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夜間飛行《撲克遊戲》
HOT 閃亮星─海盜船上的花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交叉綫

作者
觀倌 / 初年級生1年級
類別
文學小說 | 羅曼史
狀態
已完結(目前0章回)
全書訂購價格
0
24 0
免費章回 0
付費章回 0
總字數 0
收藏數 14
訂購數 免費閱讀
留言數 61
本日人氣 0
本月人氣 0
累積人氣 2235

內容簡介

一條綫在法國,一條綫在台灣,兩個不同國籍的文化背景下,出生了兩個同時代的女人,影響了一個點,一個長期徘徊在法台邊緣的混血兒陷入時空交錯的膠著情愁。這個點銜接了兩條綫,將故事帶入時空交叉的轉軸,穿插於第一次世界大戰到二次大戰之後法國與台灣的歷史背景,創造了兩個女人非凡的故事。
而作為這個點的他,為了究竟自己是屬於東西文化那一方人而尋根,反而讓自己更陷入歸屬的情緣矛盾中。

作者其他作品

幽默/諷喻
豬言珠語
看更多

回應(61)

啊!要出版了嗎?恭喜觀倌了,最近和幾個朋友聊天,這才搞懂和觀姊的緣分,世界真的好小呀 ^^
2012-12-14 23:02 通過電腦版 回應

“交叉綫”po完了,是否會有續本?我還不知道,但是這個故事的確是埋了伏筆,而且續版已經有雛形了,由於故事並非完全是虛構的所以容易成型。只是目前最重要的是法文版的翻譯,有許多法國朋友正在等著這本書的法文版,而且也有法國出版對這本書感到興趣,所以目前我必須先著手做這件事。
2012-12-03 16:29 通過電腦版 回應

意思是我可以期待觀姊下一個故事嗎?
好期待呀,擺好椅子搶位置 ^^
2012-12-02 22:41 通過電腦版 回應

終於把這個故事補完了。
結局真是讓人扼腕吶,兩邊都不放手,終究都會失去,這是觀姊想說的嗎?
這個故事充滿了各種成熟的,不完美的感情形式,即使偶有幸福的吉光片羽,也很快會逝去,只能無奈、認命、接受.......

PS. 很高興看到妳好點了,repose-toi bien ^^
2012-12-01 23:40 通過電腦版 回應
其實我一開始寫這個故事就知道這個結果是必然的,因為從頭到尾,他都不知道自己在追尋什麼?到底是為了滿足自己尋根的意願?還是自己徘徊在兩個文化的矛盾?無意中陷入自己設下的陷阱?這些都是他自找的。

他並不是兩邊都不放手,而是兩邊都不是真的瞭解認識,兩邊都活在自己愛情的幻覺中,當愛情退化之後,兩方面都覺得是個陌生人。其實現代人難道不是如此嗎?永遠都在決定去作某件事,當真正開始去做時,最後都會走到一個盡頭或是一個叉路,我把它當作是一個生命的“交叉綫”,其實走到盡頭時也就是另一個事件的開端,所以這個故事的結果其實是另一個故事的開端,不是嗎?就像所有的happy ending都是另一個故事的開端一樣,這個open ending 也是另一個故事的起頭。
2012-12-02 06:33 回覆

剛剛從醫院回到家,身上的腫瘤被清除了,同時交叉綫也po完了,一切好像從肩上卸下一份重擔,一直覺得“交叉綫”就是我的心理治療醫生,為了忘記自己的生病,將自己完全投入在寫作上,那些人物,那些歷史事件全都成了我生活上的一部分,都和我一起走過了這段辛苦的路程,謝謝交叉綫的讀者給我的毅力。
2012-11-26 23:07 通過電腦版 回應

書籤 台北之四

雖然很難比較,但是杏子的遭遇比起露易絲,感覺好多了,她比露易絲獨立(雖然負擔也比較重),也可以看出台灣早期女性的堅忍,另外,台灣的社會階級沒有法國那麼嚴明,所以出路也比較多,很奇異的是,我很少從這個角度來比較兩邊的社會,觀姊的故事突然讓我明白了這點。
2012-11-26 01:01 通過電腦版 回應

有關稱呼自己母親為”姨“這樣的說法,聽那位讀者的解釋是說早期移民來臺很多都沒娶妻,在台灣娶了平埔族的女人為妻,平埔族的孩子習慣稱呼他們的母親聽說是叫“伊?或姨?”,後來久了好像成了台灣當時的一種習慣叫法。還有一種說法是用“姨”的叫法是讓孩子跟自己好像不是親生關係, 孩子會比較好養,就好像老一輩的人對剛出生的小孩都要說“長的好醜!”之類的話避免壞東西嫉妒,養不大。這種民俗習慣已經失傳很久了。
2012-11-22 16:33 通過電腦版 回應

原來如此,我才在想,好像是阿姨??
瞭解。
2012-11-22 14:12 通過電腦版 回應

在“交叉綫”,杏子稱呼她的生母為“姨!” 有一位讀者特別點出來了,覺得有必要解釋清楚。台灣從唐山早期移民來臺兒女們稱呼他們的親生母親為“伊呀?或姨呀?”,我寫成了“姨!”因為從小聽慣了我阿媽稱呼我阿祖為“姨!” 所以想到既然事情是發生在那個時代的,當然必須依照古習,不能擅自改稱為現代式的“媽媽”“母親”之類的。由於想到年輕的一輩(5年級之後的晚輩)可能從來沒聽過這種稱呼,特別在這裡註解。
2012-11-22 04:48 通過電腦版 回應

看到杏子和美子討論是否要去當廣正的外室這段,有點感觸,認識一些單親家庭朋友,對於母親有交往對象感到受傷,也許是中國人身為長輩的內斂,身為家長的都很避諱向孩子解說自己的心理狀況(例如:母親也是人,也會累,也需要人陪伴),不會像杏子這樣直接就找美子討論(雖說杏子是因生活之故),以尊重美子意見為主。
有些是直接強迫小孩和交往對象吃飯增進感情,在小孩本是抗拒的心態下,更覺得母親與交往對象噁心,或是覺得媽媽被搶走了之類的。
能像杏子美子這樣母女互相交心、互相體諒,實屬難得。
2012-11-20 14:16 通過電腦版 回應
我相信在杏子的那個時代比起現代應該更開明,因為生在那個戰亂的時代,沒有明天的感覺強過任何的道德觀,杏子與美子與其說是母女關係不如說是戰友的關係,在那種背景下人人都有一套生活的哲學和自己的道德觀。當生命處於危險的狀態下,每個人的反應絕對不會按照人類文明創造出來的道理準則為標準。 只有身邊最重要的人對你的看法才是最重要的。
2012-11-20 16:00 回覆
1 2 3 4 5 6

其他羅曼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