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1- 不被需要的人

      第一次見到尹向曦時,宋品謙就打從心底的對他感到同情。

      他的手臂到手腕不等完全都是難看的傷痕,新的舊的直橫交錯,重點是他這次可能真的打算不要命了。美工刀整個是插入最深的動脈中,要不是及早發現,可能即使是醫術再高明的醫生也都束手無策。

     

      會接到這個病人其實出於一場意外,宋品謙在要去打卡下班時突然接到護士著急的通知。他問護士其他的醫生在哪裡呢,護士苦喪著一張臉無措告訴他幾乎到都別間醫院見習了,留下來的多數是一些未經人事的小鬼頭。

 

      這代表了什麼?代表他不能違背自己做為醫生的道德,代表他只能重新穿上那件沾染濃濃藥水味的白袍。

 

      宋品謙很想要撫撫自己的額頭問問蒼天是不是有哪裡與祂犯沖所以才這樣整他,可是看看站在自己眼前的護士,已經是眼淚忍在眼眶瀕臨崩潰的模樣,他沒有無情到這個時候還可以只顧著自己的想法起鬨。所以只好腳步急促的跟著護士到手術室中預備。

 

      重傷的病人已經在裡頭等著,宋品謙震驚了一下,不是因為那人儘管蒼白卻還是散發著純淨氣質的秀麗臉龐,而是那人居然可以撐到現在都還睜著眼睛沒有閉上。

 

      明明傷已經這麼重了,卻還是努力的維持著自我的意識?宋品謙有些混亂了,據他所知,這個人身上的傷都是自己造成的。這樣的話,不該會有那麼強烈意志力的。但對宋品謙而言,這也許是好事。他沒能再想更多,立即吩咐身旁的護士調出那人的資料。

 

      隨後操刀準備要開始,卻見那人的嘴唇蠕動了幾下,手指也縮了縮,他不解的望向那人,那人也用力睜大著眼睛注視著他。

 

      那眼神隱約透露著想說些什麼的渴求,宋品謙皺起眉頭搖了搖首:「有話等到事情結束在講。」

 

      可是那人卻突然激動了起來,雖然他的血已經在救護車上暫時被壓制住,可是難保效果還能持續多久。宋品謙慢慢察覺到一絲不對,他沒有和那人對峙的餘地,還是放棄了原本的堅持將頭湊了過去,見那蒼白的唇開開合合,呼吸不穩的喘了幾口長氣,才斷斷續續的傳來聲音:「不要……不要救我……!」

 

      宋品謙震驚的瞪向那人,頓時卻被那人眼中閃爍孤寂的絕望所定住,「……為什麼?」他明知道時間不該再繼續拖下去,卻還是忍不住的想問。明明剛剛讓他看到的是如此旺盛的生命力,怎麼一開口卻又是這樣子的話呢?

 

      可是那人卻已經沒有力氣再對他解釋。淡淡一笑後便昏睡了過去。

 

      宋品謙低下眼瞼,手上居然感到無力,剛好這時候回來的護士愣了愣,看到如此情景簡直氣炸了,尖銳的大叫起來,好不容易才喚回了宋品謙當醫生的道德。

 

      宋品謙還是執起了手術刀,努力和死神拔河,想把那一條繫著人命的繩子拉回來。那人的心臟一度停止,最後還好打了一計強心劑使用電擊仍是把那人救了回來。宋品謙擦著汗看向那人逐漸趨於平緩的心跳指數鬆了一大口氣,進行縫合之後這突來的工作也算告一段落了。

 

      在手術中的燈暗了下來的同時宋品謙總算走出手術室,兩個與那人看起來年紀相差不遠的男孩子急忙向他走來,他打量了一下。

 

      其中一個男孩子長得非常漂亮,要不是眉宇間散發出來的王者氣勢及脖子上突出的喉結他可能就會將他錯認為女生。另外一個男生長得十分英俊,那副挺拔的身子比宋品謙還要高個幾公分。宋品謙想,光是兩個人這樣站在一起就非常引人注目了,要是再加上那人的話,可能就不得了了吧。

 

      嗯、這種想法真是要不得。尤其是在他們猛搖著自己詢問那人情況如何的時候,要想的也應該也是怎麼說出一套完美的說法應付他們才對。

 

      宋品謙嘴上揚起一抹制式的微笑,溫和的安撫兩人的情緒:「等會應該就能夠轉到普通病房了、沒事的,放心吧。」那個長得英俊的男孩聽到之後總算是破涕而笑,不斷道著謝。旁邊的男孩雖然不說,但看得出來眼神早已不復開始的冰霜,緊繃的肩膀整個鬆懈了下來。

     

      宋品謙看著他們這麼關心那人,心中始終不明白為什麼那人會在那時候要自己不要救他,他想了片刻,最後小心翼翼的問:「我知道這問題有些私人,可是我想請問,尹向曦他……是不是發生了過什麼事情?因為……他在昏迷的前一刻,要求我放棄他……」

 

      手邊的東西是剛剛護士拿給他的,他稍微翻過,知道那人叫尹向曦,是個正值十六歲的高中生。六歲的時候就失去了父母,有過很多次自殺的紀錄,只是每次都失敗。這讓宋品謙嘆息現在的年輕人都那麼不珍惜生命。

 

      他當了很多年的醫生,看過很多人都是想活卻活不了的,如今尹向曦居然如此渴望輕生。他非常的討厭。看看眼前被詢問的兩個人,他們好像都認為這件事情的真相是個禁忌一般沉默了許久。

 

      宋品謙尷尬的搔搔後腦勺,一方面想自己是不是太多事了。

 

於是放棄。向他們道過歉,宋品謙默默離開。

 

 

      或許命運就是捉弄人。在隔天宋品謙接到了通知,自己成為了尹向曦的主治醫生。

 

      他無奈,本分還是得守好。定時到尹向曦的病房檢查,尹向曦很少醒來,可能是太疲勞了導致他的睡眠時間一連幾天都是一般人的兩、三倍。

 

      不過他也還是不要醒來的好,聽護士說他在手術後醒來整個人簡直像瘋了一樣大吵大鬧,拼命的嘶吼著為什麼自己還活著,宋品謙曾經向那兩個時常來看他甚至有時候會留院的人提過心理醫生的事情。只是他們卻都拒絕了,他們執意認為尹向曦還沒有到那種程度。

 

      摸摸鼻子雖然無奈,但宋品謙明瞭自己只是一個醫生,能夠提出建議但並不能做出決議。

 

      何況尹向曦親近的好像就只有那兩個人,雖然看過其他人出現在尹向曦的病房裡但尹向曦對他們的態度都很冷淡。由於接下來總是經常接觸的關係,宋品謙知道那兩個人一個很漂亮的那個叫做葉景誠另一個叫做簡子昀。兩個人像是一對情侶,有時候的舉動真的親密到閃瞎眾人。

     

      但更糟糕的是,尹向曦好像喜歡著簡子昀。這是宋品謙的直覺,雖然尹向曦從未說出口,可是他仍看得出一個大概。

 

      他猜想或許是因為葉景誠和簡子昀的關係,尹向曦平常掩飾的很好,唯一能夠讓他篤定這點的證據,僅僅就只有在葉景誠不在的時候看著簡子昀的眼神不如平常,而是帶著深海般情感的這一點。

 

      雖然這樣講有些惡質,可是宋品謙是抱著一個看好戲的心態在看待這三人的。但他也同樣為著尹向曦感到惋惜,「何必為了一棵樹而放棄大遍樹林呢?」有一次他這麼無意的試探尹向曦,結果尹向曦只是搖搖頭說了一句你不懂便將他打發掉。

 

      宋品謙也問過尹向曦既然想死為何要硬撐到手術時才閉上眼,尹向曦思索了片刻,才認真的回應他。

     

      「因為他不再需要我了。」

     

      宋品謙無言。

 

      「就因為這樣,你就要自殺?」他問。

 

      尹向曦的神情黯淡了。

     

      沉默了好久甚至以為不會再有回答時,尹向曦抬頭對他露出那一天在手術室裡的笑容。

 

      苦澀得就像被排山倒海而來的悲傷掩沒,絕望的就像與全世界的人控訴他的苦楚。

  

      「失去太陽的植物,只有等待枯萎的結局。」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