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楔子

        崑崙西王母桃林,已經上百年沒有這麼盛大的筵席。

        眾仙踏雲而來,四季芳菲盛開,仙釀瓊漿像不要錢的水一樣,灌滿了盤繞桃林周匝數里的銀河,熱鬧至極的宴會連開三個晝夜,連公務繁忙的天帝都忍不住聞香而來,叨擾了幾杯千年桃釀,與上座幾名意態散逸、各具風姿的仙人閒聊幾句,被催好幾次該回殿內繼續辦公,天帝才依依不捨的離去。

        整整連著三日三夜,仙姬仙樂千里盤繞,酒香仙樂甚至震動駐守凡間的海底龍王,紛紛千里傳音向身在天界的同僚探問,仙界究竟發生何事,擺出如此陣仗,直逼天帝即位時的動靜?

答案只有樂呵呵的八個字:

        「千絕上仙下凡歷劫」!

        就這酒香繚繞的八個字,使得鄰近人間界的龍王嚥了一口龍沫,急急忙忙的傳令下去,「把那些貪瀆收賄走後門之流,烏七八糟的事,全部都給本王暫停了!」

        即將下凡的可是那個鐵面絕情,冷心無私,殺氣肅然,天帝手下第一悍將的千絕上仙啊……仙界在大肆慶賀的同時,駐守人間的小仙們也被自家主子逼著整頓得哭聲震天。

*

        桃林別宴,已近尾聲。

        饒是冷淡的千絕上仙,在這種日子也找不出任何理由拒絕同僚敬酒,大家似乎也知道,想灌千絕的酒,百年內也只剩今日這絕佳機會,因而眾仙不約而同,流水似的來敬

        饒是修養到達巔峰的千絕,也不免被這輪番敬意給灌醉。

        冷肅的千絕,如今在上座屈著單膝,手拈雪色寒玉酒爵,偏坐榻椅上,眼尾飛紅,眸洩流波。

        平日從不敢多看千絕一眼的女仙,側目紛紛,這才驚覺平日讓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千絕上仙,在他的戰氣與神威之下,所掩藏的竟是這麼一副狂狷的風流相貌。

        只是,任憑醉意將他點染得再怎樣狂狷風流,千絕還是不笑不語,身上仍籠罩著一層沉默威壓;直到唯一能和千絕交談幾句的新任小閻王領著親信冥兵,在送別宴的尾聲前來赴宴。

        年方弱冠模樣,笑臉常開的小閻王,一屁股擠到自成一格的千絕旁邊。

        「借個位子不會死人,你讓過去點。」

        「為何與我同席?」

        小閻王搶了千絕坐榻上的半片席位,涎著臉俯瞰仙姬。

        「廢話,你是今日主角,從你的位子聽歌看舞當然視野最好。」

        眾仙並不如何驚訝,敢這樣和千絕上仙說話的,放眼群仙也就只有一個小閻王──話說他也稱不上天仙,而是冥界之主,就如千絕的渾身殺意一樣,小閻王身上總有點化不開的陰氣。

        千絕轉杯子,點頭表示理解。

        小閻王坐在視野最好的主座上,連嚼兩顆百年桃,喝了酒,心情正舒暢,千絕突然破天荒的主動找他說話。

        「閻羅堯天。」千絕喊了小閻王的名諱。他的聲音十分低沉,乍聽之下威嚇性極高,但小閻王卻聽得出,他那聲音裡略為不同以往的虛飄。

        「我不解,何以唯獨本仙君下凡歷劫,同僚們竟替我如此大宴,好像很希望送我走似的?」

        小閻王嗑瓜子嗑得嘎崩嘎崩脆響,看歌舞看得很樂,千絕嗓音裡那一絲惆悵,直讓他忍不住想笑。難得啊,幾千年來看過這傢伙幾回醉酒?

        千絕只有真醉了的時候,才會露出這一星半點情緒。

        「你也知道大家開宴會,是因為要送你走了所以很樂啊?不錯不錯,有自覺。」

        千絕一陣默然。

        不久後,沒心沒肺小閻王喝高了,他以為自己好像聽見老朋友低沉的嗓子,虛飄飄發出了一段只有像他這樣貼著千絕坐的人,才聽得見的呢喃。

        「何故……前無至交,後無知心,滿園目光盡是懼畏恐怖……」

        ……臥草!千絕在嘆氣?那個手底殺人如麻的千絕,如今在、去他媽的正在自述感傷?

        這個認知驚得小閻王滿身雞皮疙瘩,悚的一下酒醒。

        他連忙逃到次位去坐,不敢再向好友看上一眼,只怕愛面子到極點的千絕酒醒後,會因為這件丟臉事而不惜殺他滅口。

        醉了酒,狂狷之氣大漲的千絕,也不去理會小閻王,寬袖一揮,斥退所有近身伺候的仙姬,千絕的袖底風,引得他足底祥雲一時散去,千絕搖搖酒杯,醉目俯瞰人間。

        映在千絕眼前的,恰是江北大旱,屍橫遍野難民流竄。

        有個不到十歲的女娃兒,苦撐著將自己挖來的草根、爬上高枝摘來的乾癟果實,全都讓給病弱的弟弟果腹。

       

        千絕天眼一開,立刻便知這女孩帶著弟弟,遠從北方的盧鎮,橫越數十里旱地,要投奔人在南方富饒上余城的親戚;此時天晚,上余城門關了,要等到明日天亮城門才開,因此,小姊姊只得在野外找了個洞窟,讓兩人棲身。

       

        餓得眼冒金星的男孩,狼吞虎嚥將食物吃完了,才想起要用嘶啞的聲音問:「姊,妳吃過了嗎……」

        乾而瘦的女孩,自己都餓得渾身發顫,明明已把全部食物都給了弟弟,還強笑騙他。

        「山洞外,還有,我現在就要去取。」

        「嗯。姊妳快回來,我怕。」

        天色昏暮,女孩搖搖晃晃撐著走出山洞,離洞外數步,腿一軟,生生餓暈。

        千絕瞇眼,望見不遠處有一頭離群惡狼,更遠方有一隊修仙者,但,他不必掐指謀算就知道,眼前氣若游絲的女孩,還等不及那批修道人趕上,就將成惡狼腹中食。

        千絕眼神再一轉,發覺自己眼前依舊是觥籌交錯,妙歌曼舞,美食華服,下界的慘況,於他而言其實遙遠得如幻夢。

        但……

        約莫是這女孩的悽慘,與他現下的寂寞突生共鳴,千絕平日鐵鑄一般的心,此際不禁動了一動;他手裡的酒杯,再次無意的輕輕一晃。

        祥雲合攏前,千絕指尖拈起瓊漿一滴,在仙力催動下,瓊漿墜入凡間,落在餓昏的女孩背上,頓時,仙光一閃,融入她渾身血脈。

        雲開一瞬,沒人看見這一幕,祥雲又再次閉合。

        「造化由妳自領,我再幫不上忙。」

        千絕醉目一閉,酒杯從指尖滑落,還散著仙力餘波的手指握成拳,抵額沉睡。

        若他不醉,斷然不會做這樁出格之事;若他醉醒後再想起,也定然會基於彌補錯誤的心態,找出那個當時就該被惡狼吞吃的女孩,自行動手殺了,送她上輪迴。

        可惜,千絕這時當真酩酊大醉了,而且他再次睜開眼時飲下的醒酒漿,便是墮入輪迴前,一盞洗卻記憶的孟婆湯。

        因緣巧合,命數該終的女孩,活了。

        千絕上仙忘卻這事,下凡歷劫了。

*

        這晚,月老在整理紅線時發現了一件奇事,奇得他那張被白髮白鬍子埋住的臉,瞬間嚇得死白死白。

        「這、這這這──怎麼會?!不該如此呀──」

        月老失魂落魄的拿著那個正在長出細細紅線的木偶,瑟瑟發抖,他身邊的小仙童一看清那紅線繫在誰的身上,立時尖叫起來。

        「啊!大人你完了!仙君說過他不要紅線不要情愛,不要跟任何人有感情牽扯,您當初還滿口答應了!這線怎麼還是從仙君身上長出去……這、這,仙君說過他這次下凡歷的是殺劫,很快就會結束!仙君一旦回歸仙班,鐵定會找上門來理論呀──大、人,你完蛋了!」

        砰。

        月老按著自己的心口,白髥一顫一顫的,手裡那只男娃小偶順勢掉到地上。

        「什麼紅線?沒有哇!老頭子我今日正好病了,一切事務由仙童暫代,老頭子我什麼也沒看到。」

        稱病的月老,轉身溜得不見人影。

        小仙童急得跳腳,尖叫得更大聲了。

        「啊!大人你太卑鄙!不行,我也要請假……對,我今日也請假,沒人進過月老殿,發生什麼都不關我的事!」

        急得要哭的小仙童,乾脆心一狠,鎖上月老殿自己也翹班了。

        月老殿內,一片靜默,唯有青玉地板上一條細微悠淡的紅線,從一只名為「沈塵」的小男娃木偶身上,緩緩亮起。

        那條紅線本只是很慢很慢、很不適應似的,微微亮著一抹粉色光芒,很快的,內心本無情種的木偶娃娃,再也沒有更多情思支持紅線的閃耀,紅線又慢慢黯淡下去。

        然而,就在紅線光澤徹底消失前,寂靜月老殿內再次聚出一個人影。

        「唔?紅線已生又斷,這是無心無愛道行高深上仙轉世才有的預兆……是誰?」黑影撿起木偶,尋思著,近日降凡的上仙還能有哪個?

        唉呀,不就是威名昭彰的殺神千絕嗎?

        像是發現什麼有趣的事,那人嘿嘿一笑:「沈塵?這便是千絕的轉生?嘿,有趣,有趣!好不容易生了塵緣,這樣就沒了,豈不可惜?且令本尊助你一臂之力──」

        人影消失不見,月老殿內再次恢復寂靜。

        沈塵的小木偶依然靜靜躺在地上,像是從不曾有人動過一般,然而,那條本來已要從木偶身上脫落的細細紅線,驟然緊緊纏繞回木偶足上,光芒瀲豔,瀰漫燦爛血色。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