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十歲囉
HOT 閃亮星─築允檸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前。言】

【前。言】

      這世界上呢,有兩種人。

      當然,我知道如果我說「男人」和「女人」,在電腦前的您們一定會翻我白眼,然後不屑地吐出那兩個極具一針見血特質的字:「廢話」。

      所以,請各位做好即將翻我白眼,並且對電腦自言自語的準備。因為我正是要跟大家介紹男人和女人。

      男人和女人相遇的方式有很多種,通常是──

      「媽,我上課要遲到了!」女主角必備的「單蠢」和貪睡。然後要糊里糊塗像個智障一樣胡亂地套上自己的「水手服」,再蹦蹦跳跳自以為很輕巧地從二樓跳到一樓。

      「您怎麼都不叫我起床呢?」靠,妳自己腦殘起不來居然還要怪親愛的母親大人?這就是女主角北爛的地方。

      有時,媽媽就會適當地表現女主角純真又足以媲美豬的睡覺能力:「我剛剛叫妳叫了好久,是妳自己不起來的!」

      好了,經典的要來了。就是女主角一定要叼一片吐司,然後像個無頭蒼蠅一樣亂衝亂撞地衝出家門,然而,就在這個時候!

      噔噔噔噔──男主角要出現了、要出現了!請各位屏氣攝息地盯著螢幕,別離開視線啊啊啊啊啊啊──

      就在女主角衝出家門時,一定要有一個男人(而且要帥到掉渣的那種天菜),要像個煞車壞掉的老舊火車一樣,狠狠地撞上我們天真單純的女主角!

      「蹦」的一聲,兩個人就這樣相撞又相遇,女主角就要發揮自己正義無比、超級有心的精神,指著人家的鼻子大罵:「你幹嘛撞我?沒眼睛嗎?」

      在罵的同時,也要順便忘記自己已經快遲到了,要維護自己女人的尊嚴,代替月亮逞罰眼前這個沒長眼睛的混球。

      此時,男主角便要忍著痛,看著她,冷不防地回擊:「是妳撞到我的。」

      好了,沒錯!每個芭樂愛情就是這樣開始的──男女主角成了對天發誓對地保證的冤家,而且還要對身旁的死黨說:「我如果跟他/她在一起,我就跟你姓!」

      Ok,可歌可泣,恭喜發財,到最後兩位主角都必須到戶政事務所改姓了。這就是人生,凡事不要說得太早,想看看,就連相同基因相同長相的桃莉都有兩個了(複製桃莉羊),沒有什麼事是不可能的。

     

      嘆口氣,我把那本爛小說丟到一邊,感嘆著這年頭怎麼連狗屁不通的小說也能出書?

     

      「在哪?」電話接通後,我連那聲「喂」都可以省略了。我們之間沒有生疏到那樣。

      「辦公室。」他輕輕地咳了幾聲,掩飾他的不自在。

      「嗯,」我應了聲,「晚餐?」

      「我會自己想辦法解決的,」他說,「我會晚點回去,妳也別等我了,累的話先睡吧。」

      望窗外,冷冷地說:「反正,我也沒有要等你的意思。」

      「顧思禹,我沒有要跟妳吵架的意思,妳可不可以不要每次講話都那麼衝?」

      「晚安。」

     

      嘟──

      這就是我們的愛情。曾經的曾經,也有那麼芭樂過。

      苦笑了一下,一個人坐在床上,沒開燈,沒開窗戶,沒有拉開窗簾讓月光滲透進來,沒有、沒有,什麼都沒有……

      我環抱自己的膝蓋,手中緊握著身分證,愣愣地盯著上面的配偶欄:游致玄。

      我的丈夫,他曾經是我的唯一。

      當然,一切也都只是曾經了。

      躺在空蕩蕩的雙人床上,瞪著天花板,瞪著我和他一起挑選的吊燈。

      寂寞的聲音太吵了,吵得我睡不著,吵得我心神不寧。

      於是,

      「喂?媽,妳最近還好嗎?天冷了,要記得多穿點。」

      「我?我沒有怎麼樣啊……」

      「我、我也很想妳哦。哭?我哪有哭啊?妳聽錯了啦!耳力怎麼越來越差!」

      撐到最後,她只是靜靜地說一句:「想回家的話,就回家吧。」

      回家吧。

      嗯,回家吧……

      不知道是哪來的勇氣,收一收衣服,帶了些貴重的信用卡、戶口名簿、存摺等。

      其他那些東西,我就不帶了。

      因為那些都是屬於他的回憶。至於回憶,就當作是我不要了吧。

      拖當初兩人手牽手一起去買的白色行李箱,背著大包包。

      我的東西並不多,也不雜,一切都很好收拾。

      我站在玄關,看著這個小套房。

      好陌生。

      關了燈,開了門,再關門。

      我把鑰匙留在鞋櫃上。

      即使是芭樂的,那種愛情我也要。

      寧可芭樂,也不要毫無溫度。

      這就是我的定律。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