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三章 暗夜

第三章   暗夜

风吹开了窗帘,夕阳澄黄的光洒在脸上。

万钧觉得很刺眼,用毯子捂着脑袋,迷迷糊糊道:“你去把窗帘拉上吧。”

等了好一会,见没动静,万钧又说:“喂,帮忙拉一下窗帘。”

静悄悄的,万钧伸出手想推推雷霆,结果摸了个空,探出脑袋看去,窗帘垂着,闭合得严严实实。

雷霆却不在。

万钧心里纳闷,他是什么时候起床的?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盯着天花板愣了半晌,万钧才想起雷霆早在清晨送去了医院。

看看闹钟,已经傍晚了啊……

万钧揉着额坐起,小腹里涨涨的,憋在体内的水分急需发泄,他下床,快步走向门口,朝门把手握去,门居然打不开,万钧使着蛮劲,对着门又摇又推,偏偏就是打不开,仿佛门外有股力量在与他对抗。

——有鬼。

不!不可能!

万钧又摇了一会门,心中突生警觉,盯着门把手,一步一步后退,退到窗边,万钧一把拉开窗帘,暖暖的光线带来不少勇气,他飞快地解开锁,打开窗,可惜窗外有防盗网,没有退路,他被彻底囚禁在了小房间里!

难道就这样结束了?

九队的身影一个个在脑海中闪过,失踪,死亡,重伤,那这次,自己是哪一种呢?

清凉的风拂过,万钧打了个激灵,混沌的脑子终于清醒,他重新回到门前,观察片刻,哑然失笑地扭开了门锁……

从洗手间出来时,正好范氏夫妇外出回来。

“万钧啊,身体好点没啊?”范先生关心道,“我们刚买了点菜,一起吃啊。”

万钧婉拒了范先生的好意,有种强烈的不安催着他快点离开。

卧室里,保温瓶还在桌子上,万钧旋开盖子,浅浅尝了口,确定没问题后,收好保温瓶,决定出门探望雷霆。

风吹开了窗帘,夕阳最后一丝光落进房间,万钧锁好窗,拉上窗帘,这时,他忽然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他是被光线晃醒的。

那么关上窗子,拉上窗帘的人,是谁呢?

直到万钧来到医院,还在思考这个问题。

雷霆喊到第二声,万钧终于回过神,催促道:“快点吃吧,粥要凉了。”

白粥经过微波炉加热,正热腾腾地冒着烟,递过去的勺子由于走神而倾斜,冒烟的粥全都滴进了雷霆脖子里。

“碗拿来,我自己吃!”雷霆憋了一肚子气,但气归气,他身子虚弱,浑身乏力,只好由得万钧手忙脚乱地用纸巾给他擦脖子。

“瞧你这一手吊瓶,还自己吃?”万钧又舀了勺,吹凉了,送到雷霆唇边。

喂着喂着,万钧又走神了。

雷霆抖着手,接过即将倾斜的勺子,平平安安把最后一口粥吃完。

“啊,对了,你房间锁了门,我只好……”万钧放下碗,从袋子里翻出一盒新内裤,“是按照我的尺寸买的,不知你穿会不会太大。”无视雷霆喷火的眸子,万钧继续翻出一些皱巴巴的衣裤,“都是干净的,将就一下。”

又翻袋子,掏出一根毛毛虫抱枕放到床上。

“这是什么?”雷霆不解。

“抱枕呀,抱着很舒服呢。”万钧抱着毛毛虫示意。

“你买这个干什么?”雷霆一脸嫌弃。

“抽奖抽到的。”

“抽奖?”

“是啊,买了内裤,有一次抽奖机会。”万钧把毛毛虫递给雷霆,叫他也抱一抱。

“不要!”雷霆别过脸,哪有大男人抱这玩意啊!

“挺可爱的呀,不要就留给你女朋友呗。”万钧把毛毛虫抱枕塞进被窝里。

说起女朋友,雷霆眼圈红了,他曾经有过一段青涩的暗恋,可连告白都还没来得及说,就发现那女孩跟另一个男人在一起了。

雷霆一想起这段苦逼的往事,可伤心透了。

“干嘛这表情,哈哈,跟女朋友吵架了?”万钧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雷霆气恼地扭过头,任凭万钧好言安慰,铁了心就是不搭理他。

门敲响,医生和护士过来换药。

雷霆的一条腿正打着石膏吊着,医生把那腿放下,解开纱布折腾一番,又打上石膏吊了起来。

“很严重吗?”万钧底气不足。

“腿骨有点开裂,需要静养一周。”医生又朝雷霆叮嘱几句,便与护士们离开了。

门关上,单人病房里陷入了一片寂静。

“我做的事,我会负责到底。”万钧认真地承诺,“你好好养身子。”

雷霆扶额,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房间里又一阵寂静,万钧捞起苹果,削好递给雷霆,对他负责起来。

“大刑警,你为什么会入住北山别墅?”雷霆瞄了眼苹果,心里想着这果子真大,要是能切小点就好了。

“办点事而已。”万钧真的把苹果切小,扎了一块递给雷霆。

人家那么好诚意,这面子总得给,雷霆勉为其难地咬过苹果,继续问:“办什么事呢?”

万钧沉默了一会,抬头道:“雷霆。”

“嗯?”

“你相信有鬼吗?”万钧瞥了眼飘动不已的窗帘,起身,把窗子关上,窗帘拉好,才坐回床边。

“问你件事。”雷霆正色道,“昨晚,我们是从哪回去的?”

“哦,从十七栋旁边出来的。”十七栋,就是A仔他们出事的那栋,万钧记得清清楚楚,但随后,万钧想起了什么,张大嘴,却连声音都发不出。

“从别墅的旁边的林子对吧?”雷霆盯着万钧,“那林子有路吗?”

繁星点缀着夜空,万钧再次站到了十七栋门前。

旁边的林子黑黝黝一片,草木茂盛,别说通车,就连人走的路都没有。

万钧往大腿掐了一把,让自己清醒一点,从包里掏出几张符。

雷霆千叮万嘱,叫他把符贴在门上,还要求万钧自己带一张,说是避邪用的。

黄表纸上红彤彤画着莫名其妙的笔画,这东西真的有用吗?万钧粘好透明胶,正打算往门上贴,似乎有风,紧闭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了道缝。

危险!快离开!

心里突然拉响了警报。

门缝里昏暗一片,似乎有什么在等着他。

万钧慢慢拿起一根烟点上,深深吸了几口,把烟头一丢,推开门,大步跨了进去,从兜里摸出一个小小的打火机,他摁亮火苗,小心翼翼地往深处走去。

水泥味一直飘散不开,自从出了命案,这栋楼已经停止施工,据说房地产打算把这楼拆了,也对,出了人命,谁还敢住啊。

在一楼转了圈,没见异常,万钧走向楼梯。

九队住过的别墅,是不是也会拆呢?万钧正想着,一只脚已经踏上了楼梯。

心脏不受控制地剧烈跳动起来。

万钧不明白这种预感是从何而来,他摸摸胸,抬头往上看,二楼隐藏在黑暗中。

别上去!快走啊!

从心底蔓延的恐惧一遍又一遍地叫喊。

万钧喘了喘,倔强地又迈上一只脚。

二楼静悄悄的,要是有那么一点响动,万钧肯定毫不犹豫地冲上去,他期待着一些声音,好让他有个搜查的理由。

风呜呜吹过,有小沙子入了眼,万钧眼都不敢眨,一动不动地盯着漆黑的二楼,小小的火苗闪烁不定,照不到的黑暗中,好像有东西正盯着他。

咬咬牙,又迈上一阶台阶,火苗一歪,万钧被烫到,手一松,光芒熄灭,打火机落在楼梯上发出吧嗒一声。

快逃!快逃!!

然而万钧无法移开视线,直直地盯着黑暗,他感觉到,有个明明看不到,却存在的东西站正在那里。

此时,楼下传来一阵响动。

万钧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有人进来了,飞快地朝大厅冲去,这案子非常急,必须在别墅区正式开放前结案,万钧期待着有相关的人能提供线索,若是那人故意重返现场,肯定与案子脱不了关系。

空空的一楼,穿堂风把门吹得摇摇晃晃,门板拍在墙上,发出啪啪的声音。

原来是风啊……

万钧失望地叹了声,打火机忘在楼梯那了,回去捡吧。

万钧这样想着,却没有动。

潜意识告诉他,不要再过去了,现在都到了大门,不如出去吧。

掏出手机,还有一格电,黯淡的光照亮一片范围,若是在楼梯那,用手机照明的话会照出什么呢?

万钧又往大腿掐了一把,叫自己不要胡思乱想,大步跨出去,把门关好,继续贴符纸。

符纸一共四张,雷霆用惯了符,理所当然地以为万钧懂,贴符还不简单嘛,排排贴就是了,但万钧是谁?刑警呀!贴封条倒是熟手,见这些符跟封条长得挺像,顺手就贴了上去。

门板上,两个黄黄的大叉稳稳粘着,格外夺目……

万钧出去后并没有回住处,他拐了个弯,绕去十七栋后面。

同样的三层别墅隐藏在黑暗中,九队为了监视案发现场,特地住进后面的二十七栋。

万钧掏出钥匙,打开大门。

同样的格局,二十七栋已经装修好,水晶大吊灯,皮沙发,各种生活用品维持着原样,开了封没吃完的零食还摆在桌上,似乎等着主人们归来。

万钧摸到开关,按了按,灯没亮,出事后这栋别墅断电断水,彻底成了荒宅。

他借着手机的光,仔细巡视大厅,其实这栋楼能搜的都搜过,能带走的都带走,万钧并不期待自己会有什么发现。

桌面凌乱,手机照过去时,有东西反了一下光。

万钧揭开报纸,发现是一块手表,可能没电池了,指针一动不动。

呵,这不就是张警官的表嘛,怎么会放在这里呢?万钧拿起表,擦了擦表盘上的灰。几个月前,张警官生日,他三岁的女儿特地选了这只表作为礼物,虽然不是什么名牌,但张警官爱不释手,天天带着,碰都不让人碰。

万钧把表放进兜里,它应该陪同张警官一起,而不是在别墅里尘封。

木糖醇的瓶子打开着口,这是胖丁最喜欢的东西,胖丁几乎天天都在嚼木糖醇,说是喜欢那股味道,于是在局里,每次闻到木糖醇的味道,不用回头,就知道胖丁来了。

但胖丁失踪了。

九队派来的五人,三人失踪,一人死亡,张警官重伤不治。

比起A仔他们,九队的五人更加扑朔迷离,万钧接到卷宗以来,还没确定失踪的三个同事到底是在哪消失的,九队的进展只能凭记录推断,张警官每天都会把当天的事情写进笔记本里,平平安安,一无所获,但记录却中断在某天晚上,第二天清晨,发现张警官倒在门外,死去的同事正好在张警官身边,当时警队就进屋搜查过,其他三人却消失得无影无踪。

万钧盖好木糖醇的盖子,继续翻找桌面,薯片饼干花生,还有半杯没喝完的咖啡,壶里泡着的茶早发霉了,他见桌子没什么线索,打算上楼看看。

二楼三楼,是他们的卧室,二楼住两人,三楼住三人,住的都是谁谁谁,张警官全在笔记本里写着。

走向楼梯时,细微的嗡嗡声传来。

万钧把手机照过去,声音来自拐角处的洗手间,半掩的门里漆黑一片,万钧掏出烟,想吸一口壮壮胆,但摸到兜才想起打火机掉在了十七栋的楼梯那,万钧只好把烟收回兜,站在半掩的门前深深吸了口气,定了定神,猛地推开门。

雷霆大汗淋漓地惊醒,一下子坐了起来。

他记不清做了什么梦,只觉得有一种恐惧徘徊在心,他喘着气,觉得异常胸闷。

病房里的窗全关了,闷闷的不透风,雷霆的一只脚吊着,下床又困难,他只好按下呼叫铃,没一会,小护士推门进来。

雷霆招呼她帮忙开开窗,小护士过去把窗户打开,拉上窗帘。

“打开窗帘吧。”雷霆吩咐。

窗帘拉开,透进朦胧的灯光,雷霆终于觉得没那么怕了。

但自己到底在怕什么呢?

小护士见病人发呆,叮嘱他早点休息,出去时候顺手关了门。

雷霆转头看向窗,今晚的风很大,小护士怕病人着凉,窗户只开了一条缝,呼呼的风钻了进来,吹得窗帘晃动不已。

窗帘飘起,落下,再飘起的时候,恰好盖在桌边,把那盒内裤扫了下地。

噗通,盒子落地发出一声闷响,雷霆捂着胸,心脏似乎随着响动跳漏了一拍。

总觉得心慌,到底发生什么事呢?

雷霆钻进被窝,翻过身,背对窗户眼不见心不烦,毛毛虫抱枕跟他一起躺在被窝里。

“抱枕呀,抱着很舒服呢。”万钧抱着毛毛虫示意,傻乎乎的样子就像刚刚的事。

“真占地方。”雷霆嫌弃地戳戳毛毛虫的笑脸,抱枕毛茸茸软乎乎,反正病房里就只有自己,雷霆学着万钧的样子,傻乎乎地把毛毛虫抱进怀里。

好像……还真挺舒服啊……

雷霆胡思乱想着,被风一吹,打出个喷嚏,吸吸鼻子,翻出手机,编辑信息打算叫万钧多带几件衣服来。

点击发送,几秒后,手机一亮。

这么快回信?雷霆疑惑地点开,提示该信息发送失败。

万钧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东西。

昏暗的洗手间里,排气扇嗡嗡地转动着。

明明断电的地方,为什么排气扇会转?是风吧?今晚的风挺大,嗯,肯定是风。

万钧哆哆嗦嗦地摸上开关,开关是往下,开着的状态。

要是把开关关上,排气扇会不会停下来?

万钧收回手,那个按钮,他始终没有按下去。

走出洗手间,关上门,结果门刚关好,又被风吹开,试了几次,万钧才确认门锁坏了,没办法,只好让门虚掩着吧。

打着手机走到楼梯那,奇怪的感觉又来了。

一股诡异的压力从上方袭来,他站在楼梯下,心脏剧烈地跳动,随着手的颤抖,光线摇摆不定。

心底有个声音,一遍一遍叫他快走。

万钧捂着胸,告诉自己不能退缩,要是连这点恐惧都克服不了,那以后还怎么断案?再说,这栋楼是九队的同事住过,再怎么闹腾,总不可能连自己人也不放过吧?

不不不……万钧马上否认了自己的想法,他一遍一遍告诉自己,没有那种东西,不要怕,他是刑警,他必须给这案子作个了结!

洗手间的门被风吹得吱呀吱呀响,万钧咬咬牙,扶着把手走上楼梯。

手机的光越来越暗,快没电了吧?万钧决定查完二楼就回去,刑警的直觉告诉他,这里肯定有东西。

二楼有好几间房,住人的只有两间,万钧径直走到胖丁的房间,推开门,带动了气流,书桌上滑落一张纸,万钧捡起,用手机仔细照了一遍,纸白白净净,什么内容都没有,他把纸放回桌上,进房间里转了一圈,翻翻柜子,翻翻箱子,除了几瓶没吃完的木糖醇,就剩下一些没用的废纸。

胖丁到底哪去了?

万钧叹了声,胖丁平时大大咧咧,总喜欢开玩笑,有时候趁你不注意,在后面拍你一下,然后一脸严肃地告诉你查水表的来了。

可惜,以后再也见不到胖丁了。万钧不知胖丁是否还活着,但他有种感觉,胖丁已经不在了,已经不是活的了。

失踪的那些人,要是活不成,总得有尸体吧?

万钧早已做好心理准备,他把最坏的情况都想好了,只盼着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从胖丁的房间出来,关好门,正准备往另一间走去时,万钧忽然身子一僵。

熟悉的木糖醇味道从身后飘来。

有什么东西……在黑暗中……盯着我的背?!

——千万别回头!

心底的警报又响起。

——万钧,千万别回头!

万钧闭上眼,深呼吸了几下,木糖醇的味道吸入肺,流淌到四肢百骸,身体颤抖得更厉害了。

雷霆又发了几次信息,全都提示发送失败。

他烦躁地丢下手机,心慌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抱紧毛毛虫,闭上眼努力睡觉,风呼呼吹,太冷了,雷霆睡不着,拿起手机玩游戏,点着点着就点出了通讯录,选到万钧的名字,这次,他直接按下了通话键。

万钧手里忽然铃声大作,劲爆的摇滚乐砰砰砰放爆竹般轰炸,但响了几秒,手机一暗,没电了。

万钧站在黑暗中,冷汗顺着脸侧滑落。

别回头……不能看……不能看……

万钧喃喃叮嘱自己,不能看,不能看,但他还是缓缓地回过了头……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