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 1, section 1

1-1

      「妳這是什麼意思?」

      「離婚的意思。」

      在車上,我違規地邊駕駛邊講行動電話。只能祈禱不要被警察大人發現。

      「為什麼?」

      即將成為前夫的人問道。他的聲音裡沒有不解的情緒,只有悶悶的,好像是例行公事一樣。只要其中一方提到提到「我要跟你離婚」,另一方一定要問:「為什麼」?

      我想,這也是芭樂對話吧。

      「替我跟陳秘書問好。」

      「妳什麼意思?妳懷疑我跟她有一腿嗎?」動怒了呀。

      四字帶過,惱羞成怒。

      我笑了笑,沒有什麼情緒:「只有毫無根據的猜想才能稱作無謂的懷疑。所以,你應該要說『妳認為我跟她有一腿嗎?』這樣。」

      「顧思禹,不要跟我玩文字遊戲。」

      「那你也少跟我玩官兵捉強盜的遊戲。」我說,「你不會希望我拿出證據的。」

      對方沉默了一下,不可置信地:「妳找了徵信社?」

      「再更正,你應該說:『妳找過徵信社?』」我依然沒有起伏,和他完全相反。

      「妳──」

      「我有權利知道我的丈夫在外面和什麼樣的女人搞在一起。」我冷靜地說,儘管雙手已經在顫抖,「我也有權利知道你還有沒有心經營我們的婚姻。」

      陳雅娟,我早就知道她是誰了。

      因為她是我的大學學妹。

      芭樂吧。

      當初,介紹人是她,湊合的人是她,伴娘也是她。

      什麼都是她。

      起初發現致玄不對勁的時候,是因為他總是有出不完的差。

      出差,所以連秘書也一起跟去了。

      後來才聽到同公司的人轉述,目前根本就沒有需要出差的案子,但兩人卻這樣掛著公務之名一起出遊了。

      吃不下飯,睡不著覺。卻隻字都不向自己的枕邊人提。總是想著,或許有誤會?或許是別人在捕風捉影呢?居然還為自己不相信最愛的老公而感到可恥,「怎麼會有這種想法?他可是你最愛的人」,每天每天,重複催眠自己,沒事……沒事……

      連工作也都荒廢掉了,差點被fire掉,還是因為那幾個大Case苟延殘喘地工作著。

      那時,躺在床上的我,問背對著我的他。

       「老公,你愛我嗎?」

      「……嗯。」

      嗯。

      一個字,一個音節。敷衍掉了一個女人的真心。

      於是──

      「顧小姐,這就是我們所拍到的照片。」

     

      當時完全無法相信自己眼前那一張又一張的事實。在小小又破爛的公寓裡,兩人在還沒上電梯前就開始親熱,甚至衣衫不、在rav4的廂型車裡,兩人深情地接吻……

      還有在公司裡,以加班的理由,讓我一個人在空虛的套房裡等到凌晨,卻完全沒想到原來兩人早就……

      崩塌,我的世界崩塌了。

      但我卻從來不向任何人提起,我一字一句忍了下來。

      當別人問起:「唉呀,才二十六歲就把自己嫁掉,會不會後悔啊?」

      會。「不會呀,怎麼會呢?」

      「嘖,結婚這一年,新婚生活還好嗎?」

      不好。「好的不得了耶,謝謝關心哦!」

      「妳會不會想要趕快生個愛的結晶呢?」

      想。「哎喲,目前我跟他都在拚事業,還沒有這個想法啦!」

      才一年,我們的婚姻就要宣告結束了。

      他們的愛情,比我們的長跑多了。

      這我早就知道的。

  

      我不稱陳雅娟叫小三,我叫她小偷。

      偷腥,又偷心。

      「離婚協議書到時候我再寄給你,」我說,「我不會帶走任何一毛錢的。」

      「思禹,妳可不可以冷靜下來聽……」

  

      嘟──嘟──

      聽什麼?聽你解釋?聽你有多愛她?

      不必了。

      你的解釋只會顯得我有多愚蠢,所以,省掉你的解釋吧。

-

      「媽,我回來了。」回到離台北市區有些遠的淡水,回到熟悉的家,回到熟悉的味道。

      她什麼也不問,只是摸摸我的肩,輕聲地說:「回來就好……」

      頓時,紅了眼眶。

      忍住。

      一定要忍住。

      「我來幫妳拿。」她嬌小的身軀拉著我那白色的行李箱。

      媽媽知道的,媽媽什麼都知道的。

      她只是沒有講。

      「媽……」

      「嗯?」她停下腳步,溫柔地看著我。

      我一把抱住她,「我好想妳哦。」

      「我知道、媽媽知道……」她放下行李,輕拍我的背,查覺到了我的不對勁。

     

      她的髮香,她的懷抱,她的溫柔──

      「我好想妳。」

      「我真的真的好想妳!」越來越大聲。

      「我真的好想、好想妳!媽──」

      她輕輕地拍著我,讓我坐在沙發上,像是在哄五歲小孩一樣,「委屈了,就回家。」

      「為、為什麼──我做錯了什麼,為什麼他們要這樣!為什麼──」我大聲地吼著,緊抱著她。

      「乖,」她哽咽地,「不要哭了,小思什麼都沒做錯,別哭了……」

      「媽!」我哭著,接近崩潰,「我要離婚、我要離婚!為什麼──為什麼他們要這樣對我?我做錯了什麼──」

      她輕輕把我推開,擦掉臉上的淚水,自己卻也一滴滴地淚水落下,

      「好,離婚,就離婚。」

      到最後,我是哭著倒在媽媽身上,就這樣睡去了。

      直到最後一刻──我還能聽見,媽媽輕拍我背的聲音,那樣的安寧,那樣的穩定。

      媽媽的味道……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