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稿倒數衝刺。30萬首獎與出版機會只差一哩路。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01 啵!記憶的拉環。05

依循著爺爺教導養成的習慣,在每天的看診前,童伊瑞都會提前到診所,叫出今天預約看診的病歷資料,就算只是簡單的定期檢查、洗牙補牙之類的就診,他都要細細的先看過一遍。

只是,現在他有點分心。

手指拎起那疊病例資料夾的其中一份,她圓細小巧的字體寫就的看診資料表,都是他很熟悉的訊息:四月四日出生,所以每年都是生日和兒童節一起過,一次拐帶兩份禮物……

翻過一頁,印著齒列圖的資料標記了那天X光檢查和口腔檢查時的牙齒狀況,還有他自己後來額外補上的提醒;因為宣於靜一直以來都是在爺爺那兒看的診——

他印象很深刻,每次只要聽到樓下診間的慘烈哭聲就知道,是宣家的那個小女孩來看診,說也奇怪,別人換牙都挺自然而然的,就她每次換牙都換得驚天動地……想想自己換牙那時候牙齒鬆了還是自己手癢扯下來的,就是原本有牙的地方空個洞,過幾天也就習慣了,有必要哭成這樣嗎?

而且每次來她都對著爺爺吼最討厭他,但在路上遇到爺爺的時候撲得最開心的也是她……

莫名其妙的小女生,更不用說她還指著他罵烏鴉嘴,被其他小朋友聽去,硬是跟著起鬨了好長一段時間,結果這個始作俑者卻再沒出現在安親班了,害他想找人算帳都不行!

之後,他通常只會在例行的口腔檢查或者是她牙痛時在爺爺的診所看見她,莫名的記得了她這次是哪顆牙蛀了、哪顆牙掉了,又是哪裡需要補的牙……

那是還年幼的童伊瑞,對更年幼的宣於靜綜合起來的幾個印象。

又怕牙醫,又覺得牙醫好帥的奇怪小女生。

托著頰,童伊瑞想起了某一年夏天。大概是他高中而這傢伙國中的時候吧,在逛完書店,買齊了升學要用的參考書準備回家的路上,覺得有點口渴就轉進了附近的一間飲料店,正巧在裡頭看見了她和她的同學,坐在最裡頭的位置。

好像都沒有什麼變,像是只等比例放大的成長狀態,所以童伊瑞毫不費力的就認出了她,幾個小女生喝著冰涼涼的水果冰沙,聊得很開心,音量不自覺地放大,會聽見對話內容,真的不是他刻意……

「……對呀對呀,我也好怕看牙醫的說,那個聲音好恐怖!」其中一個女生說著,引起另外幾個人一致認同的猛點頭,童伊瑞看見某個傢伙點得尤其用力。

他能理解,因為她每次來爺爺那兒看診都像豬走進屠宰場一樣的感覺。

「而且妳們不覺得牙醫的造型很奇怪嘛,都包得緊緊的只露出眼睛……」一群女生嘰嘰喳喳地吐露著各自對於牙醫的種種想像看法,他沒什麼細聽,但是宣於靜的話他倒是聽進去了。

「不過這樣很神秘耶,我有時候都會好奇不知道牙醫師的口罩拿下來會是怎樣,搞不好是個大帥哥喔……」宣於靜撐著臉蛋說著,馬上被另外一個女生反駁回來。

「哪有帥哥,他們都只在意妳有幾顆蛀牙,看診的時候就盯著妳的牙,好像可以把人家牙齒鑽掉很開心的感覺,再帥再好都沒有用啦……」

「還是有可能有帥哥啊,如果給帥哥醫生看診,我搞不好就不會怕看牙醫了,看他就好啦!」

童伊瑞聽著忍不住就想翻白眼,妳這傢伙是又看過多少牙醫了,正著數倒著數過來就兩個,一個我不認識,一個我可是熟到不行……

想到爺爺為了這個從小看大的小病人可以對看診或檢查能少點恐懼,沒少費過苦心,居然在她心目中比不過給帥哥看診來得有效,童伊瑞覺得在心底就埋了個悶悶的氣包,一點一點膨脹——

後來高三申請大學時,童伊瑞按照著原本的計畫選填了牙醫系,但在畫著志願卡時聽見樓下隱約傳來的哭嚷著「我不要抽神經」的聲音,那劃卡的動作不知道為什麼用力了許多。

那時候的他,真的不知道,只知道原本好像很理直氣壯的目標,忽然有那麼點偏了。

動機不純,大概是他每一次在聽到大家說自己繼承了爺爺的事業,真不愧是童老醫生愛孫之類的誇獎時,總會閃過腦海的話。

是的,剝開那些浮泛的表面說法,他慢慢理解,在自己以為很理所當然的志願裡,有一個被他刻意忽略的要因是——

說起來好像有點自戀、有點丟臉,就是宣於靜那句「如果給帥哥醫生看診,我搞不好就不會怕看牙醫……」

自己,在那傢伙標準裡,應該算長得不錯吧?

童伊瑞可沒忘記這傢伙從第一次見到他開始,幾乎每次打照面,都會看自己看到呆掉的傻氣樣,還有從小到大收的情書禮物、稱讚表白,不是他臭屁,但人氣也算是很不錯的,如果是他這樣的人當牙醫,或許……

就是那個或許讓他更堅定了走牙醫這條路的心意。

但說也奇怪,從他開始念起牙醫系後,那個從小牙齒各種稀奇古怪毛病的宣於靜忽然變得「鐵齒銅牙」起來,除了固定的例行洗牙幾乎都沒再看過她踏進爺爺的診所,後來爺爺退休後,也不知道她在哪邊看診,畢業後回社區也很少遇見她,好像就漸漸斷了聯繫的管道……

沒想到,這樣又遇見了,在好一段時間不見之後。

幸好那時候幫她看診自己是戴著口罩的,不然被人看見他當下掩不住的笑容,他敢以自己對宣於靜的認識,那傢伙絕對會想得很歪、很歪——

唔,怎麼忽然有一點很想知道她能想得多歪?

蹭著下巴,童伊瑞陷入自己深深的思考,直到助理按內線進來通知預約的宣小姐已經在外面候診,自衣帽架取下白色大褂,故意的,先不把口罩戴上……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