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二章 归路

第二章   归路

万钧从医院出来时,雨已经停了。

云缝里露出的阳光越来越暗,没一会,天就完全黑了下来。别墅区还没开放饮食街,要吃饭得到山脚的城区里,万钧把车停在路边,决定先去吃个饭。

距离山脚最近的,恰好是城区里最旺的食街,整整一条街都是吃的,万钧正犹豫去哪家的时候,有人喊住了他。

大圆桌边,范先生正朝他招手,邀请他过来一起吃。

胡氏兄弟见他来,友好地打了声招呼。

范先生来自东北,热情好客,点开手机,联系上雷霆,叫他也一起来聚一聚,放下手机后,跟万钧攀谈上。

“他们俩刚好下来买东西,我就叫上一起来吃个饭,本还想着给你打电话,正想着,就见到你了,你说巧不巧?”范先生给万钧倒酒,倒满了,又去给胡氏兄弟倒。

胡小哥脸红红地拒绝,说自己不会喝酒,反而胡小弟阔达,当即与范先生碰了杯,一饮而尽。

“瞧瞧,以后分辨他们俩,给一杯酒就能认出人了。”范先生说完,自己拍着腿哈哈大笑起来,万钧也乐了,举杯与范先生干杯。

“胡小哥和小弟是来上学的吧?”范先生见小弟杯子空了,给他续酒。

“哥哥来打工的。”胡小弟与范先生碰杯,又一杯下肚,万钧观察着他,连续两杯依旧淡定,这小子酒量可真不小啊!

“那你呢?”

“我在念大学。”

“哦呀!”范先生一下就懂了,哥哥放弃学业打工供弟弟上学的事在城市里可是屡见不鲜,对哥哥更是佩服,硬要敬他一杯,胡小哥用果汁代酒地跟范先生干了。

相谈甚欢,雷霆一拐一拐地走来。

范先生热情地招呼他落座,给他倒酒。

“你的腿怎么了?”庆姐关心。

“没什么,扭了一下。”雷霆幽幽瞥了万钧一眼。

“用药酒搓搓,很快好。”万钧殷勤地推销他的药酒。

范氏夫妇成一对,胡氏兄弟成一对,剩下的二人组中,雷霆偷偷往外挪了挪,与万钧拉开点距离。

结果范先生马上就说了:“雷霆,万钧,你们的名字好巧哦。”

“巧合,巧合。”雷霆轻描淡写,没事找事地拿起杯子喝酒。

“我们还是好朋友呢!”万钧见雷霆杯子空了,讨好地给他续酒。

“难怪难怪!”范先生啧啧有声,感叹道,“出门在外,有朋友在就是好啊。”

他就是全靠朋友们的帮助才在S市立足,谈起朋友,范先生很有一番感触。

陆续上菜了,这餐是范先生请客,他点了许多海鲜,热情地招呼大家多吃点,饭桌上相谈甚欢,酒足饭饱后,雷霆说要散步,他本来酒量就一般,范先生敬酒,他意思意思喝点,结果每次喝完就被万钧殷勤地续满,然后范先生又来敬酒……

算一算,起码两瓶下肚,鼓鼓涨涨,撑着难受。

雨后的风带起泥土的湿气,阴阴冷冷,雷霆紧了紧衣服,摇摇晃晃地往山上走,一束车灯破开黑暗,在他身边停下,范先生摇下车窗:“上来啊。”

见雷霆摇头,范先生只好叮嘱几声,等车子开走后,雷霆找了块大石头坐下。

头真晕,他支着额,打算等这轮酒劲过了再前进。

很快,让他更痛苦的人来了。

又一束车灯破开黑暗,在他身边停下。

“醉了?上车。”万钧不分由说,把晕乎乎的雷霆捉进后座。

“山里没灯,你这样走法,什么时候给车撞了还不知道。”万钧把塑料袋塞他手里,“要吐吐里面啊。”

车子前进没多久,雷霆果然吐了,撕心裂肺,听得万钧头皮都快炸了。

“看吧,晚饭都白吃了,真浪费。”万钧打着方向盘拐弯。

山路阴暗,万钧不敢开太快,车子慢腾腾地前进。

天又下起了毛毛雨,几分钟后,毛毛雨开始变密集,瀑布般的雨帘又挂了下来。

万钧停车,递了个新袋子给雷霆,雷霆接过继续吐,万钧按下车窗,把满满的袋子往林子丢去。

窗玻璃升上去时,不知哪传来啪一声轻响,万钧并没有在意,一踩油门,车子继续前进。

雨刮坏了,还没来得及修,万钧瞪大眼,盯着满屏的雨水慢慢地开,恍如刚入山时的情景,只是现在,后座上多了个吐来吐去的男人。

“我说你啊,不会喝就少喝点嘛。”万钧打着方向盘,又拐了个弯,“你看你吐的,跟孕妇似的。”

雷霆上气不接下气,话都说不出。

声音太吵,万钧打开音响听广播,电台正在播放班得瑞的曲子,在舒缓的音乐里,车子又拐了个弯。

奇怪,这路有那么多弯道吗?

透过糊着雨水的车窗,灯光里又照出了一个弯道,万钧打着方向盘拐过去。

舒缓的曲子忽然多了些电流杂音,万钧一手握方向盘,一手调广播,无论怎么调,那杂音越来越大,最后,满频道都是吱吱嘎嘎的噪音。

可能是雷雨天信号不好吧?万钧关了广播,被音乐掩盖的响动清晰起来,啪!好像有大滴的雨拍在玻璃上,啪!又响了一次。

万钧转过头,看向旁边的窗玻璃。

一个手掌印正被雨水冲刷,慢慢消失。

那是什么啊?

车子吱一声停了,万钧紧紧盯着窗玻璃。

电光闪烁,随着轰隆隆的炸雷,啪,手掌印又出现,被雨水冲刷,啪啪啪,新的掌印不断拍在玻璃上。

“谁?!”万钧的手已经碰上门闸,打算出去看看。

“快走!别停!”雷霆甩手一道符纸打去,碰上玻璃时无火自燃,落下的符灰把万钧的手烫得缩了回去。

雷霆还想交代几句,车子开动,强烈的眩晕又让雷霆吐了起来。

车子开出几分钟后,又一个急刹停了下来,万钧不可置信地瞪着前方,一道呈九十度的弯出现在车灯里。

“我们迷路了。”万钧点燃烟狠狠吸了口,眼前的玻璃屏上,明明没见着人,却也莫名其妙地拍出了手掌印。

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万钧定了定神,提醒道:“坐稳啦!”一踩油门,车子冲到拐角,一个漂亮的飘移转了过去。

两边的雨水被扯成模糊的虚影,万钧狂踩油门,见弯就拐,凭借神乎其技的飞车技术硬是把车子开成了飞机,弯道越来越多,却还没有到尽头,一小时后,万钧心里开始发毛了。

按这样的车速,别说是北山,就算是整个北城区也能跑几个来回,但路的两边还是黑黝黝一片,透过糊着雨的玻璃,万钧看不清到底是林子还是深渊,他敢肯定,这地方并不是城市,更不是他熟悉的任何一条路。

连续几道九十度的拐弯,最后一道居然是三百六十度的螺旋下坡,迎面撞来一辆大卡车,明晃晃的灯照得万钧睁不开眼,他猛打方向盘,车子高速摩擦着大卡车,吱吱嘎嘎——剥落的烤漆纷飞,火星四溅,几秒后,两车错身而过。

卡车是哪来的?这条路是通去哪?纷杂的思绪中,两个歪歪扭扭的字蹦了出来。

——有鬼。

这是张警官在清醒的片刻,留下的唯一信息。

那张皱巴巴的纸还揣在兜里。

张警官只来得及写下这两字,就又陷入了昏迷,随后被送去了抢救,直至逝去,他手里还紧紧攥着那张纸。

螺旋坡道尽头,又是一个九十度拐弯,这个弯特别急,下坡的冲力还没减,万钧只好一踩刹车,同时猛打方向盘,车子吱吱作响地横着滑进弯道,受到惯性,车身已经抬起了半边,所有重量都加在一边的车轮上,车子开始侧滑,万钧继续操纵方向盘,雨天路滑,车子不受控制地开始打转,周围的景物旋转着飞逝,在万钧的操纵下车子依旧稳稳地控制在路面范围,随着惯性减退,车子停止了打转,抬起的半边车身轰然落地,万钧调好方向,一踩油门,车子如同离弦的箭直冲出去。

万钧叼着早已熄灭的烟,油门狂踩,握方向盘的手已经汗湿一片。

灯光里忽然照出两团白乎乎的东西,车子急刹,在距离它们几厘米的地方终于停下。

两只大动物迎着车头灯,眸子亮着绿幽幽的光。

“啊!大狗!”万钧认出了它们。

“是狐狸……”后座飘来奄奄一息的声音。

万钧心里咯噔一下,在梦里,张警官也告诉他这是狐狸。

到底哪个是现实,哪个是梦?

白乎乎的大狐狸不怕车,立起身子,趴在车头上朝万钧嗷嗷直叫。

万钧按喇叭,叫它们快让路,白狐狸可是名贵东西,要是一个不小心弄伤了,卖了自己都不够赔啊。

“快走啊!”万钧又按喇叭又闪车灯,俩狐狸还在叫,万钧哪听得懂它们在叫什么啊,双方互瞪半天,大狐狸终于动了,见它们下地,万钧大喜,正要踩油门,却见它们排排蹲在车前就是不走。

“搞什么呢?”万钧火了,想出去赶它们走。

“左边……看左边……”雷霆提醒。

左边,另一条小岔路隐藏在黑暗中,万钧光顾着看前方,反而把岔路给无视了。

没办法,万钧只好调转方向,一踩油门狂飙进左边的路。

“靠!你慢点……咕恶恶恶……”雷霆被折腾得死去活来,胃都空了。

空调呼呼吹,一股股酒味混杂着海鲜味久久不散,万钧把所有精神都集中在开车上,真怕自己一个把持不住也跟着吐起来。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狂飙,又出现拐弯,万钧很有经验地打着方向盘,顺着弯道盘旋而上。

一圈,两圈,三圈……

足足盘了半小时,连万钧自己都快晕车的时候,眼前出现了熟悉的别墅造型。

油门狂踩,车子疯似地冲出小路,停在一栋别墅门前。

三层的别墅隐藏在黑暗中,万钧认出这是A仔出事的那栋,车顶忽然发出一声大响,像是有什么砸在了上面,万钧脑子都快炸了,根本没有多想,油门狂踩,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快点回家!快点回家!

清晨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缝照在万钧脸上。

万钧昨夜喝了酒,经过惊吓,特别是最后那几十圈的转弯,真比玩过山车还刺激,在车库停好车后,万钧也吐了一轮,末了,还扛着烂泥似的雷霆出来,头疼,胃疼,身上每一寸肌肉也凑热闹地疼,整整一个晚上都没睡好,现在那温和的光线就像是探照灯,把他照得头痛欲裂。

没力气翻身,直接扯过毯子盖上脑袋。

“呜呜……”身边传来呻吟。

毯子被万钧抢了,光线打在雷霆脸上,宿醉加晕车双重打击下,雷霆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

笃笃笃,轻轻的敲门声像是炸雷,把两人都炸得痛苦不堪。

庆姐端着两碗白粥进来,叫他们喝点粥暖暖肚子。

两人COS尸体,一动不动。

庆姐只好把粥倒进保温瓶,盖好盖子放桌上,还贴心地把窗帘拉严实。

万钧正捂着脑袋迷迷糊糊,就听身边传来一声喷嚏,床被震得晃了晃。

这一晃真是非同小可,摇动效果被无限放大,万钧只感觉像是在惊涛骇浪中,眩晕的感觉又来了,他捂着嘴,险些把持不住。

旁边传来吸鼻子的声音,雷霆像是感冒了。

万钧强打起精神帮雷霆盖好毯子,单人毯盖在两人身上显然太小,万钧只好往雷霆那挪了挪,毯子里捂出暖暖的温度,万钧觉得很舒服,迷迷糊糊睡了几分钟,电话响了。

“队长!队长你能听到吗?!”一接通,那边就叫了起来。

万钧把电话拿远了些,缓了缓,才又放到耳边:“兰兰……”

吕兰兰和一票队员躲在山脚的面包车里,车内已经被改造成通讯据点,万钧的声音透过机器传来,显得虚弱不堪。

队长受伤了!所有人心里同时拉响警报。

“队长!队长你怎么了——!!!”大嗓门的队员对着麦嗷嗷直叫,恨不得钻过电线去看队长一眼。

他这一叫,大家也都跟着紧张起来,对着麦七嘴八舌地问,万队长孤军奋战,搞得气若游丝的还真是第一次!

难不成队长也要步上九队的后尘?!

“嘘,都安静,队长,你在什么位置?”吕兰兰到底冷静,直接问地点,打算带队找上门。

“兰兰……我没事……”万钧的气息更微弱了。

“队长!你现在在什么位置?”吕兰兰冷汗都下来了,没事?这声音听上去像没事?朝身后打了个手势,叫人准备救护车。

“我很好……真的没事……昨晚喝醉酒而已……”万钧真想吐血啊。

“醉酒?醉得连电话都不听?”

什么?电话?

万钧这才看向手机,仔细一查,还真有一堆未接电话!

明明约好每天报一次平安,左等右等不见动静,吕兰兰当机立断拨打过去,整整拨了一个晚上,清晨总算接通了,结果队长告诉他们醉酒而已?!

“队长?!队长?!!!”见队长没了声息,面包车里顿时又紧张起来,个个都恨不得直接把麦给吃下去。

“好吵……”雷霆踢了万钧一脚,万钧被踢疼,发出一声呻吟。

然后,万钧听到,大嗓门队员的吼声清晰地传来:“救护车跟我走!”

救护车外,一堆医生和护士瞪着万钧。

万钧嘴角抽了抽,扯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微笑。

“伤者呢?”医生茫然。

“发生什么事?”范氏夫妇一大早被救护车的声音吵醒,见外面黑压压一群人,惊得愣在门边。

“你们等我一下。”万钧脚步发飘,歪歪扭扭地跑回房间,把雷霆扛了出来。

雷霆本来睡得好好的,被他一动,顿时头晕目眩,捂着嘴,看上去很痛苦。

“他不舒服。”万钧说。

医生一看,好嘛!这哥们脸色灰白灰白,跟发了大病似的!

雷霆确实病得不轻,他本来就晕车,昨晚醉酒之余,还莫名其妙坐了趟过山车,早吐得魂都没了。

救护车上放下担架,医生指挥着,雷霆被绑在担架上,直接抬了上车……

正牌救护车开走后,剩下几辆冒牌救护车,一群冒牌医生继续瞪着万钧。

“有没伤哪?”大嗓门的医生捏捏万钧,不放心,左摸摸右摸摸,偷偷朝身后摇摇头。

披着白大褂的吕兰兰也过来对万钧上下其手。

其他医生也凑热闹,一人摸了一轮,仔细确认后这才放下心,大嗓门的招呼一声,车队轰轰烈烈开走了。

万钧风中凌乱,本来没换的衣服睡得皱巴巴,被一群人蹂躏后,扣子被崩掉,门户大开,歪歪斜斜搭在身上,变得跟泡缸里的咸菜一样。

“哎哟,这些医生真有责任心。”范先生赞。

“小雷他怎么了?”庆姐担心。

“没什么,他醉酒,被风一吹,病了。”万钧揉揉脑袋,打着哈欠进屋,一抬头,对上胡氏兄弟的眼。

不知是不是光线问题,兄弟俩的眸子映着绿幽幽的光,万钧只感到一阵阵寒意往背上窜,他忽然想逃出去,去阳光下,去大街上,去人群中,总之能让自己感到安全的地方,然而转身一看,范氏夫妇正好站在门口,堵着唯一的退路。

——有鬼。

万钧偷偷往大腿上捏了一把,强迫自己清醒点,挂着微笑,若无其事地跟胡氏兄弟打招呼,淡定地踱回房,一进房间,立刻反锁了门。

一张小纸片晃晃悠悠地飘落在地。

展开的那一面,歪歪扭扭地写着两个字。

——有鬼。

万钧当时还不知道,雷霆这一离开,结界没了守护人,这栋别墅也即将陷入一场凶险的危机之中……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