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1-2.午夜的陌生人

睡醒時,時間已接近中午11點,子徹穿了一身輕便休閒服出門來到咖啡店,不過並沒有看見那位熱心的男店員。也對,上夜班的不可能連著白天也在店內吧。

點了份早午餐,坐在角落老位子享用。不知是幸運還是純屬巧合,每次這位子都空著沒人坐。

店內放著不同於晚間呢喃老爵士的輕快音樂,像是要活絡大家才從眠夢溫柔鄉掙脫不久、依然眷戀睡床的細胞,輕巧而有力要人打起精神,即使是週末也要擺出該有的人模人樣。

離開咖啡店,漫步來到附近大型連鎖書店。

進入店內,走沒有幾步就看見放在最醒目地方的深咖啡色長形展示櫃位,其上擺放的都是排行榜的暢銷書籍。

他大略掃視一下,目光最後停留在某一排上,自己負責的幾本小說洋洋灑灑占據了前十名幾個不錯的位子。

臉上沒有一絲喜悅,反而比平日平靜表情更加冷漠。

大致在各類書區走走停停,有時走馬看花,有時佇足許久,離開書店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兩點多。

口袋裡的手機震動不斷,每次拿出來看大多是那些不死心、或曖昧或露骨或下流的留言。

直到一封終於別有不同的留言撞進眼裡,適才冰冷厭惡的惡劣心情瞬間雨過天晴。他溫柔而仔細逐字閱讀對方傳來的簡短訊息,明明不長的內文卻被他反覆看個五六遍,嘴角才含著笑意播出電話回覆對方。之後又到大賣場採買些日用品才悠哉的回到家裡。

進門前,看見隔壁爺爺婆婆養的虎斑貓小虎,趴在家門前睡得很舒服;敏感的小虎一聽見熟悉腳步聲靠近,微微睜開雙眼,以相當慵懶的神情凝望著子徹。

「你越來越胖囉。」子徹蹲下來摸摸小虎,小虎輕輕「喵」一聲似是抗議,他輕笑一聲,站起來開門進去。

難得悠閒的假日,子徹心想乾脆趁此機會把家裡打掃一下,於是放好買回來的物品後,轉身又投入大掃除中。

掃除完畢,洗完澡,才剛踏出浴室就聽見電話響個不停,子徹快步回到房間書桌前,確認好來電者才接起子機。

「徹仔,是阿叔啦。」原來是父親的弟弟,同時也是子徹現在住的這間老房子的屋主。

「阿叔這麼早起啊?美國不是才剛清晨而已。」

「啊醒來就睡不著,想說時間剛好,打通電話給你和你媽,看你們過得好不好。」

子徹聽了微微一笑:「我過得很好,媽媽她也過得很好,阿叔儘管放心。您呢?在美國還好嗎?」

「很好啊,每天同事動不動就請吃大份量的垃圾食物,都快得心臟病去見你爸爸了啦。」

子徹又是一陣笑:「同事太熱情啦,不過阿叔要當心身體健康,您不是想要抱孫子嗎?」

「吼,我家那隻死小子在台灣當宅男也就算了,到了美國還給我死性不改繼續當宅男啦,我都快被氣得心臟病發作!」

「阿叔別氣,不要太強迫他,阿嬸不是說要循循善誘嗎,弟弟一定會找個好老婆給你們當媳婦的。」

「能這樣是最好啦。你也是啊,緣投嘎親秋金城武(英俊得好像金城武),趕快娶個老婆讓你媽媽放心啦。」

直到通話結束,阿叔的這段話仍然迴盪在心頭。

還真是挖洞給自己跳啊林子徹。

回到一樓,坐在客廳沙發暫且休息。空蕩蕩的老房子只有自己一人,平日繁忙倒還不覺得,等到人一放鬆下來,那些平時不知躲藏在哪的孤獨寂寞,趁此傾籠而出,大肆往形單影隻的軀體猛撲,讓人再次憶起那些原以為不在意卻扎扎實實感受到少了些什麼的寂寥感。

想當初上來首都工作,阿叔二話不說就把這棟老房子借給自己住,大齡老屋老當益壯而且空間夠大,於是阿叔建議叫母親也搬上來一起住。

母親起初有猶豫過,直到最後依然割捨不下擁有與父親共同回憶的南部老家,儘管它三不五時漏水,母親還是笑著說:「沒關係啦,你去住就好,媽媽去北部住不慣啦。」

他與阿叔苦口婆心勸了好幾次,最後還是拗不過母親的執著。

晚上11點多,明明可以早早就寢,最後還是抵擋不過莫名的慣性,隨興拿了個紙袋裝進三本書就出門前往咖啡店。

推開店門,很自然地往老位子一望,他露出了個意料之中的微笑,筆直走向角落放下紙袋,再至櫃檯點單。

回到位子上,從袋子內抽出一本小說,是孔枝泳的《熔爐》。沒有多久,他就深深掉入這個探討人性掙扎、正義真理的書中世界。

「八號桌。」同事將備好的檸檬茶放在托盤上,順勢以眼神瞥向角落一眼,少廷雙手握住托盤兩端,不知為何,耳朵有點紅。

每靠近一步,心跳愈加強烈,好像連深藏在地殼裡的地心也傳來相同頻率的震動。

明明根本不認識,卻因為他的出眾外貌與氣質而心跳緊張,這樣心動的自己會不會太過膚淺了些?

來到八號桌,子徹稍微抬眼看他,那雙適合盛滿柔軟深情的深邃眼眸,此刻只有禮貌性的距離;少廷微笑著,盡量拿出該有的鎮定說:「為您送上您點的檸檬茶,請慢用。」擺好冰涼的檸檬茶後本該就此離開,靠近桌邊的書卻像是被誰一推落了下來,少廷反射性動作伸出手恰好接住。

呼!好險!

少廷檢視手中書籍看其無恙與否,封面上的書名就這麼躍進眼裡:「《第一個被遺忘的人》……」喃喃念出書名後,少廷猛然意識到的看向對方,「啊不好意思,您的書。」

凝視著眼前這位必恭必敬以雙手把書還給自己的青年,那耳根子紅透的模樣,忽然與心底某個久久不曾離去的身影重疊,這大概也是接下來自己為什麼會做出平日不可能會有的舉動的原因吧。子徹輕輕勾起嘴角說:「看過這本書嗎?」

也許是太過訝異子徹會向他搭話,少廷先是發出無意義的「啊」一聲,然後才趕緊重整一片混亂的腦袋回覆:「之前在書店看到感覺還不錯,打算之後去圖書館借。」

「圖書館可能要等上好一陣子,」然後子徹說出連自己都感到非常意外的話,「我借你吧。」

少廷愣然地望著他,過了許久才勉強擠出聲音來說:「可以嗎?這樣對先生您會不會不方便?」

「不會,你別想太多。反正我常來,跟你們店長也熟。」子徹直接把書放進少廷手中,一臉平靜凝望他清新爽朗的臉龐說:「我叫林子徹,你呢?」

「喔……我是喬少廷……請問之後怎麼還書給您?」

「反正我星期五、六都會這時間來,你到時看到我直接還就好。」

「好的,非常謝謝您。不好意思,那我先回去工作了。」

「嗯,你忙吧。」

少廷離開後,子徹重新想回到書中世界,不過依然抵抗不了心中莫名奇妙的感覺——怎麼會主動跟一個陌生男店員搭話並且還把書借給他?是不是腦子哪裡不對勁了?

縱使現在沒有交往對象,子徹也不是輕易會對陌生人出手的狩獵者,何況他最厭惡這種無愛只有肉體的關係。

之前曾經被少數的圈內友人取笑,說他是活在古代保有矜持的稀有人種,還問他感覺來了怎麼辦?他只是淡淡的回說:「自己解決。」對方就笑到差點在酒吧裡斷氣。

追求者從不間斷,但是真正能進入到心裡的卻幾乎沒有半個。

不是眼光高,也不是冷漠,而是自己一直不願意承認,其實他的心,早就被一個身影給佔據,這份老舊卻不曾荒蕪的心事,日積月累,像有了自我意識,穿破他的心房以荊棘姿態捆綁住肉體靈魂不肯釋放,或是他自己不願意掙脫,自願被綁上一輩子,直至永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