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初卷》肆,穿幫

肆,穿幫

      「……二哥,您那個眼神很像在看髒東西。」

      「啊,失禮。」他回過神來,正了正衣冠。

      「二哥要查就查吧,這事我不管了。」我煩躁地應允,不曉得這人要跟吵我多久。

      「行,二哥這就幫妳。」他呼出一口氣,爾後轉了話題道:「此回我離京得到了敦平朝中韻貴妃所著的琴曲,我會讓人改為笛的工尺後送來給妳。」敦平是武帝的年號。

      「啊?不用了吧。這回我看譜都有些問題。」我搖搖頭。不過最近怎麼常聽到韻貴妃?她好像很重要?

      「無妨,我還是讓人送來,妳慢慢練習。」

      「喔,好啊。」頗想看看是什麼曲的。

  

      不過這韻貴妃也太怪了?居然知道五線譜。難道這個世界,在某個國家也有這種東西?不然,還有一個可能,就是這韻貴妃是個穿越女。

      依我這幾個小時的翻書,大略了解了下這個世界的國家分布情形。

      這麟方大陸,傳說是由一隻麒麟死後變成的,有點像盤古開天闢地。這個大陸相當遼闊,燕寧夏趙四個大國為主體,還有數個由胡狄蠻夷建立的小國。不過這些小國大多都在貧瘠的北方高原上,兵力不夠嘛,跟四個大國搶領土搶不贏。

      寧國崇拜傳說中的天神柊廉,因此其餘三國也稱之為柊寧。據說祂有兩個性別,這也是男女平等的基礎。

      信仰我還不太了解,以後再看看吧。這個國家很多制度好像都和天神柊廉有關係,屬於一神信仰。而且聽說千年之前建立寧國的太祖皇帝,就是天神柊廉的兒子,皇族北辰氏都是神的後裔……呃,這種東西我當然聽聽就好,根本毫無真實感。

      弄別的事之前,還有個人要處理。

      「二哥。」

      「嗯?」

      「去睡,現在。」我懶得跟他廢話。

      「我還不……」

      「你看起來快暈了,拜託,回去休息,這下子就算四妹求你。」他要是不答應,我就跪他。

      我說的不假,其實這樣講了幾句話下來,北辰沐陽過度的疲勞很快便顯現了,人一萎靡起來,不太明顯的疲累樣子很快就原形畢露,他現在就是這模樣。黑眼圈、眼窩深陷,那張臉還有點臘黃。到底是幹嘛去了?

      若是眼睛睜大點,看起來是頗有精神,可是眼角一放鬆下來,整張臉就掛了。

      「呃,好吧。那二哥就告辭了,四妹自個兒當心哪。」他點了點頭,轉身離開。

      那清瘦的背影就這樣逐漸消失在陽光下。真是個執著的人,雖然有點煩,不過是個好哥哥。

      「墨歆。」

      「是?」

      「我之前是個什麼樣的人?對你又怎麼樣?」總是想了解一下這小鬼是哪種人。

      宮墨歆沉思了一下,開口道:「其實墨歆並不常見到殿下。」語出驚人。

      「咦?不是夫妻?」我驚道。他神情閃爍了下,我頓時有點尷尬。

      「殿下對墨歆甚好,只是墨歆見到殿下的次數實在少之又少……」他的話很平靜,沒什麼起伏:「故而墨歆不了解殿下,不能為殿下解惑。」

      我的臉綠了。這北辰沐曦也太……呃,孤僻?我撓了撓頭髮,不知道如何形容。

      「呃,沒關係。」我呵呵乾笑,低下頭去偷罵:「媽的,這根本是糟蹋。」這樣一個帥哥就斷送在深宮裡了……

      「殿下?不舒服麼?」他彎下腰來看我,我連忙抬頭打哈哈:「沒事沒事,我好得很。」

      沒話說了。氣氛有點僵,我只好拿起宮墨歆給我那本野史看,發現那有些泛黃的封面下方,居然寫了一行小字:「茲敦平後宮韻貴妃黎氏畫妘記」。

      「……這韻貴妃寫的啊。」我沒用疑問的口氣。又是這女人。

      我翻開了第一頁,中間只有幾行小字,一看,我臉就綠了,直接罵了一聲:「靠!」要不是我旁邊還有人,說不准就撕了這書!

      Warning:If   you   understand   this   language,   you   have   to   read   this   book   at   all.(警告:如果你看得懂這個語言,一定要讀完這本書。)

      臥曹,是英文啊!用毛筆寫這語言,見鬼的不倫不類!

      「殿下何意?」宮墨歆聽我不懂我罵了什麼,皺著眉看著我,發現我正在看那行該死的字,便問道:「此言傳聞世間無人識得,殿下懂麼?」

      這下我僵了,不知該說懂不懂。

      「呃……看得懂一點點吧。」我有點模稜兩可地說。

      「這是哪裡的話?墨歆從未見過,可否請殿下解惑?」他問,非常認真地看著我。

      ……真想裝無辜。這讓我怎麼回答?胡謅嗎?早知道就拿回去自己看,可惡啊!

      「殿下很為難嗎?墨歆冒犯了,就當墨歆沒問過。」他大概是看我一臉糾結,所以想說算了,垂下了眼角,看起來有點失望。明明應該沒什麼,我卻覺得一陣陣罪惡感爬上了我的背脊,雞皮頓起,感覺好像欺負了他。

      「我……」所以我沒骨氣的屈服了,直接用掰的帶過:「這個語言喔,大概,麟方看不到,別的地方也未必會有。」我還不了解這個世界,不能妄下定論。

      十之八九,這女的大概真的是穿越女了……武帝敦平一朝,沒有任何和麟方大陸以外國家聯姻的例子,只有王爺娶蠻族之女為妃,但少之又少。

      至於其他三國,據我所知,用的語言和寧國都相同,頂多是口音問題而已。但若是蠻族,我就不曉得了。

      不過,我還是認為不可能。

      「是很稀罕的話麼?」

      「呃,你要這麼說,也可以。」最大的可能就是只有穿越的人才懂。再加上五線譜……我幾乎肯定了。

      宮墨歆看著我,我被那探尋的眼光弄得有點發怵,只好找話說:「你,你還想知道什麼。」

      他默了半晌,衝著我道:「妳當真是殿下麼?」

      ……

      我的腦袋一片空白。

      說是?太虛偽,而且他明顯就不信;說不是?穿越時空的鬼話誰信,雖然這是該死的事實。

      「……想聽到什麼答案?」我嘴抽了,話一出口我就後悔。撇過頭沒膽看他的表情。

      「真話。」他輕輕地回答我:「再不堪也要聽。」

      真的可以說嗎?易書羽,你要相信這個人嗎?

      「你幹嘛突然問?」我道,有點轉移話題的企圖。

      「妳不像她。」他搖了搖頭,「墨歆雖不了解殿下,但殿下的脾性,墨歆還是略知一二……」

      我有點不耐煩地打斷他:「別用自己名字當自稱了,也別叫殿下。」聽著有點繞口。

      他神情閃爍了下,又道:「宮中皆知妳最是溫和寡言,謙遜沉靜。且,」他頓了一下,凝眸看我:「以往陛下無論如何拿國事逼問與妳,妳斷是半分不答。」

      溫和寡言?謙遜沉靜?見鬼的這是我?當然不是!寡言還勉強一點……不過那也是發呆想事和無話可說的時候……

      「殿下,墨歆能解釋成您失憶後性格大變麼?」

      我完全不知道怎麼回答。

      「給個解釋很困難?」他挑了挑眉。

     

      我咽了口口水。

      「殿下,墨歆正在等您的答案。」他笑了,意外地邪氣。

      這下杯具了,不,這是餐具。我愁眉苦臉地看著他,他的笑不容我反駁。

      「不是的話,怎樣?」我先問一下。

      「那也罷。」他竟是一笑置之,我在宮墨歆的眼中看見了怨恨。他恨誰?北辰沐曦嗎?還是,將他送入宮的宰相叔叔?

      唉。招了招了,易書羽。

      「……就是你說的那樣。」我輸了,於是承認了,「既然你知道了,那就聽我抱怨幾句怎麼樣,對別人都不能說,我憋得快吐血了。」這話真的,再不噴一噴苦水,我都要撞牆了。

      宮墨歆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我立刻開始碎碎念:「我他娘的這什爛運?肚子餓出門連個飯都沒吃到就穿越,雖然沒車禍沒空難沒墜樓沒變植物人,但我,我離碩士只差一年啊啊啊前面的論文都白寫了……」靠,想到這裡就一陣肉疼,以前寫那東西可謂是死去活來,把命都寫進去了,結果一個穿越,立刻人生慘劇:「我,我……」到最後整個講不出話來,只能摀臉洩氣。

      什麼最坑?就他媽的穿越重生成個十二歲的小鬼太女,還死會了……雖然長得挺帥。不過還是,超不爽唉……

      「……然後啊,以後不要叫我殿下了,叫書羽唄。我的本名是易書羽。」我的肩膀整個垮了。

      「書羽……」身旁是他的輕喃聲。越講越煩,來都來了,現在這樣,我也只能選擇認了。

      「啊──」我像發瘋一樣弄亂自己的頭髮,深深地吐了一口氣,「我去找國師。」我需要發洩什麼的。

      沒等他回應,我就離開了竹齋。

※※

      「殿下這個時間,想練武?」終文旭看我來後,直接道。

      「我叫易書羽!」由於心情不好,我的口氣有點差。

      「這話在宮中可別說。」他搖了搖頭,但還是淡定著一張臉:「殿下會被他人當作瘋子的。不過書羽此名不錯,待妳及笄向陛下請旨,取之為字吧。」

      「可以?」這個事實倒是讓我氣消了一半,可以繼續用自己的名字,這可是目前我到這裡來聽到的,最好的事。

      「是的,妳可以先同陛下說一聲。」他點了點頭。

      「哦。」得知這件事讓我心情好了一些,「對了,我跟那個宮墨歆說了。」

      「妳與良君說了?」他還頗驚訝的,隨即又恢復淡定:「他看出來的?」

      「呃、對。」我有點心情複雜,「是不是我太不會掩飾了?」

      「不,不是殿下的錯。」他搖了搖頭,「是那位墨官人太敏銳了,他本非池中之物,妳初來乍到,此番又出了這麼大的事,他必定會近身侍疾,想不被發現,甚難。」

     

      「他到底是怎麼樣的人啊?」本非池中之物?確實,感覺是個很難摸透個性的人。

      「墨官人是當今左尊(左丞相)的外甥,父母皆已亡故,被相爺接入府中後一直深居簡出。」我一直以為只有一個丞相,原來還分左右,大概是平衡朝中勢力吧。他復娓娓道來:「他雖年少輕輕便滿頭白髮,但那面若冠玉卻是無法掩飾,當今三殿下北辰沐靈,您的敵人,便是相當中意他。」

      我瞪大了眼睛,什麼!我那個傳說中的三姐居然喜歡他!呃,叫她三姊有點彆扭,畢竟年紀實際上比我小……唉這不是重點。沒想到那個宮墨歆還挺有吸引力的,不過他是長得很帥沒錯……

      「這位三殿下啊,容貧道說句失禮些的話。從小被安淑媛寵慣了,十分嬌縱,陛下提起她也要頭疼。故她與你之爭不只為了東宮之位,尚有這位官人是原因。」

      喔,看來是個中二小破孩……「她應該不難對付?」我莫名有這種這人大概很頭腦簡單的感覺。

      「確實。」他挑了挑眉,肯定了我的說法:「三殿下的心思不難猜。但安淑媛可不是,她心機甚篤,而且,不安於室。」

      不安於室?我突然有種可以理解的感覺,「大概太閒了。」

      「還有執迷於權勢。」終文旭突然雙手合十,「善哉善哉。」神情憐憫。

      我忍不住笑了,這模樣頗滑稽,而且很像裝出來的。感覺很像虛心的基督或者天主教徒試圖對上帝證明他的虔誠,不自然地祈禱。雖然用西方的宗教來解釋,好像有點不倫不類外加怪怪的。

  

      「殿下,貧道很認真的。」他看起來有點無奈。

      「我知道。我佛慈悲。」我裝模作樣地學他雙手合十,扮出理解的樣子。

      他更無奈了,就像被二一之類的,而且原因還是教授看他不順眼。

      「好啦。」我點頭,決定不再鬧他,「你要怎麼教我練武?」我把話題扯回來。

      輕功內力什麼的……一想到會接觸這種東西,就讓我有種不真實感,好像武俠小說的內容就要在我身上上演。

      「是。」他恢復淡定的模樣,指頭輕敲桌面,問道:「您可曾有鍛練體力的習慣?」

      「鍛鍊體力?有。」我點頭。寫論文會讓人壓力很大,這時候就需要發洩,我那些同學都有自己的方法,打電動看小說什麼的,我是跑步……聽起來這個習慣讓我變得很像老人,但我必須承認,這很有效,在我幾度寫論文寫到想把自己埋了的時候,拯救了我……好吧,聽起來有點蠢。

      不過也多虧這個習慣,我的體育永遠拿高分,身體也一直很健康。

      「那麼殿下定是意志力過人了。」他笑。

      我擺擺手道:「不,千萬別這麼想。」這是有差別的。

      「不如就從跑步開始吧,殿下需要體力。」

      「喔,好啊。」我沒什麼意見,「記得把我眼睛矇了。」

      「何以如此?」他疑惑地看著我。

      「這個嘛,」我以前這麼做過,結果有了不小的收穫,「我想,人在突破自己的極限時,不需要眼睛,只需要記得,往前就好。知道自己現在的位置很容易畫地自限的。」有時候欺騙自己也蠻好的。

      終文旭先愣了一下,爾後露出了恍然的表情:「是。」他看我的表情有點複雜,像是不可置信。

      「我二十四了。」我淡淡地道。

      「……噢。」他有點尷尬。

※※※

      「靠,什麼嬌生慣養的爛身體!」我一邊甩著纏我眼睛的布條,一邊拖著疲累的身體回東宮,同時嘴裡還罵著。

      是的,我跑完步了。我在終文旭給我的指引下(不會讓我撞牆),繞著明華殿跑了……五圈……從範圍來看,我覺得不到一公里,恥辱啊恥辱!我從來沒跑過這麼短的距離。其實我還可以繼續跑的──大概吧──只是他叫我停下來,說要循序漸進什麼的。結果一停下來我整個人就悲劇了,體力只要一鬆懈就會很快地流失,好吧,他說的是對的,我要是多跑幾百公尺,可能就得用爬的回東宮。

      我敢說這個北辰沐曦肯定沒運動過,跑一下就這麼累,什麼玩意兒!

      一邊碎碎念,越過沿途青石板階走向東宮,卻聽見了一些聲音。

      「見過三殿下。」是宮墨歆。溫糯的聲音恭敬但是冷漠,拒人於千里之外。

      唷?是我那看上他的三姐?

      「她不在?」一個稚嫩而且讓我想到糖果的聲音問道。聽起來真的很像有公主病的千金小姐。

      「殿下找國師去了。」他答,聲音還是一樣冷淡。找我?肯定沒好事。我聳了聳肩,加快了腳步,揮揮手讓那些對我行禮的宮人們退下,前往事發現場。

      我在竹齋外沿廊所看見的,是一個身著粉紫色衣裙的小小身影。大概比我這個身體高一點點吧,綁著……孩童的雙髮髻,用絲帶束起。

      真的是個小鬼。我走了過去,宮墨歆微歪過腦袋看著我走過,又是低頭一個行禮:「太女殿下。」

      粉紫的小小身影驀地轉身,多麼粉嫩嬌俏的一張小臉,下巴已經略為削尖,身姿娉婷,此刻因為怒氣,臉頰鼓起,柳眉倒豎,但那雙眼眸竟是眼角上勾,將來定是一個艷麗的美人。

      「嗯。三皇姐,別來無恙。」我又揮揮手讓他起身,站到他身邊。無所謂地看著北辰沐靈。

      我的態度好像讓她奇怪的怒火更上一層級,她狠狠地瞪視我。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