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序篇•終末之日

涉江

序篇•終末之日

天空彌漫著濃重的黑雲,曾經美輪美奐的建築變得滿目蒼夷,處處冒出煙塵和火光,慘叫和廝殺無時或止,所謂末日,大概……就是這樣的吧……

又一波攻擊退去了。

一護抱著斬月坐在早已毀棄的雙殛之上,俯瞰整個屍魂界。

長風獵獵,吹拂過他的臉頰和明媚如陽光的發絲。

可惜無論是現世還是屍魂界,都從很久以前開始就見不到陽光了。

風中飽含著血和死亡的氣息。

死亡……

一護有點失神。

死亡,是這一年多來,他所見的常態了。

一年多之前,他還只是個普普通通的高中生,享受著愚蠢但無憂無慮的青春,可是一年之前,一切都突然改變了。

火雲從天而降,將空座町化為焦土,生活在空座的人們——那些十五年來每天對他微笑,打招呼,偶爾來到父親的診所看病,年年月月安寧棲居於此的人們,全部,一瞬間化為了烏有。

甚至,普通人死去還有機會到死後的世界——屍魂界——等待輪回的機會,他們都不曾擁有。

因為十萬魂魄,和著轉移到了空坐町的“重靈地”的靈力,一併製成了王鍵。

屍魂界五番隊隊長,藍染惣右介策劃了百年以上的陰謀,在將空座覆滅之前,他就已經在屍魂界掀起了滔天的亂流,而維護靈魂安寧的死神們,也在戰爭中大多死去,十不存一。

那時候,一護才知道,自己的父親居然並不是人類,而是屍魂界曾經的十番隊隊長。跟他有來往的那個亂七八糟的商人,浦原,則曾是十二番隊隊長、技術開發局創始人兼第一任局長,還有浦原養的會說話的黑貓,能夠變成美女的夜一,曾是二番隊隊長兼隱秘機動司令,他們在空座覆滅的戰爭之前,強行喚醒了擁有死神真血的自己,成為了半死神半虛的存在,匆匆不過十天的訓練之後就被扔進了戰場,參與保護空座的戰鬥。

不是沒有過惶然,但還是迅速堅強起來,為了保護家鄉而努力。

可惜還是失敗了。

籍由空座得到了王鍵的藍染,成功佔領了世界。

父親、兩個妹妹,還有愛捉弄人的黑貓夜一都在那場戰鬥中死去,浦原帶著悲痛的他拼命逃走,經歷過九死一生的逃亡,最終,跟屍魂界的殘兵們會合,集中了現世和屍魂界最後的力量,對抗藍染。

一場又一場的戰爭,一次又一次的死亡,親眼目睹了這一切悲慘的一護,早已快要忘記了曾經的笑容,如今的他,跟其他戰士們一樣,擁有著陰鬱的眼神,以及血與火洗禮出來的,凜冽而沉重的氣息。

即使不願放棄,但一護很清楚地知曉,面對擁有虛界,現世,屍魂界三界之力的藍染,等待他們的結果,只有覆滅。

完完全全的,連魂魄也不會留下的,覆滅。

即使現在的自己比初初被扔上戰場的時候已經變強了很多,但還是不夠,遠遠不夠。

無法拯救這個即將被毀滅的世界,無法逆轉即將降臨的結局。

不過,戰死的話,就可以跟老爸,媽媽,夏梨還有遊子在一起了吧!

蕭索的氣息從少年的眼底透出,沒有淚水,乾澀的眼底蘊著仇恨、悲傷,以及對親人的思念而保留的一絲溫柔。

神情微微一動。

“浦原先生?”

瞬步來到橘發少年的身邊,跟他一起站立高處的浦原壓了壓被風掀開的帽子,“是我。”

“明天……藍染的大軍就要來了嗎?”將他們這些“餘孽”掃蕩乾淨?

“是的。”

“我們……都會死吧?”一護喃喃道。

“大概。害怕了嗎?黑崎君?”

“你還是老樣子呢,木屐帽子。”一護拄著斬月,輕輕地笑了起來,笑聲中有著久違的輕鬆,”當初你老愛戲弄我,我覺得你很討厭,可現在看到你這樣,卻覺得很安心。”

”即使明天就會死掉?”

“我累了。你也是,浦原先生。”不想死,但如果是無法扭轉的結局的話,也只有奮力戰鬥到最後一刻這唯一的選擇而已。

如果這既是命運,那麼,他會坦然接受。

“黑崎君,還不到你休息的時候。”

“哎?”

“有件重要的事情,我需要你去做。”

“多重要?”

“大概……拯救世界那麼重要吧!”

“噗……救世主的工作?”一護噴笑,“這麼重要,我可不能確定我做得到。”

“我不是開玩笑。”

一護側過頭去看失去了一貫高深莫測(故弄玄虛)的笑容的男人,“什麼意思?”

“我一直在後悔。”

??

“後悔沒有在逃離屍魂界的時候就把崩玉拋棄。”

“拋棄?拋棄了,會有什麼不同?”一護知曉崩玉是藍染變得無可匹敵的關鍵所在,想必創造出崩玉的浦原對這一點感受尤其諷刺吧。

但是將崩玉留在屍魂界豈不更加危險?

“所謂命運,就像是向著未知流淌而去的河流,它擁有著無數的支流,一旦在某個重要的點進入了錯誤的支流,結果就會完全不同。”

“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是,如果你拋棄了崩玉,命運就會跟現在完全不同?”

“是的,這是命運給我的啟示。”浦原狡猾地說道,“黑崎君似乎無法相信?”

“呃……”啟示個頭啊!你個專門騙人的木屐帽子!

但一護知道浦原不會在這麼重要的事情上說謊。

那麼……一定有證據支持他的結論才對。

“沒有,我沒有不相信。只是……誰能告訴過去的你必須拋棄崩玉呢?”一護說著突然卡住了,半響,才重新找回聲音,“……我?”

“是的,黑崎君。我將送你回到百年前的屍魂界去,找到當時的我,勸說我在逃離屍魂界的時候拋棄崩玉。”

“為什麼?你自己不可以麼?”

“一個時空不能存在兩個自己,否則,在抵達的那一瞬就會被時空抹殺,我們這些剩下的人中間,只有黑崎君你,是過去的時光中不曾有過的存在,因此,你是唯一合適的人選。”

“可是……過去的你並不認識我。”

“對,並且,百年前的我擁有年輕的聰明人的通病:自負,不肯輕易接受勸告。”露出一絲淺淺笑容,浦原點頭贊同,“所以黑崎君必須努力說服我才行。”

少年的視線從驚訝,迷惑,猶豫中漸漸清明起來,恢復了堅定。

灰黑的天空的背景下,他的笑容是跟蓬鬆短髮一般燦爛的陽光色,“百年前的屍魂界,一定很漂亮吧!我還真想看看呢!”

“你一定會看到的。”浦原轉過身,“來吧,時間很緊,我們得趕快了。”

“好!”

好久沒寫原背景啦,^_^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