线有限,但是舒然仍能辨出,丽芙的家门口前是个小广场,一大帮穿黑色制服的军人,手持枪械,个个似煞神般的扫视站成排的村民,刚刚以为是卡车的东西,原来是一辆装甲车,威武的停在广场外不远的地方。

这时一个军官踱步进入她的视线,和那些黑制服不同,他是一身的纯白军装,也不高壮,左臂的袖章上印着一枚红色鸢尾花。

和主人面貌一样的妖异连连,舒然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男人,挺直的鼻,红艳的唇,军帽下露出的灰蓝色短发,衬得他的皮肤愈加白皙。

就是有点病怏怏的,她最后做了总结。

白衣军官停了步子,凤眼看看那瑟瑟发抖的人群,居然做出让舒然很感冒的一个动作,不知从哪掏出一方白帕掩住了口鼻。

舒然满头黑线,心想原来不是病怏怏而是娘娘腔。

“还愣着干什么,挑些年轻的抓上车。”军官说得也是中文。

军士得令,蛮横的冲进人群,又抓又扔,更甚者,有人挣扎反抗立刻就被凶狠的殴打,最后拽着衣领或是头发像牲口般的拖走。

这......舒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哪一个国家的军队都不会有这样的景象。

“不要!放开我!”女人凄厉的哭喊响遍角落,第二个,第三个.....

她们都是些比较年轻的女性,有的被三个士兵围着,有的被五个围着,都拉进了隐秘的地方,然后传出喘息和呻吟声,淫`秽不堪。

舒然白了脸色,这和她认知的军人有天壤之别,不,他们不是军人而是群可怕的禽兽,无疑这一幕让舒然对这些制服军人产生了强大的反感和抵触心理。

白衣军官脸上显出厌恶,但也没去阻止他们的行为,调过头想来个眼不见为净。

谁知和那门后的舒然撞个正着,那双夜色般的眼眸令他一怔,与此同时,一道愤怒的嗓音吼了起来:“你们都给我停下!”

舒然捂了耳朵,声如洪钟指的就是这样的人吧。

“铎克,你凭什么用我的兵!”

因为门不能再多打开,所以她只瞧见白衣军官向左面看去笑道:“是龙迪上校啊,演习结束了?”

那个叫龙迪的似乎十分生气:“少套近乎!谁给你的权利,敢动我的人!”

场面有点僵住,连那些军士也止了动作,白衣军官,依旧含笑:“又不是我想的,你们新来的那个女人,吵着不要兽人军官和机器人伺候,烈蒙执政官无奈,只好托我带人来这找找看有没有称心的。”

“你明知道,兽人兵团是不能靠近仿生体的,尤其是女性,你居然还带着他们到这儿,你存心的吧!”声音愈加拔高,他直接冲到面前揪住白衣军官的衣领提了起来,带着他的身体离了地。

那一看就是个脾气不好的人,高大的身躯包裹在黑色军服里,银色的短发竖立着,像发怒的狮子,侧面的线条刚毅得犹如断壁岩峭,加上红艳鲜亮的眼眸,让舒然有点害怕。

铎克因为呼吸困难只好出手快速扣住龙迪手腕某一点,对方顿时松开,他落地后有点狼狈的倒退几步,阴翳的双眼抬了起来:“龙迪上校,论职位你刚才的行为触犯了联盟国的最高则......”

他突然狠狠的笑了:“如果关个几天再在你的履历上多几笔红字,不知道首理行政区还会不会让你参加考核?”

舒然虽然听不懂那些生词,但也明白这是在威胁,果然,那叫龙迪的男人脸色更加难看。

“你!”

“要不是首理有命,我会跑到七区?少校,我们都是军人,还是以完成任务为天职吧。”

说着转动身躯,脸面似朝舒然的方向而来,可是她不能确定,因为,受惊的人群刚好堵在门口挡去了视线,她轻轻合上门,心中狂跳,这.....好像不是她的世界了,一个海浪把她拍穿了?!

太.......霉催了。

她坐回床上,呆呆的,也不知道外面什么时候平静的,直至丽芙晃着小手,担忧的问:“姐姐,神仙姐姐,你没事吧?”

呃?她总算回神,望着少女关心的样子,一时千头万绪,不知从何说起。

“丽芙,刚才是怎么回事,你们还好吧?”问题再多,也不能急于一时,先抛砖引玉下。

丽芙的小脸黯了下去,就那么蹲在舒然面前,像极了无家可归的小猫。

“没关系的,他们是国家的战士,不会伤害我们。”

“都那个样子了还不是伤害?”舒然不解,想起刚才的情景,皱了眉。

丽芙懦弱的轻说:“我们是仿生体,本来就该抱着感激之心的......哥哥和我.......”

舒然发现不对劲,丽芙的模样虚弱得似乎马上要昏倒。

她赶紧扶住她倒下的身体,一遍遍唤道:“丽芙,丽芙,你怎么了?”

舒然摸摸她的额头,并不烫,这里她又不熟悉,该怎么办呢。

就在舒然着急的时候,丽芙却慢慢睁开了眼睛。

“丽芙......”她欣喜的开口,却在看见那瞳孔的颜色时,定住了神经。

不是先前的褐色,而是一蓝一金的阴阳眼!

“你,你是谁?”舒然喉咙发紧,勉强问道,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他”不是丽芙。

“丽芙”一笑,让人从心底发冷,一扫开始的单纯可爱,表情幽幽凉凉的站起身俯视她。

“反应不错,比以前的女人强点。”

这哪是少女轻巧的声音,低沉的和成年男子一般醇厚。

舒然的脑子开始天旋地转,她想起了哥哥那版的《倩女幽魂》,想起了那不男不女的树妖!难道救她的不是天使而是个姥姥?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