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楔子

(00)

        這場雨,已經下了一整夜,直到破曉時分,陽光終究沒能衝破烏雲。黑壓壓的烏雲,把整個世界的光明帶走,只留下一片灰暗。

        或許是受這濕冷天氣的影響,寺廟裡並沒有什麼人。只看到一個身穿T恤牛仔褲的女孩快步朝寺廟跑來,神色焦急,儘管天氣陰冷,仍是冷汗狂冒。

        很快,女孩進了寺廟,這才終於能看清她的五官,是個長相清純的小女孩,看樣子不過十六、七歲,本來應該閃爍的大眼眸卻暗淡無光。

        「救我。」她環視整個寺廟,最後目光落在我身上,像是看見救命稻草一般,那雙黯淡的眼眸再次亮起了光芒。而我卻冷眼與她對視,不為所動。

     

        她見我沒有動作,急得快哭了,只能用水汪汪的大眼望著我,不知所措。

        「這破丫頭,還敢跑,看老子不把你帶回去!」我斜眼,看著後方幾個肌肉大漢,身上全是紋身,面目猙獰。

        「自己過來,老子就不和你計較。」女孩身子僵了一下,瞥了我一眼,卻沒能在我臉上找到任何願意幫助她的神色。

        最後她視死如歸地轉身,慢慢地,一步一步朝那人走去。而原來並不打算管這事的我,看著那單薄的背影,心裡像是被什麼鼓搗著,說不出的煩躁。

        「等一下。」我開口,喊住她。她腳步一頓,回頭看我一眼,目光閃爍。我快步走向前,伸手將她護在身後,面色冷冽地看著那幾個大漢。

      「帶走她,先過我這一關。」我說。

                                                                          ——   ——

        這場滂沱大雨來得很突然,卻是我啟動逃跑計劃的好契機。

        我的父親是個賭徒,母親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我和弟弟一直相依為命。弟弟十歲那年生了一場大病,沒錢治病,父親只顧著賭博,對弟弟不管不顧。

        後來一個有錢人家給了父親一筆錢,帶走了弟弟,同時,也帶走了我唯一的希望。

          我記得弟弟走的那天,兩行眼淚掛在臉上,卻還是努力鼓起微笑,對我說:「老姐,一定要撐到我回來。」

        回憶似水。

        我不敢多想,探頭探腦地偷看門外的動靜。我父親正忙著『推銷』自己的女兒。我趁他沒注意,打算偷偷從後牆翻出去,沒想到摔下來的那一刻,動靜太大,驚動了他。

        還下著雨,我全身都濕透了,可我已經顧不上這些,提起腿就狂奔,我想跑得更快,更遠。可我不能。

        我已經兩天沒有吃飯。

        儘管快要撐不下,我也不敢停下來。我害怕。害怕回到那個地獄。人們總說外面的世界不如家安逸。我的家……比外面的世界還要可怕。甚至,我可能很快就要沒有家,很快就要被賣掉。

        我跑啊跑,一溜煙就跑進了寺廟。

        也許是因為下雨,也許是時間還早,寺廟裡沒有人,沒有能救我的人。我環顧了一下,最後目光落在他身上。

        那是我第一次見到洛寒。如同他的名字,他的人,如此寒,在那一刻,卻成了我的太陽,我的所有希望。  

        「救我。」我開口發出求救,他卻不為所動。

     

        後來那一群準備買我的人追了過來,我看著他,眼神焦急,卻不見他有任何動作。

        很快,我不再僵持,畢竟只是一個陌生人。他憑什麼。所以,我放棄了,決定回到地獄。轉身的那一刻,很堅決,淚水卻啪嗒啪嗒地落下來。

        「等一下。」他的聲音,和他的人一樣,沒有溫度。我腳步一頓,重拾希望,回頭看他一眼。

        「帶走她,先過我這一關。」那一天,我餓得昏昏沉沉,靠在他身後,只聽見他這幾句話輕飄飄地傳來,傳進耳朵裡,傳進我心裡。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