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愛分類調整-耽美、百合
HOT 閃亮星─夏洛夕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序幕 成化初年 · 廣西 · 大藤峽

      他蹣跚地走過崎嶇的峽口,停在一株大樹前。樹上吊著一具腐爛的屍體,在血色的天空下,隨著淒冷的山風擺盪。這人是被亂箭射死的,他環顧四週,鄰近的大樹全掛滿了刺蝟般的屍身。風一吹,惡臭撲面而來,他屏住呼吸,拚命向前奔跑。

      即使已經見識過了無數的死亡,每次看到被明軍瘋狂蹂躪的屍體,他還是忍不住哆嗦。畢竟,他只是個九歲的孩子。

      山巔到處布滿了折斷的箭矢和焦黑的岩塊,那是慘烈戰鬥留下的痕跡,明軍採用火攻,原本這附近是一片林地,極為易燃,現在火光已熄滅,剩下一片寸草不生的焦土,偶而還有黑煙從竹木結成的輋居升起,死狀悽慘的屍體更是不時可見。

      這裡比剛才那裡好一點。

      他躲進一塊巨型岩塊投射的陰影下,祈求犬神保佑他不會被山下的明軍發現。或許他的信仰已不復純粹,要是犬神有靈,怎會坐視他的族人遭到滅絕?

      全族只剩下他了,這場戰役唯一的倖存者,如果明軍追來,他將無路可逃,除非……攀藤?他望向陡峭的山壁。

      這座峽谷中有許多大藤橫亙兩岸,因而得名「大藤峽」。他的族人經常利用這些大藤在兩岸的懸崖峭壁間攀行往來。

      當明軍以平叛為由,攻入部族領地,他的父親身為部族土司,帶領當地耆老向明軍詐降,但被軍隊指揮官韓雍識破,父親和同行者悉數被梟首分屍並剜出內臟,掛在軍營前。

      兄長們悲痛萬分,帶領殘餘的族人浴血反抗,那是場毫無勝算的戰役,雙方在深林間交火,族人不敵明朝大軍壓境,全數潰敗。明軍將生擒的人斬首,將人頭堆疊成一座座小山,屍身則被剖裂,烹煮後供士兵們食用。明軍都指揮使彭倫相信傜族人擁有犬神之力,吃了他們的屍身如得神助。

      若是他的族人真得神明護佑,何以淪落至此?

      犬神終究遺棄了他們。

      相傳,黃帝以降的四世帝王高辛氏,嘗為北方邊患所苦,高辛帝屢征不克,便下旨諭令全國:誰若能戰勝北患燕王,可與帝分國共治,並賜三公主為妻。

      當時皇后的愛犬,名叫盤瓠,毛色花艷又善體人意,極得帝后的寵愛。盤瓠在眾人面前揭下皇榜,而後竟消失無蹤。

      經歷七日七夜的跋涉,盤瓠越過邊境,終至燕王殿前。當時燕王正會集百官,歡樂飲宴,到深夜酣醉不醒,盤瓠伺機奪下燕王首級,啣在口裡,帶回高辛帝跟前。

      高辛帝歡欣不已,備了盛宴為盤瓠慶功,盤瓠卻不飲不食,神情萎靡。帝王暗忖,盤瓠該不會是要他履行先前的承諾。

      朝臣知曉帝王的難處,高聲說:「畜生豈可為官,又豈能以公主為妻,雖然盤瓠有功,但不應給予封賞。」

      三公主聽聞之後,勸說父皇:「王者重言、伯者重信,若因顧全女兒而失信於天下,國之禍也!」

      高辛氏只好順從女兒,將公主下嫁給盤瓠。為避人耳目,盤瓠背負著公主前往南山,在人跡罕至之地闢建石室居住。經過三年,公主生下了六男六女。盤瓠死後,這六男六女結為夫妻,成了傜族的先祖。

      如果盤瓠知道後世子孫會在今日遭異族血洗,當日還會不會堅持要娶公主?

      他望向山下戰場,堆積如山的族人屍體,血漬將他們靛色的棉衣染成黑紫,明軍徘徊在屍首間,撿拾他們身上的遺物。劫掠過的屍身就被扔進火堆裡,冉冉的濃煙飄起,混合著人體皮肉脂肪的焦味。

      他不停顫抖,因為沉痛與悲傷,還有怯懦,他不敢動彈,再細微的動作都可能會使腳下的碎石滾落山壁,引起明軍的注意。然若一直維持不動,他遲早也會變成一具屍體。

      若是他能攀上連結峽谷兩端的大藤,爬到對面的山壁,明軍一定找不到,對面的山勢更加險惡,而且他們不會爬藤。這些粗實的百年大藤向來被族人視為聖物,它的韌度可以承受多人的重量,傜族人從小就在峽谷間上下攀行,來去自若如履平地。

      他鼓起勇氣,緩緩站了起來,縮起身子向懸崖絕壁爬去。他對自己說:不會很困難的,就像平常一樣,只要再往前幾步……

      不明所以地,大批明軍迅速地往山巔集結,在崎嶇的山路上排列成陣,原本爭相搶奪死人財物的士兵頓時變得規律整齊,長槍在前,弓箭手在後,隊伍越來越靠近他的藏身處。

      情急之下,他連忙閃身躲進後方樹叢,他挑了一棵茂密的樹,開始往上攀爬,樹很高,樹皮扎得他手很疼,然後他聽到斷裂聲,原來他一個不慎,踩斷了一根樹枝,所有的目光立刻朝他射來。

      敵人發現他了!

      「孩子,出來吧!你逃不了的。」明軍將領大喊。

      他認出那人是左都督韓雍,就是他殺死父親。

      他的腹部一緊,幾乎就要乖乖聽命走下去,還好他及時克制住。現在他只希望樹蔭可以掩飾他的身影,如此他就可以趁沒人注意時,攀上峽口的藤蔓,逃到對面那座山頭。

      韓雍召集部屬議論某事,從這裡聽不到他們說些什麼,等待的同時,他的身軀被寒冷的山風拍打,他全身僵冷、兩腿虛軟,更不知明軍打算如何對付他。

      彷彿討論了半日之久,韓雍翻身下馬,緩步走向山崖,微笑著俯視山間那條大藤。

      「這藤是幹什麼用的?」韓雍問。

      兩名士兵推了一人出來,他認出那人是瑤渠的族長侯大狗。

      「此藤橫跨山崖,乃是天賜聖物,大藤峽即因此藤為名。韓都督若是侵擾聖物,恐天降橫禍。」侯大狗一臉不滿地回答。

      「是嗎?本將偏不信。」韓雍笑道。

      韓雍抽出佩刀,使勁向大藤砍去,軍刀鋒利,數條百年大藤應聲斷裂,失速墜落。

      見到如此絕望的景象,他四肢脫力,再也攀不住樹枝,任由自己從十尺高的樹上跌落,他的胸口著地,地面的重擊使他難以呼吸,無力言語。

      今日他全族覆滅,連族人的聖物都遭到褻瀆,教他有何面目苟且偷生?

      幾名士兵隨即將他拖起,推到韓雍跟前。

      「你就是族長的小兒子吧!」韓雍問,他不願回答。

      「不過是條藤,斷了就斷了,我說以後此處就改名叫斷藤峽,」韓雍用詭譎的笑容看著他,「至於你呢?放心,我不會殺你,而且我還會帶你到皇宮,讓你服侍皇上。」

      那時他對未來的命運還一無所知。

      §

      他猛然睜開雙眼,怎麼又夢到了那天,一切夢魘的起點。

      天還沒亮,窗櫺透著幽暗的陰影,他坐起身,揉了揉凝窒的胸口,重重咳了幾聲,想把肺裡那股酸苦咳出來。

      「汪公公,這是剛熬好的杏茶,給您潤潤喉。」值夜的小太監低頭走上前來,恭敬地奉上茶碗。

      汪直接過碗,輕啜了一口,杏茶燙熱濃郁,溫心暖肺。

      他微笑著問道:「興兒,你今年幾歲啦?」

      小太監戰戰兢兢地回道:「小的九歲了。」

      「就和我入宮淨身那時一樣年紀,」他低眼看著跪在床沿的興兒,「好好兒幹,總有一天會熬出頭來,就能教欺凌過你的人好看。」

      已經十三年了,他就是這麼熬過來的。

      他的復仇之路。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