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二章《失去控制的開端》下

      清醒過來之時已是隔日,桃樂絲慵懶的伸伸懶腰,在柔和的陽光照射下緩緩睜開雙眼,她的腦袋還停留在龍捲風襲擊前夕。

      定睛一看四周便浮現記憶,驚恐之情在她臉上一覽無遺,接著一道嗓音傳來:「女人,妳可終於醒了。」

      朝聲音來源一望,不得了了,一位手拿紅寶石鞋正專心研究的稻草人,他從原本側躺在稻草間的姿勢坐起身子,偏偏頭說:「不要懷疑,是我救了妳。」

      似乎是怪異的事見多了,桃樂絲格外的冷靜淡定,也不驚嚇於她莫名其妙跑到這詭異的稻田中。她思考片刻開口問:「不好意思,請問您的名字是?」

      「稻草人。」

      「......」

      這還真是名副其實啊......

      「我說啊、我可是妳的救命恩人,是不是應該拿點什麼回報給我呢?」稻草人輕輕一笑,語氣隨便到一個不行。

      桃樂絲眨眨眼睛,雖然對眼前人的第一印象不太好,但好歹人家是救她的人,確實應該好好謝謝他,於是她反問道:「你希望我拿什麼回報給你?這雙紅寶石鞋如何?」見他一直拿著鞋子,恐怕是非常喜歡,這樣一來她也能擺脫這鞋子的糾纏。

      「鞋子嘛......我對它的興趣不大呢。」語畢,他將鞋子丟還給桃樂絲,接著傾身靠向她,臉與臉只剩幾公分之距,他伸出手戳戳眼前人的臉,輕聲說:「比起鞋子,我更想要這副身體呢。」

      「啪」一聲,桃樂絲充滿狠勁的把鞋子桶向他的肚子,不停的轉呀轉,邊說道:「你這思想齷齪的稻草人,給我適可而止啊!」

      鬆手放開插進對方腹部的鞋子,桃樂絲上氣不接下氣的站起身來,稻草人一邊顫抖一邊趴倒在地上,咬牙切齒的說:「雖然我不會流血但是會痛啊,死女人。」

      「唉呀,真不好意思。」桃樂絲偷偷翻了個白眼,心不甘情不願的回道。

      她緩緩蹲在一旁看著稻草人從地上爬起,鞋子明明還在肚子上擺動著,他卻氣定神閒的望向她,然後問:「既然是妳插進去的就由妳拔出來吧。」

      桃樂絲輕嘆口氣,不太情願的伸手拔出,然後說:「我叫桃樂絲,不叫『女人』。」

      「謝啦,女、人。」稻草人摸摸肚子感覺沒有大礙就逕自站起來。明明都知道名字了,卻還刻意繼續用「女人」兩字稱呼她。

      桃樂絲默默看著他朝某處走去,四周全是稻田令她無法辨清方位,於是便想觀察他要往哪兒走出去或者他是要繼續待在這裡,不過看他的目光望著前方,大概是有意要離開這裡了。

      「稻草人。」桃樂絲朝他的背影喚了一聲,他緩緩回過頭來與她四目相交,懶懶地問:「怎麼啦?」

      不由自主的勾起嘴角,一個笑容便浮現在桃樂絲的臉上,她突然覺得這個場景好熟悉好熟悉,有一種似曾相識的錯覺。與稻草人對望感覺挺不賴,雖然不明顯,但是細心的她發現了,發現了在稻草人眼中那不易察覺的溫柔。

      此時,稻草人突然嘆了口氣,無奈的說:「快點跟上來吧,小心我丟下妳啊。」

      「很感謝你願意帶我走出這裡,只是口氣就不能好點啊?」桃樂絲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接著說:「而且你怎麼知道我要幹什麼......」

      「妳一臉寫著『我迷路了』,要我當成沒看見也是可以啦。」稻草人發出豪邁的笑聲,頓時來個大轉彎朝著森林走去。

      「等......你這沒良心的稻草人!我還是走黃磚大道好了,說不准你要把我帶到哪裡吃掉。」怒指向對方的鼻子,桃樂絲拎著一雙紅寶石鞋,頭也不回地走去與稻草人完全不同的方向。

      「嘛、自我意識過剩也挺不錯的啦,森林裡有條小路能夠到達一個村莊,真的不和我走?那我就丟下你囉♪」稻草人將手插向褲子口袋,語氣隨便到一個不行,接著便不再注意後方桃樂絲的狀態,不斷的步向森林。

      翠綠的樹隨風吹拂而輕輕擺動,樹葉互相拍打發出沙沙沙的聲音,陽光不會過於炎熱此時的溫度正好適中,令人舒服的不自覺就會勾起嘴角。稻草人完全不在意形象的挖著鼻孔,爽朗的大笑著說:「結果,妳還是跟上來了嘛。」

      桃樂絲尷尬地移開視線往旁邊看去,小聲喃道:「真不該跟著個會亂彈鼻屎的稻草人走。」

      「哈哈哈,後悔的話可以走別條路噢,提醒妳,這座森林會有熊出沒。」收回插在鼻孔裡的手指,稻草人往旁邊的樹幹抹了抹,接著繼續面朝前方帶路著。

      很快的,他們的眼前就出現了零星散落的屋子,果然就如稻草人所說,這座森林能夠通往某座村莊,桃樂絲掩不住喜悅的大叫著奔了過去,把幫了大忙的稻草人拋在腦後。

      「喂、喂,要不是有我帶妳來這裡,妳現在肯定正在某處哭著找媽媽吧。」表情與話語的內容有些不搭嘎地揚起愉悅的弧度,稻草人望向開心到亂跑亂跳亂叫的桃樂絲,嘴角不由自主地勾起,好像已經好些日子沒這樣笑了。

      突然,桃樂絲激動的行為頓時停下,她疑惑地看看四周又看向在後頭的稻草人,驚恐的說:「我、我在興奮個什麼勁......我家不在這裡啊。」情緒來了個大轉變,沮喪地垂下頭,她緩緩地走回稻草人旁邊。

      「妳家是叫什麼村?反正我也閒得發慌,就讓我帶妳回家吧。」稻草人出乎意料的溫柔一笑,大力的揉了揉對方的頭,續道:「至於回報嘛,今天一天就在這個村陪我玩玩吧。」

      「我家在美國的堪薩斯州大草原。」

      「啊?」

      「我家在美國的堪薩斯州大草原。」

      「妳作夢時幻想出來的?」

      桃樂絲痛苦地扶著額頭,果然不該問個稻草人,她搖搖頭問道:「要怎麼走回剛剛那裡?」回想起遇見龍捲風後清醒過來的那地方,說不定在哪附近找找看可以找到回家的路。

      「跟著這條泥土路穿越森林就能回去了。」稻草人指了指他們正踩著一條路,他張開嘴似乎又說了些什麼,桃樂絲卻是眼前瞬間變得模糊,腦袋一陣發昏又暈了過去。

      稻草人在對方即將頭著地之前將人拉向自己,他嘆口氣無奈地說:「真是......到底要暈倒幾次。」他邊抱怨邊拾起因為暈倒而鬆手落地的紅寶石鞋,望著那雙鞋的鮮紅光澤,總覺得像是要被吸進去般。

      抱著桃樂絲找了家旅店便住了進去,他選上一間有兩張床的雙人房,把人放到其中一張床上後,稻草人側躺在旁邊的床盯著桃樂絲的睡顏好一會兒,不知為何他有種似曾相似的熟悉感。

      眼前人有一頭柔順的深褐色秀髮,從窗外射進的陽光正好打在髮上閃閃發光,眼皮底下彷彿寶石般的翡翠綠瞳也令他產生莫名的安心感,似乎是從很久以前就一直看著的雙眼。

      「錯覺吧。」難得地露出認真的神情,稻草人翻個身背對桃樂絲閉上雙眼。

      本來應該擺在桃樂絲床底下的紅寶石鞋,不可思議地出現在稻草人床邊的櫃子上,明明沒有任何光線照向那雙鞋,卻散發出詭異的紅色光芒,兩人皆熟睡過去進入深眠狀態。

      暈倒三次,第三次醒過來桃樂絲很快就記起這三天來發生的所有事,她左右張望觀察四周,看來這裡是間旅店。將視線放到隔壁床旁的男子身上,等等......怎麼有一個陌生男人在房間裡?

      桃樂絲慌忙的衝到房門一把將門拉開朝外頭大喊:「稻草人?」

      「吵死了,我沒睡飽是不會帶妳回家的。」一道低沉帶點不悅的嗓音從身後傳來,那口氣確實是稻草人,但那聲音卻與昨天截然不同,不只是聲音就連模樣都變得完全不一樣。

      「你......你把稻草人怎麼了?不要以為你是帥哥就可以為所欲為。」桃樂絲害怕地緊靠在門邊的牆上,要是對方衝過來,她就立刻跑去外面大吼大叫。

      「女人,妳可終於願意承認我是帥哥了啊。」稻草人欠扁的回應著,一邊緩慢地翻身望向桃樂絲。捲曲微翹的亞麻色短髮,一雙向日葵般的眼眸半瞇起,他到底知不知道他此時的表情有多誘人啊。

      「可惡,稻草人到底跑哪去了。」桃樂絲百分百肯定是自己走錯房間,或者是這位帥哥誤闖。

      「笨蛋,我不就在這裡麼。」男子撐起上半身輕輕一笑。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